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反派听到攻略系统音

被反派听到攻略系统音

作者:漆瞳 被反派听到攻略系统音最新章节:18、018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修真穿越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4-01 09:31:41 人气:15

被反派听到攻略系统音简介:夏栀眠的任务目标是攻略萧逐。 一本男频玄幻升级小说的反派。 她需要从试炼中活下来,和萧逐分在同一个班。   但萧逐是个疯子,试炼参选一百五十人,五十七个死在他的手上。 并且还准备顺手杀掉旁边吃瓜的夏栀眠。 夏栀眠:“等等,剧情还没开始一万字你就让女主角领盒饭不太好吧?” 萧逐是家族培养出来的武器,是令人谈之色变的怪物。只有夏眠从他手上活了下来,成了萧逐的例外。 按照剧情,夏眠应该治愈他、攻略他。  但她失败了。 大战那天,萧逐提剑从身受重伤的她身旁走过,走向生死道,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他还是那个疯子,视万物为刍狗的疯子。 从来没有改变过。 而作为失败的惩罚,夏栀眠需要攻略其它任务目标。 很久以后,传言说夏眠被邪道掳走。  沉寂已久的萧逐现身,一人一剑,屠遍魔道,满身血污地出现在她面前,问她愿不愿意和自己离开。    夏栀眠:“…啊?等等我看看档期,明天要和龙绡宫大少爷喝茶后天要和凌云城少城主去下棋,大后天还要和百毒圣者一起去采草药,好像只有下周有档期诶不好意思,以后要提前预约哦。”    *    萧逐有个从未对人说出口的秘密。 他能听见夏栀眠脑海里那个“系统”的声音。

《被反派听到攻略系统音》章节试读

  夏栀眠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都被锁链束缚着。

  脚踝、手腕,甚至脖颈。她稍稍动弹了下,铁链摩擦,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有人靠近。

  “叶大哥,那女人好像醒了。”

  “幸亏叶大哥有眼力见,收住了手没杀了她。那姑娘可比路上遇到的那些都漂亮多了,就这么杀了,岂不是暴殄天物?”

  “这秘境还有五天才结束,总得找些事打发时间不是?”

  大约四五个男人,为首的那人身材高挑,看上去精壮有力,从那副得意而又嚣张的步子里就能看出,他的实力不容小觑。

  男人甚至都没有刻意收敛自己的灵力,将其全部外放,让整个空间都充满了威压。

  [系统:已搜集该世界基本讯息,并同端传输。]

  夏栀眠是主世界重点培养的职业穿书者,这是她培训结束之后,所被抽选来到的世界。

  这是本名叫《玄灵大陆》的玄幻升级流小说。

  而夏栀眠,则是这本小说中寥寥几笔提到的炮灰角色。

  在玄灵大陆上,所有十八岁前达到天阶灵修这个层次的修炼者,都可以参加各个学院的入学考试。

  其中,首屈一指的学府,就是闻名大陆的沧澜学院,也就是夏栀眠正在考核的学院。

  而考试方式却十分残忍。

  主办方会抽取所有应试生的神魂,将其放入不同的秘境当中,每个秘境最高可容纳百个神魂。

  接下来,这些考生需要在秘境中自相残杀。只有累计杀掉五个人的考生,才能进入沧澜学院。

  在秘境中死亡,本体并不会真正死掉,但是神魂会受到损伤。

  原书中的夏栀眠,在这场入学考中,因为灵力太低,很快就被人给生擒。又因为相貌过于出众,所以被一个叫做叶辰的小反派给留在自己的队伍中,用于取乐。

  名节受损,再加上整整五日的折磨,让原主身心俱备,离开秘境后,没过几日就自尽而亡。

  现在看来,为首这人,就是叶辰。

  “我说啊,我们叶大哥难得有善心不杀你,你就不知道抬起头好好看看你的恩人?”一个矮瘦的男人在夏栀眠身侧蹲下,笑嘻嘻地伸出手抬起她的下巴。

  [系统:攻略者遭遇剧情点,自动检测原书该段剧情内容“几人的注意力落在她胸前那翻涌的曲线上,互相对视一笑,心中生出几分已经被和谐的想法……”]

  “…等等等别念了。”

