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别怂

都别怂

作者:秋风过耳 都别怂最新章节:15、第15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4-01 09:37:25 人气:15

都别怂简介:在霉运爆棚的一天,倪潇遇见了位被雨浇成落汤鸡的少年,她好心帮助,却被少年“讹”上。 几天相处下来,倪潇发现少年人高腿长嘴巴甜,哪哪都好,唯独胆子小了点。 倪潇喜欢有刺激项目,许嘉言不敢,她轻嘲:“别怂,不然将来谁给你做女朋友?” 许嘉言:“有女朋友就不怂了,姐姐想不想试试?” 四年后少年长成男人,他如愿当了飞行员,不再胆小,反而倪潇变成了“胆小”的人。 许嘉言笑她,“姐姐别怂,喜欢我又不丢脸。” 倪潇:我不喜欢你。 许嘉言:那你脸红什么? 倪潇:…… 后来许嘉言成为倪潇的骄傲,一次危机情况,倪潇看见许嘉言写给她的信,只有简短的一句话:倪潇,我将皮囊献给山河国土,灵魂永远献给你。 前方有光,朝着光奔跑,我们都别怂。

《都别怂》章节试读

  六月,榕城,黑云压城,暴雨即将来临。

  通往苍望山的路上车辆稀少,曲折蜿蜒的盘山路上仅有一辆白色SUV,车在林海绿波中飞快穿行,终是没能躲过这场雨。

  一声雷鸣,震彻山谷,转瞬间暴雨倾盆而下,豆大的雨滴砸向车窗,倪潇视线模糊,下意识伸手去抹车窗,指尖一凉,回过神见雨刷器在摇摆,她收回手摸了下眼角,原来模糊视线的不是雨。

  窗外雷鸣雨响,车内歌声温柔,倪潇统统听不见,耳畔不断回响着母亲李春娟歇斯底里的喊叫声,她说你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倪潇父母离异早,她随母亲生活,后来母亲再婚,有了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孙成斌,这次争吵因他而起。

  孙成斌高考完,向父母提出买车要求,父母应下,可积蓄微薄,买不起他看上的名牌车,双方讨价还价,争论不休。

  听闻此事,倪潇觉得甚是荒唐,孙成斌刚成年还没考驾照,没有驾照要车有何用,再说一个刚高中毕业的学生,跟父母要与家庭收入不等的车,纯属无理取闹,她回家第一时间教育弟弟,谁料孙成斌一赌气离家出走了。

  全家到处寻,最终在一网咖找到,人是找到了但死活不回家,嚷着不买车一辈子不回去,李春娟夫妻急得团团转,为哄儿子回家,生出跟亲戚借钱的念头,倪潇劝阻无用,反惹得李春娟把矛头指向她,问她要钱给孙成斌买车。

  四年前倪潇考入大学学表演,因长相和气质出众,大三签了经纪公司,两年虽没红到家喻户小,但也小有名气,快速成为新一代小花,存了些积蓄,买辆车绰绰有余,只是这事孙成斌太任性,现在不制止以后更要为所欲为。

  她不肯拿钱,李春娟破口大骂,从她奶奶尖酸刻薄刁难儿媳妇,到她生父抛弃妻女,再到抚养她长大的艰辛,陈年旧事全拿出翻一遍。

  这些话倪潇平日听得次数太多,养成左耳朵听,右耳朵出的习惯,李春娟见她不为所动,心中更气,撒泼发疯使劲浑身解数,末了骂出那句让倪潇流泪的话,把人赶出家门,闹剧才算收尾。

  倪潇一气之下,买机票去了榕城,下飞机立刻赶往苍望山,那里葬着生父的尸骨,她一直不敢去。

  苍望山位置偏僻,穿过盘山路,还要走两小时才能到山脚下的小镇。

  飞机落地已是下午,为了在天黑前赶到镇上,倪潇一路狂开,又因暴雨不得不放慢速度,车速一慢糟心事如泉水般涌出来,她狠狠地哭了一通,换换上轻快的音乐,还是高兴不起来。

  她冷着脸,微红的双眼没显得人楚楚可怜,反而染上几分不好惹的距离感,正是这张冷艳,有距离的脸,让她从清一色的整面孔中脱颖而出,有了自己的小天地。

  大雨还在下,前方路边站着个男人向她招手,围栏旁停有辆自行车,看样子是被困在雨中的骑行游客,倪潇放慢车速 ,在靠近男人的一瞬,她看见紧身衣下的腱子肉,男女体力悬殊,这男人又满身肌肉,如果路上起坏心思,荒山野岭求救都没人,类似的新闻年年有,她不敢冒险,心一横,从肌肉男身边开了过去。

  雨滴淋花倒车镜,她看不清肌肉男的表情,见死不救的愧意却从心底漫出,顶替了和母亲吵架的郁气,如果再没车经过,肌肉男会不会被困在山里?会不会出意外?车开得越远,愧意越浓。

  正当她被没出手帮忙的愧疚缠绕时,滂沱大雨中又出现一个身影,那人靠着围栏坐在地上,蜷着双腿,手臂抱膝,头垂落膝盖上,头顶扣着卫衣帽子,看不清性别,甚至无法分辨死活。

  停车?不停车?

