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杀

花杀

作者:倾城欢 花杀最新章节:第70章 终章 (下)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12-24 09:10:29 人气:35

花杀简介:世人皆晓,佞臣叶倾是皇帝慕容珩的入幕之宾 剧情版: 出于利用,他为她赐婚,许给旁人。 到后来,却要与她暗度陈仓。 叶倾冷声道:陛下莫非忘了,我已经成婚了,这婚事还是你亲自下旨。 只听他笑道:那又如何,朕都不在乎那些,你又何必介意。 这是一个男主眼中君夺臣妻,女主眼中隐忍复仇的故事。 郑重提示:男主纯反派,表面黑,切开更黑。本文男二上位 她本为忠臣良将之后,倾城之色,清逸冠绝,却甘为佞臣,身陷泥淖。 他以蛊为盟,要她身心为他驱使,床帷之内,惑心乱神,帝王座下,白骨累累,贪嗔恨爱与权欲交织。 心狠手辣的佞臣vs心机深沉的帝王—————————————— 待开新坑预收《谁先爱上她的》 文案: 三年前,季澜和谢尧商业联姻,有性无爱。 三年后,季澜将一纸离婚协议书放到他面前,他冷笑着吐出两个字,“做梦”,在她眼前将那张纸撕成碎片。 她以为这一辈子都要和谢尧纠缠到底,直到她身边来了一个男特助。 片段1: 季澜:你应该知道,我不会对你负责的。 傅伽城:我知道。

《花杀》章节试读

  天色渐渐阴沉,黑云压城,萧瑟秋风又起,街上行人纷纷躲避归家,刑部大牢门缓缓打开,几名狱卒扶了一名女子出来,匆匆而过的路人不经意一瞥,只见那女子衣衫破败,遍身伤痕,却无法忽视其容颜,一貌倾城,清逸冠绝。

  两人见女子出来慌忙迎了上去,青衣女子从狱卒手中接过女子身体,眼中顿时溢满泪珠,“倾儿!”

  女子强挤出一抹笑,眼神却满含萧索,气息微弱,轻声道“师姐,云师弟……”

  云灿不住点头,颤声道:“师姐,你受苦了……”

  青衣女子名叫浮光,乃是天山剑派慧巍门下首徒,“师妹,我这次是奉师傅之命接你回天山。”

  浮光话音未落,马蹄声纷沓而来,由远及近,不到片刻已至眼前。一群紫衣护卫训练有素,一同下马,为首之人慢慢走来,停至叶倾面前。浮光怕来者不善,一手摸向腰间佩剑,暗暗打量此人。

  “叶小姐,本官乃是禁卫军统领霍司,奉陛下之命,前来接叶小姐进宫。”霍司从怀中掏出一枚令牌,举在两人面前。

  叶倾也抬眸看他,只见这叫霍司的男子俊俏的脸上带着不耐,颇有些高傲。

  霍司在叶倾一抬头间竟有一丝恍惚,他虽听闻过叶倾的倾国之名,但却并未曾想到罪臣武将叶臣的女儿长着这般姿容,清冷仿若不食人间烟火。

  浮光,云灿二人听闻霍司所言,立刻挡在他面前,浮光道:“霍统领,新皇大赦,叶倾已经是无罪之人,现如今我二人要带叶倾回师门,天山上下定然希望皇上能一言九鼎。”

  天山剑派乃是独立于燕周两国之外的剑派名门,数百年来地位不可小觑,霍司明白这女子是有意拿天山剑派来压他。

  霍司却将眼神移到叶倾身上,他见叶倾并无惧怕之色,淡定自若,看上去虽虚弱不堪却不失气场,果然是将门之后,不紧不慢道:“叶小姐,如今天色渐晚,还是跟本官早去复命才是。”

  云灿冷哼一声,“你们害死了师姐的母亲和一家,现在又想把师姐骗回去接着害她吗?”

  霍司轻蔑一笑,“怎么?你们这些江湖草莽还想违抗圣旨,造反吗?”霍司话音刚落,他身后的紫衣禁卫便齐齐举刀,将几人围住。

  叶倾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伤痛与恨意,却用极其平淡的声音道:“霍统领,见皇上既是大事,又何必为难其他人,我跟你走便是。”

  “师妹!”

  “师姐!”

  叶倾站直身子,对霍司道:“霍统领,可否容许我同我的师姐说几句话?”

  费司看了几人一眼,微微抬手,身后禁卫立刻收了剑,向后退去。费司骑在马上等候几人话别。

  “师妹,如今的皇帝虽不是当初下令灭门的那个,但皇室里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阴谋在等着你,大燕国历代皆为女帝,如今这个皇帝却能以男子之身为帝,想必心思手段远比一般人更难以捉摸。”

  云灿也在一旁急道:“是啊,师姐,不如我们就杀出去,总会有一条出路!”