  夏栀眠打断了系统这段毫无感情的朗诵。

  用这样毫无波澜的语气念少儿不宜的片段,非常影响人的兴致。

  这不对劲。

  晋江里的小说不可能用这种词汇进行描写,会被举报到全文锁定的。

  [系统:这是本男频小说。]

  哦。

  那正常了,男频小说可以有脖子。

  而现在,那只摩挲着夏栀眠下巴的手,粗糙得让人有些生理不适。

  她皱起眉,狠狠拧开头。脖子上那根铁链不知道被谁拽了一下,迫使她昂起头颅。

  越是反抗激烈的猎物,越能招来猎手的征服欲。

  “让开让开。”直到叶辰不耐烦地开了口,那群人才没劲地散开。

  毕竟在这伙人里,就属叶辰的灵力最高。

  夏栀眠看向面前这个小反派。

  他五官硬朗,长得算不上好看,但眉宇间全是得意和心高气傲。看人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只可怜巴巴的小动物般轻蔑。

  叶辰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

  夏栀眠一口咬在他的虎口处。

  叶辰动都没动,反而笑了:“哟,还会咬人?”

  夏栀眠觉得男频小说里的反派都不是很聪明。

  这话说的,谁还没有个牙齿啊?

  但咬这一下倒不是为了报复面前这个小反派,而是为了欲扬先抑。

  果然,叶辰看她这么激烈反抗,越生出了几分强迫的心思。

  他抬手,毫不留情地拽住锁链,迫使她对上自己的视线:“胆子真大,我给你一个道歉的机会,不然——”

  这样嚣张的言论很让人不快。

  夏栀眠皱了下眉:“这个反派是什么样的实力?”

  [系统:以攻略者目前的实力,拼尽全力可以蹭掉他的小指甲盖。]

  夏栀眠:“对不起。”

  叶辰:“?”你就这么道歉了?这样搞得我反而有些没面子啊,毕竟我台词都没念完。

  该服软就服软,夏栀眠抽了抽鼻子,眼眶微红。

  她一个垂眼,一滴泪滚了下来,打在叶辰的手背上。

  “我、我不想死在这个秘境里。”

  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像是在撒着娇,让人的心不自觉就软了下来。

  夏栀眠抬眼看着叶辰,目光里全是仰慕,开始了三连攻击:“刚才…你是怎么做到能够毫发无伤地杀掉那么多人?”

  叶辰得意地说:“因为我很强。”

  “如果我答应你的要求,以你的力量一定可以保护我到最后,对吧?”

  叶辰:“动动手指的功夫。”

  “果然…像你这样强大的人,一定无所不能吧。”

  “没错。”

  叶辰膨胀了。

  这就是强者吗?

  无论什么样的女人,都没有办法拒绝像我一样杰出的男人呢。

  她肯定在我留她一条活路的时候就已经无法自拔的爱上了我。

  怎么办呢?万一出秘境之后她非要和我结为夫妻,我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给她一个机会。

  “叶哥,这女人嘴还挺甜,不然让我们——”

  一旁的矮瘦男人刚一伸手,夏栀眠便迅速地侧头躲开,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露出警觉而又抵触的表情。

  然后,可怜巴巴地看叶辰一眼。

  骄傲的叶辰心想:果然,那些普通男人都没办法和我比。这女人明显就是对我一见钟情无法自拔了,我还是稍微照顾她一下吧。

  于是他说:“你们几个在这围着没事干?有这功夫不如去多杀几个人,免得到时候连这破入学考都过不去。”

  听出叶辰语气里的逐客之意,那群人虽然觉得扫兴,却还是作鸟兽散。

  当征服欲变成占有欲时,叶辰潜意识里,就会庇护自己的所有物,不让他的同伴来分一杯羹。

  满足男人虚荣心的最好方式,是让他感觉到自己和其他人所接受到的态度不一样。

  待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夏栀眠才嗫喏着开口:“你真的…能让我不会被杀掉吗?我的灵力很低……”

  “别小瞧我了,小姑娘。”

  叶辰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夏栀眠,然后将双掌横竖相合。刹那间,风声如雷,周围的灵力瞬间翻腾了起来,地面上陡然覆盖上一层火焰,四周一片火海。

  他的语气颇有几分炫耀的意味:“小姑娘,看好了,这是我的刻印。在这个秘境里,是没有人能逃得掉我的火控术。”

