纸醉南柯

纸醉南柯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作者:春花小满 纸醉南柯最新章节:第八十五章 缺乏自信,添龙输赌局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2-01-18 05:41:33 人气:0

纸醉南柯简介:讲述三个年轻人卷入巨大纷争,靠着各自的智慧挑战黑恶势力的故事。故事里有情仇、有冷暖,更有人生百味。感谢大家对我首部作品的支持。

《纸醉南柯》章节试读

凉透了,这回是彻底凉透了。
  最后的注码被荷官收走,聂添龙绝望的眼神依旧留恋着百家乐的赌桌。但是他很清楚的知道,一切都完了,什么都没有了。刚转身想要离开这个伤心地,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给按住。无名火被彻底点燃,刚想回身一拳,但对方的眼神已经告诉了他,更倒霉的事情即将发生……
  两个月前。
  聂添龙走进永利的大门,虽说已经是个非常老的赌场,但是永利门口的那棵黄金树依旧那么耀眼夺目,仿佛在向那些赌徒炫耀着什么。左顾右盼后,似乎在等什么人。要知道他这一身红的造型虽然招摇,但是在赌场穿红戴金者不在少数。所以与他接头的人并没有第一时间找到他。正准备拿出手机与接头人联系时,一个又矮又瘦又黑戴着蛤蟆镜的男人走到了他的面前。
  “是四方介绍的龙哥吧?我是帮你洗码的,叫我乌鸦就是了。”男人用着中部口音说着仿粤语,又奇怪,又好笑。
  “别这么叫我,叫我添龙就行。”
  “天龙好啊!天龙有八部,部部是经典啊!”
  男人文盲般的奉承让聂添龙哭笑不得。
  “哎!别多说了,我们抓紧时间吧!我妹妹还在门口等着呢!”边说边向门外走去。那个叫乌鸦的也屁颠屁颠的跟了上来。
  中午的澳门阳光强烈,永利门口的广场上站着一个头戴大遮阳草帽的女孩,同样戴着墨镜,但和乌鸦那是完全两种气质。女孩过肩的波浪长发,皮肤白如雪,一席天蓝色的连衣裙衬出修长的双腿,朱红色的唇色并没有显得格格不入,这般气质与貌美。着实让乌鸦咽了咽口水。
  “哥,可以先去酒店了吗?”女孩甜甜一笑说。
  “我来介绍,这就是四方给我们安排的洗码,叫乌鸦。”聂添龙看着乌鸦又看了看自己的妹妹,又向乌鸦介绍自己的妹妹来。“我亲妹妹,聂添凤。这次非要跟我来看看。”
  乌鸦刚想握手,却被聂添凤握住了手。添凤俏皮地说:“叫我Tiffany就可以了。添凤听着土气。”
  “那咱们这就出发吧!车就停在广场边上。”说着便将二人引向了一辆老款的奔驰S450。
  三人上了车,车上一股皮革上光剂的味道,着实不好闻。那乌鸦打趣说道:“来澳门混了十几年了,这车也开了好几年,赚得钱也刚够维持在这里糊口混饭吃。”
  “乌鸦哥,这次的老板真年轻啊!”一个麻子脸的瘦个子坐在驾驶座嬉皮笑脸的问道。
  “你小子好好开车就是了。管这么多干嘛?”乌鸦冲着麻子脸司机叫唤道。随后笑嘻嘻的扭过头对着添龙和添凤说:“这家伙叫赖皮。看着丑了点,但做事情麻利。我如果不在的时候您二位大可叫他帮忙办事。”说罢向他们兄妹递过两张名片。
  添龙接过名片扫了一眼。正面印着乌鸦的电话而反面则印着赖皮的电话。话说这名片上印着花名而不是真名的也算是头一次见。
  “时间也不早了,早点入住宾馆,我想早点进赌场看看。”添龙显然有点迫切。
  乌鸦则是笑咪咪地说:“龙哥,咱们不急。到了酒店好好洗个澡,我已经在餐厅安排了上等的午餐。把自己收拾干净,填饱肚子后。好大杀四方啊!”
