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符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不掺和(快穿) > 473.最后一个任务8

女配不掺和(快穿) 473.最后一个任务8(1/1)

  林淡刚离开, 乐正玖就醒了, 发现自己手里紧紧握着一根素白的腰带, 不由怔了怔。
  看见他异样的表情,玄寂宗宗主叹息道:“那是林淡的腰带,她刚才来看过你, 还给你送了两颗丹药和两枚戒指。喏, 拿着吧。”
  乐正玖摊开掌心,托住了那两枚沉甸甸的乾坤戒,却没有动用神识去查探。当初林淡离开的时候他送给她的礼物, 如今又被还了回来。她不愿意亏欠他任何东西, 走得那么干净,仿佛永远都不会回头。
  即便早已知道林淡的脾性, 当这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 乐正玖感觉到的却不是想象中的轻松和释然, 而是难以排解的悲哀和空寂。他收拢五指,用力握紧这些东西,却又什么都握不住。
  玄寂宗宗主压下再次叹息的冲动,提醒道:“你不看看你的识海吗?”
  乐正玖这才潜入识海, 发现那些不断吞噬他灵力和精神力的黑洞已经不见了,漫天都是瑰丽的霞云, 遍地都是翻腾的熔岩,天上地下一片深深浅浅的绯红, 这样的美景已经许久未曾得见。与此同时, 他还感受到一股沁凉的风拂过耳边, 带着一丝清新的水汽,那是林淡留下的痕迹。她出入他的识海就像出入自己的洞府一般容易,恰如他们在一起练剑时只需互相看一眼就能心灵相通。
  思及此,乐正玖惨然一笑,却又不小心咬破舌尖,尝到了一丝腥气。曾经他以为的最寻常不过的东西,却原来如此珍贵。
  玄寂宗宗主见徒儿越发消沉,不由多问了一句:“你与锦溪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两年了你还是无法进入她的识海,更被她伤得如此之重?对于真心相爱的情侣而言,识海交融应该是再容易不过的事吧?”
  乐正玖摇摇头,眸色显得十分冷沉。
  正在此时,梁锦溪匆忙跑进内殿,看见大师兄苏醒了,不禁露出一抹欣喜的笑容,连珠炮似地与他说话,又责备他不顾后果的行为,“……若不是我及时找来师父,你差一点就死了!”
  乐正玖面无表情地听着,未曾给予任何回应。他触不到梁锦溪的心,便也不触了,随她去吧。
  梁锦溪尴尬了一瞬,却还是喋喋不休地说着关心的话,任谁看了都会以为她对大师兄情有独钟,非君不嫁。
  原本玄寂宗宗主也是这样想的,但现在,他看向这个关门弟子的眼神却不由自主地带上了几分审视。
  殿内的气氛一度非常沉郁,但梁锦溪却仿佛没有感觉一般,该关心的还是关心,该问候的还是问候,看上去完完全全是一个沉浸在热恋中的少女。乐正玖曾经无数次地追问她为何他们的神识不能相融,她给出的答案永远都是不知道。
  无论发生了什么,她都是最懵懂无辜的那一个,等着别人来安慰呵护。这样的她曾经是乐正玖的最爱,但现在他对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唯有天知道。
  梁锦溪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关心的话,却不知怎地惹到了天启剑,令它从剑鞘中挣脱,穿梭在两人头顶,发出尖锐的嘶鸣。破灭剑也随之颤动,一股极厌烦,极焦躁,极失落的情绪经由剑柄悉数传递给乐正玖。
  乐正玖的心脏发出撕裂一般的疼痛,萦绕在舌尖的血腥味也越发的浓重,电光火石之间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却原来心尖血也是由舌尖逼出去的,他的舌尖缺了一个口,正如他的心尖空了一个洞,不知该怎样才能填补。
  天启剑还在嘶鸣,见主人无动于衷,便发疯一般劈砍着殿内的东西,然后在一面巨大的墙壁上凿出一条一条尖锐的痕迹,并渐渐拼凑成两个字——林淡。
  碎裂的石块击打在梁锦溪始终带着宽容笑意的脸上,但是,当她看清这两个深刻的字迹时,云淡风轻的表情终于崩塌。天启剑和破灭剑都融入了乐正玖的心尖血和神识,说是他的半身也不为过。这两个字被天启剑深深雕刻在墙上,是不是也证明它们同样被乐正玖刻进了心里?
