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暗恋事故

双向暗恋事故

作者:melonsoda 双向暗恋事故最新章节:第34章 番外二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其他小说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11 09:43:54 人气:480

双向暗恋事故简介:在林秋心里,他暗恋八年的对象沈嘉明 总是冷静的,沉着的 站在自己难以企及的高处 冷漠地俯瞰着他 后来他终于知道 那么遥不可及的对方 竟然时时刻刻在觊觎自己 -------------- 攻受双向暗恋! 受/性格前期【软弱敏感】后期成长变为【坚强独立】 攻/对外【高冷疏远】对受【霸占欲满满】

《双向暗恋事故》章节试读

  绿灯转红,林秋停在了斑马线前,对面商业街街口那块巨幅海报上的混血男模非常吸睛。

  左边两个高中女生在大声在讨论,林秋跟着抬眼看过去,那男模五官深邃身材匀称,睫毛浓密双眼电人,的确非常吸人眼球。

  但林秋却觉得对方没有沈嘉明好看,那偏瘦的身材也比不上沈嘉明。

  年轻多金事业有成的沈嘉明,林秋的大学同学,友谊维持到今天已经迈入第八年,同时,还是他自不量力暗恋的对象。

  两人上周五才见过面,沈嘉明从欧洲旅游回来,照例给他带了伴手礼,几盒手工巧克力还有茶叶。

  沈嘉明把礼物给林秋的时候,巧克力刚从冰箱拿出来,大热天从欧洲千里迢迢带这种易融化的糖果,并不是聪明的决定。

  林秋问了一句,“这么热的天,巧克力化了怎么办?其实你也不用特地给我……”

  话讲到一半,又尴尬地收了回来,沈嘉明怎么会特地给他买巧克力呢,顶多是给别人挑选的时候,想起还有他这么个朋友,便随手拿了几盒。

  所以这并不是他该烦恼的事,就算他提醒对方下次别带了,也没有用,另有人等着这远来的心意。

  “没有没有!当我没说!你想送谁巧克力都可以,都好。”

  沈嘉明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别人都要香水领带,只有你才要这些零食。”

  沈嘉明嘴里的这些零食,价格不到其他礼物十分之一,费心程度却远远超过其他礼物,但没有办法,林秋人穷志不高,送他用不上的奢侈品不如让他饱口福,更让他开心。

  但这么费心带回来的礼物,却被对方说下次不必,沈嘉明黑着脸去厨房接水喝。

  林秋察觉自己说错话,想着如何让对方消气,在还没想出办法之前,就在沈嘉明家里,翻看对方从相机导出来的照片,不由发出羡慕的感叹。

  沈嘉明回到客厅脱下西装,扯下丝绸领带,直接坐到他身边,不管他心跳蹦到极限数字,看了一眼屏幕,冷淡地说,“现在觉得羡慕了?当时让你一起去,你又不愿意。”

  林秋窘迫地笑笑,也不是不愿意,是实在去不了。

  已经失业三个月的林秋,在海投简历的情况下,把湳北市大大小小的办公楼几乎都打卡了一次,还是没有找到新工作。

  微薄的存款应付湳北的高物价和房租就够呛,哪里有闲钱做旅游的打算?

  与他充满烦恼与压力的人生相比,他暗恋的对象,沈嘉明的生活自然轻松太多。

  沈嘉明家世好,从来不知道缺钱能把人逼疯这样的事,加上他赚钱能力又是顶级,也不会明白,怎么失业几个月就让已经工作四年的林秋,如此捉襟见肘。

  虽然不明白不理解,但对方还是时不时会找他出来吃饭,朋友间互相帮助其实很正常,谁没有困难的时候,但每每林秋都是受惠的那人。

  他脸皮薄,一次两次还愿意出来,再多几次,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被拒绝得多了,沈嘉明便减少了邀请他出场的次数。

  对方当然也问过他需不需要帮助,比如介绍工作机会。

  林秋上一份工作是证券公司的客户经理,但他自身内向的性格和外部不景气的市场,找他开户买卖股票的客户太少,佣金撑不起他的工资,最终还是被公司裁员。

  而沈嘉明在金融圈又极为吃的开,其实凭着林秋湳北大学的学历,加上沈嘉明的人脉,只要他点头,沈嘉明便能向他抛出许多橄榄枝。

  但是林秋总是婉拒,如果对方不是沈嘉明的话,那就好了,偏偏是沈嘉明。

  他不想沈嘉明看不起自己,抛弃了生活,守护了自己的自尊心。

  照片已经看完,甚至还小心机的故意倒回翻找了好几张风景不错的照片,然后与沈嘉明闲聊拖延时间,只是想在对方身边再待一下。

  但这一招用完,就没有再待下去的理由了,林秋起身拿着礼物道谢,沈嘉明也跟着起身,说我送你回去。

  想到那窄小拥挤的出租屋下嘈杂脏乱的街道,他并不想沈嘉明去,“不用了,我赶地铁回去,现在这个时间,地铁已经很空了。”

  沈嘉明穿上西装外套,拿起鞋柜上的钥匙,“我送你,节约时间,你不是最怕你的巧克力融化吗?”

