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符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不掺和(快穿) > 469.最后一个任务4

女配不掺和(快穿) 469.最后一个任务4(1/1)

  林淡离开后的第四个月, 梁锦溪终于从入定中醒来,修为也稳固在了金丹中期。十六岁的金丹中期修士,这在南华大陆尚算首例,消息一出举世震惊, 而玄寂宗宗主更是高兴地合不拢嘴, 为此特地召来各位长老, 商量着为乐正玖和梁锦溪举办一个试剑大典。
  “你二人正式开始同修《混沌剑诀》,这样重大的事自然要让所有人都看见。我玄寂宗等了七万年才等来这样一个重振声威的机会,如何能不隆重以待?”宗主捋着胡须笑眯眯地说道。
  是的, 《混沌剑诀》是南华大陆最顶级的功法,却也是修炼条件最苛刻的功法,要求一男一女共同修炼,且体质必须是九阳和九阴,修为不得相差太大, 又得心灵相通、神识相融, 做到完完全全的双剑合一、双人一体。
  九阳之体和九阴之体都是极品道体,世所罕见, 说万里挑一都有些不足, 该是十万里挑一才对。也因此, 玄寂宗的这门绝学自上一对修炼者飞升后,至如今已有七万年未曾找到符合条件的修炼者。而那对修炼者为玄寂宗打下的赫赫威名, 经过数万年的消磨已所剩无几, 若玄寂宗还想在南华大陆以第一宗门之势鼎立, 就必须尽快找到接任者。
  无奈之下, 他们才会退而求其次,选择与无极宗合作,谁让无极宗宗主的女儿恰恰是九阴之体呢?都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林淡是外宗人,而无极宗近年来上升势头极快,其野心也昭然若揭,玄寂宗又哪能不防着她?
  他们一方面忌惮林淡,一方面又不得不有求于她,内心的憋屈感可想而知。如今好了,玄寂宗也出了一个极品道体的绝世天才,这样的好消息,他们怎么能不昭告天下?
  乐正玖对这些表面功夫不感兴趣,只是看向梁锦溪,让她拿主意,梁锦溪便立刻拱手应了下来。这些天,她日日都在研读功法,早已对内中诀窍牢记于心,自是不会让宗门上下失望。
  玄寂宗宗主拊掌大笑,当即就广发玉函请各位宾客前来观礼。半月之后,该来的人陆陆续续都来了,就连林天水也带着儿子林则宇出席了典礼。由万年雪玉和千年玄铁铸就的试剑台上已并肩站着一对璧人,男的气势迫人,容貌俊美,女的娇俏可爱、活泼灵动,端的是般配。
  二人手里握着一模一样只是大小略有不同的灵剑,拱手向坐在四周的宾客致意,宾客们微笑还礼,然后议论纷纷:“这就是玄寂宗年轻一辈的两位佼佼者?气势果然非凡。”
  “好隆重的试剑大会,怕是南华大陆有头有脸的正道人士都来了吧?上一次林天水把他女儿送过来的时候可没有这样的待遇。”
  “一个是外人,一个是嫡传弟子,怎么能一样?”
