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的菟丝花前妻[穿书]

穿成男主的菟丝花前妻[穿书]

作者:日日复日日 穿成男主的菟丝花前妻[穿书]最新章节:第74章 大结局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修真穿越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11 09:10:48 人气:84

穿成男主的菟丝花前妻[穿书]简介:姜黎黎穿成了修仙小说里男主的菟丝花前妻。 前妻携恩索报,日常就是伸手向男主要修炼资源。 她贪得无餍,作死不止,于是,就成了前妻,最后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 姜黎黎怒摔剧本:靠自己不行吗,非要靠男人? 【剧情:不行!!】 姜黎黎:?? * 好吧,工具人能苟一天是一天—— 男主一步步将她逼至角落,将她困在怀里:“想走?不可能。” 女主挽着她的手臂,扭捏道:“我最喜欢师娘啦。“ 剧情:男女主你们都醒醒!她只是个炮灰女配! “你炮灰一下试试?” 剧情:试试就试试。 于是剧情崩了—— *1vs1,HE,sc *原女主不黑化,有自己的cp

《穿成男主的菟丝花前妻[穿书]》章节试读

  姜黎黎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醒来,是被冻醒的。

  入目先看见一张云雾茫茫的玉骨屏风,右手边临窗摆着一张坐塌,上置一实木茶几,茶几上放着一套白瓷梅花纹的茶具。

  左手边挨墙靠着一个多宝阁,上面摆了些木雕、瓷器、字画一类很典雅的物件。

  姜黎黎坐在雕花床上,摸了摸床边垂挂的锦缎,来回打量这古色古香的房间,寻思自己被恶搞的可能性。

  用这么大阵仗恶搞她,她身边的朋友似乎还没这么傻多速。

  床帘上垂挂的珠翠发出轻微脆响,随即房门就被“笃笃”敲响。

  姜黎黎动作一顿,犹疑地起身,抓了下自己绯色的裙摆,扬声道:“谁?”

  门外传来一个冷淡的女声,“是我,风姑,奴婢来送娘子要的东西。”

  姜黎黎现下毫无头绪,只能以不变应万变,坐回床边,说道:“请进。”

  房门咿呀一声,来人穿着一身素色衣裙,不施粉黛,看着大约三十来岁,虽自称奴婢,可观她周身气质绝尘,实在不像是为奴为婢的人。

  姜黎黎一时拿捏不好态度,只好沉默地望着她。

  她双手托着一个锦盒,绕过玉骨屏风时,那织锦上的云雾仿佛浮动了下。

  姜黎黎微微睁大眼睛,又仔细打量了一眼屏风,可再看去似乎又没什么蹊跷。

  风姑说道:“姜娘子,你要的东西已悉数装点好放至云轿上。”

  “至于千重莲,公子目前也只拿得出半株。”她说着打开锦盒递到姜黎黎面前,眼神中带着几分厌恶。

  这位姜娘子每次前来,都是来张口要东西的,这次也不例外。

  公子在秘境里受伤,她身为公子的夫人,来了连问都不问一句,便又开始索要东西。

  列出的一长串清单,专捡着这次秘境里的稀罕物要,恨不得刮下公子一层皮。

  果真是从中境出来的下贱东西,贪得无厌。

  风姑从一开始就看不惯这位娘子,要不是碍于她的身份,她恨不得学山下那些泼妇,拿扫帚把她撵出去。

  她冷声道:“另一半公子会用凝元丹作为补偿,过几日直接送去娘子别院。”

  姜黎黎沉浸在内心的震惊中,完全没察觉对方恶劣的口气。

  千重莲?秘境?这位姐妹的表情好正经,一点也不像在演戏。

  这算什么?她真的穿越了?就算穿越了,也该来点前情提要吧?怎么办,好方。

  姜黎黎也不知道千重莲是个什么东西,只见盒子里躺着几朵翠绿肥厚的叶片,像她家窗台上种着的多肉叶瓣。有一股幽香,盒子里还有一块玉珏。

  她不知道原主是什么性格,不敢多说话,只好淡然地点点头。

  风姑被她理所当然的态度气得不轻,没忍住狠狠瞪了她一眼。

  姜黎黎:??

