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鸡蛋[ABO]

红糖鸡蛋[ABO]

作者:西西特 红糖鸡蛋[ABO]最新章节:8、第 8 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4-01 09:30:15 人气:63

红糖鸡蛋[ABO]简介:我想做他的狗。 —— 属性太杂受|没有属性攻 排雷: -AB文|短篇 -有私设|无生子 -自产粮 -作者剧情控|一切都是为了剧情服务 -全文架空|小白文没什么逻辑|文中人物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喷作者会秃头 -如果不合胃口,欢迎早早点叉|愿世界和平

《红糖鸡蛋[ABO]》章节试读

  深秋的雨淋在一片片灰瓦上面,顺着瓦片的弧度往下淌,发出劈里啪啦声响。

  地面被一滴滴雨水砸成了泥。

  村子西边,一户门前摆着张小竹椅,手长脚长的年轻人以别扭的姿势窝在上面打盹。

  光秃秃的桃树枝丫拦不住秋风,眼睁睁看它扑向乌发长颈的年轻人,钻进他解开两颗的花衬衫领子里,吹开他西裤的裤腿,贴上他瘦白脚踝。

  夹着雨的风很大,吹得他半长头发凌乱,衣裤抖动,单薄清瘦的线条若隐若现,有种易碎的美感。

  有两串脚步声由远及近,是张家的母子二人,他们披着雨衣戴大斗笠帽,要去田里通水沟,脚上的脏胶靴踩过腐叶,泥水乱溅。

  “烦死了,又下雨!没完了还!”小张狠狠剁了一下桃树。

  竹椅里的年轻人睁开眼。

  他的睫毛天生就很密很黑,像画了精致的眼线,瞳孔深黑,丰满微湿的唇红润,如饮过鲜血涂过胭脂,搭在身前的十指白得发光,一张脸媚而不显女气。

  ——仿佛一只来人间作乱的画中妖。

  隔着雨幕扫来的那一眼,宛如情人的缠绵。

  小张看呆了。

  “下不下雨不是我家那桃树决定的,它挨你一脚,多无辜啊。”年轻人说话懒懒散散,有股子勾人的味道。

  小张两眼发直,不停吞咽口水,魂都要没了。

  张母拽住尚未分化的稚嫩儿子,抓紧手中铁锹冲屋檐下的Beta吼:“梁白玉!”

  梁白玉坐起来点,上半身前倾,秋雨斜飞到他优柔的脸上,打湿他左手腕部的咖啡色膏药贴,他一双眼生得太好,含着几世的情般:“小嫂子叫我呀。”

  张母板着脸,瞪吃人不吐骨头的魑魅魍魉一样,戒备又厌恨地瞪了他一眼,强行拽着自家不成器的儿子离开。

  梁白玉笑嘻嘻的窝回竹椅里。

  竹椅的岁数不小了,不能轻松承受他的重量,发出了闷闷的声响,又没了。

  雨还在下。

  斜对面那家,不知看了多久的刘婶朝雨里啐一口:“狐狸精!”

  “奶奶,什么是狐狸精呀?”小孙儿天真可爱。

  “会被天打雷劈的祸害!” 关门声里夹着刘婶的骂声。

  “轰隆——”

  天边裂出一条长长的白线,雷声炸响。

  梁白玉掀眼皮,望了望湿沉沉的天:“你也凑热闹。”

  一道闪电劈下,梁白玉撇着嘴站起身:“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回了回了。”他拎了竹椅进门。

  .

  雨一直在下,天暗得早,还停电了,村里湿哒哒的,没人出来走动,各家都点起了蜡烛。

  近十年,村里陆陆续续摆脱土房,瓦屋土基房,建起平房,条件好的更是盖了两层楼房,只有梁白玉家还是老屋。他自己和他家都像是被村子屏蔽在外。

  但这种不相容的原因不同。

  他家是停留在了过去的时光里,没跟上同村人前进的脚步。

  而他自身刚好相反,是他先其他人一步甩开了这个村子的陈腐味,他无拘无束,没有活在哪个框子里。

  小半截蜡烛立在桌上,烛火摇曳。梁白玉掰开硬邦邦的馒头,把一半放进碗中,倒进去一些开水。

  馒头很快就软了烂了,散发着淡淡的老面香,他从筷子筒里捞出木勺,挖点白糖洒在馒头上。

  木勺有些年头了,前头几处长了洗不掉的黑斑,有几粒碎糖粘在上面,被他一点点吮掉。

  有一滴微凉的液体落到梁白玉头上,渗进发丝,他一抬头,眼皮上也砸了一滴。

  屋顶湿了好大一块。

  梁白玉见怪不怪的拿了个盆放地上,接雨水。

  家里的几间房都在漏雨,滴滴答答的掉在盆里,盆有限,有的地儿都没东西接,直接滴下来,地面都泥糊糊的。

  墙壁上也渗出一条条的水痕。

  “滴答”“滴答”

  屋里屋外都在下雨。

  梁白玉看着瓷盆里褪色模糊的“红双喜”字迹,看它被一滴两滴的雨覆盖,他一勺一勺的吃着烂甜馒头,心里发愁,一场冬雪下来,房顶怕是要塌,根本撑不到明年春天。

  老屋该修了。

  .