  梁锦溪再也笑不出来了,眼眶红红地看着那面墙壁,满脸都是不敢置信。
  玄寂宗宗主也对天启剑的行为感到很不可思议,然后就尴尬了。这都什么事呀?当初不是口口声声说林淡破坏了他们的感情,是多余的那一个吗?怎么林淡走了,她存在的痕迹反倒怎么擦都擦不掉了呢?
  乐正玖盯着那两个字,眸光明明灭灭,不知在想些什么。系在他腰间的破灭剑也伴随着天启剑的哀鸣而开始剧烈震动。它起初是没有剑鞘的,却因为剑意太盛,灵压太重,不得不被主人施加了层层封印,免得伤人。
  但现在,它感受到了极大的痛苦和难耐,竟直接震碎封印冲了出来,在刻满字迹的墙上不断劈砍,似发疯一般。四处飞溅的碎石和凌空飞舞的剑意划破了梁锦溪的脸颊,带来一阵尖锐的刺痛,但她却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她死死盯着那面墙壁,眼睁睁地看着那些痕迹组成一个又一个熟悉的名字,林淡,林淡,林淡,满墙都是林淡,天启剑和破灭剑的思念躁动,就是乐正玖的思念躁动。他表面伪装地再好,拥有他一半感知的双剑却不会骗人。只要林淡一出现在它们附近,它们就会不受控制地陷入疯魔。
  梁锦溪抹掉腮侧的血珠,又深深看了大师兄一眼,疾步跑了出去。
  乐正玖却始终盯着那面墙壁,脸庞冷硬的像一块冰雕。
  玄寂宗宗主无奈极了,用指尖点了点大弟子,叹息道:“你呀你呀……唉!”千言万语只能汇成一声叹息。
  宗主离开了,两柄剑飞回乐正玖身边,用剑尖对准他,似在威胁,又似在哀求。乐正玖看向天启剑,徐徐道:“梁锦溪是你自己选的,后悔也无用。”他重新躺回钟乳池,把自己俊美逼人的脸庞沉入水底,摒弃了所有杂念。
  伤势痊愈后,乐正玖回到剑锋,继续与梁锦溪修炼混沌剑诀。
  梁锦溪并拢两指,点在眉心,试图抽取一缕神识与大师兄的融合,却被他语气平淡地阻止了:“不用交融了,直接演练剑招吧。”
  “可是不融合的话我们练不出混沌剑意的精髓。大师兄,你让我再试一试吧!”