  说完,他将姿势一松,火海瞬间消散。

  叶辰蹲下身,伸出手,食指顺着夏栀眠的眉心一路向下,语气带着些得意:“你可想好了,我给你半天的时间来选,那些人可都是对你虎视眈眈。如果你要跟我,我到可以保证不让别的人来动你。”

  刻印。

  一种极为特殊的能力。

  只有在十八岁前达到玄阶灵修的人才能领悟到的一项技能,刻印的品质也因人而异。

  控火术,上品刻印。

  叶辰的确是个很有潜力的人。

  夏栀眠也很配合:“哇塞!”

  叶辰被小姑娘敬慕的目光给看得飘飘然。

  果不其然,像我这么强的人,肯定是让这个女人心动不已!

  就这么自然而然地,两人深情对视,互相吸引。

  叶辰:呵,给你个机会吧,女人。

  夏栀眠:笑死了,这么明显的绿茶都看不出来。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这一行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家老大,被一个弱到可以用一只手掐死的小姑娘哄得团团转。

  比如说——

  “刚才那群人居然没有和哥哥问好,怎会如此,我都忍不了。”

  “我好像看到路过的那两个人冲着你翻白眼,好过分,气到我胸口疼。”

  “天呐,怎么会有人和哥哥抢食物?我气得眼眶通红。”

  “令人发指!哥哥在这,那人打呼噜的声音居然敢这么大!”

  叶辰这人就是个无脑小反派,对这种话毫无抵抗力。

  特别是由柔柔弱弱,把自己当整片天的女人说出来,杀伤力明显更大。

  于是导致后面发展成,只要夏栀眠一张嘴叭叭叭,他就抡起袖子开始放火一片烧。

  当然,也结了不少仇。

  没过几日,就招来一堆仇敌的伏击,惹得一身伤。

  叶辰的同伙总觉得很微妙。

  这小姑娘好像的确很乖很敬佩他们这群人。

  但为什么总感觉自己像是在被当狗使?

  而且更奇怪的是,都到这份上了,叶辰居然从来没有动过她一根手指头。

  这完全不符合他的人设!

  但很快,叶辰也发现了这一点。

  不对啊?虽然这小姑娘人长得漂亮还嘴甜,但他留着她是为了用来睡觉的,怎么到现在连小手都没摸了。

  于是当晚,叶辰就跑过去准备脱衣服了。

  但他觉得,自己毕竟是人家的爱慕之人,脱衣服不能太主动,得让别人先来,这样显得自己尊贵一些。

  于是,叶辰就开始疯狂暗示了。

  “我想你也知道,等考核结束,我是一定能够进入沧澜学院的。”他一搭没一搭地玩着夏栀眠的头发,动作充满了暧昧,“你也知道,我能给你什么,对吧?”

  夏栀眠转过身,乖巧地在他身旁蹲下:“真的什么都可以吗?”

  “那当然,我可是说话算话。”叶辰这句话答的轻飘飘的,没有半点诚心,倒是开始有些按捺不住地准备动手动脚。

  “嗯,当然相信你。”夏栀眠语气轻轻柔柔的,她伸出手撑住叶辰的肩膀,借力站起身,然后低头靠近他的耳畔。

  “那你会相信我吗?”

  这句话说得很温柔,但落在心底,却让人陡然生出一股冷意。

  叶辰惊觉不对,但是却发现自己手脚冰凉,灵力压根无法调动,甚至四肢都动弹不得。

  抬头看去,只觉得周围充斥着一阵阵红雾,什么东西都看不真切。

  但他能清晰地感受到,从夏栀眠散发着一阵又一阵逐渐强烈的灵力,宛若什么东西紧紧扯住了颅内的某根线。

  “你还没问过我的刻印是什么。”夏栀眠弯腰与他视线并齐,眸中笑意潋滟,却看的人惴惴不安。

  “我的刻印是精神控制,从你见到我的第一天开始,这股无形的刻印就在一点点诱导你的神经。”

  “虽然那个时候不能直接控制,但一定程度,可以干扰你的决定。”

