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符文学 > 科幻小说 > 女配不掺和(快穿) > 26.厨娘25

女配不掺和(快穿) 26.厨娘25(1/1)

  走进店里的一男一女正低声说着话。男子关切道:“原以为南城没有像样的菜馆, 没想到竟是我小瞧这地方了。妹妹,你已经连着两天没怎么吃东西,今日无论如何也要吃一点。”
  女子捂着胸口, 勉为其难地点头:“那就吃一点吧。”
  男子走到近前,看见林淡正在搅拌一盆卤肉, 不由露出惊喜的表情,“咦,你竟会做黔州口味的卤肉,正好, 我们就是从黔州来的, 给我们来一份吧。”
  林淡摇头道:“这位客官, 不好意思,卤肉已经卖完了, 您点别的可以吗?我们这里还有面条和白粥。”
  男子眉头紧皱,似有不悦:“可我只想吃卤肉,不要别的。”
  “那我只能跟您说一声抱歉了。您若想吃,明天可以早点过来。”林淡浅浅一笑。
  她不知道男子是谁,但秦二娘知道, 连忙摆手道:“没关系, 没关系, 我这盘肉给他吧,我不吃了。”话落擦了擦额角的冷汗, 表情十分惶恐。若是没看错的话, 这兄妹二人应该是滇黔王的嫡子嫡女。滇黔王是大楚国唯一的异姓王, 常年驻守滇黔高原,手里握有八十万大军,是连皇帝都要忌惮三分的人。
  为了表忠心,滇黔王很早便把嫡子送来京城读书,待遇与皇子相比也不差什么。前年,他又把年满十五的嫡女也送了来,看样子是要入宫当娘娘的。总之,这兄妹二人皆是山巅上的人,丝毫也得罪不起。
  男子眉头舒展,似乎很满意秦二娘的识相,林淡却道:“凡事总要讲究一个先来后到。二娘已等了一早上,这盘卤肉理当是她的。”
  不等男子露出恼怒的表情,林淡已抬起头来,仔细看了看那位脸色苍白的小姑娘,继续道:“况且我看这位小姐一直捂着胸口,似乎有些头晕欲吐之感,应是适应不了水路晕船了吧?犯恶心的时候可不能吃这些油腻的东西,我另外为小姐做一些爽口的吃食可好?”
  女子本就不太想吃肉,听了林淡的话连忙点头:“也好,麻烦掌柜帮我做一些爽口的小菜,我现在的确不怎么想吃肉。”话落怯生生地看了兄长一眼。
  男子想到妹妹将来的宿命,心中一阵怜惜,又哪里会反驳她的话,于是点头同意了,转过身才发现汤九也在,不由讶然:“汤世子,您也来这家菜馆吃饭?这可真是巧了。”
  汤九颔首道:“这家店是我朋友开的,多谢郡王赏脸。”话外音便是——你可以在任何地方耍横,但请不要在这家店里闹事。
  男子早年便被皇帝赐了一个郡王的封号,看似地位比侯爵高,实则在汤九这种天子近臣面前也得收敛一二。他倨傲的神色立刻隐去,笑容竟显得平易近人起来。
  见他老实了,汤九这才把十个铜板交给林淡,辞别时反复叮嘱她有事便去兵部衙门给自己捎个信。
  林淡口里答应地好好的,实则压根没想过再麻烦汤九。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为什么要硬凑在一起?她是厨子,他是食客,关系就这么简单。把拌好的卤肉递给手脚发抖的秦二娘后,她盛了满满一砂锅白粥,放在炉灶上加热,完了取出一把青椒扔进火里。
  青椒被炭火炙烤,发出哔哔啵啵的脆响,更有一股呛鼻的煳辣味迅速弥漫开来。小竹几个被呛得连连打喷嚏,容貌俊美的男子和身材娇小的女子却露出半惊喜半怀恋的表情。
  “你在做火烧辣椒?”女子走到灶台前,盯着火里渐渐变软的青辣椒,双目隐含泪光:“在家乡的时候,我娘最爱给我和哥哥做这道菜。你怕是不知道,我们小时候与爹爹走散过,我娘带着我和哥哥躲在乡下,没有银钱,吃不到大鱼大肉,记忆中最好吃的菜莫过于火烧辣椒,因为味道够重,好下饭,可以让我们吃饱。”
  男子脸上的假面也裂开一条缝,眼眶微微发红。
  林淡抬头冲女子笑了笑,目中满是安抚,完了把烧好的辣椒并几颗大蒜放进钵里捶烂,再淋上酱油、香醋、木姜子油等调味料。
  “尝尝看,是不是你家乡的那个味道?”凉拌菜做好之后,林淡把碗碟递给女子,女子夹了一点火烧辣椒细细品尝,眼睛一眨,泪珠就下来了,“是,就是这个味道。”她迅速擦掉眼泪,荡出笑容:“哥哥你也来尝尝。”
  自从被父亲接回王府,她就再也没吃过这道菜,因为母亲早已经不在了,而王府里完全没有他们的位置,她和哥哥不过是两件可以随意牺牲利用的物品。
  男子夹了一口菜,嗓音有些沙哑:“掌柜应该在黔州待过吧?这火烧辣椒做的很地道。”
  “待过几个月。”林淡把砂锅粥并小炉子一块儿放在桌上,温声道,“开胃菜有些辣,少吃为好,我给你们切了一些生肉片和猪肝,还配了叶子菜,可以直接下在粥里。现煮现吃,味道更鲜。”
  “谢谢掌柜。”女子哭过之后心情竟然好了很多,用筷子夹起火烧辣椒一点一点地慢慢吃,目中满是珍惜。万没想到在京城这个遥远的地方,竟然能吃到如此正宗的家乡菜。
  兄妹俩对坐而食,许久无话,眼睛却都红红的。林淡为了避免尴尬,与小竹几个退到后厨去了。秦二娘也不敢与贵人同堂,端着一盘卤肉跟在林淡身后,絮絮叨叨地谈论着京城里的各种小道消息。她现在特别喜欢林掌柜,不仅因为她手艺好,还因为她人好。与她相处,你能处处感觉到她的平和与包容,这是最让人舒服的地方。
  过了两刻钟再出来,兄妹俩已经走了,桌上却摆放着一片亮闪闪的金叶子。秦二娘用力咽了一口唾沫,由衷感叹道:“我的乖乖,手艺过硬就是好啊,林掌柜您这家店怕是要赚翻!”