  车速没给倪潇过多思考机会,车很快从那人身边开过,擦肩而过的刹那,那人抬起了头,在夹杂着雨滴的灰蒙天气中,倪潇看见双与自己一样红的眼睛,刚才的愧意刹那间升到顶点,她停车倒了回去。

  按下车窗她才看清,帽子下的青涩的脸庞,雨滴随风滴入车内,倪潇没时间细瞧少年五官,看浑身湿透的轮廓像只落汤鸡,她朝窗外大声说:“我去苍望镇,需要的话可以载你一段。”

  落汤鸡没动,直愣愣地盯着她。

  被大雨浇傻了?

  “去不去?”倪潇又问一遍。

  落汤鸡还没反应,倪潇心想要么浇傻了,要么不会说话,雨滴霹雳吧啦砸向车内,没时间跟他耗,她准备要走,落汤鸡猛地站起来,快速拉开车门钻进车内。

  进入深山路段,倪潇有点后悔,落汤鸡很高,目测有1米87,虽然不是肌肉男那种腱子肉,但也不单薄,要真有歹心,两个倪潇也不是对手。

  困在深山为什么见车不拦?可怜巴巴是不是故意装出看来的?

  瓢泼大雨的深山老林,陌生男女同坐一车,换谁都会警惕防备,倪潇脑中上演了场女星被害埋尸深山的悬疑电影,越想越怕,越怕越忍不住看后视镜。

  落汤鸡挨车门而坐,微微垂头,不知在想些什么,车内温度高,他抬手摘下帽子,露出全脸,耳朵上戴着白色蓝牙耳机,皮肤奶白,眼皮薄,扇形内双,轮廓硬朗阳光,少年感十足,此刻他微红的双眼和失落的神情,与外形有些不符,像被遗弃的小狗,急需安慰。

  可惜倪潇不是随便安慰人的暖心姐姐,她长得冷,性子更冷,从不多管别人私事,只要落汤鸡小可怜别有歹心,他怎么一个人沦落在山里的,她全然没兴趣。

  开出山路,倪潇紧绷的神经稍微松弛,后座的人保持上车时的坐姿未动,也没讲话,若不是他偶尔转头看窗外,倪潇还以为拉尊雕像在车上。

  刚才全身心防备落汤鸡,没觉得车内安静,这会儿放松才发现,互不说话车里静得尴尬,她连接上手机蓝牙,重新播放音乐。

  倪潇还会时不时从后视镜看人,淋雨时间太长,车内暖气烘不干少年身上的衣服,头发还在吧嗒吧嗒滴水,流进眼睛,瞳仁湿漉漉的更可怜,她实在看不下去,顺手扔过去包纸巾。

  少年盯着飞过来的纸巾一愣,随后道了声谢,拿出用纸巾擦头发。

  天色渐黑,雨越下越大,倪潇再没往后看,这段路虽不在山上,但周围荒无人烟,如果车发生意外,救援都叫不来,她专注开车,不敢再分心,穿过这段平路,要再翻一座山才能到苍望镇,转角处,后座少年忽然开口:“前面落石区,要开慢点,遇上尖锐石子容易爆胎或翻车,这天气爆胎或翻车会比较麻烦。”

  倪潇两年驾龄,期间未出过一次意外,对自己的驾驶技术一向自信,没把少年的话放心上,路面也未有石子,又往前开了一段路,闺蜜林白打来电话。

  倪潇挂断,林白又打,几个来回过后,担心闺蜜有急事,她按下接通,音响的歌声转瞬被林白的哭腔取代,“我失恋了,被弟弟抛弃了,呜呜呜.......”

  倪潇:“......”

  林白恋爱观奇特,只喜欢比自己年纪小的弟弟,几次恋爱全是姐弟恋,经常被弟弟伤害,每段恋爱都凄凄惨惨。

  在闺蜜一次又一次的失恋中,倪潇悄悄把弟弟一词打入冷宫,姐弟恋有毒,碰不得。

  倪潇:“拜拜就拜拜,下一个弟弟更乖。”

  那边没声了,过会儿,林白哭声更大,“你每次都这么说,可一个没一个乖,我什么时候才能遇到靠谱的弟弟........”

  林白连哭带嚎地吐槽前任,倪潇不忍心打断,想起后座少年又尴尬,从后视镜一瞟,落汤鸡头发已经干了,偏头看窗外,嘴边挂着淡笑。

  林白的恋爱经历,让落汤鸡看着没那么可怜了。

  在少年快绷不住笑出声前,林白终于吐槽完前任,不哭了,“潇潇你在哪?陪我去逛街。”

  倪潇:“我在榕城,你找蒋晨去逛。”

  “你不是回家了?咋突然去榕城?和谁去的?去那边干嘛?”

  倪潇早习惯林白一惊一乍的作风,只是车内多个陌生人,她稍有不自在,更不愿在陌生人面前透露隐私,想快速挂断电话,林白不肯,刨根问底说不停。

  倪潇忙着应付闺蜜,没细看路,突然车胎报警响了,接着车一高一低地颠簸。

  落汤鸡从窗外转回头,淡然望着倪潇,字正腔圆地说:“爆胎了。”

  停稳车,倪潇回头瞪他,“乌鸦嘴。”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都别怂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都别怂》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都别怂》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都别怂》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