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叔每天残废一次

皇叔每天残废一次

作者:明蚊 皇叔每天残废一次最新章节:第56章 大婚洞房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4-01 13:51:36 人气:28

皇叔每天残废一次简介:九月初三,秦妗设下了陷阱,把慎王卫岐辛的双腿废了。   此事完成得干净利落。   没想到的是,两人从此就被困在了九月初三,反复重溯着当天同样的事件。   卫岐辛会因为各种奇葩原因导致双腿残废,一旦他残废,新的一天就不会到来。   就这样,秦妗和卫岐辛重溯了n遍九月初三。   一阵崩溃过后,他们终于得知,除非两人遵守晋朝的道德规范,否则今天就会反复循环,永无上限。   这意味着,假如两人的言行违规,那么就永远不可能有明天。   所以…他们必须活成道德标杆。   知道这个真相后,秦妗冷冷道:不行!我的梦想是手捏京城富贾、脚踩世家贵女…   她话音未落,一辆马车就莫名其妙地失了控,卫岐辛再一次嗷嗷惨叫着断了腿。   他认了命,一把捂住秦妗的嘴,满面悲切地说道:“美人儿,求求你了,同我一起做个大圣人罢!”   等等……   卫岐辛反应过来:所以现在本王不能声色犬马、纸醉金迷,而必须做一个勤奋好学的人?   夭寿了!!   ***   心狠手辣的相府千金 & 奶凶纨绔小王爷(后期蜕变)   一个是恶人,一个是废物

《皇叔每天残废一次》章节试读

  “呀,秦妗,你怎么还穿着上次赴宴时的裙子?”

  “秦妗,是不是你的小姑没给你置办新衣裳?”

  一群小女孩的咯咯笑声飘荡在空中,随着风送上了灰白阴暗的天空。

  “主子,相爷唤您去书房一趟。”

  名唤巫清的贴身婢女轻轻将秦妗叫醒,看着美人紧皱的黛眉,犹豫道:“主子,你又梦见小时候了吗?”

  巫清看似是普通的婢女,其实乃秦家暗卫之一,心思细腻,做事滴水不漏,自然能看出秦妗此刻的状态不好。

  唔,连她的得力属下都知道这是什么梦,未免太夸张了。

  秦妗缓缓睁开了那双潋滟的猫儿眼,眸底荡着冷色。

  “无非就是过去的小事,有什么可梦见的。”

  她摆了手,从软塌上坐起,穿好绣鞋,面色平静:“父亲唤我时,有没有说是什么事?”

  巫清为她整理着发髻,小声禀报道:“今日朝堂上,姜氏旁系的那个大理寺卿驳回了让相爷摄政的奏折。”

  秦妗颔首不语,揉了揉额角。

  随着父亲从兵部侍郎一路爬到宰相之位,十年之间,秦家顺利摆脱了她幼时的衰落地位。

  又在小国主登基后,借着她小姑升为太妃的春风,一跃成为了当今最炙手可热的权贵世家。

  对于摄政王之位,作为外戚的秦家自然是野心勃勃的。

  尤其是秦妗。

  身为相府独女,这些年来,她可是为秦相出谋划策了不少,暗地里代替秦相出手也是司空见惯的事。

  无人明白秦妗为何这样看重权势地位。

  只知道她心狠手辣就是了。

  但最近,拥护幼帝反对秦相摄政的一派在朝堂上闹得个凶,刚刚除去一个姜氏,其旁系又开始反扑。

  还有内阁大学士廉家,都不是让人省心的玩意儿。

  真是不长眼,都要护着所谓的王室正统。

  硬生生来当秦家前进的绊脚石。

  “父亲,他们今日驳回让你摄政的折子时,又拿出了什么说辞?”

  秦相眉头皱得很紧:“此事棘手了。大理寺卿提出的人是慎王,卫岐辛。”

  晋朝老百姓都知道,慎王是当今小国主唯一的皇叔,更是个扶不上墙的阿斗,整日吃酒逛花,纸醉金迷,实乃京城第一纨绔。

  “为何说起他来?”

