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酒煮青梅

烈酒煮青梅

作者:藕粉圆子 烈酒煮青梅最新章节:53、番外:后来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4-01 11:31:10 人气:90

烈酒煮青梅简介:为了应付长辈,陆梦溪和裴越泽协议结婚。 两人约定,婚后不同居、不公开、不联系。 新婚第二天,陆梦溪赴山区支教。 上山路上,车子抛锚。陆梦溪和同事下车等待支援,远远看见裴越泽的库里南顺着崎岖山路蜿蜒而上。 陆梦溪不由问他:“你怎么来了?” 裴越泽摘下墨镜,望着风尘仆仆的新婚妻子,低笑一声,理直气壮道:“想你了。” 陆梦溪:???说好假结婚的呢? 清冷古典舞小仙女x暗恋成真心机竹马 -翻山越岭,为你而来。 -情窦初开,便不再忘怀。

《烈酒煮青梅》章节试读

  这时门外传来徐宁宁的声音:“梦溪,孙礼明说晚上一起吃顿饭,他请客!你去不去啊?”

  陆梦溪像找到了推脱的理由:“嗯……晚上临时有个聚餐。”

  许秋“哦”了声,“那你快结束的时候告诉我,我让司机去接你。”她顿了顿,放缓语气,“溪溪,过年回家住几天吧,妈妈想你了。”

  陆梦溪心尖一颤,终究还是妥协了,“嗯。”

  走出盥洗室时,正好听见赵恬丽在问徐宁宁:“你们待会儿去哪儿吃啊?”

  徐宁宁说:“还没定呢。”

  赵恬丽坐在镜子前,一边梳头发一边说:“附近有家餐厅的本帮菜做得挺不错的。”

  徐宁宁顺口问了句:“哪家?

  “览江州。”赵恬丽报了店名,慢条斯理地给发尾擦着精油,“要不我跟你们一起去吧,我有那边的会员卡,买单还能打折。”

  徐宁宁尴尬一笑,求救般地望了眼陆梦溪。

  她和赵恬丽一向合不来,陆梦溪是知道的。

  也不知道赵恬丽今天抽了什么风,忽然想凑在一起吃饭。

  陆梦溪委婉道:“这得问问孙师兄……今天我们校友聚餐,他还说要请客来着。”

  陆梦溪和徐宁宁都毕业于首都舞蹈学院中国古典舞专业,两人是同班同学兼室友。孙礼明是她们的同门师兄,比她们大三届。

  陆梦溪本以为她特意点明了是“校友聚餐”,赵恬丽应该不会再来凑热闹了,没想到她真的转头去问孙礼明了。

  “孙礼明,你要请陆梦溪和徐宁宁吃饭啊!加我一个行不行?”

  徐宁宁拼命冲孙礼明眨眼睛。

  可惜孙礼明根本没接收到她的眼神,头也不抬地回了句:“行啊,人多热闹。”

  -

  览江州餐厅由一栋西式小洋房改建而成,环境清雅幽静。

  几人挑了临窗的位置坐下。

  孙礼明把菜单递给大家,“今儿个我请,都甭跟我客气,想吃什么尽管点啊。”

  孙礼明是土生土长的帝都人,北方大男孩儿,性格豪爽得很。

  徐宁宁一目十行地扫过菜单,碎碎地念叨:“我少吃点,我要减肥。”

  孙礼明说:“反正咱们下一场演出在年后,还有十几天呢,胖就胖呗,又没观众看见。”

  “那可不行。”赵恬丽瞟了眼徐宁宁,“有的人底子不行,一胖毁所有。”

  徐宁宁身材超棒,但五官素淡。

  赵恬丽没指名道姓,徐宁宁也懒得争辩,但话里话外的嘲讽她听得明明白白,心里气不过,偷偷给陆梦溪发微信:

  【我去】

  【她来吃饭就是为了给我添堵吧?】

  后面还跟了个生无可恋的表情包。

  陆梦溪回了个摸摸头的表情包。

  【我们赶紧吃,吃完就走。】

  【好!】

  片刻之后,菜品陆续上桌。

  孙礼明举杯道:“欢迎梦溪宁宁加入江州市歌舞团!以后遇到麻烦事儿尽管来找我,我一定想办法帮忙。”

  几人碰了碰杯。

  徐宁宁心情明快了些,笑着说:“孙师兄,明哥!我得敬你一杯。我能进团还多亏了你写的推荐信。”

  孙礼明摆了下手,“小事儿,谁让你那么优秀呢。”

  赵恬丽惊讶道:“你推荐了徐宁宁?你怎么没推荐陆梦溪呀?”

  音量不高不低,刚好能让坐在对面的两个当事人听见。

  徐宁宁一身酒意直往脑门涌。

  赵恬丽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想方设法地挑事儿!

  “梦溪什么舞都会跳,人赠外号陆全能,不用推荐信也能让几大舞团剧院抢着要。”徐宁宁把陆梦溪夸了一通,然后话锋一转,“我承认我在专业上比不过梦溪,还要麻烦孙师兄写推荐信,但也比直接砸钱进团好。”

  众所周知,赵恬丽的舞蹈水平一般,但家境颇丰,父母共同经营着一家上市公司,砸了不少钱才把她塞进了这个全国一流的歌舞团。

  赵恬丽脸上挂不住,把矛头转向陆梦溪,轻哼一声,道:“陆梦溪这么厉害,怎么没去当首席领舞啊。”

  “有你这么抬杠的吗?”徐宁宁放下筷子,菜也不吃了,“梦溪拿过两次桃李杯金奖,你有吗?”

