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夫他后悔了

离婚后,前夫他后悔了

作者:苏鎏 离婚后,前夫他后悔了最新章节:第68章 大结局 现在的司策,只想搂着温蕊吻个……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14 16:11:50 人气:209

离婚后,前夫他后悔了简介:温蕊幼年失母,后来父亲也出了意外,唯一的依靠便只有司策一个人。 她跟着他进了司家,改了名字忘了过去,努力将自己活成一道影子,只为了留在司策身边。 寄人篱下的生活总有许多委屈,但温蕊从来不说,她只希望永远做司策的一条小尾巴,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替他写作业帮他背黑锅,为他挨骂还有挨打。甚至在司家人向他逼婚的时候,牺牲了自己嫁给他,只为当他的一个工具人太太。 温蕊的前二十多年没有自我只有司策,他是她生命的全部。 司策也理所当然地这么认为,有意无意地忽略着这个太太。 直到有一天,隐形人一般的太太向他提出了离婚。 - 多年的小尾巴突然要造反,司策不以为意,尾巴就是尾巴,怎么离得了他这个主人。 没想到温蕊一走就没再回来过。 后来某一天他一个人坐在光线昏暗的剧场角落里,看着台上的温蕊开放麦,容光焕发地说着段子的时候,仿佛换了一个人。 “门不当户不对,没点本事别遭罪,你是好人我不配,忘了我吧下一位。” 司策…… 从前他以为人类不需要尾巴就能活,现在他才知道,没了这条小尾巴他根本活不下去。

《离婚后,前夫他后悔了》章节试读

  清晨六点,晨光透过厚重的窗帘照亮了卧室的一角。

  温蕊被一阵细碎的起床声吵醒。昨晚折腾过久的身体一时挣扎不起,只能撑起疲倦的眼皮看一眼站在床边的身影。

  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抓男人的手,却一巴掌抚过了对方坚实赤/裸的上身,停在了腰际的位置。

  向来温柔内向的她不知从哪里升起股勇气,手不受控制地动了动,似乎是为了占便宜特意捏了两下那充满男性荷尔蒙的劲腰。

  再要开口时,却被一阵吵闹的蝉鸣声闹醒。她揉着眼睛坐起身,这才发现自己坐在学校的教室里,楼外晒了一早上的国槐枝叶有些发蔫,一如她现在的状态。

  下午的课总叫人发困,不知不觉就在课前睡了过去。可怎么会做那样一个梦呢?那是今早起床时的一个片断,在梦里显得尤为情/欲浓重。

  温蕊想醒醒神,便趁着教授还没来的当口打开微博翻八卦,却被一条本地的财经新闻吸引了目光。

  “突发,巨峰集团今早易帅,顺利完成新老交接,年轻新贵董事长正式接手集团,老股东之一秦氏完成股权交接,正式退出集团。今早开盘巨峰股价震荡上扬士气如虹,丝毫未受易主事件影响……”

  博文底下一连放了九张图片,大多为巨峰从前在网络上批露过的媒体照片。温蕊一眼就看到了秦氏集团的董事长秦弘德,还有几位也曾在家里见过,都是商界的大佬式人物。

  这些都是巨峰曾经的风云人物,但从今天早上开始,这里面一些人就正式退出了巨峰的历史,成为了过往云烟。

  难怪他昨晚回来得这么晚,今早又离开得那么早……

  财经新闻远没有娱乐八卦来得惹眼,这么条不起眼的博文下面也没多少条留言。但就这么寥寥几十条评论里,还有不少人在好奇巨峰的新任董事长是哪位。

  【年轻新贵长什么样,来张照片看看?】

  【好奇新董事长的长相,是不是很帅?】

  【楼上两位小说电视看多了,现实生活里哪来的帅哥董事长,全都是矮富锉。】

  【那也未必,楼上兄台不要仇富。】

  被怼了的那一位十分不服气,立马在下面发了一连串的企业家照片。仔细一看还真是质量堪忧,勉强有几位能做到五官端正。

  几十条评论里被这些或胖或秃的年轻企业家的照片占据了一小半,剩下的也都是些不知所云的评论。

  温蕊翻了翻觉得没什么营养,正准备退出的时候,听见旁边的两个室友在讨论新买的杂志封面。

  潘霜小声嘀咕了一句:“怎么又是司策封面,今年这都第几本了。”

  另一个室友李诗琴一脸得意道:“金九银十没听说过?我们策策影帝兼顶流,这封面除了他还有谁能拍。”

  “他这两年好像没拍新戏吧,我还以为他息影了。突然这么多封面是要复出的意思?”