  “这个梁锦溪是木系天灵根,与火系天灵根的乐正玖更为相合。林天水的女儿是水系天灵根,与乐正玖相克,在修炼方面恐会拖累进度。更何况梁锦溪的天赋更在林天水的女儿之上,傻子也知道该选哪一个。”
  众人的议论令林天水的脸面有些挂不住,只能端起杯子假装饮酒。林则宇也有些难堪,不免咬了咬牙,然后看向试剑台上的梁锦溪,眸光阴森森的。
  受到万人追捧的乐正玖正面无表情地环视整个试剑台,却并未发现林淡的身影,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顿时更为暗沉。她果然没来,他早该想到的,她是多么雷厉风行的一个人,既已选择全盘放弃,就会永远退出他的生命。
  他垂下眼睑,盯着手中的剑,忽然就有些茫然。但是,这种感觉只维持了一秒钟便被梁锦溪的轻声呼唤打断了:“大师兄,大师兄,宗主让我们开始了。”
  “嗯,你已把剑诀烂熟于心了吧?”乐正玖立刻恢复了冷静自持的模样。
  “全都记得,并且在识海中演练了很多遍,来吧。”梁锦溪笑着点头。
  “放空识海,与我心灵交融。”乐正玖话音刚落就放出自己的神识,探入梁锦溪的识海,与她进行接触。这是练剑伊始必不可少的一个过程,若是同修者不能做到二人一体,心神合一,就会在演练剑诀时露出极大的破绽,进而被各个击破。
  《混沌剑诀》难就难在此处,若是练得好了便能天下无敌,若是练得不好,却比最普通的《御剑诀》还不如。
  梁锦溪显然已做过这方面的功课,虽眸光略有闪烁,却还是尽量撤去防卫,试图接受另一道神识的入侵。然而两息过去,乐正玖的指尖依然点在自己眉心处,未曾有所动作,而梁锦溪呆呆地站在他对面,颇有些不知所措。
  其余宾客未曾参悟过《混沌剑诀》,自然也不知道二人是怎么回事,玄寂宗宗主心头却狠狠一跳,顿生不祥的预感。练剑之前,两名修炼者必须先把彼此的神识紧紧相连,融为一体,否则就不能发挥出剑诀的全部威力。这是第一道门槛,对旁人来说千难万难,但是对本就相爱的两个弟子而言,应该是最简单的一个程序。
  他二人为何还是不动?玄寂宗宗主暗暗着急,不经意间想起了林淡与大弟子开始练剑的那一幕。他们只是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并指往自己额头点去,几乎瞬间就做到了神识相连,心意交融。
  说实话,玄寂宗宗主当时是很惊讶的,也因此,他以为这一次只会比上一次更容易。但是他想错了,乐正玖和梁锦溪面对面地站着,却足有三四息没动。又过了一会儿,乐正玖加大了神识地输出,却感觉到那股抗拒的力量更重。
  他愕然地看向梁锦溪,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感受到了什么。梁锦溪红着眼眶凝视他,似乎在祈求他的原谅。
  “不要抗拒我,再试一次,否则我们根本没有可能修炼混沌剑诀。我会用最柔和的神识去碰触你,你不要害怕。”乐正玖传音道。
  “好的大师兄。”梁锦溪笑得十分勉强。
  这一次,乐正玖把自己的神识抽成极细的一根丝,小心翼翼地往梁锦溪的识海内钻。起初很顺利,但是,当那根丝线碰触到核心时,却遭受到了猛烈的攻击。梁锦溪是木系天灵根,所以她的神识是藤蔓状的,带着无数的毒刺,猛然将那缕细丝裹缠、绞杀,整个过程毫不容情,只在一瞬间就完成了。
  乐正玖对她毫无防备,自是受了不轻的伤,差点就当场喷出一口鲜血。他抬眸看向对面,脸庞依然冷峻,目中却交织着疑惑、难堪和不敢置信等情绪。这种瞬发而高效的攻击显然不是刻意地驱使,而是防卫的本能,也就是说,无论梁锦溪表现得多爱慕乐正玖,她的内心对他却是封闭的。哪怕她明知道这是多么重要的一个场合和多么必要的一个程序,却依然没有办法做到。
