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女与恶汉夫

落魄女与恶汉夫

作者:袖拂杨 落魄女与恶汉夫最新章节:95、第95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3-16 09:06:23 人气:40

落魄女与恶汉夫简介:陶家倒台后,本是娇娇女的陶如意成了落魄女,躲在白家村靠卖豆腐花做点小买卖过日子;一日,有恶霸上门欺负,替她解围的是那一个恶霸需低头哈腰的李承元。 如意记得他们只见过一次面,还是跟她买豆腐花的时候。 …… 不久之后,陶如意嫁给了李承元,她就想着这般相安无事过下去,熬到她的爹娘出来跟她团聚就好了; 谁料到那位在世人眼里捉摸不定的李承元却给了陶如意一辈子的宠爱,日子过得胜过神仙。 落魄女+恶汉夫,绝配!

《落魄女与恶汉夫》章节试读

  大津十八年。

  景都西郊一个叫梅陇县的小县城,安隆街。

  冷风瑟瑟,雪花飘飘,路人抖索着身子,急忙把衣领紧紧掰好缩着脖子,巴不得快些躲到热炕暖和暖和;无奈日子总要折腾,不然连张棉被都没了,连口饭都没得吃了。

  大街上做生意的因大冷天少有人来光顾,显得莫名的冷清,有几家店面都关闭着;马路左边的米铺面前摆着一张小木桌,边上坐着一位瘦弱的书生,穿着有些单薄,双手紧紧的相扣在宽松的衣袖里摩擦着,肚子已是饿的咕噜咕噜叫了,从早坐到现在半晌,还没开过一单,口袋里空荡荡的,一文钱都没有。他的摊位对面是一个姑娘家在唱着曲儿,面前摆着两个木桶,里头是白嫩嫩的豆腐花,人来人往,倒是给姑娘家的曲儿吸引了,做了几单买卖。

  书生起身走过来,瞄了瞄那盖着的木桶,左找找右找找,还是一文钱都没有,只能奄奄转身就要走开。

  “先生,可是要一碗豆腐花啊?”姑娘笑着问。

  书生摆摆手,面露羞涩,“不是不是”。

  姑娘自个儿舀了一碗豆腐花递到书生面前,“先生,吃一碗吧,还热乎着呢。”

  书生嗅到一股香甜味,肚子更是饿得叫了,心想着这位姑娘该是听到了。

  “吃吧,先生,我都看你整日没吃东西了,这天又冷,暖暖身子。”

  书生耳根儿不由得红了一半,矜持的接过瓷碗,狼吞虎咽的就把一碗豆腐花吃了下去,“姑娘,这碗豆腐花多少钱?”

  “没事儿,就算我请先生吃的。”

  “这…”书生不好意思的脸色。

  “先生,我瞧着今日你都没有买卖,说真的,做买卖可要大声吆喝才是啊,要不然谁知啊?”

  “姑娘说的是,可我…”书生文弱,岂敢在大街小巷里破口吆喝呢,何况他只是帮人写写书信画画图罢了。

  吆喝招揽生意他还真的做不到啊!

  “姑娘,小生万分感激姑娘施舍了一碗豆腐花,这简直是雪中送炭啊!”

  “先生,在这世道彼此是互助罢了,一碗豆腐花不足挂齿。”姑娘笑着说,“或许到时我还得先生帮忙呢。”

  “姑娘,我也只会写几个字。”书生小声说道。

  这时,有人来买豆腐花,那个书生见姑娘忙就回到自己的摊位坐下,抬头看着姑娘笑嘻嘻迎客,那一碗豆腐花特别的香。

  吃了人家一碗豆腐花,还不知道姑娘叫啥名啥呢。

  片刻后,米铺的张掌柜走了出来,想跟书生唠叨几句。

  “晗清,今天可出单了啊?”张掌柜问了书生。

  书生摇摇头,不由得叹了口气,“今日一单未出。”