  “时辰不早了,奴婢送姜娘子出去。”

  这原来不是她的房间啊。

  姜黎黎跟着她出厢房,外面是一个“回”字形庭院,院中种着梅树,枝头上点点花蕾正凌寒绽放。

  她默默搓手臂,这么冷还穿这么少,原主莫不是被冻死的吧?

  两人一前一后沿着回廊往外,又穿过一个庭院后,便出了大门外。

  门外有一个很宽敞的前院,铺着规整的青石板,院中停放一乘轿子,轿子后方载着一只大木箱,那应该就是之前说的装点好的东西。

  旁边还有一只仙气飘飘的白鹤,得有她半个人高了。

  白鹤转向她们,扬起翅膀叫了一声。

  姜黎黎眼睛一亮,着实被惊艳到了,又有些害怕得不敢接近。

  另一人却仿佛习以为常,示意她赶紧接过锦盒上轿。

  夕阳斜晖,云雾缭绕,林木郁郁苍苍,院外一条石阶向下延伸,没入林中,举目望去,远处可见山巅的影子。

  这院子坐落在一座高耸的山头上,居住环境美则美矣,就是有点偏远。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姜黎黎也不知道坐上轿子会被送去哪里,不过明显她在这里也不受待见,对方就差把“滚”字刻在脸上了,活像自己是个讨债鬼。

  她看看那口箱子,心虚地想,她还真是。

  姜黎黎接过锦盒,道了声谢,弯腰钻进轿子里。

  一进轿子就感到一股暖意,这轿内竟比她在外看到的要宽敞很多,坐塌上铺着软垫,茶几上点着香薰,还配有茶水和点心。

  她刚一坐稳,轿子就轻轻一震,一声清脆的铃响,轿子悠悠晃起来。

  轿夫这么快就来了?姜黎黎心下吃惊,掀开轿帘往外看,这一看不得了,轿子飞在半空中,四周悬着一圈闪着金光的阵法,前方引路的赫然是那只白鹤。

  金灿灿的余晖镀在它身周,鹤鸣声洪亮,有种特别不真实的梦幻感。

  下一刻,她就被特别真实的劲风拍回了轿中。

  姜黎黎扶着自己被风打得松垮垮的发髻,胡乱地用发簪固定住,坐回塌上。

  她这下确定,自己多半是穿进了修仙世界。

  姜黎黎最近正爱好修仙这一题材,经常通宵达旦地看文,连看了好几本修仙小说,对书中世界委实有点向往,没成想一觉醒来,就穿进了修仙世界里,心里还有点高兴。

  反正她在现实中早已是孤家寡人,也没有什么好牵挂的,唯一可惜的就是父母遗留的那套房产,好不容易才抢回来,这下又得便宜那帮子吸血亲戚了。

  不过,那些终究是身外物,在父母眼中,最重要的永远都是她这个人。所以,无论在哪个世界,姜黎黎都必须要活得好好的。

  如果是修仙世界,她就更得谨慎些。

  毕竟这里面有夺舍的设定,搞不好,就会被当成邪魔外道。

  在胡思乱想中,轿铃又是一响,她急忙掀开幕帘,正看见一道银光微微一闪,大约是解开了某种束缚,白鹤飞离轿前,轿子缓缓落向地上。

  白鹤盘旋一圈,飞走了。

  她抱着锦盒从轿上下来,立即便有人迎上来,两名家丁打扮的人跑到轿子后,卸下木箱抬进院中。

  一个小丫鬟跑来,连忙接过她手里的锦盒,急道:“娘子你可算回来了,老爷和大公子正在厅上发火呢,快些过去吧。”

  要死,这么快就要直面原主的亲人。

  快什么快,她还没准备好呢!什么都不知道就冲上去,简直就是找死。

  姜黎黎在心里咆哮,面上保持镇定,故作疑惑地问道:“为何发火?”