  “什么复出,一直就在好不好。前几年不接戏那叫沉淀,你看刚一接陈导的大片,马上所有的杂志和资源又都来了。你策爷就是你策爷,那些小鲜肉没法儿比。”

  潘霜像是故意要气她:“万一他已婚的事儿被扒出来,就得让位了吧。”

  “谁说他结婚了,全是黑子营销号乱说,你别信那些。有证据吗?天天传天天说,我就没见人家戴过婚戒,他老婆长什么样有谁见过吗?”

  温蕊拿手机的动作一顿,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左手无名指。结婚几年她依旧没养成戴婚戒的习惯,司策也没有。

  两个室友还在讨论司策婚否的问题。

  “他现在的人气和咖位,就算结了怕也不敢说。”

  李诗琴是司策忠粉:“有什么不敢说的,他有作品又不靠粉丝,也不怕被资本抛弃。人家自己就是资本,思策影业没听说过吗,直接用了他自己的名字。这是什么,这就是资本。”

  “那怎么不用名字里那两个字,换了个同音字又是为什么?”

  “这你就不懂了,他姓司啊,这个姓你不懂吗?一不小心就会被微博屏蔽的姓氏,这个姓是可以随便用来给企业冠名的吗?”

  “这么说起来司策就是传说中那种要是演艺圈混不好,就得回家继承万贯家财亿万基业的贵公子?”

  李诗琴十分得意:“那是自然。”

  “那他要是结婚老婆得选什么样的,得联姻吧,是不是名字不可说,也跟司姓一样--微博一搜就得根据相关政策屏蔽的那种?”

  这下子李诗琴的脸色也有点难看,讪笑着道:“大概吧。”

  温蕊假装看书学习,尽量不去听她俩的对话。正装模作样时,旁边的潘霜突然伸手捅捅她,示意她往教室门口看。

  顺便还跟李诗琴咬耳朵:“小学弟又来了,又送奶茶?”

  温蕊看着卫嘉树走进教室,径直朝自己走来。

  他是温蕊同系的学弟,只比她小一级,两人的关系不止学弟学姐这么简单。在工作上卫嘉树算是温蕊的前辈,一直对她很照顾。

  卫嘉树这会儿过来,却是给李诗琴送票:“搞到几张思策影业发布会的入场券,学姐感兴趣吗?”

  温蕊听到这话抬头看他,突然意识到他是在讨好自己的室友。

  卫嘉树或许对她有几分意思,但从来没有明确表示过,温蕊也只当不知道。但最近这段时间,他跟自己的室友们走得很近。前几天是请客喝奶茶,今天又送发布会的内部票。

  明星云集的现场对李诗琴这样的追星女孩极富吸引力,她当场就尖叫出声。

  “要要要,自然要,说不定还能搞几张合影和签名。”

  潘霜也挺感兴趣:“我听说过这个,是不是秦芷也去?她是思策的人吧,听说跟他们老板关系不错。”

  秦芷的老板就是司策。

  李诗琴立马反驳:“好个屁,整天不要脸蹭我们策策热度。”

  温蕊一听到秦芷这个名字,身体不由一僵。刚刚财经新闻里提到的那位秦弘德就是秦芷的父亲。换句话说,如今娱乐圈正当红的新一代小花秦芷,是个实打实的豪门千金白富美。

  这些众人皆知,可他们不知道的是,秦芷还是司策的……青梅竹马。

  耳边对话还在继续,李诗琴的声音比别人高了几个分贝:“什么,司策也要去?学弟你消息准吗?那我更得去了,我得去看着点,以防秦芷团队回头又乱说,瞎攀扯跟策策的关系。”

  卫嘉树把票给了她们,一共三张。旁边有感兴趣的女生就凑过来想分一张。

  卫嘉树心满意足地准备送走几位学姐,顺便陪温蕊上接下来的两节课。

  “课我替你们上,一会儿点名我会帮喊到。”

