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符文学 > 短篇女频 > 总有人认为我是小可怜(穿书) > 96.第九十六章

总有人认为我是小可怜(穿书) 96.第九十六章

  可是陆司煜真的没有别的路可以选。

  或许当初他就应该在宋丹青的“帮助”下直接消失,不用陷入这种两难的境地。

  虽然小可爱嘴上总是嫌弃他, 但是陆司煜清楚小可爱对于自己在意的生物十分纵容, 而这只小白猫,恰恰又在小可爱在意的名单上。

  如果他真的消失了或者去世了, 小可爱肯定会伤心,但是……

  家里已经催过许多次了,就是老师也特意来催过他了, 而且他确实不能用这样的姿态与小可爱这么相处下去, 他必须得离开。

  长痛不如短痛。

  陆司煜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小白猫一点一点地虚弱下去, 宋兰璐带着小白猫去医院,却什么都检查不出来, 宋兰璐换了好几家医院,都没有办法解决小白猫的问题。

  小白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虚弱了下去,甚至开始不吃不喝, 宋兰璐都急坏了, 甚至想要用灵力灌输到小白猫体内,从而温养小白猫的身子, 但是小白猫体内就像有一个屏障拒绝她一样,将她所有的灵力都杜绝在外, 她就只能看着小白猫一点一点地虚弱。

  宋兰璐甚至顾不上自己的计划, 带着小白猫跑了这座城市里大大小小的宠物医院,一开始不管是什么检查,小白猫的指标都非常正常,渐渐的, 随着小白猫越发虚弱,他的各项指标也都出现了问题。

  但是却无法确认他到底是什么问题,医生只能笼统地告诉宋兰璐,怀疑是心肺功能的问题,他们能够做的有限,希望宋兰璐早点做好准备。

  当医生委婉地给宋兰璐下了“死/亡/通/知函”的时候,宋兰璐甚至都懵了。

  怎么会这样呢?

  明明前几天小白猫还好好的,医生还说猫咪不呕吐不拉稀往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猫咪又不会说话,往往是呕吐拉稀反应出他们的身体问题,但是小白猫并不呕吐拉稀啊,为什么会这样?

  宋兰璐给小白猫拍了很多片子,也让人帮忙问了京城的医生,但是小白猫的症状就是那么特殊,他日复一日地虚弱下去,宋兰璐找了那么多医生试图去挽救小白猫的生命,都没有用。

  而在这一天,宋兰璐带小白猫去医院的时候,小白猫安静地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了呼吸。

  宋兰璐愣愣地看着躺在那里的小白猫,手指有些颤.抖地抚.摸上小白猫的绒毛,这副曾经温暖的身体已经凉了下来,宋兰璐就这么愣愣地看着他,连眼泪掉了下来都不知道。

  旁边的护士小姐姐有些不忍心地看着宋兰璐,这姑娘带着这小白猫奔波了不少日子,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他们也都知道这姑娘对这个小白猫的感情很深,而小姑娘此时这副呆呆愣愣、不敢置信却控制不住自己落泪的模样,更是格外让人心疼。

  护士小姐姐搂住宋兰璐的肩膀,柔声道:“喵星没有痛苦,或许日后他还会回到你身边呢?”

  “想哭就哭出来吧,别憋在心里,他也不想看到你这样的。”

  宋兰璐的唇角动了动,最后也没有吐出一个字。

  与小白猫相处的时刻还历历在目,她的手指在他的绒毛上颤.抖地动着,她只觉得大脑中一片空白,甚至有些茫然。

  他竟然就这么离开了吗?

  就这么离开她了吗?

  没有人知道小白猫对她的意义。

  他们或许会理解她对小白猫的感情,但是他们依然觉得那只是一只猫,一只猫能有多大的意义呢?

  可是啊,那个小白猫,是她今生最柔.软最纯粹的存在啊。

  这一世,她不过在乎一个人一只猫而已,在乎宋臻元,是因为上辈子的恩情,她不是恩将仇报的人,自然会报答宋臻元。

  但是小白猫,却是她今生的一个意外。

  她意外得到了他、拥有了他,与他相依为命,他是她心底最纯粹又柔弱的那一点,很多时候宋兰璐都害怕自己在报复的世界中迷失自己,是小白猫的依偎给她温暖,给她快乐,让她从夜晚的噩梦中走出来,让她不至于彻底沦陷在自己的心魔中。

  她已经习惯了那个小生命带来的温暖,她已经习惯了噩梦惊醒时会碰触的的那份温暖,她以为他起码能陪她二十多年,她还有二十多年的时间去帮他延长生命,她知道魔法世界里有能让动物说话的药剂,她本来以为她很快就能进入魔法世界,去为他找一个机会。

  她甚至考虑妖修的事情,如果小白猫可以修炼的话,那就更好不过了。

  可是现在,她什么都不用想了。

  他走了。

  已经彻底离开她了。

  宋兰璐缓缓地蹲了下来,她将头埋在膝盖处,没有人能看清楚她的表情,但是她周身弥漫的那股子悲伤与痛苦,却让人完全无法忽略。

  旁边的护士小姐姐看着宋兰璐这时候都小心地握着小白猫的爪子,心里更难受了,她拍了拍宋兰璐的肩膀,有心想要安慰几句,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只觉得这个时候能说出来的话,实在是太轻太浮,让她根本不好意思说出口,她只能拍拍宋兰璐的肩膀,希望她可以好受一点。