  添龙觉得这话说得有道理,便点头同意了。
  车开了20分钟不到,到达了入住的酒店——永利皇宫。这座酒店2016年开业至今在澳门算得上是豪华,金碧辉煌彰显贵气。刚下车乌鸦就急冲冲的去给兄妹二人办理入住。添龙此刻并没有多在意这些,毕竟他此行的目的是在赌场。而添凤看着眼前的一派景象,又是拍照又是自拍,还拉着那个叫赖皮的帮自己拍照。那赖皮看着眼前这么明耀照人的小姐姐,屁颠屁颠地跟在添凤身后帮着拍照。
  乌鸦给二人办理好了入住之后便和赖皮在大堂等,添龙和添凤则兴冲冲去了房间。
  等待的时间往往枯燥难耐。此时赖皮拖着乌鸦走到酒店大门外抽烟。
  “乌鸦哥,你说这兄妹二人这次来澳门,开开心心的。走的时候会咋样?”赖皮嘴里叼着烟问道。
  “我说你个赖皮,做好自己的事不行吗?问东问西的干嘛?这来赌的人这么多,结果咋样你还不知道?甭管他是赢是输,对我们来说赢了也好,输了也罢,我们不照样有钱赚?”乌鸦说完深吸了口烟说。吐出烟后接着说:“照我看,这个叫添龙的。人太急躁,赢的概率不高。而那个叫添凤的小妞根本就是来玩的,大概率是不会进赌场赌。所以啊!估计到时候又是上面去收钱的多数。”
  “乌鸦哥,您还别说。这小妞是我喜欢的类型。看到她那白白的皮肤,我就有反应了。”赖皮坏笑着说。
  乌鸦听罢直接就扇了赖皮后脑勺说:“我可警告你,客人的主意别打。再说了,你不瞧瞧你是啥货色。”
  赖皮被打了一后脑勺也不还手,依然笑嘻嘻地说:“哪敢啊!想想而已。”
  乌鸦又准备扇他一巴掌,赖皮向后一躲。没好气地说:“你小子,想都不要去想。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了。”
  赖皮抽完最后一口烟问道:“那您说他们要是输了,有没有钱给啊?”
  “这个你就不用多管了。四方老大说了。他们在上海有个小餐馆。而且那个叫添龙的来之前获得了一笔为数不小的横财。不然敢签这么大的泥码?”
  “那看来还真是不小的主,我们可要好生伺候了。”赖皮嬉皮笑脸地说。
  “瞧你那奴才样。”乌鸦说完掐灭了手中的烟。拉着赖皮又返回了大堂。
  二人回到大堂后又过了十多分钟,添龙和添凤走了出来。添龙来到乌鸦面前说:“乌鸦,待会你陪我进赌场,我妹妹要去买点东西。之后就让你那位小兄弟陪她逛逛。”
  乌鸦迟疑了一下说:“那么午饭咱们就不吃了?”
  添龙有些急不可耐地说:“先去赌场吧!我们刚在飞机上吃了点,现在是一点都不饿。”
  乌鸦心想:你自己不吃可没关系,我们兄弟两个忙前忙后的,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但也只能无奈的答应了添龙的要求。
  四人驱车又来到了永利,乌鸦陪着添龙走进了赌场,而添凤则是跟着赖皮去逛街买东西。
  永利赌场设施相对陈旧,但是赌桌旁人来人往,好生热闹。乌鸦问道:“龙哥,我这就给你去拿筹码,你是要多大的筹码?”
  添龙急切着想早点进场,但是这个问题他也没多考虑就回答道:“先拿200万港币的筹码,最小面额拿1万的。其他你看着拿就是了。”
  乌鸦估摸着这可是条大鱼,就凑上前去说:“龙哥,如果一下子拿这么多筹码,要不我直接带您去楼上玩?这大筹码在楼下这种小台面可玩不了啊!”
