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甜

诱甜

作者:茶暖不思 诱甜最新章节:32、第 32 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4-12 14:07:59 人气:35688

诱甜简介:沈暮有个暗恋的网友。   他是她独在法国生活四年的特效药。   但沈暮一直没鼓起勇气和他见面。      直到毕业回国。   机缘巧合,沈暮在江盛旗下的公司实习。      某天上班摸鱼,她错转小文章给网恋对象。   标题是:男人的喘气声有多性感?      沈暮瞬间慌颤到无以复加。   刚想撤回,就接到总裁办的座机。   男人矜贵的尾音漫进耳底:“来我这。”      江辰遇,江盛集团继承人。   商界公认的最年轻有为的总裁。   英眉墨瞳,冷性自持,想嫁他的粉丝不啻任何当红流量。      沈暮对这位大佬从来抱着望而生畏的心态。   进他办公室都在心惊胆战:“江总。”      办公桌前,江辰遇撩了下眼皮。   目光从文件凝到她身上:“怕我?”      “不、不是……”   “站这么远?”   等她走近,江辰遇挑眉:“上班开小差。”   沈暮:?      他微不可见地弯了下唇。   嗓音莫名缱绻起来:“想听么。”      沈暮:?! #某人表面高冷正经,背地里却在身体力行地和小姑娘网恋#

《诱甜》章节试读

  巴黎东方艺术作品展在Beatrix院馆开展一周。

  期间,相关话题持续占领着法国推特tag榜。

  这是上流社会的年度慈善沙龙,以中世纪古堡风,沉浸式展现了一场东方视觉盛宴,参展作品无一不来自东方顶尖的艺术家。

  但今年,竟破天荒展出一副新秀画作。

  据说是由享誉中外的霍克教授举荐,且售出高价。

  此事在艺术圈引起不小的轰动。

  毕竟作者仅仅只是巴黎美院一名中国籍应届毕业女学生。

  【东艺展今日落帷,新晋油画受霍克教授力荐成交价两千万达展会最高】

  在推特刷到这条热门话题时,沈暮正在候机。

  她的航班在凌晨三点,从戴高乐飞往中国南城。

  贵宾厅高雅考究,单人式米色轻奢沙发,是经典的法式格调。

  沈暮坐在落地窗边的位置,视线一瞬不瞬凝着屏幕,犹豫半晌后,她拨出一通语音留言。

  “您好教授,非常感谢您这四年的关照,很抱歉,我有不得已的理由,无法继续留在巴黎……”

  她声线温细,谈吐流利的法语。

  一段话落,沈暮慢慢放下手机,支颐倚靠扶手,目光望向窗外。

  “欢迎光临江先生,这边请。”

  没过多久,接待人员尊敬的迎笑声从门口扬来,打破了客厅异常的沉默。

  她们说的是英语。

  沈暮敛回散远的思绪,循声看了眼。

  只见男人走进贵宾厅,在报刊架旁落座,后靠椅背,随手取了份报刊。

  他一身高定西装,勾勒身材挺拔,从肩膀到腰身,再至长腿,比例是无可挑剔的完美。

  尤其那副架在高鼻梁的金丝框眼镜,衬尽他气质,浑身皆是商务人士的成功和斯文。

  他们相隔好几个沙发的距离,沈暮看不清他模样,单凭那棱角清晰的侧颜,英俊间倒能品出些清冷的味道。

  接待人员端来茶水,沈暮隐约听见男人嗓音低沉,道了句“谢谢”。

  出于教养,她只是轻轻扫过一眼,便重新看向窗外。

  午夜的机场只有三两旅客,沉睡的夜幕里,远处是茫茫星辉,近处是路灯昏黄的光影。

  巴黎作为世界艺术之都,有着被上帝偏爱的典雅和浪漫,无疑是艺术爱好者的心之所向。

  可就在刚刚,沈暮婉拒了霍克留她在美院读研深造的邀请。

  她心事重重,出神良久后微叹了口气。

  想到什么,沈暮垂下眸,翻看起微信。

  莹白的指尖移到置顶的空白头像上,点了进去。

  反复斟酌好半晌,她终于敲出一个字。

  小哭包:早。

  发完消息,沈暮凝视片刻聊天框,就退了出去。

  国内现在是早晨八点多,她不确定有没有打扰到他。

  没想到第二秒,手机就震动了下。

  Hygge:还不睡。

  沈暮因他意外的回复心慌了一瞬。

  怕他等着,她忙回道:睡的。

  眉眼精致的脸蛋浮现百般踌躇。

  间隔好几秒,她抿抿唇,心一横,接着说:我快回国了,那个……要见面吗?

