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掉马以后

白月光掉马以后

作者:芒厘 白月光掉马以后最新章节:15、第 15 章(入v公告)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3-23 09:50:15 人气:15

白月光掉马以后简介:文案1: 岑寂离开五年后突然回国,云岁暗下决心离他远一点,跟他规规矩矩地保持着距离 可是没想到,闲置已久的对门突然开始装修了 后来岑寂住了进去 再后来,他时不时地就来串个门,甚至在某次她直播时,还很“不小心”地出了个镜头 云岁:……?! 数百万的粉丝瞬间炸锅 为什么她的家里会有个男人?? 云岁手忙脚乱地去遮镜头,但为时已晚…… 粉丝:哪里来的野男人!! “野男人”成功出镜,心满意足 为了把这个跟他们抢岁岁的野男人赶走,粉丝们纷纷搬出榜一大佬——也就是追随了云岁五年的JS,以此疯狂抨击岑寂:他肯定没有我们JS好! 他们把JS夸得天花乱坠 直到后来,岑寂掉马——堂堂盛昼CEO,竟然是云岁直播间的榜一,痴汉中的痴汉,追随五年,铁粉中的战斗机!混迹在粉丝之中的……野男人 再后来,云岁掉马——南沂云家幼女,众人这才知道她竟然是云大导演小女儿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某人的官宣顺利又成功 云岁:……她懒得拆穿这个幼稚的男人 文案2: 岑寂看似纵横商场,无所不能,其实他也有弱点 没有她的视频,他连觉都睡不着 她断更一天,他就失眠一天

《白月光掉马以后》章节试读

  南沂是南方城市,这座城市的夏天连风都卷着热气。

  室外霓虹如织,室内灯光如昼。

  云岁抬头看台上。

  台上站着男女主持人,还有一对父女。

  今天女儿得奖,主办方为她准备了个惊喜,他们悄悄请来了她的父亲作为颁奖人,父女俩此刻正在台上表演着父女情深。

  明景是娱乐圈的两大龙头之一,而且另一龙头的重心主要是在国际上,明景在国内几乎垄断。

  今晚是明景举办的庆功宴,来了小半个娱乐圈的人,连她这个自由音乐人也收到了邀请函。

  现场灯光是暖金色的,奢华又不刺眼。

  父女俩热泪盈眶地拥抱完,云思陶终于要说获奖感言了。

  “思陶今天收到了父亲亲自送上的奖杯,有什么感想呢?”

  云思陶照着稿子声泪俱下地说了好长的一番话。

  “哈哈,那当然啦,思陶是云导的掌上明珠,云导就你这么个女儿,他疼女儿在圈里可是出了名的。”

  父女俩脸上是官方中带点甜蜜温馨的笑。

  云谦平,圈里名导,入行至今拍摄了多部神话,记录创下一个又一个,保养得好,五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却只比女儿大了十来岁的样子,岁月像是遗忘了他,忘了在他身上留下痕迹。

  他的女儿参加过一档综艺,叫《我家有女初长成》,节目里,他和夫人的感情羡煞旁人,一儿一女的四口之家,温馨到极致。节目结束后,云家也成了模范之家。

  从那以后,娱乐圈总喜欢关注这一家,尤其是把在圈里混的父女俩捆绑捆绑,炒点父女情深的话题,就比如今天。

  “云思陶今年可真是出尽了风头。”云岁身后两个十八线女星压低了声音在说话。

  “可不是?别人炒cp,她倒好,炒父女情?没断奶吗?”

  “瞧你这话说的,只许有妈宝,不许有爸宝?”

  “哈哈哈,你夺笋呢。”

  云岁听得津津有味,不过她并没有太多的时间继续听下去,很快属于父女俩的主场结束轮到了她的主场。

  主持人念着她过往一年的成绩,洋洋洒洒,成绩斐然,念罢后,宣布了她的名字:“让我们把掌声送给我们的——寻迩!”