  “你的意思是,我们直接去包间?”添龙满脸疑惑地问道。
  “是啊!您这种注码完全可以去普通的包间了。”乌鸦把夹在腋下的手包抽了出来,从里面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添龙后接着说:“您看,按照注码来看,您不就可以直接进包间里玩了吗?”
  添龙拿着那张纸边看边说:“原来这样,我还以为必须千万级的才能进包间玩呢。”说罢就将纸递回给乌鸦。
  乌鸦接过那张纸说:“别以为都是港片里面那样的,实际上在这里能一次拿几百万筹码的,已经算不错的了。楼下大厅那些大陆游客很多都还在找一百两百的台子呢。走,咱们去楼上。我们长包的包间服务和设施都不错的。”说罢便领着添龙进了电梯。
  于此同时,添凤则跟着赖皮逛完大三巴,准备下面的行程。赖皮舔着脸笑眯眯地问道:“添凤小姐,接着我带你去逛逛那些奢侈品店如何?”
  “叫我Tiffany,添凤添凤的多土啊?”
  赖皮笑嘻嘻地说:“那好,Tiffany。接着咱们去逛奢侈品店吧?”
  “早就想去了,是你非要带我来这个地方,人多的要命,就为了看这个破教堂。”
  赖皮则一脸委屈地说:“哎!您可不知道。来澳门不到大三巴、不去妈祖庙和观音像算什么来过澳门啊?”
  “哟哟哟,不是说来澳门没进过赌场才算是没到过澳门吗?”添凤反驳道。
  “这您可就不懂了,进赌场可是说的男人,这女人呢,进赌场不好。尤其是像您这样的美女。别人还以为是谁的二奶呢。咱们不进赌场,咱们去买东西。走走走。”说完便和添凤上了车。
  刚进包间不久,添龙就已经赢了50多万。可能是穿着一身红彤彤的关系,同桌的其他赌客都用异样的眼神盯着他。这样的穿着打扮在楼下大厅随处可见,但这包间里却不多见。虽然觉得自己有点招摇过市,但是能赢钱才是硬道理。所以也没多在意什么。
  添龙手气正旺,直接又下了5万的闲。从开始的1万一注到现在已经开始5万起注。看得出这个年轻人已经有点过于相信自己了。
  “庄7点,闲9点,闲赢。”随着荷官曼妙的声音。添龙又一次赢了5万。添龙在接过筹码的时候冲着美女荷官微微一笑说:“再跟10万的闲。如果这把再赢可有你的一份了哦!”说完便把10万的筹码又推了出去。
  乌鸦站在身后看着添龙有点飘飘欲仙的样子,先是摇了摇头。再一想,这个主对个荷官都如此,那么对自己肯定也不会太差。正想到这里,牌已经派下。只见添龙的明牌是张红星J,暗牌正慢慢推开,他不遗余力地叫喊着“四边、四边……。”随着牌慢慢推开,又是一张黑桃9。
  “庄6点,闲9点,闲赢。”
  这把10万,整整10万。添龙接过赢来的筹码,随手扔出一个1万的筹码给到美女荷官说道:“这是你的。”美女荷官接过筹码后微微点头一笑,算是一种答谢。
  添龙再推出7万的筹码,说道:“我再买5万闲,然后再跟2万的和。”下完注后冲着乌鸦一笑说:“乌鸦,这把只要赢,你的也有了。”
  乌鸦一听,还真和自己想的一样,这阔绰的主还真的很少见。连忙点头应承道:“龙哥,今天您旺,肯定杀。”说完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台面。
  庄家牌面一张5和一张9,4点。闲家牌面一张10和一张3,3点。加牌时庄家开牌是黑桃K,还是4点。此时唯有开出A才能出和,开出2、3、4、5、6都能赢。乌鸦屏气凝神盯着添龙开牌,而添龙直接将牌甩在台面上。不多不少就是一张方块A,打和。
  “庄4点,闲4点,和。”
  整整8倍赔率,看着眼前的男人越来越旺,乌鸦也是喜不打一出来。
  “这把赢16万,乌鸦,这2万归你。走,我们去别的台子转转。”说罢便潇洒起身,冲着美女荷官又是浅浅的一个微笑。那美女荷官也是点头微微一笑。乌鸦则是抱起添龙那堆筹码紧紧跟在身后。
  离开了百家乐的赌桌后,乌鸦问道:“龙哥,手气正旺的时候怎么就停了呢?”
