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死拯救不了世界

装死拯救不了世界

作者:莫晨欢 装死拯救不了世界最新章节:第九十三章(命格~)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悬疑灵异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1-18 08:51:50 人气:30

装死拯救不了世界简介:连奚天生阴阳眼,从小到大,天天被鬼求着办事。 帮鬼完成夙愿必有回报。但是结束前谁也不知道,回报的是功德,还是孽障。 连奚每次帮鬼办事,事情一完,小鬼立刻周身闪光。 金光为功德,红光为孽障。 然而做好事未必得功德,办坏事也未必遭孽障。 得了功德天降六|合彩,遭了孽障出门踩狗屎。 连续三天从外卖里吃出虫子后,连奚大彻大悟:“装死才能拯救我的世界观!” 本以为装死就能安安稳稳地度过一生,谁料身边的鬼越来越多,奇怪的人也越来越多。直到某天,一个纯金光团从他身旁路过,连奚目瞪口呆,一把抓住! 金·捩臣·光:“???” 连奚(整理呼吸):“您好,请问您有什么夙愿未了。功德回报、天上掉钱什么的都无所谓,主要就是人好心善,乐于助人,当代活雷锋、现世红领巾,想帮您解决心病,好好轮回,重新做人,比心~” 与此同时,地府众鬼神—— “夭寿啦!冥王不见啦,忘川断流啦!”

《装死拯救不了世界》章节试读

  苏城长安风扇厂成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主做电扇、取暖器等项目。

  最鼎盛时厂里雇了两千多个员工,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产品远销东南亚,是苏城的顶梁纳税大户。

  然而最近十年国产老牌风扇不受消费者喜欢,业绩不断下滑,厂子年年裁员。原本熙熙攘攘的四栋宿舍楼,如今就剩下三号、四号两栋还有人住,没断水断电。

  上世纪的老式住宅楼在风雨中飘飘摇摇、孤苦伶仃,夕阳西下,昏黄的日光笼罩在三号楼上,落了一层淡淡的阴影,罩住了后面被挡着的四号楼。

  今天是端午节假期第一天,一旦放假,宿舍楼前的老街上更没几个行人路过。

  临近七点,公交车上走下一个皮肤发白、穿着白T恤的青年,他拎着一袋打包好的外卖,慢慢走向地风扇厂宿舍楼。他走到宿舍楼门岗室时,里面戴眼镜吹空调的门卫大叔抬头瞧了他一眼,摘了眼镜:“小连啊,找到新房子没。下周就强制撤离了,你可得提前找着喽。”

  连奚:“今天去看了几家,还行,再看看。”

  门卫大叔点点头:“哦,慢慢找,住房子要讲究!虽然咱们都是租房子不是买房子,但那些房东跟咱们合同一签就是一年,这要是住得不开心,糟心!”

  连奚想了想:“确定是下周就拆迁了么?”

  大叔:“对,文件都下来了!”

  “好。”

  轻轻地应了一声,青年拎着外卖袋走向四栋宿舍楼。

  初夏湿热的晚风吹过他手里的塑料袋,发出喀喇喀喇的响动。细长瘦削的手指往下滑了几寸,握紧塑料袋紧紧拉住,这随风荡漾的塑料袋才不再乱响。

  连奚路过亮着几盏灯的三号楼,径直地走进四号楼。拐个弯进了楼洞,再也看不见了。

  门卫室里,刚刚去上厕所的另一个门卫大叔走出来,他一边提裤子,一边伸长了脖子瞅着连奚的背影:“四号楼那小伙子还住着没搬呢?”

  眼镜大叔:“没钱啊,咋搬。整个苏城条件好点,有空调有网络、一个月租金才400的房子有几个?就一个!咱们风扇厂宿舍楼!不过该搬了,等下周宿舍楼拆迁,没钱也得搬。”

  “我听说那个小伙子是搞直播的。”

  “直播是啥?”

  “你不知道?来我给你看看。”掏出手机操作了一番。

  “乖乖,这是个啥,咋还有女娃娃在上头脱衣服。”

  “这就不懂了吧。你说,那小伙子搞直播,也是这样?”

  “那是个男的,也能搞这个?”

  门卫大叔摇摇头:“谁知道喽,我看那小伙子长得可比这个直播上头的女人都好看,他搞什么哪个晓得。”忽然想起一件事,门卫大叔缩了缩脖子,悄悄地看了尽头的四号楼一眼:“不过也是胆子大,居然敢住四号楼,还专门住死过人的房子!”

  眼睛大叔呵斥他:“干嘛呢,你还信有鬼?”