  “唉,虽然慎王好逸恶劳,不学无术,可终究是皇叔,身份高贵,理应担当摄政一职。”

  秦相有些烦闷,撑着头,看向面前的乖女儿:“有慎王在,摄政此事上,秦家就会永远被压一头,拿不出像话的理由。难不成真要暗杀了他才行?”

  端坐的秦妗摆了摆手,悠悠呷了一口茶,芙蓉面上带着些许薄凉的笑意,如同霜下桃花般艳丽。

  她好整以暇,红唇一勾,轻声说道:“父亲,杀人怎么划算?”

  “只需把他废了便可。”

  她放下白瓷茶杯,一双狡黠的猫儿眼中幽光流转。

  杀人的话,定会闹得沸沸扬扬,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聚集到秦家身上,怀疑得理所应当。

  但如果说,慎王卫岐辛似乎只是因为自己不小心,导致双腿残废,连上朝都困难,那么谁还敢说要他来当摄政王呢?

  合情合理。

  闻言,秦相思索片刻,满意地抚起长须,看着自己的独女,露出了笑容,击掌道:“还是我的好妗儿最有主意!未来若是你弟弟有你一半聪慧,那秦家也可算是有福了。”

  秦妗母亲早逝,相爷的后院中只有一房许姨娘,前不久刚生下了个白白胖胖的小子,是她唯一的弟弟。

  想到那个张着小嘴流哈喇子的弟弟,秦妗心中一阵不屑。

  她不再多说,站起身冲秦相道:“父亲,既如此,那我就去安排了,你只管等好消息便是。”

  秦妗办事,那可是让人放心极了。

  他微微点头,目送她大步出了书房。

  几日后,巫清收了远方传来的信鸽,掏出一看,上前对秦妗低语道:“主子,绪英山的山寨已经清理完毕。”

  一月前,卫岐辛从京城出发,下了南边去,好一通吃喝玩乐。

  暗卫传来消息,他已经在回京的路途上了,约莫这两日就会路过绪英山山谷。

  那可是个埋伏的好地方。

  于是秦家暗卫潜进了绪英山的山寨,把山匪们通通麻晕了,五花大绑,丢进地窖囚着。

  她要亲自带人前去,伪装山匪,将卫岐辛给废掉。

  听到巫清这么说,秦妗从容地点了点头,宣称要去城外寺庙祈福几日,便收拾好了行装,乘着轿子出了京城。

  到了城外隐秘的别院,她立刻换上了一身上好的骑装。

  三千青丝用缎带高高束起,腰间别着冷剑,手腕裹上了护臂甲。

  一切准备就绪后,秦妗蹬上了等待多时的骏马,带着一干精锐暗卫往绪英山飞驰。

  为了掩人耳目,轿子里则坐了个换上小姐服饰的丫鬟,向寺庙而去。

  草枯鹰眼急,叶落马蹄轻。

  秦妗与众人纵马疾速赶到了绪英山。

  沿着山路向上,两边都是合抱的大树,半山里一座断金亭子。

  再前行半炷香时间,就能看见一座关隘,四边都是擂木,进去便是山寨大门,约有三五百丈平地,四周都是耳房,此时空空荡荡。

  她翻下马进寨检查了一番,轻轻笑了起来:“这几日,所有人都必须伪装好,只等慎王进山。”

  “是,主子!”

  慎王必须在这里遭遇变故,如果难以活捉,那就将他杀掉。

  没有办法,要怪就怪他挡了秦家的道。

  秦妗钻进山寨的兵器房里寻了寻,最后选中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大砍刀,挥起来虎虎生威。

  她把自己也易容成了个瘦弱的黄脸小子,便开始在山上蹲点,等待着慎王一行人的到来。

  两日后,载着慎王的车队果然出现在山前。

  “主子,慎王的车队到了,正在进山谷!”