  “你一男的怎么帮我们喊……”

  李诗琴笑得正欢,突然手被人握住。低头一看发现温蕊正在看她:“我也去吧。”

  没有人想到温蕊会去,连她自己都被这想法吓了一跳。可她说话间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地站了起来,收拾书包就要走。

  卫嘉树急了:“学姐你也去?万一点名……”

  “麻烦你捏下嗓子替我喊声到。”

  温蕊说完拿起书包和李诗琴潘霜离开了教室,剩卫嘉树一个人摸不着头脑。

  温蕊居然会对那种明星扎堆的活动感兴趣?失策了,下次应该谨慎些。

  其实卫嘉树不知道,温蕊不是对明星感兴趣,只是想见司策一面,哪怕不能面对面,隔得远远地看一眼也好。

  最近这一阵儿他几乎不着家,之前温蕊不知道他在忙什么。但刚刚看了那条财经新闻后就都明白了。

  集团夺权这么大的事儿,难怪他忙得整天不露面。只是他早上刚刚摆平的集团的争斗,下午就忙着去新闻发布会……

  说起来这也不是他必须出席的场合。联想到刚才潘霜说秦芷也会来,所以司策这是来捧她的场?

  司秦两家是联姻关系,司策的大伯母就是秦芷的姑姑,几十年来两家向来利益一致。秦弘德这次退出巨峰,显然是把自己手中的股权都割让给了司策。搞不好还帮着司策拉拢了一波董事局的老人。否则后者年纪轻轻也不能那么顺利就夺了巨峰的权。

  秦家帮了司策,那他是不是也要投桃报李?

  温蕊的心一下子就被揪了起来。

  -

  发布会在离学校不远的岚生酒店举行举行。

  发布会大厅里,台上主持人明星站了一串儿,底下前排坐的都是思策的高管以及合作方的代表,后面大半则是媒体记者,忙着抢占最优位置拍照提问。

  温蕊他们这些无关人士全都挤在了最后几排的角落里,伸长了脖子也看不清前面究竟有什么人。

  只是坐下看了一会儿后,前面人群突然发出了一阵骚动。李诗琴似乎是粉丝天性,竟然眼尖地捕捉到了司策的身影。

  她激动地叫了声“我们策策来了”,顺便捏了下温蕊的胳膊。后者疼得一哆嗦,探头去看的时候大屏幕上适时地出现了司策的侧脸,引起场内一阵轰动。

  任何一个明星上台的时候,都没有司策出现引起的动静大。但他却只是安静地坐在第一排,嘴角平直不带笑意,侧颜清晰而冷峻。

  那一份贵公子般的清隽与矜贵,确实当得起巨峰掌舵者这一职位。

  温蕊靠着那匆匆的一瞥,在场内坐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因为想上洗手间才中途离开,结果好巧不巧就在走廊里撞见了司策的经纪人虎哥。

  虎哥自然也认得温蕊,上前寒暄了两句后突然道:“策哥这会儿在休息室,要不要我带你过去?”

  温蕊想说不用,又抑制不住心里对那个男人的想念,终于还是微笑着谢过虎哥,跟着他去了休息室。

  司策的VIP休息室所在的楼层特别安静,虎哥领她到门口后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才推开门请温蕊入内。

  他也没说什么,替温蕊开门后顺手又将门关上,笑着走了。

  对他来说讨好了老板的太太,就是间接讨好了老板本人。这一波操作虎哥对自己的表现十分满意。

  温蕊站在休息室里却有些犹豫了。

  司策似乎正在休息,坐在沙发里一手支着脑袋,闭目养神的时候整个人比刚才少了几分严肃,多了一丝慵懒。

  小时候的司策也不像现在这么不苟言笑。

  温蕊一时情绪上涌,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他们初相识的那段时光。少年五官明媚光芒万丈,是她人生里最耀眼的一束光芒。

  温蕊轻手轻脚走近那人身边,弯下腰来想凑近看他的眼颜。鼻尖正在触碰到一起时,面前的男人却突然睁眼,犀利的目光朝她射了过来。

  “温蕊,谁让你来的?”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离婚后,前夫他后悔了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离婚后,前夫他后悔了》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离婚后,前夫他后悔了》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离婚后,前夫他后悔了》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