  “咋滴,你不信?”

  “信个鬼!有本事,你就让鬼晚上来找我,我倒要看看哪里有鬼!”

  ***

  连奚租的房子在四楼。

  风扇厂宿舍楼目前还没停水停电的三号、四号楼里,三号楼租金最低800,四号楼最低400。连奚想都没想,就选了四号楼。但就是四号楼,每一层的租金也不一样。最低的400租金是四楼的房子,其他最低500。

  因为死过人的房子,就在四楼。

  风干发黑的老楼梯上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痕迹,连奚一边晃着塑料袋爬楼梯,一边恍恍惚惚地想自己接下来该住哪儿。

  放眼整个苏城,绝对找不到风扇厂宿舍楼这么好的地方了。

  一室一厅,家具齐全,有空调有网络,一个月还只要400。

  真要再找不到好地方,他大概得回老家了。

  轻轻叹了口气,连奚爬到了四楼。他一抬头,走廊上有个中年男人正在收拾东西。他把家里不要的废弃纸箱搬了出来,堆在门外。做完这些抬头看见连奚,中年男人憨笑了一下,嘴角一颗黑色大痣笑得歪到一边:“小连,回来啦。新家找好了?”

  连奚的目光在男人嘴边的黑痣上停了半秒,道:“没呢,还在找。你找好了?”

  “找好了,明天就彻底搬走。害,这些年厂子里的老员工都一个个地早搬家了,就我们家还死皮赖脸留在这。现在要拆迁了,想再住都不成了。你晚上又吃这种不健康的东西?”

  连奚脚步顿了顿,没吭声。

  中年男人:“这样,我们家炖了点红烧肉,我媳妇今天下午已经先搬进新家了,她走之前给炖的。晚上我端到你那儿去,咱们整两盅?当了半年邻居都没去过你家,跟你吃过饭。别客气了,我一个人也吃不完。”

  连奚:“真不用,我买了很多麻辣烫,吃不完。”

  中年人摆摆手:“跟我客气啥!等我搬完这些纸箱子就去你那!”

  连奚:“……”

  拿出钥匙、开门进屋。

  房门关上后,连奚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他从小就不大会和人交流,更不谈拒绝人。小时候爸妈就不在了,后来被送到孤儿院后,孤儿院里的孩子人小鬼大,各个都有自己的想法。他又不爱说话,这下更没人交流。

  租下凶宅一个原因是租金便宜,另一个原因是人少,谁都不乐意住在凶宅附近。

  人多的地方,不好。

  人喜欢说话,人喜欢热闹,人更喜欢看热闹。

  他不会说话,不喜欢热闹,更不喜欢看热闹。

  而且和人待久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右手缓缓屈张。

  和人待久了,把人给克死了,怎么办?

  风扇厂四号宿舍楼是个租房子的好地方,也是苏城著名的凶楼。

  上世纪九十年代,宿舍楼刚落成后不久,还没聘门卫,外头也没大铁门锁着,谁都可以跑进来。厂里领导也没当回事,门卫、铁门都可以慢慢弄,放着不用急。直到宿舍楼建成三个月后,发生了一起血案。

  那是大年三十的晚上,当时还没禁燃烟花炮竹,苏城到处都响着震耳欲聋的鞭炮声。

  在这喧哗热闹的新年夜,刚看完春晚的凌晨,凶手跑到四号楼的四层,入室抢劫、强奸、杀人……

  吃人。

  一家三口,被残忍地杀光。

  妻子和女儿的半截手臂还泡在煮肉的铁锅里,桌上放着吃剩下的半碗肉。

  据说办案的几个老刑警一进屋就吐了。

  这就是震惊全国的苏城2.07入室抢劫杀人案!

  这种丧尽天良、令人发指的残杀一下子被全国人民关注,所有人都愤怒地要求一定要抓住凶手。然而一来因为凶手没留下太多痕迹,二来当时的刑侦技术有限,专案组查了整整两年一无所获。

  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连奚把外卖袋放到餐桌上,他拆开一次性筷子。目光淡漠地往桌旁墙上扫了一眼,只见那惨白的墙上有几处永远擦不干净的褐色痕迹。呈喷射状,好像是有人被割了颈动脉,滋的一下全喷了上去。

  寻常人哪里敢住这种凶宅,而且据说事情发生后,四号楼还发生了挺多闹鬼的事。

  所以整个四号楼,再没了其他租户,就剩下连奚和旁边的大哥。

  连奚倒是无所谓,他看着热辣喷香的麻辣烫,望着汤面飘着的红通通的小米辣和辣椒油,迟迟没有动筷子。不是因为墙上的血迹倒了胃口,而是隔壁那大叔要是真马上来找他,他也不好吃饭。