  她并不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对大师兄全心全意地信任和依赖,恰恰相反,她一丝一毫也不敢接纳他的靠近,更不容他窥探她的内心。
  一个人的意识可以欺骗他人也欺骗自己,然而他的潜意识却绝不会说谎。神识与潜意识在某种层面上具备相同的特质,也就是说,梁锦溪所谓的信任、依赖,乃至于爱慕,都有可能是假的。
  乐正玖头一次用怀疑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心中渐渐泛起波澜。他不可避免地想起了自己与林淡第一次练剑时的场景,他们一瞬间就完成了神识交融,从未对彼此有过任何隐瞒和抗拒。她的识海是蔚蓝的天空和碧绿的汪洋,那里的风是轻柔的,水是温暖的,完完全全地包裹着他,接纳着他。那时他只觉寻常,如今却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和迷茫。
  他咽下卡在喉头的鲜血,传音道:“算了,这个过程省去,我们直接练剑。”
  梁锦溪的眼眶更红了,似乎非常愧疚,却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
  两人飞上半空开始演练剑招,旁人并未察觉异样,只是拊掌叫好,玄寂宗宗主却眸色暗沉地看着梁锦溪,唯恐她再出纰漏。然而怕什么来什么,当两人演练到斗转星移这一招时,乐正玖挥出一道带着烈焰和罡风的剑意,而梁锦溪本该用剑尖接住这道剑意,再附着自己生机勃勃的木系剑意,将之斩向敌人,也就是不远处的玄影石壁。
  木能生火,两人的木火剑意互相叠加、交融,便能催发出更狂猛的威力,但是很可惜,梁锦溪在剑意袭来的一瞬间竟下意识地躲开了,于是这道剑意飞驰而去,斩向了坐在贵宾席的众修士。
  受邀而来的修士多是德高望重的前辈,修为不会差,自然能躲开,但是他们带来的小辈修为却参差不齐,能躲开的连忙飞向两旁,躲不开的只能站在原地惊叫,场面一度非常混乱。所幸一位大能及时撑起了一个结界,削弱了绝大部分剑意,却还是有一部分剑意残留下来,击伤了不少年轻修士。
  早就关注着梁锦溪的玄寂宗宗主立刻派人去救治伤者,又亲自向大家道歉,还拿出许多宝物作为赔礼。好好一个试剑大会,顷刻间就变成了一场笑话。梁锦溪悬浮在半空,脸色忽青忽白十分难看,乐正玖却半点异样的表情都没有,沉声道:“下去赔礼道歉吧。”
  “哦哦,我马上下去。大师兄,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你的剑意威势那般刚猛,灵压那般浩瀚,我心里害怕,不知怎的就躲开了。”
  梁锦溪并不知道自己的道歉令乐正玖本就漆黑无比的眼眸更为深暗。会躲开不过是因为不够信任而已。那道剑意冲着门面袭来,没有十足的勇气和对搭档百分百的信任,一般人还真不敢接。
  然而乐正玖一直以为,梁锦溪和自己的关系绝非一般人可比。她那么懂他,往往他刚说了上半句,她就能接下半句;他想做什么,她一定会支持;她理解他的全部想法,无论它们有多古怪,也从来不会质疑他的任何决定。他以为他们是心灵相通的,但今天的一切就像一个巴掌,狠狠扇在他的脸上。
  乐正玖一言不发地走到试剑台边道歉。那位大能修为已达合体期巅峰,却没有办法挡下他的一道剑意,内心是极忌惮的,倒也并不敢为难玄寂宗。
  眼看场面终于得到控制,林天水缓缓朝山门走去,冷笑道:“本尊原还以为这梁锦溪是多出彩的一个小辈,今日一看真是大失所望!想当初我儿与乐正玖同修时可从未出过这等纰漏。”
  他迤迤然走远了,玄寂宗宗主虽极力表现出平和之态,内心却非常焦灼。是啊,当初林淡与大弟子同修的时候可没有出过这样的差错!