  从这天起,汤九、威远侯、滇黔郡王等人就成了家乡菜馆的忠实拥趸,自己吃了不算,还常常为亲友打包。有他们这些活招牌在,林淡的生意越来越好,不仅南城的人闻风而至,就连西城、东城的达官贵人也会换上最普通的衣服悄然而来,静静享受一顿美食。不管吃过多少山珍海味,最钟情也最想念的,还是这样一盘家乡菜。
  ----
  两月后,林淡已经彻底在京城站稳了脚跟,她上午忙活自家店里的生意,下午便去教裘小厨子做菜。裘小厨子只跟他爹学了三年的厨艺,刀功都没练好,更别提上灶。但他很有灵性,也肯钻研,教着教着林淡就教出兴趣来了,正式收裘小厨子为徒。
  这天,汤九请了几个蒙古斯国的王爷来店里吃饭。林淡用杏仁奶煮了大大一盆手抓羊肉,又用咸草头和韭菜花调成酱,直接端出去让客人自用。小竹要准备筷子和碗碟,均被她摇头否定了。
  没有餐具,让客人怎么吃饭?陪同汤九一块儿来的官员当下就甩了脸子,还有一名长相与汤九颇为相似的年轻男子高声叱骂:“没眼色的东西,我们这么多人来吃饭,你们就端一个大盆出来,碗呢?筷呢?难道让我们用手抓啊?九哥,这家餐馆也太不靠谱了,我们去严家菜馆吧,严姐姐今天出宫,应该就在菜馆里,她手艺好,客人一定满意。”
  男子名叫汤鹏,是汤九的堂弟,如今也在兵部任职,对严朗晴心存爱恋,自然极力主张去严家菜馆。只可惜他的提议被堂哥否决了,如今看见林淡闹出这样一个大乌龙,可不得好好排揎一顿。
  “你没有见识就少开口,省得丢人。”汤九语气冷沉,面带不悦。
  “九哥,我也是为了招待好贵客。他们好不容易来一趟大楚,你就带他们吃这个?你也不看看几位王爷的脸色……”他说着说着就转过头去看几位王爷,本打算好声好气地解释一番,再请他们移驾,却见他们把手伸进大盆,抓了一块带骨头的羊肉,狼吞虎咽地吃起来,边吃边叽里呱啦地说着什么,脸上满是赞叹之色。
  懂蒙语的一位幕僚翻译道:“几位王爷对这顿饭非常满意。这道菜叫手抓羊肉,本就是直接用手抓着吃的。”
  旁边又有一位王爷扬声说了一句话,幕僚的脸色更为和悦,继续道:“几位王爷说,中原的羊肉太臭,他们吃不惯,来京城两月都饿瘦了好几斤,今天总算能吃饱了。这位厨子做的羊肉很鲜嫩,一点也没有中原羊肉的臭味,和他们在草原上吃的羊肉一模一样。家乡菜馆不愧是家乡菜馆,果然名不虚传!”
  汤九谦虚几句,完了抓起羊肉开吃。几位官员恨不得钻到桌子下面去,心里直呼还好还好,还好几位王爷听不懂汉语,否则他们今天丢人就丢大发了。汤鹏脸颊臊得通红,好半天说不出话来。他在那儿又叫又骂,直斥人家林掌柜没见识,却原来这道菜是蒙古斯的特色菜,本就是用手抓的,反倒显得他见识短浅,连个厨子都不如。
  小竹几个原本还有些紧张,见此情景差点笑出声来。呸!什么达官贵人,真是一点见识都没有!
  林淡对前堂的闹剧毫不在意,洗干净双手就登上马车去了西城。严家菜馆为了对抗忽然崛起的桥园饭庄,两个月里连续推出了两道招牌菜,听说今日便要推出第三道,她得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