  吃完馒头,梁白玉从裤兜里摸出一块老旧手表,细细摸了摸布满长短划痕的表盘,勉强辨认出了时间。

  快八点了,这个僻静偏远的村子已经打起了无形的哈欠,昏昏入睡。

  梁白玉没有胶靴,他就踩着回家那天穿的的浅棕色皮鞋出了门。

  身上还是薄薄一件花衬衫,两只袖子歪歪扭扭的卷上去,手腕很细很白。

  村里只有零星的光亮,还很微弱,毫无照明的作用,梁白玉一手打着黑伞,一手握着手电,不快不慢地走在泞泥不堪的路上,裤子擦着路边的湿草枯藤,深一脚浅一脚的去了老村长家。

  修老屋的念头一起,梁白玉就想尽快把人找好。可他离开老家太久了,回来的时间也不长,对村里人不熟悉,不清楚哪个手艺好,干活牢靠。

  这事还得问老村长。

  梁白玉甩着泥巴站在老村长家门口,拉了拉门上锈迹斑斑的铜环。

  老村长没开门,全家都睡了。

  可是,

  梁白玉看着木窗,他刚才敲门的时候,窗户里面还有光。

  他一张口,光就灭了。

  梁白玉吃了闭门羹,心情倒没有多坏,这一趟的结果对他而言,似乎有预料。

  回去的路上,梁白玉一只皮鞋陷进泥里没带起来,他措手不及,身子站不稳,那只悬空的脚颤晃着往下踩。

  “啊……”

  梁白玉抬起腿,看了眼被泥巴糊住浸湿,还粘着一块碎烂塑料袋的袜子。

  “脏死了。”

  梁白玉满脸嫌弃,他干脆脱掉脏袜子和另一只脚的鞋袜,打着赤脚回了家。

  .

  天一放晴,梁白玉就自己动手。

  泥桶,铲子,黄泥巴,碎麦秆都出现在他院里,他坐在地上和泥,弄得身上脸上都是。

  步骤和材料是对的,但泥一往墙上糊就掉,糊不住。

  是比例的问题,调整几次都不行。

  墙没修好,又下起了雨,床被潮湿发霉,闷得梁白玉身上一阵阵的冒虚汗,他还咳上了,干咳。

  以防后期发烧,梁白玉不得不去村里的小诊所买药。

  快到诊所的时候,村里的小混混拦住他,手里的小树枝在他腰部划动:“哟,白玉哥哥,穿着这么花枝招展的,是要去勾搭谁呢?”

  “去勾搭感冒药。”梁白玉捂着嘴咳嗽,眼含水光,眼尾泛着艳丽的红。

  小混混瞪眼,暗青色颈环箍着他细细的脖子,有差不多三指宽,不知是什么材质,似铜又非铜,瞧着很沉。

  颈环后面打了孔,穿了把长锁,古朴而诡异,又有种与整个村子环境相符的和谐感。

  小混混是个很年轻的Omega,这段时间就爱围着梁白玉转,找茬的话都不重复。

  “生个病都这么骚!”他咬牙骂。

  “骚不动了哦,你哥我人都快咳没了。”梁白玉轻轻笑了声,嗓子眼撕裂般疼,他重重咳嗽,黄蓝花色的领子是敞开的,暴露在外的锁骨突起,瘦得厉害,体格比大多Omega都要纤细,根本不像个Beta,和平庸不相符。

  但这种“不平庸”除去父母给的相貌,其他方面给人的感觉都像是后期造成的,强行改变。

  小混混盯着他看,还把小树枝伸进他花衬衫下摆里:“你是不是很想当Omega?”

  “是啊。”梁白玉抓住衣服里的小树枝,怕痒的笑,咳红的脸上满是向往羡慕,“我做梦都想当Omega,没分化成能怎么办……”他的嘴角平了平,难过的叹息,“哎,都是命。”

  “那就认命吧,少打那些Alpha的主意,他们顶多就是玩玩你,不会当真的!”小混混放出了大量的信息素,有部分从颈环里溢了出来。

  甜软的棉花糖味在空气里散开,极具诱惑性。

  Beta能闻到信息素,还会受高级信息素影响,产生心理或生理上的不适。

  小混混就是高级的信息素,村里唯一一个,可他发现眼前人毫无反应,就跟闻不到一样。

  “咳,我买药去,回,咳咳,回聊啊。”梁白玉咳嗽着,越过小竹林朝诊所走去。

  小混混觉得自己被无视了,他臭着脸恶意羞辱:“哼!大城市回来的又怎样!不就是个低贱的Beta!”

  前面的人一边走,一边后仰头,单手捏脖子,指甲很粉,腕骨清晰漂亮,他整个人边咳边颤,脚边影子轻晃的弧度都那么娇柔。

  ——好似在和阳光,和在场的任何一样东西调情。

  小混混呆了会,屁颠屁颠的追上去。

  .

  忽有一道高高大大的身影从诊所里出来,手中拎着一袋药,穿一身迷彩服,发尾剪得又短又齐,露着一截黝黑的后颈。

  肩很宽,背部壮实,脚步平稳。

  背影就像环绕在村子周围的大山一样沉默,威武。

  左耳上戴着一枚黑色耳扣。

  是个Alpha。

  梁白玉停步:“那是谁?”

  “怎么,看上了?”旁边的小混混阴阳怪气,“我劝你还是省省吧,他中看不中用,废物一个。”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红糖鸡蛋[ABO]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红糖鸡蛋[ABO]》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红糖鸡蛋[ABO]》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红糖鸡蛋[ABO]》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