  她稍微模糊了下自己的真实情况,手心在微凉的深夜些微冒汗。

  四年前他们约过见面。

  但她因意外情况爽约,当天去了法国,四年没回来。

  这事像云烟散过,两人都默契地没再提起。

  但对沈暮而言,始终心有隔阂。

  办理毕业手续的这几天,她就一直在想,该不该开口重提此事,好让自己宽解一点。

  现在话是说出去了。

  可沈暮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对他有点招来挥去。

  左手藏在外套口袋里不安挠动。

  她忽然后悔起来。

  迟疑两秒,沈暮手不由己地飞快撤回了消息。

  这么做似乎不太道德……

  她心头的小人在不停乱撞,心虚抬头张望了一圈。

  贵宾厅内很安静,不再有其他旅客。

  接待人员端正站在门口,而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不知何时搁下了报刊,正低头凝着手机。

  沈暮无声呼出口气,告诉自己要镇定,也许他根本没来得及看,毕竟她撤得很快。

  但对话框沉默一会儿后。

  Hygge:看到了。

  不知从哪儿蹿出一股劲。

  沈暮“蹭”得一下,蓦然坐得笔直。

  她硬挺脊椎,僵住了,心跳钻到嗓子眼,意图攫尽她呼吸。

  这三个字毫不留情地剪断了最后一丝希望。

  她顿时心如死灰。

  沈暮只能咬牙将无良进行到底。

  迅速琢磨托词:突然想到……要准备考研和实习之类的,我怕短时间内找不到空闲……

  她打出长长一句,轻皱起眉。

  这破理由,看着是不是有点太扯?

  正犹豫要不要按发送键。

  下一刻,对方先说了第二句话。

  Hygge:随时。

  叩字的指尖一抖,沈暮心跳突颤。

  她宛如一只小蚌壳,不加防备地暴露软肋。

  可他一句“随时”,又不动声色将决定权交还到她手上。

  她更加良心不安了。

  沈暮轻咬下唇,将那段话一字一字删除。

  安静片刻,她只能回复:好。

  沈暮耳垂泛红,羞耻心不停作乱。

  一直到地勤人员来通知登机,她才结束在窗边发了一个多小时的呆。

  地勤人员是提前告知,时间绰绰有余。

  但沈暮还是起身,经过VIP通道,先行登上廊桥,在座位备妥一切。

  她订的是头等舱,回国十多个小时的航程,凭她的睡眠质量,待在经济舱很难不精神衰弱。

  头等舱上座率不高,宽敞的隔舱仅有两名乘客,包括她在内。

  和她相比,另一位男士显然要从容不迫得多。

  在她登机很久后,他才不慌不忙走进舱室。

  沈暮靠在舒适的沙发,睫毛如鸦羽半阖着。

  沉思中,一双暗色休闲皮鞋突然落入视线,将她涣散的目光聚焦回来。

  沈暮扬了扬睫,不经意瞟见男人的黑金腕表。

  Patek Philippe,历史总产量不超过三百只的一款。

  看起来,这位年轻的商务人士,品味低调但高雅,格调极有深度。

  就在她抬眸迎面的一瞬,男人弯曲了无处安放的长腿,在右边相邻的座位徐徐落座,和她隔着一条并不遥远的过道。

  虽然只掠过一眼,但足以让沈暮捕捉到他面容的惊艳。

  正视的第一感,清俊儒雅。

  再回想,那副金丝框眼镜充斥极致的禁欲味道,所有昂贵的饰物在他身上,仿佛也都成了艺术的陪衬。

  那是一种美术生都难能抵抗的魅力。

  简直是她见过最优质的人体模特。

  如果他能给她当裸模的话……

  嗯,那她在进修行为艺术的时候一定能表现得更有张力。

  沈暮突然异想天开起来。

  想着想着,起飞后,沈暮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她甚至夸张地梦到自己凭借这副全.裸美男图,获得了亚历山大卢奇绘画奖。

