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身妾笙

妾身妾笙

作者:十度天 妾身妾笙最新章节:23、烈火入喉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1-12 09:05:07 人气:25

妾身妾笙简介:【1】 姚舒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时,他坐在暗处的沙发,指尖的烟明明灭灭。 须臾的静默后,他掐灭烟头,冷声质问送她过来的人。 “姚老先生让我养这个小东西?” 男人严肃沉闷,姚舒有些怕他。但仍壮着胆子拉了拉他的裤腿,小心讨好:“叔叔……” 裴砚承冷漠起身,只给她一个背影。 “送她回去。” “我不喜欢小孩,更不会养小孩。” 【2】 后来,有人看到向来严肃沉闷的男人,在给一个小姑娘扎头发,耐心又温柔。 语气是从未见过的温和宠溺。 “今天想扎什么样的?” 小姑娘一边喝牛奶一边说:“丸子头。” 裴砚承养她、宠她、纵容她。 却也给姚舒定下三个规矩。 不准夜不归宿,不准穿着暴露,更重要的是不准早恋。 姚舒乖巧点头。 外人都道裴砚承家教很严。 只有姚舒知道,在无人的黑暗里,裴砚承平日里的冷漠矜贵荡然无存。 他用全部的宠爱,陪她度过一个个充满荷尔蒙的夜晚。 【3】 被接回姚家那天,姚舒决心表白,却无意得知自己于他只是“养着玩玩罢了”。 她心灰意冷,走得干干净净。 宴会再遇,姚舒眉眼疏离,端端正正地喊他裴叔叔,再无半点越界亲密。 男人笑容收敛,手指用力到几乎捏碎杯子。

《妾身妾笙》章节试读

  陵央二十五年,大雪。

  虞城连下了五日大雪,整个都城放眼望去一片洁白无垠。地上一排错乱的脚印延伸向紫薇山。

  大雪纷飞中只见一男子坐于紫薇山高处,眼神空洞迷惘地望着紫薇山下深渊万丈,满头青丝已然覆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雪,他紧紧怀抱着一女子,用宽大的白裘大氅将女子裹得严严实实,女子的手被置于他的掌心,轻抚一遍又一遍。

  仿佛要将她冰冷的手搓揉出温度来。

  那女子脸上毫无血色,双眼阖着。

  分明是一个死人。

  “阿笙,这雪怕是不会停了。”男子轻声说道,嗓音低沉沙哑,怀中的人没有丝毫反应,静静地躺在他怀中,男子抬手抚上她的脸,又道,“阿笙,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我没带你看到漫山遍野的紫薇花,你生我的气了?”

  他眼中黯然,手指有些颤抖。

  许久,开口道:“你倒是好久没这么安静了。”

  女子的睫毛依然垂着,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回应。

  “阿笙,你不是一直说要回你的家乡上海吗?”白色的衣袂翩跹,他缓缓道:“天下之大,万载春秋,本王就算是掘地三千尺,也会帮你把你的故乡找出来。”

  “阿笙,回家,我们回家。”

  ——

  每每人们说起恭王妃柳氏,言语中都不乏鄙夷和嘲讽,人人都说她恃宠而骄,嫉妒成性,是祸国妖女,诸如此类。

  而她,便是那个人们在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柳妃,柳氏单名一个笙字。

  在他的江山大业面前,她始终是微不足道的。

  那人必是恨她入骨的,刑场污秽,可他亲自来督刑。三百大鞭砸下去,每一下都皮开肉绽,刺骨钻心的疼,像是有无数双从四面八方袭来的手,撕扯着她的身体。

  她咬破了唇,浓郁的血腥味圈绕着她,分不清是嘴里还是身上的,终于忍不住失声尖叫起来,最后只感觉身体处于黑暗的边缘没有一丝力气叫喊,眼前越来越趋近于黑暗……

  她在混沌中看向那人,他坐在高台中央,眼神没有一丝波澜,他斜睨看着她,眼睛微阖,似是因为她无力叫喊而觉得无趣。

  “泼醒。”薄唇轻吐出二字。

  冷水从头灌下时冰冷刺骨的疼痛让她心志全灰,在鞭子落在身上时发出低低的呜咽声,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抬起头与他遥遥相望,四目对视的时候两行滚烫的眼泪奔涌而出。