  叶倾摇了摇头,“师姐,我除了是师父的徒弟,也是叶家的女儿,母亲是大燕的大将军,一生忠于大燕,而最后却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寒城生死不明,我又怎么能安然的躲在师门的羽翼之下呢。”

  云灿想起那个温润如玉,谦和礼让的白衣公子,实在不忍心告诉她,叶寒城怕是已经不在世上了。

  叶寒城乃是叶臣挚交好友之子,从小父母双亡,在叶家长大,是叶倾未婚夫婿,叶家灭门,外界传言,叶寒城亦折损于那场浩劫之中。

  霍司的声音插进来,“叶小姐还是快些,迟了陛下怪罪,本官可是担待不起。”

  叶倾咬紧牙关,一把推开两人身子,转身走去,霍司招手派人牵来马车,扶了叶倾进去,车帘落下间,叶倾不曾看向车外,心已如冰似铁。

  云灿欲追上去,被浮光一把拽住,“师弟,师妹心意已决,现在要紧的是赶紧禀明师父。”

  云灿冷静下来,认同的点点头,看着一队人已消失在风沙扬尘里,阴云却愈加浓厚,无边无际,让人透不过气来。

  叶倾被带入皇宫,却并未立刻见到皇帝慕容珩,先是沐浴更衣,后又找来宫中御医为其诊治,她伤口处都敷了药,进食一堆补品,两日过后身体已经恢复了一半,至少不再虚弱不堪了。

  第三日傍晚,叶倾被宫人引着到了皇帝寝宫昭阳殿。

  慕容珩正伏案批阅奏折,一身玄色冕服倒愈发显得容颜俊美,但紧皱的眉头却显露出他此刻的不快,一旁侍立的宫人长德瞧见殿门口的两人,低声道:“皇上,叶小姐到了。”

  慕容珩这才抬起头来,不紧不慢地将手中毛笔放下,“宣。”

  叶倾缓步而入,白衣翩翩,乌发半束,行至阶下,却并未行礼,长德在一旁道:“大胆,面见陛下岂能不跪?”

  “皇上将我从刑部天牢中放出,又秘密将我带进宫来,我又怎知接下来是死是活,这跪与不跪有何区别?”叶倾不卑不亢道。

  慕容珩却并未愠怒,他早前便知晓叶倾,不过并非因其倾城之名,在他看来女子容颜虽美,但却在他心中比不过这江山万里的分量。

  只不过是因为他与叶倾也算有过渊源,母皇德宗在位时曾有意将叶倾许配给他,他还记得那是他十五岁那年,春日宫宴,京中贵女皆有出席,母皇指着下首坐着的少女对他道:“那是叶臣的女儿,样貌武功皆是世家女子之首,珩儿可还喜欢?”

  慕容珩顺着她所指看了过去,那少女容色清冷,似乎对周遭所发生的事均不在意,一朵杏花翩跹落于她座前几案上,她拈起那花瓣不知想些什么,轻浅一笑,眸色温柔,慕容珩怔住了,可对母皇的话却不置可否,又听母皇怅然道:“可惜了,偏偏是叶臣之女。”

  慕容珩也是过后几天才知,当时叶倾已有未婚夫,皇家之人岂可如此委屈,此事便不了了之,就连一直跟随他的长德都不知晓。

  慕容珩收回思绪,直起身来,漠然道:“那么,若是朕让你死呢?”

  叶倾直视于他,面色泠然,“母亲自幼便教导叶倾,何为忠君爱国,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可你并不认同。”

  叶倾反唇相讥,“皇上以为呢?”

  慕容珩面色一冷,“长德!把东西端上来。”

  一杯酒呈在叶倾面前,叶倾端起酒杯,嘲讽道:“听说,我母亲叶臣便是一杯毒酒赐死在狱中,皇上是想效仿先皇,故技重施吗?”

  慕容珩阴冷一笑,“有何不可?”

  叶倾单手欲要捏碎酒杯,却又仰头一饮而尽,只是却察觉到一物顺喉而下,叶倾丢掉酒杯,抚上喉咙,“你究竟给我喝了什么?”

  “以你的聪明,早就知道朕不会毒死你,不过,你猜猜看,朕会用什么什么手段对付你?”

  叶倾怒视着他,杀心刚起,五脏之内便仿佛被万千蚁虫撕咬,痛不可当,“你对我下了蛊!”

  慕容珩轻笑一声,“不错,美人即便是动起怒来也是美得摄人心魂,但是这怒意与杀意对着别人倒是无妨,对着朕便是你的催命符,朕偶然得到一对子母蛊,当子蛊的寄主受到威胁时,母蛊会得到千万倍的反噬,这样看来果然不假。”

  “你将母蛊下到了我的身体里,只要我对你有一点不利,自己便会先死无葬身之地。不过,你费尽心机,不会就是为了要折磨我吧?”

  慕容珩淡淡道:“朕还没有那么无聊,朕初登帝位,朝中有不少人有不满,时刻想着把朕拉下来,你若能助朕一臂之力,朕可以帮你叶家平反。

  叶倾却不为所动,“皇上是在说笑吗?定下我母亲我叶家死罪的乃是您的母皇,命人杀了我叶家一家的是您的皇姐。你觉得我会信吗?”

  “你说的不错,但是母皇当日将叶家下罪,乃是收到一封密函,信中直数叶将军通敌叛国数罪。”

  叶倾陷入沉默,慕容珩蛊惑道:“朕会让你有这个机会严惩凶手。”

  叶倾却突然笑了,“皇上做这些难道仅仅是为了替我叶家平反,恐怕这件事情于你自身的益处更大吧,我母亲虽然被朝中之人陷害,但在民间却威望甚高,并不相信她真的通敌叛国,皇上是想借着此事来巩固你的皇位,赢得民心吧。”

  慕容珩没想到到这个时候她竟然还能这般清醒,倒也不避讳,直接承认了自己的心思,“这于你于朕,不都是两全其美吗?更何况你身体里的母蛊可不会这么安稳,只有定时服下朕手中的药才能压制其性,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既然一切都在皇上的掌握之中,又何必问我呢?不过如今虽已大赦天下,但我也已经是一届平民,又怎么帮得了皇上?

  慕容珩眼神微眯,透出危险的信号,“朕自有打算,而你要做的就是绝对服从于朕。”

  叶倾沉默良久,终于跪拜于前,“愿皇上言出必行!”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花杀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花杀》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花杀》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花杀》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