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级矢量百合子

特级矢量百合子

作者:白日纵歌 特级矢量百合子最新章节:22、第二十二章 吃瘪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其他小说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4-01 09:34:39 人气:9

特级矢量百合子简介:#十一年之前离奇死亡的天才特级咒术师铃科百合子再次重现人间# 接到任务去拔除二级咒灵的二年级生们,在咒灵栖息的大楼里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特级气息。 原本的二级咒灵匍匐在对方脚下瑟瑟发抖,而这位特级气息的散发者,是一个白发红眸,看上去颇为瘦弱的女孩。 在几个人警惕的目光下,二级咒灵被轻飘飘地碾成了一滩肉泥。 “特级咒灵?” 她扯出满是疯狂和杀意的笑:“不,你可以叫我特级恶/党。” “——我可是最强。” wtw:? * 在铃科百合子“复活”的这一天,整个咒术界高层都陷入了曾经被矢量支配的恐惧下。 就连五条悟提出让虎杖悠仁免去死刑加入高专的提议都草草判了通过。 但煎熬等待着的报复却迟迟没来,反倒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禅院惠对着铃科百合子,恭恭敬敬地喊了句“妈咪。” 然后他就被毫不留情地拍进了地里。 众人大跌眼镜。 最后还是在禅院惠言简意赅地解释下,他们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这大概是关于一个,孩子都叫上妈了,渣爹却还没追到对方的悲伤故事。

《特级矢量百合子》章节试读

  早在学园都市的时候,铃科百合子曾有过这样简单而渺小的愿望。

  ——想看看外面。

  ——学园的外面,是什么样的呢?

  春日午后,阳光温热。

  正逢周末,商业街道上人来人往,较之平常热闹了不少。

  ——可只是不少。

  紧绷的弦哗的一下散开,让人放松的同时,那些被抑制了一周的繁杂的情绪,就像是一团解不开的乱网,借着眼下的当口一股脑涌了出来。

  烦躁、压力、苦闷。

  或许那些和同伴嘻闹的人们不曾知道,在他们周围淡淡萦绕的黑色雾气,无形的状态中蓦地结出了三两个丑陋的怪物。

  或是在空气中龇牙咧嘴地游荡,又或是盘踞在路人的身上。

  而此时,一个年轻的男人顿住了脚步。

  身旁亲密挽着他胳膊的少女仰头看他,笑道:“怎么啦?”

  男人也说不上来是怎么了,神色有些茫然:“刚刚我的头上好像重了一下?”

  他努力辨析了一会。

  “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压在那里一样。”

  “可是没有任何东西啊。”少女早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就下意识往对方头顶上看了一眼,但对方黑而柔顺的短发上空空如也。

  “是错觉吧,幸君肯定是最近太忙了,才会有这种恍惚的感觉。”

  少女重新、紧紧依在对方身旁。

  “那么就这样决定好了!今天就是\'让幸君心满意足地沉入梦乡\'大作战!”

  “欸欸?!不要擅自决定啊,明明是采购日。”

  “不管——我不管——”

  这对打闹离去的小情侣经过一家店铺,经由上面蹭亮的玻璃镜面,反射出了站在男人头顶,伸出臂膀裹住两人的漆黑身影。

  铃科百合子站在两人身后,侧头盯着镜面,映出一张平静的,苍白到病弱的脸。

  原来如此。

  这些奇怪的生物,在普通人的意识里是不存在的吗?

  看不见、摸不到,只有个别五感灵敏的人才会有一些察觉。

  这种力量。

  比起科学侧,倒更像是魔法侧的产物。

  铃科百合子随意想着。

  虽然体系不同,不过也只是道是简单到无聊的计算题吧?

  稍微观察一下就能分析出来的原理,真是让人没有一点成就感。

  她没有再多给半分目光,只转过身,双手插兜朝前走去。

  穿过人群、逆流前进。

  在踏出街道十字路口的一刻,身后的空气里蓦地响起轻微的“噗”一声。

  街道上方,在无人看到的视角里,所有其貌不扬的怪物于同一时刻发生了自爆。

  像一场绚烂却隐秘的烟火。

  不知过了多久,沸腾的大街上这才姗姗赶来两个拎着大包小包的男人。

  不管是出色的外表还是格外出挑的身高优势,都不住引人侧目。

  “来晚了呢。”

  白发的男人扯下眼镜抵在鼻间,露出湛蓝通透的琉璃双眸。

  五条家六眼天赋般的能力,疯狂窥探着残留的咒灵残余。

  但是,

  “没有陌生的咒术残秽,唔——。”

  五条悟的脸上浮出感兴趣的神色,

  “好神奇啊,杰。这些咒灵就像是噗、的一下,然后自己爆炸了一样呢。”

  “不管怎么说,这个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吧。”

  夏油杰倒没有多余的想法,只是满脸无奈地拎着商品袋,隐隐辨析出上面XX甜品的字样:“现在你可以自己拿了吗?”