  她的嘴唇开合,想喊出他的名字却没有任何力气,只能一遍遍地蠕动嘴唇。

  他似乎微微一怔,偏头移开了目光,两道凌厉的眉不知不觉拧在了一起。

  她惨淡一笑,最终低下了头。

  几度昏厥又被冷水泼醒,最后一鞭下去的时候,她几乎捱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即便坠入黑暗,她还是听到了他宛若深寒枯骨的话语。

  “别让她死了,她所受的还远远不够。”

  与他共度千万朝露,如今一句爱恨与否,却终是不敢问。

  白衣女子合着未干的泪慢慢睁开眼,残夜的烛火还在灯盏中慢慢摇曳着。三年之前,她曾跨越千年来到这个世界,这三年来,一直活得身不由己。

  她也曾像个情窦初开的女孩,想要与他百年偕老。纵使她知道自己一开始就入了他精心设计的局,她也情愿选择闭口不言,沉溺在他虚假的温柔里不能自拔。

  如今这一切,都结束了。她已身处在万丈深渊,已是万劫不复。

  “王妃你可算是醒了!您都昏睡了三天了,若再如此昏睡下去,奴婢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失神中一双温热的小手迅速地紧握住了她的手,柳笙的思绪被女孩带着哭腔的声音拉回。

  眼前的女孩梳着一个双螺髻,泪眼婆娑,这女孩便是她的婢子,棠红。

  棠红看着她呆呆凝着烛台目光颓然而迷茫,说道,“北苑不比繁襄宫,没有常明的琉璃盏,奴婢知道娘娘怕黑,所以在王妃昏睡的几夜都未曾让烛火熄过。”

  她看着棠红的衣束俨然没了往日锦绣,那粗制滥造的布衣无声的告诉她,她已不再是繁襄宫的主人,也不再是那人膝上的宠爱。

  柳笙苦笑,艰难地撑起身子却扯痛了身上纵横交错的伤,不由又重重跌回床榻。

  她看见自己手上深壑的伤口,裂开长长的口子,露出了里面鲜红的嫩肉,血迹干涸覆在伤口周围格外触目惊心。

  柳笙感觉眼角有些湿润,身上火辣辣地疼痛。她知道,现在的自己怕是没有一处地方是没有伤的。

  棠红抬手抹着眼泪,“现在王妃伤的这么重也不找太医来瞧瞧,若是以后落了疤,殿下可就……”说着忽然一滞连忙捂住嘴,打了自己几个嘴巴,“呸呸呸,王妃一定会好起来,殿下也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柳笙无力地朝她安慰一笑,声音从皲裂的嘴唇溢出,“不在乎了……一切都回不去了,一直都是我在自己骗自己,现在已经无所谓了。”

  如今她再也无法让他心疼,他亲手撕碎了她的一切,那么决绝而不留任何余地。

  “棠红,帮我开一下窗吧。”

  “可是王妃您现在身子很虚吹不得风,到时落了风寒就不好了。”

  柳笙抬手覆上棠红紧紧纠结在身前的手,“棠红,谢谢你,今时今日你还选择陪在我的身边,我这破败的身子怕是好不了了,即便上天恩威让我痊愈了,也是会留下不少的病根。这身子,败了也就败了。”

  忽然一股酸楚涌上心头。

  “棠红,我好想回家。”柳笙眼里溢满了眼泪,“我好想我爸爸,好想我妈妈,妈妈给我做的糯米糍我还没有来得及吃,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们我升职了,好想,好想他们。”

  “王妃,你……说什么?棠红听不懂。”

  她缓了缓情绪,移开了目光,“没什么……我只是想看看窗外的红梅,应是开的正好吧。”

  棠红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起身走到窗边,又是不放心地转头看了她一眼,才推开被连日来冬雨腐蚀的木窗。

  凉风落入屋内,卷起室内飘渺的轻纱。

  她伸出手又放下,“再过几日,这花怕是又要褪了吧。”

  “王妃,方便属下进来吗?”一道声音从门外响起。听闻来人,一边的棠红已经急出了眼泪。

  今日,是她被处于剜刑之日。

  剜刑,顾名思义就是用刀将人的舌头生生剜除,致使失声。

  来人一袭黑衣,腰间佩剑,正是那人的部下。

  柳笙正欲起身,却被阻止了。

  “王妃身子不便就不要起身了,身体可有好一些许?”