  添龙不紧不慢地说:“你没看到吗?我因为太旺,已经有好几个赌客开始跟着我的方向买了。这样我的手气旺会被慢慢带跑。与其这样到还不如我先停一停。再说我肚子也都饿了。”
  “那咱们赶紧和他们会合吧!找个好点的地方吃上一顿。”乌鸦其实早就想吃东西了。看着现在如此沉稳的添龙,他觉得自己在酒店里和赖皮的那番话显然是有着偏差的。
  澳门的夜色是湿热中带着徐徐海风,黝黑的天空中星星闪闪。老款S450停在添龙和乌鸦面前。车后座上堆满了各种奢侈品的包袋。添凤冲着添龙招了招手说:“哥,下午战绩如何?”
  “龙哥今天下午可不得了。刚去兑完筹码,去掉给出去的小费啥的。足足赢了82万。”乌鸦抢在添龙前说道。
  添凤一脸不屑的说道:“才这么点。我还以为已经把带来的钱double了呢!”
  添龙推开一部分的包袋,坐进后座后说:“你以为赢钱这么容易?才几个小时,能赢82万已经很不错了。不过我感觉赢钱的速度远不如你花钱的速度快啊!”
  添凤撇了嘴说:“这些哪有82万?再说了,你以为都是买给我自己的?这里有一半是给你买的。你看这个就是给你买的包包。”说着就丢了个BattegaVeneta的包袋过去。
  添龙接过包袋后拿出包看了一眼,丢在一旁说:“为什么你们女人都会觉得这样的包,男人一定会喜欢?”
  添凤发现添龙阴沉下来的脸,就打趣的说:“哥,你还想那个女人啊?都过去了,别想了。你想自从她离开你之后,我们的日子简直翻天覆地大变化,生活的可是风生水起。什么都顺。照我说啊!她就是你的克星。”
  听了这话之后,添龙也深思起来。其实添凤说的话一点不错。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什么事情都不顺利。自从她和自己分手之后,事事变得顺利起来。但是这半年来,自己也真的是从来没有忘记她。
  “哎!别提她了。待会儿想吃什么?”添龙叹口气问了添凤。
  “来澳门当然要吃葡国菜。赖皮哥。带我们去吃正宗的葡国菜。”添凤笑着对赖皮说。
  “走了,出发了。”随着赖皮这一句话又把添龙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四人酒足饭饱出了饭店的大门。添凤提议先去酒店把东西放下,之后让添龙带她也进赌场看看。添龙是很不希望自己妹妹也进出这种场所,开始婉拒。但在添凤列出一堆的说辞后,最终还是答应了。
  再次回到包间,原本百家乐赌台上的美女荷官已经不在。坐场的荷官虽然也算得上是美女,但是过于高挑的身材并不是添龙喜欢的类型,但他最终还是坐了下来。添凤坐在他的左边,刚入座就叫了一杯Mojito。乌鸦和赖皮则站在两人身后。赖皮细声细语地问乌鸦:“老大,这个老板出手如何?”乌鸦没有回答,则是满脸愉悦地点了点头。
  添龙简单看了看盘路表,抓起一个5万的筹码就丢了出去,他自己并没有考虑要买什么,而是随手一丢。这招老赌棍称之为“投石问路”,就是在完全不知道想买什么的时候就抛一把。看看盘路。这一抛好巧不巧丢在了“闲双”的格子里。一般玩百家乐买庄闲和的居多,买这类双数单数的几乎很少。也就是最近几年赌场为了百家乐能够多出一些玩法花样新加的玩法。这次却好巧不巧的让添龙买了一把闲双数。看到这情况,添龙又加了5万买了庄双。口中念念有词地说:“既然买就好事成双。”
  对于这样的买法,乌鸦心里一颤,这是闹着要瞎买啊?但是赌博这东西本来就没什么依据可言。无非都是些赌徒们自己想出来的所谓口诀心法。最终收不住手的终将一输到底。就在乌鸦还在胡想的时候,边上的赖皮则叫了起来。
  “哇塞,厉害!厉害啊!双赢。”
  看着台面上,庄家一张A和一张5,闲家一张8和一张J。好巧不巧两边都是双数。开门红,这简直比下午还要手气旺。赌桌上的另外几个赌客看着添龙,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收下这赢来的10万后,添龙没有过多的恋战,而是连着五把1万元买和。结果没有一把是中的。就在许多人疑惑的时候,添龙拿了50万的筹码买了闲。
  添凤惊讶道:“哥,买这么多?”