  精神控制,居然是精神控制。

  五感之中,无孔不入。

  夏栀眠不过区区玄阶灵修,叶辰高出她整整三个阶级,如果正面对上,或者是在正常情况下,她的控制起不到半点效果。

  在原书中,原主一开始便激烈反抗,正面使用了精神控制。

  而那时的叶辰原本就没有对原主掉以轻心,硬碰硬之下,原主惨遭反噬。

  但现在,叶辰的情绪早就被夏栀眠给把控,也根本没有把她当回事,对她毫无设防。乃至于这么多天以来,心智一点点地被这股力量所操控,直至水滴石穿。

  更何况他色令智昏,温饱思淫.欲,乃至于灵智波动巨大,此刻也让夏栀眠的精神控制钻了空子。

  叶辰双目赤红,但是无论怎么挣扎,灵力只能在身体内乱撞,无法突破,甚至连声音都无法发出。

  “叶大哥。”夏栀眠撑住膝盖,弯腰看他,语气听上去温柔,但实则跟刀子似的,“你这幅难堪而又无能的样子,真是一点都不讨小姑娘喜欢呢。”

  这句话简直像是在叶辰的尊严上反复碾,他情绪愈加激动,神智便会越来越混乱,那么相对应的,精神控制的程度便会越陷越深。

  “我现在需要杀掉五个人。”夏栀眠说,“你会帮我的,对吧。”

  无法违抗的命令。

  那如血色般的火焰烧了整整一个晚上,将整片区域吞并成了一片火海,夹杂着凄厉的喊叫声,伴随告终。

  在亲手杀掉自己所有同伴的那一刻,叶辰的心智彻底崩溃。

  夏栀眠坐在树枝上数着尸体,思索了一下:“还差一个。”

  “叶大哥,到你自己了。”

  [系统:宿主已在秘境中成功猎杀五人,完成新手任务“通过入学考”,请再接再厉。]

  *

  第十天,秘境消失。

  神魂归体,千万名考生在沧澜悬谷处依次醒来。

  像高考放榜似的。

  悬谷处那块高耸入云的攀天石上,缓缓浮现处一行行名单,全部都是通过本次入学考的考生名单。

  名单分为姓名以及击杀人数。

  榜单从最低走向最高,所以夏栀眠很快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完成任务之后,其余的事情她都并不关心,这是她第一次穿书,对系统了解还不成熟。而且,下一个任务还迟迟没有触发。

  就在她思索着怎么才能和系统沟通感情时,突然听到周围传来一阵阵惊呼。

  “怎么可能?是不是名单出问题了。”

  “这个人是个疯子吧,怎么做到的?”

  “嘘!你看清楚名字…如果真的是他,倒也没必要大惊小怪。”

  被周遭的议论声所吸引,夏栀眠抬起了头。

  悬石榜首一行赫然写着——

  萧逐|击杀七十四人

  夏栀眠瞳孔微缩。

  怎么会?

  一个秘境最多只有一百人,这人一个人就杀了七十四个。

  “玄灵阁的萧逐,新一代中最恐怖的疯子。这人杀人全看心情,可不看人情。”

  “听人说,萧逐杀掉这七十四人,甚至连刻印都没有用。”

  “天啊,如果开学之后的分班考试和这家伙碰上面,恐怕我们没人能够活下来。”

  …这不仅仅是疯子。

  这分明是怪物。

  还没等夏栀眠反应过来,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爆裂般的喧哗声。

  紧接着,一股强大的灵力冲撞开来人群。

  几乎没给人任何反应的机会,一人顷刻间靠近了夏栀眠,不由分说地掐住她的脖颈,硬生生将她抵在树上。

  “就他妈是你害得我榜上无名,”叶辰在秘境中虽被杀死,灵力却只掉了半阶,“贱人,你觉得现在在外头,我还会中了你的套吗?”

  他那群小跟班速度围了过来,各个开始咬牙切齿地叫嚣:“你知道我们叶大哥是怎样的家世吗?居然连他都敢算计!”