  “不用了,练到什么程度是什么程度。”
  “大师兄,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你要相信我。”梁锦溪嗓音哽咽地说道。
  “嗯。”乐正玖意味不明地应了一声,然后便全心全意投入到修炼当中。
  ---
  眨眼已是数百年过去,林淡早已冲破合体期心障,达到了渡劫期。无极宗因为她的离开而渐渐没落,她所在的开天宗却越来越繁荣昌盛。在此期间,她炼制的丹药可令人重塑道体、洗炼灵根、改天换命。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哪怕是经脉断裂、丹田破碎、根骨全毁,也能在她的帮助下恢复如初,前提是她看得上你。
  她果然成了南华大陆的传奇,倘若登天梯尚存,她早晚有一日能顺利飞升。没有人愿意与她为敌,一是不敢,二是不能。她不紧不慢地修炼着,速度却依然比别人快上很多,当她以为自己需要压制修为才能不致泯灭时,这一天却提前到来了。
  在某个冬日的午后,她只是冥想了片刻,再醒来时南华大陆已经与隐藏在异时空的圣魔大陆融合了。两界由同一个天道管理,世界意识却均已消亡,故而运行轨迹产生了偏移,不可避免地撞击在了一起。魔气与灵气无法融合,在接触的一瞬间就产生了剧烈的爆炸,掀翻了无数城池和宗门。
  象征毁灭的巨响排山倒海一般袭击了两块大陆。南华大陆的修士人人自危,圣魔大陆的魔人却欣喜若狂。他们从资源匮乏的魔渊中蜂拥而出,见人就杀,见宝就抢,弄得神州大地处处染血。
  曾经的圣魔大陆只有零星的几个时空隧道能连通南华大陆,即便如此,从那边偷渡而来的魔人也能给南华大陆的修士造成巨大的麻烦。魔族便是修士和魔人交.合后产下的混血,他们大多遗传了魔人的残忍天性,是被整个修真界厌憎的存在。
  但是现在,无数比魔族更残忍,更强大的魔人降临这块大陆,一场浩劫在所难免。为了抢夺生存的权力,修士和魔人终将不死不休。
  林淡渐渐感觉到在魔气地污染下,南华大陆已经无法再出产高质量的灵药,灵石和天材地宝也变得越来越稀少。再这样下去,灭亡之日不远矣。但她什么都做不了,她只是一个人,没有能力改变世界。
  她开始囤积各种各样的丹药和物资,力图让自己活到最后,虽然她也不知道活到最后有什么意义。这日,她得到一个消息,说是圣魔大陆与南华大陆的交界处生长着一株快要成熟的千幻兰,可用来炼制很多极品丹药,对修为也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她立刻乘坐飞梭朝边境飞去,疾行三日才抵达目的地,却发现千幻兰已经成熟,而守在四周的魔人和修士则展开了激烈的争夺。守护千幻兰的是一头妖皇级别的幻影豹,但它的肚子却破开一个大洞,妖丹也被人挖了去,正奄奄一息地躺在血泊里。
  林淡多看了那头黑豹一眼,然后抽.出腰间的佩刀,冲上云霄。
  “林丹师来了!”不知谁大喊一声,然后南华大陆的许多修士就退出了混战,飞快躲到一边。
  林淡眼前瞬间清空了一条道路,一名体长数丈的魔人捏着一株散发着幽香的兰草,与乐正玖缠斗在一起。许久不见,乐正玖的修为也达到了渡劫期巅峰,只差一线就能进阶。那魔人显然不是他的对手,很快就被他削掉左臂和右腿,从天空掉落。
  他旋身再战,剑尖吐出一道骇人的剑意,却忽然发现林淡提刀飞了上来,意在千幻兰,于是又挥出一剑,将先前那道剑意打偏,竟是放过了命悬一线的魔人。
  魔人心中狂喜,脑袋往土里一扎,就想遁走,却被林淡一刀劈成两半。
  “你的千幻兰。”林淡把刀插.入魔人的尸体,吸收着他的毒血,原本银白的大刀如今已变成红得发黑的色泽,也不知是用多少修士和魔人的血浇灌而成。
  乐正玖缓缓落到地面,一双漆黑的眼眸近似于贪婪地注视着林淡。站在他身后的一众小师弟小师妹兴匆匆地跑上前,想拿走还捏在魔人手里的千幻兰,却被大师兄的剑挡住了去路。
  “你若是有需要便拿走吧。”他哑声说道。
  “先到先得,我不能占你的便宜。”林淡摇头拒绝。