  “有劳费心了,身子已经好多了。你此次前来必是奉旨督刑,见圣谕,岂有不跪的道理。”说着颤巍巍地起了身,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却是摔下床的,“妾身领罚。”

  他想开口说些什么,犹豫良久,却不知应该从何说起。

  他叹了口气,使了眼色便有一女子上前来,看服饰是宫中的医女。

  他拿起医女手中案盘上的一盏酒杯,“王妃,殿下免了你剜刑之苦,因此赐你红鸩酒一杯。这红鸩毒性既烈既燥,饮下后,由食道灼烧至肺腑,不出半日就会失声。虽毒性猛烈,痛苦却比活活剜了舌头要少很多。”

  “殿下对王妃还是有心的,安排了医女,给王妃治治身上的鞭伤。”行刑的小厮说道。

  柳笙惨淡一笑,“妾身……谢殿下!”

  他望着她,心中百感交集。

  灰败毫无生气的脸,不由让他想起了昨夜负手而立在窗口的那个人,苏颐。

  昨夜,殿下并没有去幸僖苑陪伴檀姑娘,而是一直在寝殿出神地望着悬挂梢头的皓月,垂在身侧的一手慢慢收紧又放开。

  忽而见那人拂袖一挥,小几上摆放整齐绫罗的糕点都被打翻在地。

  “膳房的人是故意做这些糕点来惹怒我的吗?”

  几块糖梅糕滚落到孤临脚边,他连忙跪倒在地,“膳房都是按照殿下平日来最爱的糕点备的。殿下平日……”

  他说到一半便住了口,旁人许是不知,他常伴殿下身边,知道这糖梅糕却是柳笙的最爱,殿下甚至给柳笙栽了满院的红梅花。

  以前柳笙依赖殿下得紧,隔三差五地跑到盛宪殿来。于是殿下便会每天都在寝殿都要备糖梅糕,若是柳笙来了,就坐在殿下身边吃着糖梅看他处理政务。

  苏颐冷冷地开口,“我最厌恶梅花。”

  苏颐不知不觉中加重了握拳的手,再松开时,掌心已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他看着掌心渗出的血珠,皱了眉。

  苏颐左手覆上伤口,开口问道,“明日,便是她行剜刑之日吧。”

  那小厮知这话是对他在讲,回道,“是的,明日便是王妃行刑之日。”

  “本王记得,红鸩毒性剧毒无比,但若药量控制得当,亦可做到致人失声却能保证性命无忧。”

  那低沉沙哑的声音让他印象颇深,小厮回神,“王妃,你若是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义不容辞。”

  “劳烦你了。”柳笙握住了棠红的手,紧紧相握放置在掌心,“我的婢子自我来到恭王府就一直服侍我,如今她也到了婚嫁的年纪,还望你在苏颐面前求个情,除了她的奴籍,让她出府好许个人家。”

  “谢谢你。”柳笙双手伏于地上磕了个头。那小厮连忙扶起她,“何须如此大礼。”

  “娘娘!奴婢不走!让奴婢继续服侍你,若您失了声,往后的日子受了欺负又如何说得!”

  柳笙轻轻拍了拍棠红的手背,没有说话,视线不由自主又移向窗外。

  几片梅花瓣落入了屋内,随着轻纱轻轻舞动,凛冬窗外,已是满目嫣红。

  “该行刑了。”

  柳笙抬起头,阳光轰然倾泻在她的脸上。她心中明了,此生此世,难弃君心。

  在眼前大片的嫣红中,仿佛回到了三年前初来陵央的那个冬日,大雪纷飞,洁白无垠。

  “苏颐,我该回家了。”

  盛宪大殿。

  一个小役神色匆匆前来通传,他跪倒在长身而立的男子跟前,慌乱道:“殿、殿下!王妃她……她饮了鸩酒之后,人便不行了,恐怕是马上要……要去了……”

  “你、说什么?”苏颐听到自己带着愠怒的声音响起。

  红鸩毒性剧烈,因此他给柳笙用药十分谨慎,她那一盏酒中的药量断断不会要了她的性命,只会让她暂时不能发声而已。又怎会……

  “鸩酒在送去给王妃之前,可有谁经手?”

  “小人不知……”

  这时,又有一婢子拎着裙摆急匆匆跑来,颤巍巍地扑通一声跪倒在苏颐跟前,她满脸泪痕:“殿下!我们檀姑娘忽然呕血不止,只凭一口气吊着了,姑娘现在一直念叨着殿下的名字,奴婢求求殿下,快去南苑看看檀姬姑娘吧!”

  那婢子的话音未落,苏颐置若罔闻,一脚踢开盛宪殿的门,径直走向北苑,身后的大衣卷起一片风雪。

  阿笙,等我。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妾身妾笙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妾身妾笙》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妾身妾笙》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妾身妾笙》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