  “晗清,没事,这会儿没有,等一下就会有的,你的字写得那么好看。”张掌柜安慰着说。

  苏晗清听了张掌柜的话,心想自己字写得好看有什么用,平民百姓哪懂得字好不好的,只要能把书信传达出去就不错了。

  “张掌柜,那位姑娘你可认得?”苏晗清指了指前面那个卖豆腐花摊子的姑娘问道。

  “你说她啊?当然认识,这姑娘心善,自己没赚多少钱,时常帮着别人。”前两天还在他家店买了点米,说是要给住隔壁的孤寡李奶奶送去。

  “说句实话,刚刚我就喝了她一碗豆腐花,她……没要我钱。”说实话自己的口袋也没银子可给啊。

  “这姑娘也是十几天前来这儿摆摊,听说从江南一带来的,这几日我瞧着她的生意不错。”别家没什么生意,她还能把挑来的两桶豆腐花卖掉算是很好了。

  苏晗清因家里有急事要办好几日没来摆摊写字,今天才遇到这好心姑娘了。

  “这姑娘嘴甜,唱得曲儿好听,大家都往她的摊儿去了。”

  苏晗清点点头,这姑娘做生意有一套。

  “这天太冷了,晗清要不就进店里取取暖?”张掌柜也是一个善人,对苏晗清很好。

  苏晗清说起来本也考了个秀才名衔,字写得好,日子本也过得不错,跟自己的亲娘相依为命,无奈后来亲娘生病治病,花了好多钱才让他落得如此困难;前些天他的亲娘因病不得治而去世,他处理好丧事就回来摆摊了。而处理丧事的钱还是张掌柜看着他可怜借给他的,要不然他的娘亲都没地儿安葬,就真的要成了孤魂野鬼。

  “张掌柜,跟您借的银子可能没那么快还-----”苏晗清作揖以示感激,面色有些难为情。

  “晗清,先不说这个,我知道你情况,把你娘亲的丧事妥当处理好就行。”张掌柜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两人走进了米店,苏晗清一下子感到暖和了很多。

  他心里感叹不已,自己这样的人生,是不是就真的一直这么穷困潦倒吗?

  而如今只剩下自己一人,没有什么牵挂,无奈他太不甘就这样过下去,至少张掌柜给的银子要还了,他的娘亲临死之前还念叨着自己的儿子都没娶个媳妇,为苏家传宗接代,当时他能怎么回答啊。他这副模样哪有闲情娶妻,且哪家姑娘敢看上他啊?

  --------

  而这边的豆腐摊,陶如意用粗布擦了擦木桶的四周,找了块石墩坐了下来。

  今天生意不错,摸了摸挂袋应该有好几十文钱。

  她的嗓子有点嘶哑,吆喝兼唱曲儿一大早,回去看要买个梨子润润喉,她的生意可是靠着自己这一副嗓子引来多的吃客。

  前些天来了这安隆街找个位置摆摊,她还担心自己刚来人生地不熟的没生意的,还有这天冷,怕没什么人来光顾。

  不过总得试试,所以就大胆的挑了两木桶来了这里,想不到不一会儿就有人来要一碗吃,吃完还说着豆腐花味道不错,多带了一碗回去。

  有了好的开始接下来就顺畅多了。

  这做豆腐花的手艺可是柳絮家的拿手活,陶如意觉得自己能有所收入,多亏了跟了自己几年的丫鬟柳絮。

  她如今的处境变成这样,柳絮一点都没有漠视,一直跟在身边如往常一样陪着她,照顾她。

  以前十指不沾阳春水,祖母和爹娘都疼着,身旁有得力的婆子丫鬟几十个伺候着起居,这会瞧了瞧自己双手都长了几个茧儿,重活轻活已经能驾持住。

  往事如烟,陶如意此时此刻不想再去回忆;一旦想起,肆无忌惮的仇恨油然而生,有多狠就有多痛,有多绝望就有多伤悲;而腮颊处那一道伤痕时时刻刻在提醒着她绝地逢生是怎么样的不易。

  有时想想为了亲人安于现状不去多想,无奈那往事如针刺一样在她平静时如约而至,一层一层揭开时就会令她咬牙切齿。

  她的亲人有的因熬不过去世,而她的爹娘还在暗无天日的监牢里受折磨;她的陶家大门紧闭萧索不堪,上面还贴着那官家告示。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落魄女与恶汉夫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落魄女与恶汉夫》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落魄女与恶汉夫》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落魄女与恶汉夫》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