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符文学 > 短篇女频 > 将府千金不佛系(穿书) > 217.番外(三)

将府千金不佛系(穿书) 217.番外(三)

  【禁中除夜】

  又是一年初一, 皇宫里开出浩浩荡荡的教坊司人,神鬼自在, 吹吹打打好不热闹。

  听见那声响,江茗慢悠悠的走到正门,想看一眼今年打头的是哪个。

  自打那年殷楚站在了最高的那台子上,之后这台子竟成了香饽饽,哪家贵门公子都想上去站一波,好像之前靖文帝的本意压根不是侮辱, 而是赏识。

  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从当初走到现在,耗费了多少心血。

  也只有江茗知道, 当初那人站在这台子上, 于惊涛骇浪之中轻描淡写,需要多大的心力。

  “小姐,外面人多,咱们别往外挤了。”怜莺护着江茗,又担忧的看了一眼她日渐隆起的肚子,忧心忡忡的说道:“太子殿下入宫颇久了,怎得还不见回来?”

  府门往前不远就都是人, 大胤习俗, 到了这个时候别管门第多高, 皆不能耽误平民游乐,即便是太子府的府邸大门也是同样,只在前面划出一小块的区域方便进出。

  飞浮一如既往的护在江茗身旁, 生怕又出什么意外,叫了陆奉来一起。但江茗怎么也是太子妃,陆奉仍是隔了八丈远,不敢近前。

  听到怜莺说那话,陆奉看了她一眼,说道:“怎么又叫小姐?改了这么多年都改不过来吗?”

  怜莺一努嘴:“小姐说叫小姐听着年轻,让我这么叫的!”

  陆奉回道:“让别人听了要笑话。”

  怜莺毫不相让:“笑话什么?谁敢笑话?”

  见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江茗笑道:“怜莺,同他说那么多,今晚让陆奉睡外面,不准他进屋。”

  原是这些年下来,陆奉和怜莺不知怎么看对了眼,前年由殷楚做主成婚了,两人如今仍是住在太子府内,也方便些。但平日说起话来,两人总是要对付一番。

  怜莺有江茗做靠山,十分得意。

  “来了来了!”边上有人开口喊道:“咦?最高处这个,是个什么仙人?怎么从未见过?”

  江茗听到这话看了过去,只见高高的台子上坐了个戴苍青面具的男子,手里拎了个绸缎袋子,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下面。

  待到队伍走的近了,那男子掀开面具,冲江茗微微一笑,飞身下来。

  “摸一个。”殷楚含笑站在江茗面前,将绸缎袋子送到前面。

  江茗看了一眼那袋子,不知道里面又是什么鬼主意。

  她伸手摸了摸,里面是一颗颗的,圆溜溜的,摸起来光滑无皮。她随便摸了一颗拿出来,掌心张开,里面是颗青色的蜡丸。

  “这是什么?”江茗不解的问道。

  殷楚拉着她的手,轻轻一捏,那蜡丸就被捏开了,里面露出一颗琥珀色的糖仁。

  “宫里的新花样,尝尝。”殷楚说道:“我在那儿等了好久,他们才做完这一袋。”

  江茗将糖放到口中,甜意入口即化。

  “好似是桃子味儿的。”她说。

  殷楚一拍手:“成了!我让他们做了几种味道,甜滋滋的就是要生女儿,酸溜溜的就是要生儿子。如今我就要有女儿了!”

  纵使时光阴苒,却并未在殷楚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只是添了些成熟的意味,眉眼少了那丝美态,多了更多的俊朗。

  花灯之下,江茗看着这张脸,恍然到了七年前的那场禁中除夜。

  她拍了下殷楚的手,嗔道:“我说了要儿子的。先生个儿子,再生个女儿,到时候女儿有哥哥宠着,太舒服不过了。哥哥还能帮着照顾,我也省心。”

  “我的女儿,我自己宠便是了。”殷楚在旁说道。

  江茗瞥了他一眼:“那我呢?”

  殷楚揽着她,朝府里走去:“当然最宠的还是茶茶。”

  江茗又问:“怎得如此回来的?”