  孙礼明见气氛不对,连忙说:“哎,这菜都要凉了,赶紧吃吧,不瞎聊了。”

  陆梦溪站起来,“我去趟洗手间。”

  徐宁宁跟着起身,“我也去。”

  餐厅后面有个小花园,洗手间就在花园深处,是个单独的小房子,修缮得很漂亮,融于森森景色。

  “梦溪我跟你说,赵恬丽那种人就该怼回去,怼到她哑口无言。”徐宁宁进入吐槽模式,“下次打死我也不和她一起吃饭了,自己找罪受。”

  陆梦溪安慰道:“我刚刚看了下次演出的彩排名单,没她。”

  这意味着她们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遇不到赵恬丽。

  “那就好。”徐宁宁想想也就释然了,“说到底也就是个同事,又不会在一起过一辈子,随她去吧。”

  徐宁宁去洗手间排队,陆梦溪在小花园等她。

  雪已经停了。

  有食客来这儿拍照打卡,陆梦溪往边上走,一转身,迎面就是个抱着一箱红酒的服务生。

  陆梦溪立马往旁边避让。

  可那个服务生也在往相同的方向避开,眼看两个人就要撞上了,陆梦溪连忙往后退,脚下那层薄雪都被踩成了冰,她脚底打滑,不受控制地滑了一跤。

  摔下去的瞬间,还不小心踹了那服务生一脚……

  人家本来站得好好的,被她这么一踹,也重心不稳,同样摔倒在地。

  一箱红酒跟着摔得七零八落,酒瓶碎了大半,红酒液浸入地上的雪,醇厚酒香渐渐扑鼻而来。

  陆梦溪先站了起来,扫了扫外衣沾上的雪沫。

  服务生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直怔怔地看着她。

  他穿得单薄,仅是西裤、衬衫、西服马甲,颈间打着一个规整的暗红色领结。

  天寒地冻,积雪未消。

  陆梦溪想起刚刚踹他的那一脚,心里过意不去,“不好意思啊……你有没有摔到哪里?还能站起来吗?”

  服务生终于回过神,利落地从雪地爬起来。

  根据陆梦溪这么多年的练舞经验,只要能自己站起来,就说明伤得不重。

  “这箱酒多少钱啊?”陆梦溪指了指碎了满地的酒瓶碎片,她记得这个酒庄的红酒不便宜,“我把钱转给你。”

  服务生说:“多少钱忘了。”他欲言又止,嗓音逐渐发涩,“你什么时候……”

  这时陆梦溪的手机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她看了眼来电显示,划到接听键,“喂,孙师兄。”

  孙礼明说:“梦溪,菜都上齐了,你们赶紧回来吃啊。”

  陆梦溪说:“哦,马上就回来。”

  挂了电话还惦记着赔钱的事,思来想去,说:“要不你加一下我的微信?问好价钱再告诉我,我转账给你……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吧?如果这件事对你的工作造成了影响,我也可以赔偿一部分损失。”

  服务生愣住了,神色错愕。

  她不记得他了。

  直到陆梦溪点开二维码让他加微信,他才手忙脚乱地找出手机。

  他的微信名是名字——

  裴越泽。

  陆梦溪简单粗暴地改了个备注:赔红酒。

  想了想,又给许秋发了个定位:“妈,我过会儿就好,让陈师傅来接我吧。”

  远远看见徐宁宁走过来了,陆梦溪抱着歉意说:“我先走了,我朋友在等我。”

  -

  裴越泽让人把一地的酒瓶碎片清理了。

  浸着红酒的残雪被铲得干干净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切都只是幻觉。

  他走上二楼尽头的包厢,一言不发地落座。

  “怎么了?”宋驰看出他的不对劲,“你说去车里拿红酒的呢?酒呢?”

  裴越泽瞟他一眼,将车钥匙往桌上一扔,哑着嗓子说:“你猜我刚刚遇见谁了?”

  “谁啊?”

  “陆梦溪。”

  宋驰诧异:“她什么时候回江州了?”

  “我正想问,她就接了通电话。”裴越泽仔细回想当时的情形,神色莫测。

  给她打电话是个男的,她喊他“师兄”,他们还在一起吃饭。

  宋驰问:“那你们刚刚都聊了什么?说说呗。”

  “聊个屁!她都不认识我了。”裴越泽想到当时的情形就来气,“还当我是这里的服务员。”

  “怎么可能!你明明和当年一样风流倜傥啊!”宋驰笑嘻嘻地开玩笑,“还有一种可能——她有男朋友了,只能装不认识你,免得你再烦她。”

  裴越泽陷入沉默。

  宋驰收住笑容,“哥,我瞎说的啊,你别当真……对了,你穿这一身还真挺像服务员的。”

  裴越泽一把扯掉领结,腾地站起来,然后把宋驰也拽了起来,说:“走,看监控去。”

  宋驰都没反应过来,走到楼道口才后知后觉地问:“什么监控?”

  “你餐厅里的监控。”览江州就是宋驰开的,“我看看她今天晚上跟谁一起吃的饭。”

  宋驰一脸嫌弃,“你变态啊!”

  “你飞巴塞罗那的机票买了吗?”

  “买了啊。”

  裴越泽笑得耐人寻味,“你再废话我就把你下周要去看球的事告诉姑妈。”

  宋驰:“……”

  “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打小报告,丢不丢人啊你!”

  -

  宋驰让人把监控录像调出来。

  录像没有声音。陆梦溪几人坐在角落,光线不好,录像上看不分明。

  确实有个男的坐在她对面,裴越泽打量了一会儿。

  没他帅。

  宋驰觑他,“怎么?又惦记上了?”

  “滚。”

  裴越泽瞥了宋驰一眼,便将视线调转回来,默然地盯着无声的屏幕,神色一点点沉寂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才说:

  “我就没放下过她。”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烈酒煮青梅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烈酒煮青梅》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烈酒煮青梅》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烈酒煮青梅》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