  “我拿它无用,况且这魔人是你杀的。”乐正玖转身离开,看也不看千幻兰一眼。
  林淡知道他说一不二的性格,便也没再推迟,取走魔人手中的兰草,又摸出对方的乾坤戒,用神识扫荡一番。一颗璀璨的妖丹在逼仄而又昏暗的空间里闪耀,雄浑的妖力几乎快凝成实质,可见是刚从某个妖族身上取走的。
  林淡注意到了那头幻影豹,便走了过去,将妖丹塞回它的丹田,又喂给它一枚极珍贵的塑体丹。幻影豹原本还在对她咆哮,察觉到她的意图后就渐渐变得安静了,琥珀色的眼眸浸泡在清澈的水光里,似乎在哭泣。
  “无事了,这株兰草还给你。”林淡把兰草塞进幻影豹的口中,然后在它身旁盘膝落座,静静守护。兰草虽然珍贵,在她心里却贵不过一条生命,更何况这头幻影豹拥有如此美丽的一双眼睛。
  看见她暴殄天物的行为,参与了抢夺的修士敢怒不敢言,魔人倒是敢言,却都已经毙于乐正玖剑下,永远开不了口。但玄寂宗的弟子却觉得自己很有立场谴责林淡,于是愤愤不平地说道:“大师兄,你看呐,林丹师竟然把你辛苦抢来的灵草给了那头幻影豹!她这是在糟蹋你的心意。”
  强迫自己一直朝前走别回头的乐正玖终于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去多看林淡一眼,于是飞快转身凝望,冰冷的眼瞳微不可查地融化了些许。她护着那头黑豹,轻轻抚着它的毛发,捏着它的前爪,眼睛亮晶晶的,像一个得到心爱玩具的小姑娘。这样的她已经多少年未曾得见了?他活得越来越疲惫,她却仿佛回到了最初也最美好的模样。
  乐正玖怔怔地看了林淡好一会儿,然后勾着唇走了。那名弟子还想谴责林淡,却被另一名弟子捂住嘴,小声警告:“别再说了,每次遇见林丹师,大师兄都会把即将到手的宝物让出去。那是他抢来的东西,他想给谁就给谁,有你什么事?即便他不给,林丹师若真想要,也绝对有那个本事从他手里夺走。他俩实力相当,属于神仙打架,你算什么?”
  小弟子臊红了一张脸,再不敢多言。
  林淡在黑豹身边守了十日,等它的妖力彻底恢复才离开。在这十日当中,圣魔大陆发生了一件大事,十大魔王之首的血魔忽然破除壁障,修炼到了大成期,离飞升只差一线。这在圣魔大陆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于是魔人们欣喜若狂,自觉有了对抗南华大陆的底气,集结了一支大军准备对修真界展开征伐。修真界自然也召集了各大宗门的精英弟子,在边境应战。
  林淡是南华大陆第一丹修,自然不能缺席。
  又过了十日,她终于来到前线,而各大宗门也早已在此扎营结寨,等待即将到来的大战。当天夜里,魔人就发起了突袭,血魔负责对抗南华大陆硕果仅存的三名大成期修士,其余魔尊则率领魔人大军突围。
  所谓擒贼先擒王,众修士集结了九支绝强的队伍,分别绞杀九位魔尊,只要头领一死,剩下的魔人不足为惧。乐正玖和梁锦溪经过数百年的磨合已把混沌剑法修炼得炉火纯青,砍杀魔尊有如砍瓜切菜,很快就解决掉一个,又飞快去支援别的队伍。
  守在后防的众修士看着他们配合得□□无缝的身影,莫不发出欣喜的感叹:“这就是混沌剑诀吗?威力果然不凡!他二人一个渡劫期,一个合体期,联起手来却能绞杀三四个渡劫期的魔尊,这实力堪称无敌!倘若他们对上血魔,你们说他们的胜算有多少?”
  “对上血魔怕是还差了一点火候!”
  “不不不,不差火候了,你们看,九个魔尊,他们已经杀了八个,只剩最后一个了!”
  那人话音刚落,最后一个魔尊就被乐正玖的剑意斩掉了头颅,只留下一具残破的尸体。他抬起头,看向伫立在半空中的血魔,眉头狠狠一皱。只见血魔并未为魔人大军的惨重损失而感到慌乱,反倒得意洋洋地大笑,笑着笑着就展开双臂,把存于天地间的血气和煞气吸入体内,化为源源不断的魔气。
  玄寂宗宗主率先回神,大惊失色地说道:“不好,我们上了他的当了!他以血煞之气为修炼的根本,这块土地死的人越多,于他的修炼越有利!他不是为了抢夺地盘,他是把两届生灵都当成了滋养魔气的肥料!”