  殷楚无奈的说道:“原本想乘车回来,结果正巧教坊司出宫,外面围的都是人,走也走不得,这便想了这个法子。”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太子府中,有人并不识得殷楚,连忙问边上的人:“那是谁家郎君,怎么生的这么俏?”

  被问的人有些得意,答道:“那是咱们大胤的太子和太子妃。”

  “如此恩爱?”

  “岂止。太子府多年就这么一位女主,什么侍妾夫人的全都没有。两人常年在外面游玩,也是甚少回华京城呢。”

  “怎得这般?太子殿下这般爱玩吗?”

  听了这话,那人显然有些不悦,剐了这问话的人一眼:“你怕是不知道咱们太子妃是什么来历,做了什么事儿。当年北胡攻打雍阳关时……”

  【小团子之一】

  “小主子,我的小主子,咱们能别跑了吗?”怜莺跟在殷祁的身后,跑的喘不上气儿。

  想想当年,自己多么期盼主子能生个孩子。生下来也白白嫩嫩的,不喜欢闹不喜欢哭,省心省事儿,怎得长到这个年纪,突然就换了个人似的?

  殷祁回头冲怜莺吐了下舌头,说道:“你们都抓不住我!”

  殷祁长的像江茗多些,挑起眉毛的时候显得十分顽皮,但皇上说殷楚小时候便是这般淘气,所以性子是随了殷楚。

  小小年纪,见了的人都诚心夸一句长的好看。

  可殷祁最不喜欢别人夸他好看,要么夸我读书好,要么夸我武艺好,实在不行你说我两句顽皮,我也权当你夸我了。可他毕竟才五岁,哪儿来的文采武艺?

  前些日子他方跟着江茗和殷楚出了趟海,野性更旺,如今回了华京城,一个太子府根本就盛不下他。

  殷祁正开心着,突然就被人提着领子拎了起来。

  “怎么就抓不住了?”江劭笑道。

  殷祁一听这声音,原本舞动在空中的小手小腿登时就不动了,开心的唤道:“舅舅!”

  江劭把他往怀里一扔,胡茬蹭了两下:“小祁。”

  殷祁最喜欢这个舅舅——镇国大将军,听上去多威风。但他不喜欢外祖母,母亲也不怎么喜欢,所以甚少去镇国大将军府里。

  江劭将他扛在肩上,问道:“你父亲母亲呢?”

  殷祁一撇嘴:“父亲陪母亲去寿谦票号点银票去了,都不带我。”

  江劭听了,知道自己走空一趟,便笑道:“那我今日来陪小祁玩儿,怎么样?”

  “好!舅舅最好了!”殷祁欢呼道。

  【小团子之二】

  殷祁最喜欢的人是父亲,父亲愿意陪他玩,也温柔。第二喜欢的才是母亲,因为母亲点子多,老捉弄他。

  但是母亲和别人家的母亲不太一样,比如怀寅姨姨的小陆就总是跟着奶娘。但是自己母亲一有时间就来抱自己,拉着自己的手在院子里走,还说些别人都不知道的东西。

  但自己好像有点听不懂就是了。

  没关系,装呗,只要点头就好了。

  殷祁最不喜欢的就是父亲和母亲对视,两人经常看一眼彼此,话都不用说就达成共识了一般。自己完全不知道他们两个在想什么!

  不过母亲说,不知道也没关系。

  哦,对了,母亲还会讲好多好多的故事,别的小孩子都没听过的那种。自己只要记下来,到时候给小陆他们讲讲,倍儿有面子。

  然后就是,听说母亲要给自己生妹妹了。

  看看父亲母亲,再看看自己,自己的妹妹绝对好看,可得比四九姨姨家里的小魏好看。不过实话实说,幸好小魏长的像四九姨姨。

  殷祁:“母亲,再过不了多久,我是不是就是有妹妹的男人了?”

  江茗:“噗——”

  殷祁:“母亲你笑什么!为什么嘲笑我?!”

  江茗笑的前仰后合,眼泪差点流出来。

  殷楚拉过殷祁的手,笑道:“是是是,祁儿马上就是有妹妹的男人了,要当个男子汉。”

  殷祁一叉腰,昂起小脑袋说道:“那是!祁儿的妹妹,谁也不敢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