  周围有人想要劝架:“住手…这可不是秘境,如果真把人杀了…”

  “闭嘴!我可是皇城里出来的人,无论是哪家的人我都不怕!麻烦我也惹得起!”叶辰很恨地看着夏栀眠,胳膊上青筋暴起。

  轰地一声,刻印浮现,漫天遍地的火焰将四周的枯木石块瞬间摧垮。

  夏栀眠目光不偏不斜地同叶辰对视。

  她早就猜到,按照他的心性,从秘境脱离后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所以在秘境里时,她就用自己的灵力做引在叶辰的神魂中埋下了一根刺。

  如果他好好调养,不过度使用灵力,那根刺不过几日就会消散。

  但如果叶辰情绪起伏大,不管不顾自己受损的神魂,那么在他调动巨大灵力进行攻击时,同样也会受到反噬。

  所以,夏栀眠决定激怒他。

  两败俱伤也是缓兵之计,沧澜学院的老师过不了多久就会来到这里,那个时候叶辰再想轻举妄动都是有心无力。

  她调整了下自己的呼吸,抬眼看着叶辰漆黑的眼眸。

  嘲讽二字几乎是摆在脸上,她动了动唇角,做出两个字的口型。

  “废物。”

  “你怎么敢!”叶辰这辈子不允许一个女人对自己这般轻视,他怒火中烧,灵力翻涌。似乎是为了颜面,说出的话也越来越嚣张,“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你!就算是玄灵阁的人在这,也得给我作揖磕头!”

  夏栀眠没有再搭他的腔,她只是平静地看着叶辰,像是看一个自吹自擂的可怜虫一样。

  这彻底让他情绪失控,叶辰伸手扯住她的衣领,几乎是咬着牙根:“名节和性命,我可以叫你一个都…”

  噗呲。

  话还没说完,声音遍戛然而止。

  叶辰眼睛瞪得大大的,还没反应过来,喉咙便被长剑贯穿。

  血液飞溅,溅在了夏栀眠的脸颊上。

  脖子上那股力道一送,夏栀眠顺着树干滑落,她抬手捂住胸口,大口大口喘息着。

  剑被拔出,血迹甩再地上,触目惊心。

  ……怎么回事?

  是谁做的?

  这么一个在原书中海有不少戏份的小反派,在眨眼之间,惨死于沧澜悬谷内。

  “萧、萧逐!”

  立刻有人胆战心惊地喊出那人的名字。

  夏栀眠抬头望去。

  那人穿着一身嚣张的红衣,出挑的颜色衬在他身上却没有半点浮夸。他甚至都懒得外放灵力,看上去懒懒散散的,但身上的狠辣毫不输给谁半分。

  唯独那张好看到过分的脸,同怪物这个词半点不搭。

  萧逐满脸不耐烦,他嫌弃似的看了眼自己的剑,然后用手掌按了按耳朵,语气里全是暴躁:“吵死了。”

  “你你你、你居然杀了叶少爷,你知道他是谁吗!我们皇城…”

  随着一阵阵惨叫,那小跟班话都没说完,整个脑袋就飞来一把剑被活生生削掉,咕噜噜地在地上滚了几圈。

  剑没入树干,震下落叶。

  周围人吓得半死,萧逐反而心情愉悦地笑了起来。

  他笑得很随心所欲,就像是同谁开玩笑似的。笑了一会儿,举起手,语气带着些混不吝:“提问。”

  接着,他慢悠悠地走到那群小跟班面前,笑眯眯地俯下身:“说说看,这玄灵阁,得给谁作揖磕头呢?”

  那群小跟班彻底哑了声,只有个人声音颤抖着道:“你…你不能杀我们,我们是皇城的……”

  话音还没落,那人的胸腔就被一股强大的灵力给撕裂。所有人眼前漫开一片血雾,鼻尖的血腥气混杂着令人压抑的恐惧感,让些心理承受力差的人止不住干呕。

  但萧逐却仍然是笑着的,看上去似乎心情不错:“可惜,无效回答。”

  周围空气一滞。

  萧逐直起身,拔出没入树干的剑。剑锋还淌着血,溅了一地的血痕。

  他略带嫌弃地瞥了眼剑锋,轻飘飘地问了句:“还有谁想替他补充吗?”

  鸦雀无声。

  萧逐。

  由玄灵阁一手培养起来的强者。

  他杀人从来不看人情,看的是心情。

  没有任何同理心,也不知道畏惧和害怕的怪物。

  [系统:检测到关键人物,已自动开启核心攻略任务,攻略萧逐。]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被反派听到攻略系统音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被反派听到攻略系统音》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被反派听到攻略系统音》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被反派听到攻略系统音》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