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符文学 > 短篇女频 > [娱乐圈]没有打脸,只有脸打肿 > 75.My Lover番外

[娱乐圈]没有打脸,只有脸打肿 75.My Lover番外

  “大家好, 我是安允娜的丈夫朴载范。”

  “大家好, 我是朴载范的妻子安允娜。”

  两人坐在沙发上冲着镜头问好, 然后相视一笑, 一个是著名厂牌AOMG社长朴载范,一个是GAGMAN兼歌手兼制作人的安允娜。

  两人在2019年公开恋爱, 2020年结婚, 不论是恋爱也好结婚也好都是引起了极大关注的大事件。

  安允娜作为喜剧演员在2017年以蒙面歌王九冠王的战绩一时成为了最热的艺人, 后续的综艺也备受关注,之后和LOCO组成了混声组合lolonana发的歌在当年每首都是大热。

  原本所有人都以为安允娜可能会和Loco成为一对娱乐圈最火最配的一对情侣。

  但最后安允娜却猝不及防的和Loco所在厂牌AOMG的社长公开了恋爱,成为了去年极受关注的事件。

  紧接着今年年初举报了盛大的婚礼, 申东烨是主婚人,从综艺界到歌谣界来了许多眼熟的面孔, 而另一边朴载范也同样是不可小觑的一位。

  对于他们的结合虽然也是郎才女貌极为登对的, 没有人反对只是也抱有疑问。

  怎么说安允娜接触更多的男人也是Loco啊,安允娜最宠溺的男人不是说说而已,怎么就和朴载范这个八竿子打的着却还是不能想象的男人在一起了。

  这是所有人都好奇的事,所以对于同床异梦能邀请到这两人出演可以说是普天同庆的事了,所有人都在期待节目的播出。

  [Q:对于你来说对方是什么样的存在?]

  朴载范看了眼安允娜说到,“是不能不在一起的人, 好像是比空气还要重要。”

  “是命运安排的人。”安允娜如此说。

  这一刻被他们的话甜到齁的人千千万万,除了观众还有演播室的主持人们,金九拉和徐章勋像看到什么奇怪的生物一样。

  金淑更夸张的冲着画面里正笑着的安允娜说了一句, “简直是双面人啊双面人…”

  在别人面前和恋人面前是两个模样不是很正常吗?谈恋爱的人出去约会都会化精致的妆,更何况是新婚的夫妻呢。

  而在演播厅正和主持人们一起观看视频的安允娜毫无羞耻心, 她得意的冲金淑挑了挑眉,调侃到,“所以说欧尼也去谈个恋爱就明白了。”

  [Q:互相的第一印象是?]

  “漂亮,有礼貌。”

  “然后,身材也很好不是吗?”

  这位先生,请问你是流氓吗?不过安允娜确实是名品身材,也不看她是怎么锻炼管理出来的,不得不佩服的自制力。

  不过漂亮这个形容词,各人有各人的审美观,说不定朴载范就喜欢这一款呢。

  安允娜在朴载范炙热的视线下,还没开口就笑了,她握着朴载范的手晃了晃,“怎么这么看着我。”

  “因为想知道。”

  “嗯…”安允娜任他去了,转头看向镜头,认真的说到,“第一印象的话,是…”

  在另一个世界,在酒吧要了她的电话号码,在她家告白了,还有一个世界,在布置好的天台,在星光灯和玫瑰花中,在初雪下,和她求婚了,所以说是命中注定的人。

  “我有没有对你说过是一见钟情?”

  朴载范意外的看着她,眼睛里装满了惊喜,两个人又对视了,在浪漫的背景音乐里又一次让主持人们被甜齁。

  金九拉问安允娜,“真的是一见钟情吗?不是为了综艺的收视率吗?”

  “哈哈哈哈!”安允娜笑倒在桌子上,否认的晃手,“真的是很认真的回答,抛弃掉想搞笑的职责,对丈夫是真的一见钟情。”

  “啊~是搞笑呢。”金淑了然的说到,安允娜坦然的回答却意外的在金淑的接茬下又变得不再正经了。

  [Q:现在幸福吗?]

  “当然了。”

  “当然了。”

  他们正非常幸福的生活着,早晨朴载范先起床,然后去厨房做早餐,这个时候安允娜还睡着,等朴载范做好了营养健康的早餐端到桌上然后又回到房间叫起。

  安允娜的脑袋埋在被子里,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朴载范轻轻的把她的脑袋掰出被子,她的脸蛋已经被捂红了,没有化妆的遮掩,安允娜的五官确实不太出众,只能算普通,但皮肤的状态却是让一众妻子都感叹的好。

  她挥了挥手,又背过身去,“阿尼呀。”

  “起床了…小懒虫。”虽然是在叫她起床,但声音小到装了收音的麦才能勉强听见,明显安允娜是不能听见的。

  所以朴载范脱鞋上床抱住她,安允娜感受到来人也很自觉的往他怀里钻,把自己整个人塞到他的怀抱里,脑袋也放在他胸膛上。

  然后朴载范关掉了正在放着冷气的空调,在7月夏季的高温下,不一会儿整个房间就如同在蒸桑拿一样了,安允娜热的很,又不想睁开眼,双手只能推搡着他,最后没有推开。

  嘟囔的骂他阴险,但还是没睁开眼睛,最后是朴载范把她整个抱起来走到厕所去的。

  “哼!”

  安允娜从他身上滑下来,散发着不好惹的气息,那叫起床气。

  洗漱完等她坐在餐桌前又眉开眼笑了,在朴载范脸上狠狠地亲了一下,“我这是在哪里找的绝世好男人啊。”

  被她的转变和熟练的彩虹屁又逗笑的男人,气笑的捧着她的脸,“刚刚不是说我是魔鬼吗?”

  “阿尼哟。”

  安允娜试图辩解,眼睛也不看他。

  然后她就被真的吻了,在镜头前看自己的吻戏是很奇怪的,特别是还有其他人起哄,几位主持人又都是安允娜的熟人,场面十分尴尬。

  幸好最后两人还是规规矩矩的吃完了早餐,吃完以后安允娜去给花浇水,给狗狗喂食,抱着猫咪看电视。

  朴载范在厨房洗了碗,然后洗了一盘水果切好送到看电视的那位面前。

  “我是你的仆人吗?”

  话音刚落,安允娜把小祖宗猫咪放到一边,熟练的把大祖宗拉到沙发上坐下,挑了一个最好看的草莓送到他嘴边。

  “啊~欧巴。”

  朴载范也就没话说了,配着她看了一会儿电视,然后到家里的工作室工作去,安允娜则时不时的过去送点东西或者慰问两句。

  有时候两人合唱几句,安允娜随便唱了几句朴载范所作的未成形的曲子,也非常好听。

  徐章勋看着画面莫名的说了一句,“很合拍呢,说命中注定的话也可以。”

  相处的样子很默契,你咳了咳喉咙另一个人就递来一杯水,你转了转椅子另一个人就在你背后塞了一个靠枕。

  对视间的氛围和看对方的感情是做不了假的,对于他们来说很平常很自然,但对于大家一举一动都非常齁了。

  安允娜只是笑了笑,但对于他的评价不置可否,他们的话,就是命中注定了。

  [Q:婚姻是什么呢?]

  “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