  已经吃了两天咸菜稀饭的秦妗早就不耐烦了,听到属下来报,她顿时来了精神,快步走到崖前。

  果然,两驾马车并着十几个护卫正慢悠悠地穿过峡谷,不用想,其中一辆里面必定坐着慎王。

  秦妗踩上山石,皂靴慢条斯理地碾了碾石上青苔,面上浮现出一弯梨涡,扬声吩咐道:“分成两路人马,拦着这支车队。”

  “谁先把车里的人脚筋挑断,重重有赏!”

  废个腿而已,简简单单。

  待慎王残疾后,就把所有山匪们都放出来混淆视听,暗卫则立刻撤离,走小路返回京城。

  抱歉,绪英山的这群山匪得被迫背锅了。

  秦妗向山下走去,微微挑眉。

  一将功成万骨枯,为了秦家,就是这个道理。

  两路小队悄无声息地包围了车队。

  秦家最得力的暗卫总管叫做吴朔,此时正纵马横在车队前,手中持着一根狼牙棒,面上贴了些假胡子,又在臂膀上画了只有模有样的大青虎,粗声厉喝道:“想要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顿时,假山匪们纷纷抽出大刀,寒光四射,刀尖凶猛地对着车队护卫。

  慎王的护卫们也立刻跳下马,拔出剑来,双方对峙。

  站在吴朔身后的秦妗压低了自己的斗笠,将大砍刀竖在跟前。

  看时机差不多后,她踢了踢吴朔,后者立即收到信号,挥鞭冲向前方,高声喊道:“兄弟们,给我上!”

  绪英山的峡谷里顿时乱作一团,护卫们拼死抵抗着,无暇顾及其他。

  秦妗闪避着刀光剑影,斜眼瞥见第二辆马车上逃下了一名身穿暗兰纹罗鹤氅的贵公子。

  那人容貌昳丽,衣着考究,握了把精致匕首,由侍卫相护,贴着马车边缘,左顾右盼,准备偷偷溜走。

  不用想,定是慎王。

  秦妗抬手招来三四个心腹,飞身向前,杀了几名护着他的侍卫,拦住了卫岐辛的道路。

  寒剑拔出时,一声铮响。

  卫岐辛一抬头便看见了阴恻恻的几人,那砍刀闪着寒光,唬得他眼皮一跳,僵在了原地。

  “你们想要什么财物都可以,只要别碰本王。”

  见几人没有提刀就杀的意思,他赶紧说道。

  秦妗几人没有回答,一动也不动。

  卫岐辛有些狐疑,莫不是被他的自称吓着了?

  应该就是普通的山匪。

  这么一想,他便得到了些安慰,镇静下来,桃花眼一闪:“你们好大的胆子,知不知道本王是什么身份?还不快束手就擒!”

  气氛一阵冷凝。

  片刻后,他看见那为首的斗笠小子低声笑了起来,嗓音雌雄莫辨,带着些蔑视:“真是无药可救的蠢笨玩意儿。”

  秦妗左右活动了一番脖颈,悠悠下令道:“捆住他,挑断脚筋。”

  说罢,她转身离开,毫不犹豫。

  看着那个瘦弱的背影,卫岐辛忽然觉得大事不妙:“干什么?滚开——”

  他的挣扎一丝作用也起不了。

  片刻后,一声惨叫划过山林,惊起无数飞鸟。

  卫岐辛倒在马车边,痛晕了过去。

  瞧,她说过了,此事必定不费吹灰之力。

  秦家很快就能顺利摄政了。

  秦妗满眼笑意,收兵清理,自己则赶回了京城,给父亲做了个交待。

  次日清晨,听着窗外鸟儿啾鸣,尚在睡梦中的她转了个身,缓缓睁开双眼。

  那双眼眸轻轻看了看周围,顿时瞳孔紧缩。

  秦妗坐起来,犹疑不定地看着四周。

  怪事儿了,昨晚明明是在闺房中睡下的,一觉醒来,怎么自己又回了绪英山的寨子?

  这究竟怎么一回事?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皇叔每天残废一次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皇叔每天残废一次》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皇叔每天残废一次》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皇叔每天残废一次》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