  镜头随之切了过来,云岁扬起官方的微笑,起身上台。

  和刚下台的云谦平擦肩而过,她感觉到他动作一顿,脚步有一瞬的停滞,不过她并没有在意,一丝波澜也无,在数个镜头的追随下,她堪称完美地上台。

  -

  庆功宴结束,云岁准备离开,也是这时,被一个人拦住脚步。

  “迩迩老师?”一道男声从旁边传来,带着点儿惊喜,“好久不见呀迩迩老师,没想到在这碰着了。”

  云岁闻声看了过去,却认不太出他是谁。她面上不显,扯动了下嘴角,虚伪又官方:“是好巧。”

  “是啊是啊,待会一起吃个夜宵吧?”

  “下次吧,我待会还有点事。”

  “啊,这样啊,那只好下次了,”男人很遗憾,“对了,迩迩老师,我还没你微信呢,可以加一下吗?”

  云岁找不到拒绝的借口,摸出手机,点开二维码让他扫了。

  他好像还有事,咧着嘴朝她晃了晃手机:“回头联系啊迩迩老师。对了,你今天真漂亮!”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跑了。

  云岁微愕,旋即失笑。

  她垂眸看着刚刚加上的人,点进他朋友圈找信息,过了会,终于想起来他是谁了,半年前合作过的一个团队里的大提琴手,好像是叫......司程。

  她心满意足地给这个人打上备注。

  她一边往外走,一边还能听到很多人在讨论云谦平和云思陶。

  云岁脸上没什么表情,就好像是在听他们议论两个她并不认识的人。

  云大导演众人皆知;

  云思陶众人皆知;

  寻迩众人皆知;

  云谦平和云思陶是父女众人皆知;

  却没人知道寻迩和云家有任何关联。

  而寻迩,是她的艺名。

  -

  这个庆功宴还算盛大,这时候指针已经即将指向十二点。

  助理圆子来接她,给她开了车门,又给她递水,“累不累呀迩迩?”

  “好累。”她喝口水润喉,拧紧瓶盖,跟司机说:“去御澜湾。”

  “好嘞。”

  圆子:“迩迩你回去早点睡,刚才接到消息,明早十一点半得去谈《山河醉》的授权合同。这次是跟明景谈,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版权要商议,所以周哥让你也去,你明天要早起啦。”

  “行。”

  圆子压低声音:“你都不知道周哥有多帅,他刚才特霸气地说,他准备跟明景谈三七!好家伙,别人五五都谈不下来,他居然想要我们七,明景三!这要是能谈下来,我们以后路会好走很多!”

  云岁弯了下嘴角,笑着说:“我觉得他可以。谈下来了我请你们吃饭。你上次不是说有家私房菜馆很贵舍不得去吗?我请你们去。”

  圆子瞪大眼:“真的吗?!我的天,迩迩威武!!”

  云岁笑笑,余光掠过一处地方。

  是紫韵庭。

  一辆熟悉的车开了进去,车上是一对父女。

  她平静地收回目光。

  -

  周述黎跟明景可能是准备边吃边谈,来个酒桌文化,推杯换盏间顺便把合同给签了,所以定在了十一点,地点在南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中最贵的包厢。

  六月的南沂市,初夏的季节,空气中就已经裹挟了热浪,迎面吹来的风没有一丝凉意。

  云岁今天挑了件素色的裙子穿,但还是有被暑热热到。

  周述黎安抚道:“待会到了包厢就好了,再点杯冰饮,直接原地复活。”

  周大经纪人简直是把她当成小孩儿在哄,她很无奈地:“知道知道。”

  周述黎看出她的不耐烦,没好气道:“还不是怕你脾气一上来,撂下担子就走,拉都拉不住?”

  “你别胡说,我可不是这种人。”

  “需要我给你翻翻旧帐不?”

  “不需要。哎呀到了到了,快进去。”

  云岁一把把他推进去。跟在他背后,她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

  “哎,那不是云岁吗?是不是?我没眼花吧?”谢屿指着不远处一晃而过的人影。

  岑寂早就看见了,脸色微沉,周身气压骤降,沉闷得像是扼住人的咽喉,让人不自觉地屏息。

  他看到她了,看到她和一个男人亲密地说笑的模样,也看到了她笑得正欢,笑容正盛。

  日思夜想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他却突然失了言语。

  “要过去吗?”谢屿的声音下意识放低,有点不敢去看他的脸色。

  “不用。派个人盯着这,她一出来就告诉我。”