  林秋虽然心里想,这回去一个小时地铁路程能融化成什么样呢,至少不会比从欧洲带回来更过分,但又能和沈嘉明多相处一会,便还是应了下来。

  那手工巧克力果然美味,入口醇厚微苦,接着就是香浓的甜味,甚至咽下口腔还有回甘,林秋放在出租屋的冰箱里,节省地品尝,但某天发现少了两块,便心疼着一口气全部吃完。

  就算现在,在等待红绿灯转换的间隙,回味起那个味道,他都忍不住吞口水。

  红灯转绿,林秋加快脚步过了十字路口,今年股市行情不好,证券公司的工作太难找,他已经打算先兼职解决生活费和房租的问题,再慢慢求职。

  昨天在网上找了咖啡厅的兼职,约定下午去店里进行面试,这还是第一次面与金融无关的职业,也不知道他准备的自我介绍,是否符合对方的要求。

  咖啡厅坐落在人流量巨大的商业街中心,夹杂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间,难免生了不少紧张感,心跳变得急速,林秋清了清嗓子,对着玻璃窗确认了着装,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林秋?”

  他走到点单台还未说明来意,竟然有人先叫出了他的名字,他寻着声音看过去,被一盆大型绿植遮住了视线,微微探头发现眉眼间笑意未消的男人冲他招手,竟然是王闯。

  他的大学同学,加上沈嘉明的关系,应该称得上是朋友。

  王闯这么一叫,本来背对自己的人也转过身,就算八月正午猛烈的阳光洒进来盖住他半张脸,却也是如常的俊美吸睛。

  拥有宽厚结实肩膀的背影,当然是沈嘉明。

  心虚,让并没做什么坏事的林秋原本白皙的脸突然胀红,紧张感未消的手指颤抖得快拿不稳文件袋。

  “好巧啊林秋,你过来坐。”

  除了王闯和沈嘉明,还有一位林秋眼生的女士,王闯示意服务员这里要新加点单,林秋不情愿地慢悠悠晃过去,听见沈嘉明问,“你怎么在这里?”

  林秋心口猛的收紧,为什么在这里遇见自己呢?

  他拿着透明文件袋装的简历,周二下午两点十分,说是来一个人突然想来喝杯咖啡,谁都知道他林秋节省没情趣,谁又会相信。

  “不知道你也喜欢喝咖啡,正好今天遇到了,我请客,这家店我有投资。”

  “我……不用了,我和人约好了面试。”林秋作势张望四周,露出尴尬的笑容,“但没看到人,我应该走错了,你们慢聊,我先走了。”

  王闯站起身招呼他,他没听,慌忙地掏出手机假装要联系对方,一边翻找着根本就不存在的电话号码,一边逃命一般快步走了出去。

  单程一小时十分的地铁又原路坐了回去。

  要是不要面子的话,向王闯说明来意,可能都不用面试直接得到兼职的职位,但是沈嘉明也在那里,口就被死死封住了。

  还能怎么办呢,只好简历继续投向各位HR的邮箱,十分钟后便被其他应聘者挤到第二页,再打开求职软件找兼职。

  可要避开沈嘉明和他朋友投资或者参与的店,避开他的关系网,加上他能做的兼职,偌大的湳北市,选择瞬间少了一半。

  为了缓解心理的郁闷感,林秋去冲了个凉,右手拿着毛巾粗鲁地擦拭短发,划开充电中的手机发现有一通未接来电,看见署名又不禁一怔,是沈嘉明。

  还是来了。

  林秋叹了一口气,很快就拨通了沈嘉明的电话,等待的时间很是难捱,接下来的话也不好开口,要不是真的没有办法,他甚至想沈嘉明干脆不要接通好了。

  已经是晚上十点,对方难得还在公司,林秋听见他在电话那边对别人说,‘稍等,我这边有点急事。’

  他想象沈嘉明现在应该朝着迫不及待向他报告工作的人做出稍等的手势,抽出他万分宝贵的工作时间,走到他那宽敞大办公室的落地窗旁,透明玻璃借着夜色会映出他俊美的脸庞。

  林秋脸不禁一红,他的事根本微不足道,居然占用沈嘉明加班的时间,好不容易收集起来的勇气像手指没捏紧吹风口的气球,稀里糊涂又送了一半出去。

  “刚刚在洗澡,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但他还是开口,问对方来电找他是为何。

  沈嘉明是来问下午的情况,林秋准备敷衍过去,说自己真的粗心看错了咖啡厅,你也知道找工作时人会很烦,容易出错也正常嘛。

  电话那头的沈嘉明看不到他的脸,不知道说谎时林秋心虚的红了脸,心里羞愧到发烫。

  可听见沈嘉明问,你是不是遇到了困难?

