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夏

苦夏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作者:槐序青棠 苦夏最新章节:63、还我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9-08 14:00:24 人气:15

苦夏简介:爱情于她是功利。 晏藜十七岁那年,遇上了表面清风霁月的好学生江却。旁人看他处处都好,她却知道他那副人皮下面藏着怎样的阴暗戾气。 她不悲不喜,她又精于算计。 她明知江却接近她目的不纯,但为了顺利脱离她那原本污脏的人生,她假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曲意迎合他的虚情假意;然后在功成身退之时,狠狠甩掉了江却这个疯子累赘。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江却十七岁那年,从晏藜那儿学到一个词,“痴心错付”。 他一帆风顺的完美人生毁于十七岁,毁于那场没有任何硝烟的爱情战争。 他最初为了那个不能宣之于口的目的蓄意接近她欲图报复的时候,没有想过自己会落到最后那样不堪的下场。 输了晏藜以后,江却彻底疯了。 阅读指南or排雷:半架空世界,双c虐男,小虐女主的是配角及女主父母,但男主早期的确为报复接近女主,中后期追妻火葬场。

《苦夏》章节试读

  一部电影落幕的时候,晏藜注意到最下面的进度条,足足两小时零十三分钟。

  她从榻榻米上下来,披了件针织开衫,长至腰际的黑发末梢带着微卷,如海藻一般披散下来。

  墙壁上的文艺挂钟指向凌晨过两刻,她慢步走到玄关,外头已经没了动静。

  周遭很静,静得人发慌,落地窗外的高楼大厦偶有亮光,掺杂着隆冬呜呜的风雪声。

  她握着门把往下按,“咔啪”一声,门应声开了。

  下一秒,晏藜的目光触及门外的人,忽得愣住。

  外面站着的男人,也就二十多岁左右的样子。穿了黑色的毛衣和驼色的外套,身姿颀长,就那么站着,静静地看着她。

  晏藜记得电影有两个多小时,那么他就是站了两个多小时。

  江却是疯子,是固执地、极端的疯子。

  就像他们十八岁那年,他追着她的火车跑了二十多分钟那样的疯。

  他少时曾在给她的情书中写,“晏藜,我会和你纠缠一辈子。”

  他做到了。

  ————————————————————————————————————————

  1999年,晏藜第一次来到南平。她和母亲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看着人声鼎沸的鼓楼区火车站。这个自小在南方长大,说的一口吴侬软语的小姑娘,还是对未来充满期待的。

  那年她十三岁。

  父亲新丧,母亲很快给她找了个继父,她母亲说继父人很好,于是她渐渐忘却了那个凶神恶煞的、已逝的生父。

  但她没想到,她腐烂的人生也自十三岁那年开始,彻底拉开了帷幕。

  鼓楼区分新旧,旧城区这时候还多是破败的楼群。拥挤、潮湿,四个字足以概括。南平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发展迅速的城市,但鼓楼旧区仍像贫民窟一样,在这个城市里格格不入地苟延残喘着。

  晏藜是被门外剧烈的吵架辱骂声惊醒的。她睁开眼,外面天还没亮。盛夏的清晨带着露水的凉意,从半开的泛着铁锈的窗户侵袭进来。她把薄毯整齐叠好,好像听不见外头激烈的战况似的,兀自慢吞吞地换好了洗得发白的衣服。

  开门,迎面砸过来一个烟灰缸。晏藜不疾不徐地侧身,玻璃制的烟灰缸应声而落,清脆的一响过后,是比之刚才更难听的男人辱骂声:“丧门星!老子看见你就烦,趁早滚。再让我看见你,我掐死你个杂种!”

  骂声浑厚有力,中气十足。晏藜却活像没听见一样,面无表情地越过客厅的狼藉,去卫生间洗脸刷牙,然后去厨房盛饭。

  留下身后此起彼伏、男人女人的吵嚷打砸声。

  赵文山穷,所以晏藜和她妈周琴一起挨穷。所谓的早餐不过就是昨晚的剩饭做的烂糊粥,还有半个没热透的、半硬的馒头。

  头顶的灯因为年久有些泛黄了,和厨房随处可见的油渍一样泛着让人恶心的反光;晏藜今天还要上班,她只犹豫了两秒,就把那个一看就很难吃的馒头拿了起来。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苦夏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苦夏》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苦夏》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苦夏》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