  要不是在接到任务之后五条悟非吵着要先去抢购限量甜品,现在也不会被别人抢先。

  不过,都没关系不是吗?

  路过好心的咒术师也好、其他人也好。

  碌碌的普通人没有受到影响,这一次也好好完成了该有的职责呢。

  五条悟双手交叉靠在脑后,墨镜又重新遮住了惊鸿一瞥的双眸。

  “老子才不要。”

  他神情恹恹地转过身。

  咒灵残秽的异常他半分蛛丝马迹都没有寻到,这个出手的人要么格外谨慎、要么有特殊的咒术——当然这两点都已经被排除在外,毕竟六眼看透的真相完完全全否定了这些。

  那么只剩下一点了。

  在一瞬之间灭掉众数咒灵的家伙,根本没有丝毫咒力。

  单纯的□□力量可以达到这种地步吗?

  五条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是无法追踪导致心情有些烦闷。

  毕竟这是在无聊的祓除咒灵的生活中,难得的插曲。

  *

  很意外地,在路过一家赛马场的时候,铃科百合子被人叫住了。

  “你身后有不干净的东西呢。”

  赛马场——准确来说是在赛马场门口长长的阶梯上,坐着一个黑发男人,十分随意的坐姿,黑发细碎而凌乱,大开的领口露出里面流畅的肌肉线条。

  他眉眼间天生带着股慵懒的痞气,五官俊朗而深刻,唇边笑容肆意:“是个三级咒灵呢,一直跟在你后面,这段时间是不是经常背脊发凉。”

  三级咒灵,原来这个叫咒灵吗?

  铃科百合子没有出声,等待他的后话。

  “要我帮忙吗,只要二万,不,一万日元就好。”

  黑发碧眼的男人总算显露了自己真正的意图,看向铃科百合子的眼中微微发亮。

  那是看一个钱包的眼神。

  铃科百合子这样想着。

  她冷淡地移开视线:“不用麻烦了。”

  下一秒,跟在身后的三级咒灵动作一顿,紧接着,整个身体由内而外地炸开,黑色的雾气滴落在地面上,消散在空气里。

  铃科百合子脚下不停地朝前走去。

  台阶上的男人可惜地啧一声,神情却没有半分波动,他百无聊赖地侧倚在台阶之上,毫不回避地直视着微微刺目的阳光。

  之前赌马耗费了他所有的积蓄,奈何赌运太差,满盘皆输,刚刚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路过,本来想着能不能骗到对方的本金让他再战一场,却没想对方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硬茬。

  怎么说来着,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强了吗?

  拥有“术师杀手”之称的禅院甚尔正发散的漫天思绪,耳边却传来了熟悉的,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他往下看去,原本已经离开的少女去而复返,手里捏着一只瑟瑟发抖的特级咒灵。

  对方的眸是接近血液颜色的暗红,没有任何多余的神情,就好像手里拿着的不是危险的、不断挣扎的特级咒灵,而是什么普通的包裹一样。

  她的唇边绽开一抹笑,声音清晰地传到禅院甚尔的耳朵里。

  “杀了它,我给你一千万。”

  天降横财。

  禅院甚尔站起身,打量着这个身型瘦弱的少女,嗤笑一声:“你有那么多钱吗?”

  看上去那么小,又是没成年的样子,真的拿得出一千万吗?

  禅院甚尔承认,他对这个提议是有些心动,毕竟杀掉一只特级对他来说不过是热身都不算的事情。

  只不过,如果对方空口套白狼,那就得不偿失了。

  铃科百合子早在之前去过一趟银行,发现自己卡里的钱一分不少地都可以使用。

  那可是她十几年以来,辗转各个实验机构存下来的,几辈子也挥霍不完的巨款。

  “当然。”她抬手举起特级咒灵,没有过多解释,只是又一次、重复了一遍。

  “杀了它,一千万。”

  她松开手,特级咒灵猛然张开身躯,咆哮着,怒吼着朝她扑来。

  台阶上的男人站在原地,凝眸注视着下面的少女,然后片刻之后,对方的身影猛然消失,下一秒,特级咒灵巨大的身体被人从后一刀砍成了两半,不甘地跌落在地上,弥散成一团黑雾残余。

  禅院甚尔甩了甩咒具上残留的黑色雾气,看向等在一旁旁观的少女。

  少女没有说话,只是扔过来一个什么,他极为迅速地抬手接住,捏着手里皱巴巴的纸团,一点点摊开。

  一张一千万的支票。

  禅院甚尔又忍不住啧了一声。

  真是让人不爽,现在的小鬼。

  不过短暂的委托结束,钱已经到手,禅院甚尔也没有再发表什么意见,直接转身朝着赛马场里走去。

  可踏过长长的阶梯时,他却注意到,应该离开的少女竟然默不作声地跟了过来。

  这算什么?还有委托吗?