  添龙没有看她一眼,淡淡地吐出一句:“看着,别多话。”说完就淡定地等着发牌。
  赖皮看着乌鸦说:“老板真豪横啊!”
  乌鸦踢了他一脚说:“别多嘴,看着。必要时候帮忙喊。”赖皮点头应允。
  牌已经派下,庄家明牌9点,暗牌未知,而闲家明牌4点。添龙拿起两张牌对着中间猛吹一口气,随后双目紧闭心中默念着什么。
  庄家的暗牌已经揭开,一张梅花9,总计8点。此时的添龙的底牌必须是5才能赢,而4点只能打和。其余的任何一张都是输。只有7.7%的概率能赢,15.4%的概率才能不输钱。
  但添龙脸上没有丝毫的惊慌,他的从容和身后的二人形成鲜明对比,乌鸦和赖皮一个劲地叫着:“两边,两边,……”一旁地添凤也跟着叫。
  两边,乌鸦和赖皮惊叫起来,起码不会输了。至于中间是否多一点就成为了胜负地关键。果不其然,中间多了一点,5点。
  “庄8点,闲9点,闲赢。”荷官没有任何表情地读出结果。四周的人无一例外觉得不可思议。
  荷官将筹码推向添龙,添龙一个简单的手势指向闲。是的,接着买闲。100万买闲。乌鸦、赖皮和添凤似乎根本没看懂,这是要连注。
  “庄4点,闲7点,闲赢。”200百万,50万两把之后变成了200万。
  添龙又是毫无表情的将手指向闲。“先生,这个台面最高下注是100万,没法投注200万。”荷官冷冷地说道。
  而添龙不紧不慢拿起其中100万的筹码给到添凤。随后手指又一次指向闲。荷官看了看眼前冷峻的男人,有些无奈,但是规矩只是一个人最高下注100万,而现在是两个人一人下注100万,完全合乎规则,只能接着派牌。
  此刻200万一把牌,乌鸦和赖皮所服务过的赌客中,这么豪赌的从没见过。而添凤人生第一次下注便是100万也是又激动又兴奋,同时心跳加快,脸颊发烫。
  “庄5点,闲8点,闲赢。”再次稳稳胜出,这是一种心跳的感觉。收回400万的筹码后,添龙再次指向闲,这时他转过头和乌鸦、赖皮说:“人手不够了,你们也帮着下注。”四个人,一人下注100万,合计400万。虽是包间,但边上还是围过来很多人。但是跟着一起下注的人并不多,没有人觉得会连着跑出四次闲。然而事与愿违,第四把依旧是闲赢。
  800万。短短十几分钟,赢了800万。不可思议。拿回筹码后,添龙站起身正欲离开。面前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拦在跟前微笑着对添龙说道:“看来今天手气不错,但您的魄力更让我折服。”
  添龙淡淡一笑说道:“难道赢了钱还不让人走了?”
  少年连忙回退半步说:“您误会了。我们家少东很欣赏您。想和您交个朋友。是否赏脸上去坐一坐?”
  添龙冷冷地回道:“带路。”说罢便随着少年走出了包间。乌鸦和赖皮二人抱着筹码和添凤也跟了上去。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纸醉南柯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纸醉南柯》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纸醉南柯》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纸醉南柯》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