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没空,忙着篡位

本宫没空,忙着篡位

作者:萝芙 本宫没空,忙着篡位最新章节:53、番外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3-19 09:31:50 人气:30

本宫没空,忙着篡位简介:大灵九年,新帝登基,却是林家满门抄斩之日。 她意外重生三年前,却发现“自己”当日病死。 历史的一切还在轨道上,他还未称帝,父母健在,她还未出嫁。 那这一切还有转机,她便立誓要报仇,将那人从高位之上拉下。 她步步为营,占尽先机,忙前忙后,忙着篡位,只是未曾想过半路杀出个纨绔子弟。 他挑眉,如此祸国殃民,你就不怕有一天我护不了你? 她笑如花靥,有你在这,这天下还有何人敢欺我?

《本宫没空,忙着篡位》章节试读

  阳春三月,和风细雨。金法寺林家墓地,一身素衣女子缓缓在雨中走来。女子一手提着篮子,一手执伞,那篮子里装满了祭祀物品。

  林家是京城世家,家中林老子乃开国将军。本该繁荣昌盛,但是目前家中五子却无一子争气,林三老爷战死沙场使得林家越来越没落了。是以林家墓地尽显荒凉,女子见此场景心中无限感慨。一股悲凉之气,油然而生。

  但是,女子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候林家墓地居然还有另外一个人。是一个男子,他一身白衣,尽显温文尔雅。他的负手而立,背影苍凉,在雨中更加显得压抑。

  女子朝前走着,男子似乎发现了她,暮然回首,“谁?”

  是他?元安,女子认出了他。

  “小女子乃是京中左相嫡女,云薇儿,不知公子为何伫立与林姐姐墓前?”那女子自报家门,却未曾询问眼前的男子是何人。

  眼前的元安一身修士装扮,神色淡淡,望着墓碑的眼神却叫她无端止步。他瞧了一眼只身一人的云薇儿,语气淡雅,“姑娘说笑了,怎的这墓地你能来的,我却不能来?”

  “公子误会了,小女子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小女子自幼与林姐姐交好,不曾记得她可曾认识你这般陌生的男子。”云薇儿顿了一下,大脑快速运转立马找了一个理由搪塞了起来。

  “哦?是吗?为啥我可不曾记得,你与她有过交集?”元安的语气淡淡的,脸上并无表情。

  云薇儿也未曾想到一向以温文儒雅著称的元安,竟然也会拆穿别人的谎言。他似乎与传说中的不一样,这是云薇儿始料未及的。

  她其实是那墓里之人,也就是林家嫡女,自己口中的林姐姐。上一世遭人毒手,一朝身死却魂灵未灭,附身左相大人之嫡女云薇儿身上,重活一世。

  待她魂灵入体,前程往事却好似黄粱一梦,于无尽悔意之中痛哭失声。好生歇息了两日,通过丫鬟的嘴里得知她重生之日恰是下五旗包衣参领大人嫡女林九夏病逝之日,一切那么的巧合。

  等到身体稍好了些,林九夏借口去金法寺上香为由前往祭拜那个病逝的‘林九夏’。她刚刚望着元安的背影苍凉至极,还以为是她的前世熟人,谁曾想到居然是元安。而这元安不是别人,他身份不凡乃是当朝四皇子。

  她印象之中未曾有过与四皇子元安相识的记忆,而自己与他只在年幼的时候见过一面,此外并无交集,可是为何他却来祭拜‘自己’?

  元安见云薇儿愣了些许,意要离开,刚抬脚就被云薇儿拦下了,“那公子为何来此?”

  “你为何,我便为何,世间诸多烦扰。哪有事事有答案,倘若我执意问姑娘为何前来,姑娘能否如实相告?”元安没有回答她,而是反问道。

  的确,林九夏上一世与云薇儿从无任何交集。而两个人的生活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林九夏又怎么会注意到云薇儿?

  见云薇儿久久不语,未了元安又道,“今日这雨怕是越下越大,你这些纸钱也许林小姐无福消受。姑娘放下祭品,早些回去,以免染感风寒。”

  “你似乎十分清楚林九夏的事情,就连她的朋友都知道。也知道我并非她的朋友,这倒是让我十分的好奇,你与林九夏到底是何关系?”见元安执意要走,云薇儿不得不询问。

  因为她知道元安母妃为当朝端妃,因自幼身体不好,是以常跟随寒山寺主持修行。天性淡泊,只喜高山流水,云游四海。

  他很少回京,只怕今日有缘得一见,日后若要询问怕是难上加难。

  “姑娘方才自报家门,乃当朝左相嫡女。而天下谁人不知,左相嫡女胸无点墨,姑娘刚刚尽显大家闺秀之范。而林姑娘自小饱读诗书,素有京城第一才女之称,性格温婉娴雅。云姑娘却自小在京中名声不堪,这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恕在下不敢想象,如若姑娘刚刚随便报一个家门,在下便不得不信。”

  元安细细分析不无道理,但是一套分析下来。如果眼前的姑娘真是云薇儿的话,那么一切便与传言不符,眼前的女子值得与林九夏交好。

  “也罢,我本是如此。多谢公子相告。”云薇儿听后,莞尔一笑。

  “小姐,小姐……”突然,远处来了一个身影,急急忙忙的朝着她们这边走来。

  云薇儿转头看了一眼,是她的贴身丫鬟妙丹。她是云薇儿苏醒之后从下等丫鬟提拔上来的,今日云薇儿也只带了她出来。

  如今她慌慌忙忙的赶来干什么?

