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符文学 > 悬疑灵异 > 纹阴师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纹阴师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改变那些已经改变的
  ? 刷拉。
  白小雪最后一次,回到了谢必安村子里。
  她呆滞的看着周围,无数次轮回的一切,一个个村民长辈,重复无数次的经历让她产生一种麻木的既视感。
  “只有五分钟,够了!”
  她猛然之间跑回房间,拿起纸笔,按照早已经默写、演练了无数次的过程,写下洋洋洒洒数百字。
  很短,却很有力的文字。
  揭露师傅谢无象和庸人的“私通”,然后抖露他程琦的不死秘密,说谢必安即将把这些抖给庸人,而谢无象发现你过来,肯定会心虚,与你拼命!
  一张纸条,迅速放在门口,此时已经过了三分钟,之后,又封印了自己的一部分记忆,免得被烙了出去。
  这时,忽然之间,她不受控制了。
  她看到自己——那个第一次回来的白小雪,进入屋里,忽然扑向谢无象,嚎嚎大哭,谢无象有些不知所措,问发生了什么。
  接下去,如之前她第一次做的那样。
  谢无象和白小雪交流,白小雪原先不想说,但是后来听到不知道程琦要来灭村,还是忍不住告诉了即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他程琦要屠村。
  “再有十分钟,程琦便来屠村!”白小雪说:我们一脉要亡。
  谢无象听了,面色大变:当真?
  谢必安开始踟蹰,疯狂想办法,保留自己的嫡系。
  就像是她无数次看到的那样,谢必安为了保护手艺,下了狠心,开始寻来年纪相仿的十六岁高中生陈雨冬,抹掉记忆,把白小雪的记忆烙在她身上,让她作为诱饵跑掉……
  之后,谢无象出去独自迎接程琦,全村人拼死反抗。
  两个白小雪,分头跑去。
  其中一个白小雪,在嚎嚎大哭,边跑边哭,全村抵抗,上下数百人程琦被灭,绣娘作为诱饵,因她而死。
  可她还是跑了,她抱着生死刺青簿,奋力跑向外面: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这是命中注定发生的一切,我跑了……我要改变未来那一战的一切。”
  她大哭中,越跑越远。
  白小雪看到这,浑身一震,望着那个哭嚎的白小雪背影:“果然是这样,一模一样的画面……过去时代的我啊,第一次轮回的我自己啊……不要放弃!你接下去数百次的失败,都是为我们未来的获胜打下伏笔,你接下去数百次的悲伤,都将迎来将来成功的喜悦——你的逃脱,已是命中注定的历史!!”
  “努力吧,过去的我自己!”
  她说罢,坚定的站起身,猛然向外跑去!
  她故意吸引了一下程琦的目光,惊慌失措,抱着手里的厚厚黑色书本包裹,向外跑去。
  她一路狂奔。
  过程中,她为了演得更逼真一些,猛然把手里装着补习资料的包裹,偷偷塞进了路过的一个农户家里的房间中,从窗口跳出,继续向着山林外跑去……
  很快,身后追杀的程琦没有被瞒过,走进农屋,却看着假的生死刺青簿,闪过一抹怒意,然后继续快步追上。
  踏踏踏。
  白小雪疯狂的逃跑。
  树林边,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失误了,这一代谢必安,藏得很深,他临死反扑,拖了我很长时间,东西竟然也不在你身上,藏起来了?”程琦慢慢走了出来,面色平静,俯视着她。
  白小雪不吭声。
  “我喜欢你的眼神,憎恨,惊恐,却又带着绝望与害怕……你的家人死了,你的朋友死了,没有任何值得牵挂和留恋之处,甚至连我这个仇敌,也是你不可力抗的存在,你虽然恨,眼眸里却不想去报复……这点,我很不喜欢。”
  程琦一步步的向她逼近,“来吧,我允许你憎恨我,允许你以杀我为目标,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吧。”
  白小雪满头大汗,一脸惨白,卷缩在墙角里,因为重伤,嘴角溢出大片的血水,眼眸充斥深深的绝望。
  “不敢来报复我,是因为你的恨还不够,不够憎恨的话,我给你。”
  程琦走到她的面前,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在她痛苦的挣扎中,将其笔直的悬在空中提起。
  他霸道的一手拎起白小雪的头发,一手抬起展开指尖,缓缓握着了她的喉咙。
  “记住,这是比死亡更加深刻的怨意。”
  噗!
  血花飞溅。
  ……
  白小雪目光渐渐失去了神采,尸体缓缓落下,一道淡淡的强烈冤魂,慢慢腾起。
  “这个应该是假的,好你个谢必安,竟然有这种手段,金蝉脱壳。”程琦并不理会,扭头边走,“正好留下假的阴魂,桃花烙记忆,她不知道自己是假的,我可以用她去寻找那个真的白小雪,她必然带着生死刺青簿。”
  噗嗤!
  后面闪过冷光。
  程琦猛然面色煞白,嘴角喷出一口鲜血。
  他错愕的扭头,看着偷袭自己的白小雪阴魂,滔天阴气翻滚。
  “杀!”她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怎么回事!?你到底是谁!明明那么强大,竟然还用自己的命和死亡作为惨烈代价,来骗我轻敌,然后偷袭我!”程琦大骇,可本来就重伤,被偷袭之下,短短数次交手,渐渐失去了意识。
  ……
  公园的星空灿烂。
  清冷的夜风吹拂,卷起长椅下一片落叶。
  嗡嗡嗡。
  手机的响声,再次打断了绣娘回忆过去的话。
  程琦一脸发黑,有些不满被人打断,又看了看手机的震动,一看短信,“又是那个不要脸的姑娘,打电话来骚扰我们,说该关门了,让我们回去休息,不然今晚睡大街上。”
  绣娘微笑了一下:见不得我们单独在一起,怕给开小灶,那个姑娘,醋坛子每次打翻了,很是惊人。
  程琦冷笑了一声:“胆大包天,她竟然设计俘虏了我一个程琦!我说我当时,那个程琦怎么不见了,当时找了很久,还以为叛变了,成为我数年来的一个心结,原来是这样……原来那个程琦给你们抓起来了,过着暗无天日的囚禁日子!”
  “苗倩倩,她已经不记得自己做过这个事情了了。”绣娘笑道:我的心理暗示比不上杞人,但魅惑阴术还是独步天下,但她水平太低,天赋不够,察觉不到。
  程琦的怒意微微收敛,“算了,那姑娘聪明伶俐,狡猾又不要脸,缺点太多,但人还算过得去……只不过,资质差了一点,你们的事情,谁成了长生不死,才能真正的在一起,长久的生活,我点明这一点,那个白小雪明白,苗倩倩也应该明白。”
  他的意思很明显。
  想着其他的,只是无用之功,哪怕眼前结婚生子又如何?
  终究还是要老去,让活着的人痛苦,守着你的墓碑叹息。
  任你美艳无双,绝世聪明,到头来也不过化为黄土。
  而长生不死太难,或许还不到十分之一的机会,怎么样熬过九死一生,涅槃重生才是最大的问题。
  “真是烦人。”
  程琦还是站起身,幽幽然的向回走去。
  “白小雪的人生,已经讲完了。”绣娘跟着向前飘过去,尾随在后面,“接下去,是绣娘的人生了,便是我的人生……”
  “故事很有趣……等下有空再讲,我们先回去,免得起疑了。”程琦向着公园之外缓缓走去,说:“那妮子的疑心病很重,她以拉偏架为名,其实只怕已经开始怀疑我们了……”
  绣娘也觉得头大,缓缓飘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