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符文学 > 短篇女频 > 偏宠卿卿 > 83.第 83 章

偏宠卿卿 83.第 83 章

  番外三

  生命让他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演技和责任, 唉, 没办法啊, 舅舅都已经二十好几了, 至今没给他找个舅妈回家,他这个做外甥的能怎么办, 总不能看着亲舅舅打一辈子光棍吧, 能帮就帮一把啦。

  因为有了小祁恒的助攻, 苏佑宁终于成功跟喜欢的女孩子聊了半日,直到太阳偏西才亲自把人送到了巷子口。

  苏佑宁抱着小祁恒在马车里看着李熏回家,心满意足的一声叹息, 祁恒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道:

  “舅舅, 我今天表现怎么样?”

  苏佑宁连连点头:“不错不错。”

  李家规矩特别大, 若不是用这种方法,他根本连接近李小姐的机会都没有。

  “舅舅,那个大肚婆是你招过去的吧。”

  “是啊。我怎么能看着你熏姑姑羊入虎口呢,嫁给那种人渣,她这辈子就毁了。”

  虽然坏人姻缘的事情不能做,可如果明知那人是个人渣还眼睁睁的看着李小姐往里面跳, 那苏佑宁可做不出来。

  孙有良那个人渣道貌岸然,骗了人家欢门女子的爱和钱,明明跟人家连孩子都有了, 还装作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不就是打算等成亲之后再摊牌, 那时候李家为了保全名声和为了女儿的幸福,捏着鼻子也得把这个闷亏给吃了。

  算盘打的贼精,苏佑宁可不能让他得逞。

  当然了,他这么做肯定是有私心的,他对李小姐一见钟情,可李小姐已经订亲,原本他以为两人只能错过,却没想到让他无意间得知李小姐的未婚夫是个那样不堪的男人,这么一来,他说什么也不能让那人渣毁了李小姐,于是,就亲自策划了这么一出。

  之所以带上小鬼头,主要就是为了找机会跟李小姐说说话,加深一下两人感情,等到她跟孙有良退婚以后,苏佑宁再上门提亲时,两人不至于陌生。

  “果然是你。”被拉过来骗人的小鬼头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煞有其事摇头晃脑。

  祁恒从马车上跑下去,苏佑宁赶紧追出来:“哎,你去哪儿?”

  “舅舅,我帮了你这么大忙,你请我吃两串糖葫芦吧。”

  小孩儿还小,但经常出宫,京城的路门儿清,说着话就往朱雀街的方向走去,苏佑宁跟在他后头追着:

  “你在换牙,你娘不让你吃糖。”

  “我娘还不让我骗人呢!我都帮你骗了,你请我吃点糖怎么了嘛。就两串,我吃一串,给妹妹带一串。”

  苏佑宁尽管知道这样不对,可谁让他有求于人呢,最后跟小鬼头商量好了,悄悄的吃,一定不能给他爹娘发现,他才抱着小鬼头去买。

  一手一根糖葫芦,祁恒满意极了,一边吃一边让苏佑宁抱着他在街上转悠,甥舅俩好不快活,祁恒好不容易说服苏佑宁再给他买两块梅花糕的时候,就听见身后有人喊他:

  “哥哥,你偷吃。”

  甥舅俩心上一紧,僵硬着回过头去,就看见了让他们两个,一个想把手里糖葫芦直接扔了,另一个想把手上的孩子直接扔了的一幕。

  苏霓锦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看着他们,她身边站着一个高大俊美的男子,刚才开口的小姑娘正坐在男子肩上,义愤填膺的看着祁恒小胖手上攥着的糖葫芦。

  偷吃被抓现了可还行。

  苏佑宁的目光在那对冷面夫妻的脸上转了一圈,然后回到自己手上抱着的外甥身上,当机立断的亲自把外甥送到那严厉的太子妹夫手中,无视外甥对他递来的背叛怒瞪,后退一步,一揖到底:

  “我,我想起来家里还有点事,就不打扰你们一家团聚了。再见。”