  妙丹也没有想到此时这里除了自家小姐,还有另外一个陌生男子。她禁自闭了嘴,小跑着过来了。

  元安见状,淡淡道,“既然姑娘还有事,在下也先行告辞。”

  “等等,你还没告诉我,你……”

  “故友。”元安转身,淡淡的留下二字便离去了。

  得到答案的云薇儿却更加的奇怪,在原地认真的想了想,自己的确不认识这号人物啊,他真的是太奇怪了。

  此时的妙丹朝着元安低下头福了福身,随后便赶紧上前,“小姐,小姐,车夫说这雨怕是要下大了,让奴婢来喊小姐一声。奴婢实在是推脱不得,被喊的实在没办法了……”

  说到后面,妙丹的声音越来越小了。一个车夫如此的不知礼数,竟敢催促主子,看来这云大小姐在相府的处境并不是很好。

  云薇儿被妙丹的声音拉了回来,一听她的话,脸色瞬间黑了下来。妙丹知道,她们家小姐这是生气了,“小姐,小姐,都是奴婢的错,奴婢没能拦着他们,奴婢要是……”

  “既然来了,那就帮忙把这些东西摆好。”云薇儿将东西递给了妙丹,随后又将雨伞往妙丹身旁凑了凑。

  就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妙丹受宠若惊,她连忙将伞往云薇儿身边推了推,“小姐,你是千金之躯。可万不能淋雨的,奴婢不需要遮雨。”

  “无碍,呵,千金之躯,恐怕也只有你一人这般想吧?”云薇儿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蹲下身子,将篮子里的供物一一摆在‘自己’的坟前。

  这自己给自己上坟,别说还挺诡异的。

  妙丹见状,便不再多语。手脚麻利的帮忙了,她其实心中有很多疑问,但是却也不敢多问。府里大多数都看不起这位嫡小姐,身份卑微。

  可是妙丹却觉得自从云薇儿落水之后将自己一个三等丫鬟提拨成贴身一等丫鬟之后,这嫡小姐似乎与之前的嫡小姐不太一样了。可是,这到底是那里不一样了,妙丹也说不上来。

  二人忙完之后,云薇儿领着妙丹来到了金法寺门口。相府的马车还在门外,雨渐渐下的越来越大。

  云薇儿走到跟前,发现车夫的脸拉的老长,而车夫的脾气似乎不太好,“哟,我说大小姐,你可算是出来了。这知道自是知道,你是来上香还愿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出家为……”

  “啪……”云薇儿当场掌掴了那车夫,使得他的声音顿时消失了。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出言议论我?我再不济也是相府大小姐,你可知道议论主子是什么下场?”云薇儿表情淡淡的,声音不大但是振振有力。突然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仿佛她便是人上人。

  “妙丹,扶我上车,这雨越来越大了。”继而云薇儿转头吩咐妙丹。

  “是。”妙丹应道。

  车夫一下子被打的有些懵了,顿时便捂着脸。云薇儿这一下可是用了全力,到现在她的手还在隐隐作痛。

  又加上云薇儿的话,威胁意味十足。吓的在场的人不禁冷汗直流,不过那只是一会儿,很快车夫便反应了过来。

  云薇儿就算是相府大小姐那又怎样?不过是不得宠而已,等着他回去一定要向夫人告状去,到时候,看她还怎么嚣张?

  妙丹扶着云薇儿上了马车,此时完全没有看见车夫一脸算计的脸色。

  “小姐,这个车夫叫杨成。他是夫人的远房亲戚,只怕他回去会报复小姐的。”待车子启动之后,妙丹心中隐约感觉到不安才好心提醒。

  原本闭目养神的云薇儿一听,十分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睁开了眼睛,“是吗?可是那又怎样,不过是个车夫而已。”

  妙丹见自家小姐似乎不适,立马上前替云薇儿按按太阳穴,“话是这样没错,可是我担心他会对小姐不利。小姐说是上金法寺上香还愿,可是这中间时间太长了。”

  云薇儿转了一下眼珠子,“是啊,的确是时间有些长了。你放心,杨成若是拿这个做文章,我自有应付的法子。只是,你不好奇吗?我为什么会去祭拜她,这一路上你问都没问。”

  “小姐不说,奴婢便不会问的。这是做奴婢的本分,奴婢不敢逾越。”妙丹停顿了一下,急忙说道。

  “你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就好。”云微儿觉得妙丹太过于本分了,这样的丫鬟太过于招人喜欢。只是奇怪的是为何她却是梅苑的最下等的丫鬟,不得赏识。

  “小姐对奴婢的大恩,奴婢永远谨记于心。若不是小姐的话,奴婢还是相府里最下等的丫鬟。”妙丹听出了云薇儿对她有疑惑,她也知道要让小姐相信自己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云薇儿紧盯着妙丹,四目相对。没在说话,良久才开口,“继续按吧,我信你。”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宫没空,忙着篡位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本宫没空,忙着篡位》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本宫没空,忙着篡位》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本宫没空,忙着篡位》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