  “还能是为什么啊,”丫鬟噘嘴,不满地说道:“娘子一大早就去了覆云峰,直到日暮都还不见回来,老爷便觉得肯定是姑爷故意怠慢,才叫娘子这么久都要不回来东西。”

  感情这些东西是为他们讨的。

  姜黎黎捕捉到一个关键词:姑爷。

  她穿的竟然是个有夫之妇?

  丫鬟抱怨道:“这些年大公子讨要的东西,哪次姑爷不是照实兑现的,这回就稍微等久了些,他们便说出许多难听话。”

  “他们都说什么了?”姜黎黎问,有意引导她多说点。

  丫鬟看了看她,欲言又止。

  “没事,有什么直说就是。”看她对自己亲昵的态度,想来这主仆二人关系应该挺好,平时说话应该不会太讲究。

  丫鬟果然没忍住,所幸四周无人,一连声地说道:“奴婢偷偷听到大公子嫌娘子笼络不住姑爷的心,要老爷搜罗些美女送给姑爷,还说须得是那种懂得如何伺候男人的狐媚子,才能叫咱们从小就修仙,没尝到女人滋味的姑爷体会到女人的妙处。”

  她说完深吸一口气,面上有点红,毕竟那话实在有些不堪入耳,还是从娘子的亲哥哥嘴里说出来的。

  她已独自闷闷不乐一整天了,此时越发气愤,说道:“娘子和姑爷走到这个地步,还不是因为他们,老爷和大公子不念及娘子的好,反倒想出这种龌龊手段,奴婢……奴婢为娘子不值。”

  姜黎黎掐紧手指,怎么又遇上这种极品亲人。

  丫鬟说着,眼眶发红,见她面上仍不为所动,急得快要掉泪。

  这些话憋在她心里太久,情绪上头,干脆一跺脚,往地上扑通一跪,咬咬牙一吐为快道:“娘子,奴婢求你别再犯傻了,也为自己想想吧,这些年姑爷一直对娘子有求必应,说明他心里是有你的。”

  “要是姑爷真的厌弃娘子,老爷和大公子在娘子这里讨不到好处,他们定会翻脸不认人,娘子可怎么办才好?”

  姜黎黎虽没有原主记忆,可冥冥之中却知道她说的都是真话,或许原主潜意识里其实早就心知肚明。

  她真心替自己着想,姜黎黎心里一暖,连忙伸手扶起她。

  还未张口,就听内院一声大喝。

  “好个刁奴!你好大的胆子 ,竟然敢搬弄是非离间我们兄妹感情!”那人站在廊下,横眉怒目,当即一震袖摆,凭空甩出一条狰狞黑鞭。

  “黎儿你让开,老子非抽死这个挑拨离间的东西。”

  “大、大公子……”丫鬟一眼看去,吓得三魂七魄都快飞了,抖得如同筛糠,面露绝望。

  姜黎黎一见他,本能地就不喜欢他这样张扬跋扈的态度。

  她眉毛一皱,把丫鬟揽进怀里,说道:“这是我的丫鬟,她有错处,我自会处罚,不劳哥哥动手。”

  她的语气平静,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强势。

  丫鬟心里没来由一定,不可置信地看向她,没想到向来性子软弱的娘子会为她出头,“娘子?”

  姜黎黎缓缓轻拍她的背,偏头对她安抚一笑。

  丫鬟在她怀里破涕为笑,深觉不后悔说出那些话,如果能使娘子想通,她就算是死,也死得其所。

  对方没料到她如此强硬,怔愣了好一会儿,回神后气得更狠,鞭子抽得虚空一声破响,恶狠狠地质问道:“这么说,你宁愿相信这小蹄子的话,也不信自己的父兄?”

  “我自然是相信父亲和哥哥的。”

  男人朝她们走来,一字一顿道:“你若是信我,便把那丫鬟交给为兄处置。”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穿成男主的菟丝花前妻[穿书]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穿成男主的菟丝花前妻[穿书]》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穿成男主的菟丝花前妻[穿书]》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穿成男主的菟丝花前妻[穿书]》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