  可是麻辣烫存不了冰箱,马上就得泡坏了啊。

  “唉。”

  叹了口气,连奚无奈地把外卖袋又装了回去,放到厨房柜子上。

  下一秒,门真的响了。

  连奚拉开门,中年男人收住敲门的手,另一手上端着一锅红红的烧肉,笑道:“开门还挺快,等我回去拿点酒。”

  连奚:“不用了,我家里有酒。”

  中年男人:“小老弟,我只喝白的啊,你们年轻人那什劳子的洋酒红酒我喝不惯!”

  连奚:“您放心,是白的。”

  “那行吧。我进来喽。”

  进了屋,中年男人好奇地左右张望。

  连奚进厨房从柜子里找了一瓶洋河大曲,拿了两个玻璃杯放到桌上。他给中年男人倒了一杯,自己却倒水。

  中年男人:“你不喝酒?”

  连奚:“喝酒误事。”

  “这不是不给我面子么!”

  “我爸就是酒驾死的。”

  “……”

  连奚又补了一刀:“本来他不想喝,同桌朋友一直劝,不喝就是不给面子。所以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喝过酒。”

  当然,在此之前也没喝过。

  “……”

  中年男人:“不好意思啊小老弟,真不知道,那我一个人喝。”

  男人的情谊就像上头的烈酒,只要称了兄道了弟,你就是我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中年男人喝酒吃肉,满脸通红,显然有些醉了,一个劲地拉着连奚说话。

  “小老弟,我听说你是搞直播的,直播是什么,干嘛的。”

  “就是对着电脑,搞一些网上的东西。”

  “电脑?真搞不懂你们年轻人在干嘛。”男人喝得醉醺醺的,手臂压在桌上撑住了整个上半身才没有滑下去,他抬起头,眯着眼:“人家都说直播很吵的,特别讨厌住在什么搞直播的人的旁边。但小老弟我看你每天都很安静啊,家里都没声的。”

  连奚:“……”

  真是不说话则已,一说就这么扎心。

  他为什么没声?

  人家直播有声,是因为人家会聊,人家会说话,说得还很好听!

  连奚闷葫芦一个,每天直播浑浑噩噩的,也不爱说话。

  除此以外,别的主播有声,是因为他们要感谢大哥送的礼物。说到兴起还要拍案而起:“感谢大哥给的一组666,兄弟们给大哥一波关注走起来!谢谢大哥!大哥大气!”

  连奚直播一晚上,送礼的人寥寥无几,想感谢都没得感谢去。

  他直播要是能有声,吵得邻居投诉,他还能住这地方?

  中年男人也没在直播的事上再纠缠下去,毕竟他不懂这玩意儿,只是随口说两句。他看向餐桌旁那一簇深褐色的血迹,过了半天,抬起手指着,幽幽道:“……小老弟,你就不怕么。”

  连奚默了默,清彻平静的眸子转首看向中年男人,反问:“那你就不怕么。”

  四目相对。

  连奚漆黑深邃的眼仿佛一片吃人的千尺幽潭,没有一点涟漪,也不带半点人气和烟火气。

  中年男人感觉头皮发麻,他干笑了两声,伸手去拿桌上的酒瓶。一边低头给自己倒酒,一边缓解气氛:“咱就随口一说,这人嘛还能被鬼为难死?这么便宜的房子,全苏城找不到第二个了,要是不拆迁,我还要继续住……”

  “噗通——”

  声音戛然而止。

  一颗夹裹青筋、充血冒脓的眼球,扑通一声,落在了中年男人面前的酒杯里。

  房间里一片死寂。

  连奚不开口。

  中年男人也不说话。

  墙上的时钟嗒嗒走秒。

  谁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中年男人伸手把掉进酒杯里的眼球捡了回来,一巴掌按向自己的眼眶。他再抬起头,血淋淋的左眼那儿是一片模糊可怖的景象,人类的眼球不掉出来,永远不知道它有那么大。四围的肉都烂了,生了蛆,蠕动着。

  唯有那一颗白花花的眼球,嘎吱嘎吱地颤着。

  中年男人的喉咙里发出一声沙哑的笑,那声音绝对不像人类能发出来的,好像粗粝的沙石死死摩擦黑板。

  “不好意思,小老弟,见笑了啊。”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装死拯救不了世界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装死拯救不了世界》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装死拯救不了世界》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装死拯救不了世界》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