  “哎,包我身上。”

  贸然进去,毫无理由,圆都圆不回来的场面,只会让她觉得突兀愕然,还不如精心设计个偶遇,迂回一些。

  五年都等了,不在乎这一会儿了。

  岑寂看着那个包厢已然关闭的门,眸色深邃如墨。

  包厢里有十几人,吵闹纷杂,推杯换盏间,生意已谈了个七七八八。

  《山河醉》是她半年前出的歌,先是火爆音乐圈,很快又火出了音乐圈,她也成功借此从网红博主转型成自由音乐人。

  这首歌的版权,明景是真心实意地想买,明景的总监储旭东很重视这次合作,没多久,就已经和周述黎聊起了版权费,进度快得惊人。只是好像有点谈不拢分成,两人还在商量着。

  云岁百无聊赖地喝完杯中的酒,这个酒度数低,有点甜,她还挺喜欢,这已经是第二杯了。

  “迩迩老师,喜欢这个酒吗?我让服务员再上一瓶。”坐她身边的一个看上去很阳光的大男孩笑着说。

  随着云岁名气渐盛,越来越多的人会叫一句“寻迩老师”,其中有一些为显亲近,会喊“迩迩老师”。

  他是储总监的助理,她记得刚刚介绍了一圈,他说他的名字是……肖、泽?

  刚才一人介绍一句,一圈过去,混乱中云岁有些记不住,她不太确定地回忆着。

  云岁不好意思地拒绝:“不啦,有点上头,我酒量不好。”

  肖泽很绅士,闻言立马改口:“那我点一种饮料给你尝尝,保证你喜欢。”

  云岁莞尔,欣然答应。

  这样聪明好相处的人,很容易赢得好感度。

  饮料还没上,她起身,“我先去趟洗手间。”

  肖泽热情地想给她带路,云岁连连摆手:“我来过几次,知道路的,谢谢你啦。”

  储旭东就坐在肖泽旁边,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分了点跟周述黎谈判的心思出来,眯着眼说:“肖泽,你这可不对劲,这么热情?”

  肖泽脸上的笑没刚才那么盛了,他喝了口酒,压低声音:“你又不是不知道。”

  储旭东嘿嘿笑,说话还带着酒气:“知道知道,哪能不知道。待会我保准给你搞个签名来。”

  “谢了。”

  “客气!”

  他摸摸啤酒肚,酒喝多了,也想上厕所,跟周述黎又聊了几句,还是没能说动这块顽石,他摇摇头,不得不先去上个厕所,去前还笑着放狠话:“等我回来,非得把你说下来!”

  周述黎遥遥举了举酒杯,一副“我等着”的狂样。

  “哟吼,你给我等着。”储旭东大笑了几声。

  《山河醉》他是真想要,但这个周述黎胃口太大,一开口就是三七啊,他琢磨着看看能不能给磨成四六。

  啧,卑微啊。

  明景跟别人谈合同,那可都是五五,更甚至,他们六,对方四。

  可谁让这是寻迩呢。

  还没到洗手间,储旭东远远的好像看见了熟悉又不该出现在这的人。他眯了眯眼,仔细辨认。

  哟,好家伙,还真是他。

  这家伙不是在美国待着吗?啥时候回来的?

  咋没风声呢?藏得这么严实?

  他还没来得及提个心吊个胆,那人身子微侧,他又看到了个人,刚才被那人的身体挡住他才没看到的人。

  这一看,他浑身一激灵,整个人都清醒了,吓得瞬间酒醒了十成十。

  “哎哎哎——!!!”

  -

  云岁上完厕所,站在洗手台前慢吞吞地洗手。

  ——包厢里人多,太闷,她不急着回去。

  她挤了些洗手液,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摆弄,细致地摆弄完,悠闲地冲水。

  “岁岁?”

  一道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

  很有质感,像大提琴声,也像钢琴声,醇厚,低沉,好听得……在她无数个梦里都曾出现过。

  可却久久未闻,像是隔了五年,乍然从天际传来。

  云岁动作顿住,有些恍惚,险些以为,是自己的幻听。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白月光掉马以后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白月光掉马以后》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白月光掉马以后》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白月光掉马以后》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