  林秋就不说话了,他一开口,眼泪就会止不住。

  面试处处碰壁,生活处处用钱,别人样样优秀,各种压力和心酸,他不知道可以告诉谁,家里是只能报喜,朋友只有沈嘉明,又怕对方嫌弃,更是不敢说出去,只好自己憋在心里。

  他很想沈嘉明就在他面前,他很想两人是亲密到可以抱住他大哭的关系。

  他想边哭边抱怨,大城市生活代价太高了,找工作的压力好大,可是你只会留在湳北,我为了要留在你身边,有多辛苦呐。

  沈嘉明你都不知道!你什么都不懂!

  但他无法讲,对方没有责任知道他的苦楚,陪他心疼。

  林秋沉默了好久,终于平复好心情,他问沈嘉明你还在吧?

  对方没有挂电话,那边应了声,林秋低着嗓子没有胆子,脸皮薄却还要揭开伤口,给对方说了自己的困境,对方也没有什么安慰或者鼓励的话语。

  听林秋断断续续说了情况后,那边沉默了一会说,“房租都成问题吗?”

  沈嘉明才去他合租的小区看过,那么普通的小区,糟糕的环境,租金都能给他压力,林秋不知道对方在心底会多看不起自己,深怕沈嘉明下一句就说,没想到你混到这样的地步,朋友还是别做了。

  他紧张地握着手机,在双方沉默的时间里,花了三秒组织语言,准备向沈嘉明开口借钱,却听见沈嘉明说。

  “那你搬过来住吧,我家还有空房间。

  林秋一怔,手微微发抖,嗓音也跟着颤抖,“太、太麻烦你了,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借我一下下个季度房租……”

  “你住的那个小区环境是问题,安全也成问题,你直接搬过来吧。”

  沈嘉明的语气不容人拒绝,接下来的生活突然有了着落,林秋心里的大石也重重落下。

  自己这种小人物带来的困扰,对于沈嘉明来说,能有多大呢?哪怕是压得自己喘不过气的压力,对方并不用太费心就能解决。

  沈嘉明站在高峰,自然没有像他趴在低谷,时时刻刻得提防被渗出地面的污水湿透裤脚后再往上浸的情况,给自己沉重压力的生活,对方却在之中活得多姿多彩,一切掌控得游刃有余。

  嗙铛一声,有铁门重重落下的声音,合租房的室友脾气很是火爆,那一声噪音倒是敲醒了愣神中的林秋,他赶紧对着电话讲,“对不起啊,又麻烦你了。”

  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当初证券公司来学校办校园招聘会,同为金融专业的沈嘉明拉着他去面试,提前到场的同班同学纷纷惊讶沈嘉明怎么会来,太子爷也需要像他们一般找工作吗?

  凭着他的家世背景,钻石黄金早就铺满了他独占的阳光大道,根本不用来这里和他们抢饭碗,走独木桥拼个你死我活。

  沈嘉明陪着他逛了全场,林秋看着哪哪都无处下脚的长龙队伍心里开始打退堂鼓,虚心的表情太过明显,不自信和害怕根本没心隐瞒,马上又被看穿。

  沈嘉明几乎半拎着他到了那条最长的队伍末尾,对方声音冷冷地质问来,你不是很需要实习经历吗?

  面试官之一是一个经常上电视分析股市讲股评的证券分析师,林秋时不时会看那个节目,从来都看见那人冷静到近乎冷漠地说着近日股票走势分析大盘曲线,没看见他那么热烈,只为邀请不过还是在校生的沈嘉明加入自己团队。

  沈嘉明沉着声,时不时把眼神递给林秋,引得那人也往林秋身上搁了几秒,才问了他名字,又快速把林秋的简历从那堆积成小山的纸堆里抽出来,马虎地浏览一遍,便说行,你和你朋友一起进来实习吧,然后给了林秋一个客户经理的实习岗位。

  实习期还没过完沈嘉明去国外读研,自己留在了那家公司,再后来他毕业回国入职,待遇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只是这么发散得一想,想起让他在这独木难支的大城市安安稳稳解决这四年多温饱问题的工作,其实是这么来的。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双向暗恋事故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双向暗恋事故》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双向暗恋事故》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双向暗恋事故》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