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男配就要为所欲为

恶毒男配就要为所欲为

作者:甜椒最甜 恶毒男配就要为所欲为最新章节:第200章 重回校霸少年时,我治愈了这条大佬病犬【28】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1-18 14:01:05 人气:66

恶毒男配就要为所欲为简介:陆白意外绑定快穿系统,再醒来发现自己竟然成为了一本名为《被抱错到豪门的病美人受有三个霸总哥哥》的团宠文里的恶毒男配。      从主角视角看,作为重回豪门的正牌少爷,他不仅没有半分豪门公子的风光霁月,反而阴暗,善妒,爱慕虚荣,从不提及养育自己十多年的养父,活脱脱是个利益至上的白眼狼。      系统:你要委屈求全,你要大度隐忍,你要为这个家奉献一切鞠躬尽瘁,最后为了病美人主角受死去,成为陆家真正的白月光。      陆白:百草枯来一瓶?      去他妈的隐忍大度,陆白从小就明白一个道理,吃过的亏,受过的苦,必将百倍奉还。 1v1 主受 甜文 半点委屈不忍的职业替身受vs你变成谁我都要找到你的宠溺攻

《恶毒男配就要为所欲为》章节试读

  陆白坐在空无一人的画室里,皱着眉盯着面前画的四不像的画纸。

  正是下午阳光最好的时候,纱帘的光影映照在顾白的脸上,乍一看就是一幅画。

  略坐了一会,他把面前的画纸摘下来,放到一边,换了一张新的,同时拿起画笔照着面前的果盘一笔一笔画着。

  他手法有些生疏,可渐渐便找到感觉。多色的彩铅在他指尖不断轮换。那画也变得生动起来。

  栩栩如生,翠色的苹果带着刚摘下来的露珠,随手摆放在精致的果盘里,看着只让人垂涎欲滴。乍一看去,竟让人分不清是画还是现实。

  脑内系统陡然发出提示:“注意,注意!攻略对象之一陆三就在门外,您这时候应该装成不会画画的样子。”

  “知道了。”陆白嘴上答应,手上却并不停下。他慢条斯理的把最后一笔画完,又拉开距离欣赏了一下。

  “啧,许久不画,还是生疏了。”他随手把画纸揉了扔到一边的桌子上,再将那副四不像放到了教室前面的讲桌上。最后才按照系统要求的,转头看向门口的攻略对象。

  此刻的门口正站着一个温柔英俊的青年,白衬衫,牛仔裤,最简单的穿着,可每一件衣服上,低调的logo都代表着价值不菲。

  他看着陆白,眼神格外不耐烦,语气上却依旧保持着最基本的礼貌。

  “小琼已经等很久了,我建议你应该动作快一点。”

  建议?把强迫说得这么委婉还真是为难他了。陆白微微一怔,忍不住笑了一声。

  系统提示:“攻略目标好感值降低两点,目前12。请务必注意分寸,快速刷满攻略目标好感。”

  系统语气迫切,陆白却没有半分波动。

  12这个好感度,真的是非常有趣了。因为按照系统的分类,好感值30算作不讨厌,所以12便是厌恶。然而眼前这个厌恶陆白的攻略对象,却是陆白现在身份的亲哥哥。

  “真是只要长得好看,什么王八蛋都能叫作者写成男神了。”他和系统感叹了一句,然后低眉顺眼的走到青年身边,“抱歉三少,我可以走了。”

  前后一共五秒不到,陆白卸掉了他自己原本的性格,完美演绎了这具身体的日常情态。和方才的表情截然不同,最好的影帝也不过如此。

  陡然的变化让青年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只是皱起眉带着陆白往外走。可好感值很快又下降了两点。