  不知睡了多久,美梦突然被手机振动声拉了回来。

  沈暮迷迷糊糊从桌板上摸过手机,眯开条缝瞄了眼语音来电。

  还以为自己在宿舍房间里。

  她声线含着娇哑,温软唤了一声:“老公……”

  随即,喻涵中气十足的女低音穿入她耳膜。

  “宝贝儿,公司晚上加班,我可能迟那么一丁点儿,机场附近有家茶社,你下机后上那儿点壶茶,乖乖的,等我来接。”

  沈暮生来就跟洋娃娃般漂亮,肤白貌美,性格温静,一直都是男生眼中的梦中情人,但从幼稚园到高中,花花绿绿的追求者都被喻涵挡住。

  喻涵常称自己是她的护花使者,所以沈暮不知何时起,跟着玩笑喊她老公。

  沈暮侧了侧身,轻飘飘回答:“嗯,好。”

  听出她慵懒的鼻音,喻涵轻声问:“睡着了?”

  “我这儿半夜呢……”

  刚撒完娇,沈暮隐约发觉哪里不对劲,慢吞吞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

  喻涵“哎哟”了声:“我给忘了,那你先睡着,回来倒时差还有的折腾。”

  结束这通语音后,沈暮懵了片刻,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在回国的航班上,一激灵彻底清醒过来。

  她目光下意识掠过右边。

  半封闭式单人独座,只能看到男人微垂的侧脸,似乎是在静默阅览书刊。

  刚才说的话被听到不要紧。

  吵到人家也不要紧。

  要紧的是。

  她的梦。

  如斯冒犯。

  “……”

  你是变态狂吗!

  沈暮顿时捂住脸。

  她无法直视身边那位无辜的先生了。

  沈暮拘谨了些,慢慢坐端正。

  但凝思须臾,她做了件更变态的事。

  牛仔裤包裹下的纤细双腿盘起,沈暮从背包里取出画本和笔,描点勾线,笔触落下流畅的线条。

  “东梵茶社,给你十分钟。”

  男人肃沉的嗓音突然响起。

  沈暮笔端顿了顿,毫无预兆地被这道低寡但天生温磁的声线吸引过去。

  只见他握着手机,眉头微凝,隐约交织着无奈。

  成功人士果然都很严苛。

  沈暮不敢盯他多看,低下头,轻松描绘三两下,将这副简笔画收了尾。

  接着她用手机拍下照片,发给了她的微信置顶。

  语气轻快,试图冲淡之前出尔反尔的尴尬。

  小哭包:这人设好不好看?

  微信静悄悄的,迟迟没有进来新的消息。

  而耳边徐缓传来男人好听的声音。

  沈暮望着漆黑一片的舷窗,心里莫名觉得鬼祟。

  在男人结束通话后的一分钟,她的手机竟奇迹般来了动静。

  沈暮点开微信对话框。

  Hygge:理想型?

  沈暮唇角不禁轻轻上扬:算是吧。

  理想型模特。

  稍微过几秒,他耐人寻味:嗯。

  沈暮对他言无不尽:其实我本来想画裸体。

  Hygge:……

  沈暮叩出后半句:但缺少供我写生的人体模特。

  美术方面他是外行。

  Hygge微微沉思:你们在上人体课的时候,也都是真人模特?

  沈暮:嗯,骨骼肌肉以及皮肤的质感,甚至精神状态,都是石膏模仿不出来的,所以学校会请专业模特。

  看来她是日常面对裸男,且观察仔细。

  Hygge:全.裸?

  沈暮:当然。

  沈暮:但他们对我而言单纯只是人体结构。

  法国男人的肌肉过分野性了,为难她东方人的审美。

  Hygge:他们。

  他提取了她的关键词。

  沈暮:嗯?

  Hygge:小姑娘眼见不少。

  沈暮愣住。

  半晌终于反应过来:……我们称之为刻、苦。

  她蓦地又想到什么:啊,我突然有个知识性问题。

  Hygge:说说。

  沈暮略一忖度:如果没有照片,也不以营利为目的,只凭一眼的记忆将偶遇的陌生人作为线稿参考,应该不算侵犯肖像权吧?