  说完,没有义气苏佑宁就这样丢下了为他助攻的小外甥,灰溜溜的跑了。

  祁恒也想跑,可他给面黑的老爹抱在手上,他心有余力不足。

  “这是给妹妹买的。”祁恒嘿嘿一笑,试图用可爱天真的笑容来蒙混过关。

  说完,对坐在父亲肩膀上的妹妹使了个眼色,兄妹俩还算默契,娇娇卖乖说了句:“谢谢哥哥。”

  说完后,正要伸手接过糖葫芦,却被祁昶半途截走,直接送到了苏霓锦面前,苏霓锦接过糖葫芦,当着兄妹俩的面大大的咬了一口:

  “嗯,酸酸甜甜,真好吃。”

  这种抢孩子糖吃的行为,亲妈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兄妹俩早已习惯,于是只好把目光放到祁恒手中刚吃了两口的糖葫芦上,娇娇的闻着糖葫芦的味道,想象着它的酸甜,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祁恒是个好哥哥,尽管有点舍不得,但还是决定:

  “妹妹,你吃我的吧。”

  娇娇连连点头,再度要伸手接过,然后第二串糖葫芦又再度被他们的亲爹给截走了。

  祁昶截走孩子手里的糖葫芦,看着妻子吃的香甜,咕哝一句:

  “这东西,真的好吃吗?”

  好吃啊!

  太好吃了!

  兄妹俩同时在心中呐喊。同时又担心,他们的正经爹爹不会直接把糖葫芦给扔了吧……与其扔了,不如给他们吃掉啊。

  祁昶像是听见了一双儿女的呐喊声,所以……就当着两个小鬼头的面,也学着苏霓锦的样子,咬了一颗糖葫芦进口,嚼了两下后,破天荒的发出赞赏之色:

  “嗯,还不错。”

  于是,夫妻俩并肩而行,祁昶肩上顶着女儿,一手抱着儿子,夫妻俩人手一根糖葫芦,完全无视一双儿女幽怨的小眼神,旁若无人的边走边吃。

  “爹,能不能给我吃一颗?”

  “爹爹,娇娇也想吃。”

  祁昶和苏霓锦对望一眼,祁昶坚决说道:“不行,你们在换牙,糖吃多了没好处。”

  兄妹俩嘤嘤哭泣,敢怒不敢言。

  “相公,我想吃那个梅花糕,给人家买一块吧。”苏霓锦完全无视两个孩子怨念的目光,对祁昶撒了一娇。

  她那矫揉做作的样子让两个孩子恶寒不已,可偏偏他们爹就是吃这一套,还真就往卖糕点的方向去了。

  卖糕的大叔看了他们一家四口一眼,说道:“这位爷,不如多买两个,孩子们不够分啊。”

  兄妹俩眼光发亮,这个大叔说的太好了,太对了。

  根本不够分嘛!

  “不必,孩子们不爱吃这个,孩儿他娘吃一个够了。”

  兄妹俩傻眼,祁恒还想努力再争取一下:“爹,我其实……”

  不等他说完,祁昶便一记眼刀扫过来:“列国策抄完了?”

  “……”他要是今天不和妹妹去求祖父要出宫,原本就是要抄列国策的,两个孩子心上一虚,同时低下了头。

  跟抄书比,梅花糕和糖葫芦都是可以舍弃的,小小年纪就知道权衡利弊的两个孩子立刻识时务的改口:

  “不爱吃……”

  祁昶满意的点了点头:“嗯。”

  苏霓锦在旁看着两个孩子吃瘪,同情一叹,祁昶这个人就是太严厉了,也不想想孩子们到底还小嘛,受不住诱|惑也是人之常情。

  苏霓锦看了看手上的糖葫芦和梅花糕,决定……引以为戒,千万不能像两个孩子似的,惹祁昶生气。

  乖乖的,才能保平安嘛。

  孩子们还小,这个道理大概还没有明白,不过苏霓锦并不担心,毕竟人总是在吃亏中长大的嘛,等以后他们‘亏’吃多了,自然而然就能明白这个道理了。

  远处夕阳西下,朱雀街上依旧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一家四口迎着夕阳一路逛去,就像街上无数的普通人家一般,钻入人山人海,湮没在热闹的人群,渐渐的融入这一幅盛世宁静的画卷。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