  陆司煜感受着这一切,恨不得直接现身,但是他知道他不能,他只能这么忍着,还要维持小白猫这个身体毫无生机,不能露出任何一点破绽。

  但是天知道他多么想伸出手抱抱眼前的女孩子,他多么想告诉她他会一直一直陪着她,他一直都在,但是他不能。

  陆司煜第一次懂得什么叫做度日如年,也第一次感受到心如刀割的滋味,可是他却毫无办法。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宋兰璐才有些浑浑噩噩地站了起来。

  之后发生的一切,对宋兰璐来说,甚至如同梦境一般。

  她在医生的建议下,将小白猫火化,拿到了小白猫的骨灰,本来明天才能弄好,但是宋兰璐出了三倍的钱,才让医生加了个班。

  宋兰璐买了一个很好看的小瓶子,来装小白猫的骨灰,她将那个骨灰瓶子放进自己的口袋,与医生护士道谢,有些不稳地离开。

  宋兰璐的心绪实在是不稳,竟然没有发现医生身上带着的那一丝灵气。

  陆司煜早就找好了替代品,他不敢现身,就那么遥遥地看着宋兰璐,看着宋兰璐打车回家,也打了辆车在后面不远不近地跟。

  司机师傅奇怪地看着陆司煜,试探道:“小伙子,你这是跟你女朋友吵架了?”

  陆司煜整张脸瞬间烧红起来,小声道:“她的猫出事了,她很难过,我……”

  司机师傅自动将这个故事脑补完,他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叹息道:“不就是养个猫吗?怎么连个猫都容不下?没必要为了一个畜生跟女朋友闹成这样,老婆嘛,就得顺着,现在电视台不还辟谣了吗?据说养猫对新生儿呼吸道还有好处呢!”

  陆司煜盯着前面宋兰璐坐的那辆车,再加上本来就不擅长和人交流,就没有说话,但是这司机师傅是个话痨,似乎也是见过因为猫而闹离婚的小夫妻,一直劝陆司煜接受猫咪接受女朋友的爱好尊重女朋友等等,把陆司煜都说懵了。

  很快,陆司煜见到宋兰璐下了车进了小区,这才放下了心。

  只是她走路的模样,让人十分心疼。

  **

  宋兰璐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来的,只感觉自己口袋里沉甸甸的,让她的心情也沉甸甸的。

  结果她刚到家门口,就听到一个尖利的女声。

  “宋兰璐!”宋丹青脸蛋微微有些扭曲,她高高地扬起手,就想要一巴掌甩在宋兰璐的脸上,却被宋兰璐牢牢地摁住。

  “滚。”宋兰璐的心情正是最差的时候,眼底一片冰凉,甚至带着几分戾气。

  宋丹青被宋兰璐的眼神吓住,下意识地畏缩了一下,宋兰璐抓着她的手推了她一把,冷冷道:“我今天心情不好。”

  “不想死,就给我滚远点。”

  这个声音中满怀恶意和戾气,让宋丹青有些惊恐,她直直地看着宋兰璐,尖声叫道:“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对不对!”

  “你根本就不是什么温柔乖巧的女儿,你就是个来寻仇的恶魔!”

  “是你挑拨我和爸爸妈妈还有大哥二哥的感情的!你为什么要害我?!”

  “我要把这一切告诉妈妈!”

  宋丹青边喊边退,那模样有些狼狈,最后在宋兰璐的目光之下,踉踉跄跄地跑下楼去,连电梯都没敢坐。

  宋兰璐嗤笑一声,开门进了房间,也没有开灯,把自己房间的窗帘拉上,然后缩在床上,愣愣地看着天花板。

  好一会儿,宋兰璐才将那个盛放小白猫骨灰的瓶子拿了出来,小心地放在桌子上。

  她轻轻道:“我知道你也不想看到我这个样子,放心,我只会放纵这一天。”

  “就这一天,让我放纵一下吧。”

  重生以来,除了算计宋家人的时候,宋兰璐从没有哭过,但是那些眼泪不过是工具,宋兰璐并不感到伤心。

  而今天,在昏暗的房间里,宋兰璐的眼泪慢慢地落下,她其实并不觉得特别难受,只觉得空茫。

  她今天只想要放纵一次,只有今天,她才不是那个无所不能的宋兰璐。

  其实,她也会哭的啊。

  **

  陆司煜步伐有些沉重。

  “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啊?”陆南汀见到儿子也是欢喜,但还是怼了一句。

  白诗晴一巴掌打在陆南汀的头上,威胁般看了陆南汀一眼,笑道:“吃饭了吗?我给你做了你喜欢的板栗鸡。”

  陆司煜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没有回应。

  陆南汀皱了皱眉,这才感觉有些不对。

  白诗晴和陆南汀对视一眼,正打算继续试探的时候,只见陆司煜猛地抬起头来,格外认真地说道:“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想要和她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