  是了。

  她还是无法克制创作的本能,刚才画的就是旁边那位令人垂涎欲滴的优质模特。

  当然,是全衣版的,一颗纽扣都没松。

  并且只是漫画风的简易线稿。

  并且只是借鉴了眼镜和西装等特征元素。

  她版权意识超强的。

  这是第一次做可能是坏事的事,她不敢肯定。

  Hygee的回答很正经:官司一切都难讲,你不妨和对方提前打声招呼。

  沈暮瞬间心凉半截。

  偷偷瞄了眼隔壁座似乎正在低头看手机的“受害者”。

  真的要吗?

  这位先生看起来,不太好惹的亚子……

  她难做抉择。

  这时Hygge又是一句转折:不过只要我不揭发你,也没人知道。

  沈暮审时度势。

  小哭包:求你[双手合十.JPG]

  小哭包:我一时起了色心,下次不敢了。

  Hygge:没色胆?

  沈暮理所当然:肯定没啊,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尽管他们素未谋面,但真实地在彼此的好友列表居住了四年。

  所以沈暮知道,他刚才只是在和她开玩笑。

  沈暮倚着柔软的沙发,背对右座的男人。

  颇为闲适地继续聊微信。

  沈暮难分难舍:但真的好想那位先生能给我当裸模啊。

  Hygge顺势拿她取乐:你现在是什么行为。

  沈暮:痴心妄想?白日做梦?

  Hygge:还有呢。

  沈暮沉吟:总不能是骚扰吧?

  Hygge:我看快了。

  沈暮:……

  她无法反驳。

  在此之前,她不相信自己会这样。

  学校邀请的模特都非常优秀,她能准确无误地发挥技巧,但那是机械的。

  而现在这位,意外契合她喜好,让她仿佛感应到相合的磁场,一眼相中,灵感迸发,源源不断着主动创作的欲望。

  想法越发强烈。

  沈暮:我愿意支付三倍薪资。

  她感叹:我的画没红,一定是因为没有他那样的优质模特!

  一锅烩牛肉美不美味,在菜市场就已定音了。

  选错部位,厨艺再好,也注定欠缺口感。

  而那位陌生的先生,是目前菜市场肉质最佳的那一块。

  沈暮继续宣誓:如果有可能,我绝对长期包下他!

  意识到对方没动静有一会儿了。

  沈暮皱眉:你怎么不说话?

  Hygge算是见识到了美术生的如狼似虎。

  他玩笑:我该说什么,男人在外面要注意保护自己?

  沈暮窝在沙发里低笑出声:反了啦!

  她飞快敲字:再说,我还没威逼利诱呢。

  Hygge:你还想?

  沈暮:……

  沈暮:没想过,别胡说,我正经人。

  她立刻转移话题:咳,对了,我看你上回说的电影了,干嘛推荐这么悲情的给我,害我抑郁好多天啊。

  Hygge:小哭包。

  他用她的微信昵称嘲笑她。

  沈暮隐隐约约感受到一丝侮辱。

  嘴硬反击:我一滴眼泪都没流。

  Hygge只回了个“哦”。

  反应平静到完全没有配合她演出的意思。

  沈暮呼吸放轻:你是不信吗?

  他可能在笑:确实。

  沈暮被他的不委婉堵到语塞。

  行吧,她那天确实躲在被窝里哭得死去活来。

  不过她还是要反驳。

  指尖灵活打字:你不能因为我以往的观影反馈,就对我产生这种爱哭的刻板印象,这是以偏概全的错误认知。

  她言之凿凿。

  但Hygge显然没被唬住:我是确定。

  轮到沈暮懵了一下。

  他讲话总故意不接她套路,还要居心叵测地反将她一军。

  沈暮也只能让他得逞:确定什么?

  他这回倒是委婉了:你的泪腺承受不住。

  沈暮:……

  还不如直白说“你会哭”呢。

  他是以为这样能降低对她的冲击力吗?

  沈暮怪他:你为什么每次都能这么理直气壮。

  接上一张气哼的表情包,以强调自己的不满。

  Hygge最擅长拆她招:这是大脑对直接作用于感官的客观事物属性的正常反映。

  就专拣她短板吧。

  沈暮认输:我尊重科学,但你有没有可能,对美术生友善一点?

  Hygge沉默几秒。

  换成她能听懂的方式:我对你的感觉。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诱甜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诱甜》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诱甜》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诱甜》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