  宗主心情不爽,宗门弟子也都十分惊诧,并没有料到今日的试剑大会竟会落到这个难堪的局面。他们曾日日去断崖偷看林淡和大师兄练剑,因为无从比较,自然也不觉得林淡练得多好。如今有了梁锦溪做参照,差距一下子就显出来了。
  梁锦溪根本没有办法与大师兄做到步调一致,动作总会快一拍或慢一拍,看上去别扭极了;大师兄进攻时她很难将他护得滴水不漏;大师兄防守时,她又频频分心去留意自己的后背,不敢交托信任。
  原本威力无穷的剑招,被她一掺和竟显得那般平平无奇,引得慕名而来的剑修们大失所望,甚至还有人发出了不屑地嗤笑。坐在四周的玄寂宗弟子羞愧地无地自容,然而天知道,当初林淡和乐正大师兄练剑时可不是这样!
  宾客都散了,并未说什么难听的话,但玄寂宗宗主依然觉得颜面无存。
  “你们随本尊进来。”他转身走进玄寂殿。
  乐正玖立刻跟上,梁锦溪扯着他的衣角小声道歉,目中已满是晶莹的泪光。被她拿在手中,已融合了她的心尖血的天启剑不断嗡鸣颤动,试图从她掌心挣脱。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它非常不适也非常烦躁。
  乐正玖只是点点头,并未说话,脸上也无异色。
  几名内门弟子紧跟了两步,然后站在殿门口小声说道:“锦溪师妹也不是故意的,大师兄您别生她的气。她第一次与您合练,难免有些生疏,再多练一阵就好了。”
  梁锦溪回过头冲他们感激地笑,眼睛泪汪汪的,十分惹人怜爱,乐正玖却头也不回地进了大殿。
  “这绝非熟练与否的问题!”玄寂宗宗主一语道破关键。几名长老也表情凝重地点头。
  “只要你二人神识相融,即便锦溪从未参悟过混沌剑诀,也能跟随乐正的动作完美使出剑招。你俩从一开始就错了,为什么?”玄寂宗宗主定要找出原因不可。
  “对不起师父,我,我的神识没能与大师兄融合。”梁锦溪内疚地说道。
  “你二人不是真心相爱的吗,为什么林淡能做到的事,你却做不到?”玄寂宗宗主感到很不可思议。哪里有恋人连神识相融都做不到?日后双修该如何?
  梁锦溪咬着嘴唇不说话,脸红红的,似乎非常害羞,然后拿眼去偷觑大师兄,希望他能帮自己说几句话。然而这一次,乐正玖却破天荒地没开腔,甚至全程眼睑微阖,仿佛在思忖着什么。
  玄寂宗宗主心道梁锦溪毕竟才十六岁,神识交融的感觉与双修差不离,她会抗拒也是自然,便无奈地让两人走了,又交代他们私底下一定要多练。梁锦溪连连点头答应,再回神时才发现大师兄已经走了,未曾与她打招呼。
  她眸色暗了暗,心中焦急,却也无法。自那以后,两人每天都会尝试着进行神识交融,却未曾有一次获得成功,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两年。
  ---
  两年后,林淡带着一名年轻貌美的侍女再一次回到了南华大陆的腹地。她手里的灵石和天材地宝早已被她挥霍地差不多了,这一次是来赚钱的,也是来找故友办一件事的。
  “主人,这就是南华丹行。”林十一指着街边的一家店铺说道。
  “进去看看。”林淡率先走进去,却愣了愣。
  站在店内的一行人同样愣怔了一会儿,然后当先那人才用无比沙哑的嗓音唤道:“林淡,你来了中原为何不与我说一声?”
  “乐正玖,好久不见。”林淡扬起唇角,笑容清浅。
  “你是来购买丹药的吗?缺了哪几种,我帮你付账。”乐正玖自然而然地拿出自己的乾坤袋。这些年,他源源不断地把自己搜集到的宝物送往林淡所在的千岩山,虽然总会被退回来,却从未曾停止。
  站在他身边的梁锦溪笑盈盈地与林淡打招呼,仿佛一点芥蒂都没有。同来的几名玄寂宗弟子却都翻了个白眼,很是不屑。两年过去了,这人果然还在筑基期徘徊,即便修了丹道,依然要来丹行购丹,可见在这方面也没有什么天赋,真是失败啊!