  然而大战已经开始,不是说停下就能停下的。不断有修士和魔人倒在血泊里,而血魔的修为一涨再涨,刚晋升大成期没多久却已经拥有了同时对抗三个大成期老祖的实力。
  就在他快要突破至大成期巅峰时,天地间的血煞之气忽然一清,令他胜券在握的表情僵在脸上。他低头看去,却发现一柄钢刀插在血流成河的战场上,比他更贪婪更快速地吸收着血煞之气。
  “哪里来的小杂碎竟敢坏本座的好事!”血魔化出一个分.身,朝握着刀柄的林淡袭去。深知那古怪的刀不能离开染血的战场,乐正玖立刻迎击,梁锦溪也不得不跟上。三位大成期的老祖则与血魔的本体战在一处。
  “大师兄和梁师姐好生厉害,竟连血魔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混沌剑诀果然是当世第一功法。”见血魔的分.身频频被乐正玖的剑意击中,站在远处观望的玄寂宗弟子不无骄傲地说道。
  “他二人同修数百年,早已做到双人一体、人剑合一,可发挥出最强战力!”
  “是呢,再没有人能配合地比他们更好了,他们两个合在一处堪称无敌!”
  然而这句话刚说完,血魔化身就找到了混沌剑诀的破绽,于是避开乐正玖的剑,专朝梁锦溪下手。梁锦溪起初还能勉强接几招,到了后面已是无力还手,只能往大师兄身后躲。她这一躲就坏了事了,两人的配合原本是有章法的,我进攻的时候你帮我防守,我防守的时候你帮我进攻;我攻击上盘,你就攻击下盘;我攻击左路,你就攻击右路。如此,两人只有四只手两把剑,却做到了进退有度、攻防兼备,堪称□□无缝。
  这就是混沌剑诀的可怕之处,两人协同一心就能变作一个,又可以化作千千万万个,战斗力绝非一加一大于二那样简单,而是无穷无尽,毫无破绽。但梁锦溪的退避却直接把乐正玖暴露了出来,也令混沌剑诀顷刻间失去了威力。
  血魔哈哈大笑着向乐正玖拍去一掌,乐正玖挥剑格挡,察觉到梁锦溪还在往后逃,不得不大喊道:“别逃,当心被各个击破!”
  梁锦溪只能从他身后绕出来,勉强再战,却因为失去了锐意和战斗的决心,动作显得越发僵滞。她和乐正玖本就做不到偕同一心,之所以能瞒过宗门上下的眼睛只是因为他们日夜苦练,早已把剑诀化为了身体的记忆而已。
  如今被恐惧支配了身体,梁锦溪自然跟不上乐正玖的速度,不是防守不利就是进攻慢了几拍,不但不能帮到予乐正玖,竟还大大拖了他的后腿。血魔发现她是一个破绽,闪身来到她头顶,一个血河倒灌将她狠狠拍落。
  梁锦溪口喷鲜血,四肢断裂,就连手中的天启剑都握不住了。
  与此同时,玄寂宗宗主等三名大成期修士也不是血魔本体的对手,被他一一从高空击落。
  乐正玖已受了很重的伤,却未曾退后半步。因为林淡就在他的脚下,他退了,她又该如何?偏在此时,林淡拔出血泊中的钢刀,飞上半空,大喊道:“混沌剑诀第六式焚天之怒!”
  即便二人早已分开数百年,更未曾一起演练过剑招,那溶于骨血的默契依然在第一时间苏醒。乐正玖想也不想就转过身,将自己的剑与林淡的刀并在一处,轰出一道焚天之火,林淡的刀尖吐出山崩海啸一般的刀气,追上他的剑意。
  站在后防的玄寂宗弟子惊呆了,结结巴巴问道:“不是说唯有双生灵剑才能使出混沌剑诀吗?为何他二人一个用剑,一个用刀,竟也可以?他们是怎么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