  不,难道是……对他有兴趣?

  似乎注意到禅院甚尔的视线,铃科百合子恹恹地抬了抬眼。

  “我只是想看看能让人输的血本无归的赌马到底是什么样子。”

  在学园都市里面,铃科百合子可是甚少有这种机会,更是听都没听说过这种洒钱的活动。

  而且看眼前的男人之前的模样,肯定是输惨了才会坐在台阶上唉声叹气。

  铃科百合子突然稍微,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兴趣。

  真·每次都输的血本无归·禅院甚尔猝不及防被刚刚那段话戳中了痛处,觉得对方在明晃晃地嘲讽他。

  不过!

  赌马嘛,有输有赢都很正常,更何况他也不是没有赢过。

  不过就是输的次数远远超过赢得几倍而已嘛。

  禅院甚尔想,

  只要有钱、只要有本金,他绝对绝对,能够翻盘。

  ——

  输了、输光了。

  禅院甚尔刚刚到手的一千万在赛马场里全部砸了个空。

  从天降横财又回到两袖清风的男人有些焉焉地低下头,刚想离开却又忽然想起,之前跟来的那个小富婆也和他一样买了赛马券。

  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禅院甚尔环顾了下场内,想要找找对方的身影,但人来人往的赛马场里一片火热,人流密集,完全找不见。

  算了。

  反正也不关我什么事。

  他这样想着,转头却不经意瞥见了角落里一闪而过的白发。

  ?

  小富婆也是白发。

  找到了?

  他走过去,的确是刚刚一掷千万的少女,而这个时候,他才知道了之前为什么没有看见对方的原因。

  少女身边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男女老少都有,满脸兴奋,叽叽喳喳地叫喊着什么。

  “又赢了!”

  “这是第几轮连中了?”

  “天啊,资金都翻了好几番了!”

  好不容易挤进去,禅院甚尔注意到对方手边有着和他一样的一叠券片。

  但唯一不同的是,在他手里毫不意外地全部打了水漂,而在对方手里,却是每一张赛马券都没有出错过。

  本金叠本金、一轮接一轮,少女的资金肉眼可见地翻滚着。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上天眷顾吧。

  真厉害啊。

  禅院甚尔看着对方从容不迫地下注,觉得这一刻这个少女的身上闪闪发光。

  这是金钱的光泽。

  也不知过了多久,铃科百合子终于厌腻简单到让人瞌睡的赌马,起身去了兑换台,将一叠叠券换成了等量的支票。

  而这无疑是让所有人眼红的巨款。

  不知道多少人早就盯上了她,现下三两结群地在暗中蠢蠢欲动。

  禅院甚尔双手插兜,十分熟练又自然地站在了她身边,同她并肩同行。

  铃科百合子撇了他一眼:“是你。”

  禅院甚尔耸了耸肩:“是啊,意外吗?”

  “意外。”铃科百合子想到自己赌马时路过对方看到的情景,毫不客气地开口:“我还以为你会垂头丧气的走出去。”

  毕竟输了个精光。

  “真是毫不留情啊。”禅院甚尔哽了一下,往身后瞥了一眼:“喂,有人盯上你了。”

  “我知道。”

  那些人不怀好意的目光都快把她戳成了筛子,傻子都知道他们绝对会跟上来。

  “那你还这么大胆的走出来?”

  “不是还有你吗?”

  “哈?”

  禅院甚尔终于露出了有史以来第一个,不带任何情绪的茫然表情。

  铃科百合子却没有收到丝毫影响,自然道:“你会解决的吧。”

  “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不是吗?”

  “不,我没有理由。”禅院甚尔回过神,看向少女的眼中多了丝兴味:“那群家伙是赛马场的老客,不少人更是和股东相识,我可还想着要在那里翻身,怎么会为了帮你去得罪他们。”

  铃科百合子脚步蓦地停了下来,看向他,微微挑眉:“只要你和我在同一个立场,我想你会出手的。”

  “哦?比如说?”

  禅院甚尔随意问道,却觉得手里突然被塞进了什么。

  他低头一看,那是刚刚少女从赛马场里换到的,尚有余温的厚厚一叠支票。

  紧接着,铃科百合子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现在,这些是你的了。”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特级矢量百合子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特级矢量百合子》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特级矢量百合子》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特级矢量百合子》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