  林淡无视掉了这些人,摇头道:“我不是来买丹药的,我是来卖丹药的。”
  “哦?你在丹道上已有进益了吗?”乐正玖冰冷的脸庞不知不觉就融化了。
  “有了一些进展。对了,你稍后有空吗?我想请你帮个忙。事实上这次我回中原就是为了找你。”林淡坦诚道。
  乐正玖晦暗的眼眸猝然被点亮,嘴角的笑弧压都压不住:“好,我等你!”
  梁锦溪看着含笑对视的两人,不免紧紧握住了手中的剑柄。天知道,若是她不用尽全力压制,天启剑早就冲林淡飞过去了。
  林淡并未注意到梁锦溪,这个她曾经最嫉妒也最羡慕的女人,如今在她眼里不过是个路人罢了。她把几个小瓷瓶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柜台上,介绍道:“掌柜,我来卖丹药。”
  看在玄寂宗少宗主的面子上,掌柜和气地问道:“你卖的是什么丹药?”一般情况下,他们丹行是不收筑基期丹修送来的丹药的。
  “这是大还丹,这是回灵丹,这是筑基丹,这是解毒丹。”林淡一一点着颜色不同的几个瓷瓶。
  果然都是些低阶丹药,该怎么婉拒呢?这样想着,掌柜就露出一些为难的神色,正准备开口,却听玄寂宗的一名弟子嘲讽道:“这些丹药都是各大宗门用来打发外门弟子和杂役的低劣丹药,你也好意思拿到南华大陆最大的丹行来卖?你这不是寒碜人吗?”
  林淡尚未说话,乐正玖已用森冷无比的目光朝那人看去。梁锦溪连忙上前一站,挡住了弟子,又伸手去扯乐正玖的衣袖,却被他冷漠地甩开了。
  林淡丝毫不受干扰,继续道:“掌柜,这些丹药虽然品阶不高,却都是没有丹毒的。对了,我差点忘了说,这解毒丹解的不是普通毒素,而是丹毒。”
  “嘶,你说什么?”掌柜毫无心理准备之下竟倒吸了一口气。近年来灵气越发稀薄,灵药的长势都很不好,做出来的丹药蕴含的丹毒越来越多,给服用者造成了极大的痛苦。然而若是不嗑药,受伤了怎么办?中毒了怎么办?修为进展太慢了怎么办?没有灵力快被敌人杀死了又该怎么办?
  这些困局唯有丹药能解,故而大家只能硬生生抗下了丹毒造成的种种后遗症。南华丹行的幕后老板做梦也想研制出无丹毒的丹药,却始终无果,只当这是自己的异想天开,却没料竟会有人真的做到!
  深知无丹毒丹药的价值,掌柜连忙取出一盘炉中沙,颤声道:“这位修士,还请你把丹药倒出来给我验一验。”
  玄寂宗的几名弟子也都围拢过来,嘀咕道:“没有丹毒的丹药和能解丹毒的丹药?这怎么可能!你在做梦呢!”
  大还丹是治疗内伤的,回灵丹是迅速补充灵力的,这两种丹药虽然都属低阶,却也是使用率最高的,毕竟内伤和灵力枯竭是所有修士都要经常面对的问题。
  也正因为如此,很多修士惧怕丹毒沉积影响修为,在受了内伤或没了灵力后,都不敢滥用这两种丹药以至于很多人白白枉死。试想一下,若是有人制成了完全无毒的这两种丹药,也就意味着受伤之后能放心服用而不必担心后遗症,灵力枯竭之后能大把大把地嗑药,再也无所顾忌!
  如此,即便这两种丹药品阶不高也能卖出高价,因为它们太实用了,简直是居家旅行必备良品!更别提林淡还研制出了专门解丹毒的丹药,这就不是高不高价的问题了,而是有市无价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