  很好,只要他再作个妖,这人的好感值就直接降到个位数了。

  果然纵使是亲生兄弟,没了一个情字,只靠血缘,也不过只剩下薄凉。

  陆白看着前面人的背影嘴角意义不明的挑了挑。

  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只是意外绑定了快穿系统过来做任务。

  而眼下这个世界,就是他穿越的第一个世界,面前的青年陆玕也是他这个任务里的攻略对象之一。

  这个世界,是由一本狗血团宠小说构架而成,书名叫《被抱错到豪门的病美人受有三个霸总哥哥》。

  讲的是被抱错到豪门的病美人陆琼,如何战胜恶毒的真豪门公子哥陆白,最终一手执画笔,一手牵伴侣,身后是护着他的三个虽然没有血缘,却把他视为掌心娇宠的霸总哥哥,一步一步走向艺术神殿的唯美故事。

  作为主角,陆琼拥有最好看的容貌,最惹人怜惜的气质,最洁白无瑕的善良品格。

  当然,这样的完美,必须需要一个对比,而陆白,就是那个对比。

  和娇宠长大的陆琼不同,陆白是从泥地里爬出来的。

  自卑,肮脏,粗俗,陆琼是皎皎明月,陆白连颗星子都不配。

  而面前的青年,就是陆家老三,陆玕。陆白的三哥。

  表面温柔,谦谦君子。学校里的学霸学生会长,天生的艺术家。他从小就跟随国画大师学习,看似光风霁月,可脾气却是最狠的。

  学校里,他能眼睁睁看着陆白被欺辱却装作视而不见。当陆白红着眼睛去抓他的衣角时,他却能狠狠把陆白拍开,然后用最薄凉的语气对他说,“陆白,这是你想回陆家的考验。”

  “你以为你的身份名正言顺?流落在外二十年,怕是什么毛病都有。我现在压压你的气焰也是为你好。因为即便我们都姓陆,但陆家容不下你这种狼心狗肺的玩意儿。”

  原因只是因为真相大白后,陆白不愿意留在贫穷的养父母家,想要回到陆家罢了。

  而这样的闹剧,从陆白和陆家相认后,就接连不断的在两人之间发生。整个学校的人都在看热闹,却因为当事人的守口如瓶,谁也不知道陆白其实才是陆家的真公子哥。只把他当死粘着陆玕的狗皮膏药。

  就像现在,陆白小跑着跟在陆玕身后,耳边都是周围的窃窃私语。

  “哈哈哈,陆白那个傻逼又倒贴陆三啦!你说他怎么就没脸?”

  “别提了,我看见陆白偷偷去了天光画室,好像是在哪里画了一下午。你说他一个学会计的,过去干什么?”

  “想染上点艺术细胞好多打打秋风呗!”

  这样的话,陆白能听见,陆玕自然也能。可他却能充耳不闻。

  也正常,在陆玕眼里,艺术是最高雅的追求,陆白这样的根本不配沾染。应该和他一样沉浸在艺术殿堂里的,自然只有那位冰雪可爱的团宠病美人陆琼。

  可他却忘记了最基本的事儿,不论谁养在陆家二十年,陆白,都是他的亲生弟弟!

  短短一段路,陆白将世界背景简单的梳理了一遍,同时也真切的体验了自己眼下的情境。

  系统小声给他提供攻略:“最佳男配扮演系统世界任务,你必须在脱离世界前让每一个攻略对象牢牢地记住你,并且永世怀念。成为他们心里真正的白月光,只要想起你就心疼难忍。”

  “所以你必须要隐忍,你要为这个家奉献一切鞠躬尽瘁,最后为了病美人主角受死去……”

  “我觉得你说的不对。”将提供新手攻略的系统打断,陆白又重点重复了一遍:“我觉得你说的不对。”

  系统:“?”

  陆白:“我过去给别人当职业替身的时候,曾经发现了一个道理。”

  系统:“什么道理?”

  陆白:“所谓的狗屁白月光,都是求而不得才宝贵。”

  系统:“那怎么求而不得?”

  陆白:“高高在上,成为真正的主角。”

  脑内话音刚落,前面的陆玕正好停下脚步。陆白顺着陆玕的视线看去,发现学校门口的小马路边停着一辆私家车旁。

  陆琼应该就等在车上。

  陆白和陆玕一起走到私家车门口准备上车。然而开门的时候,出乎意料,后坐上竟然还有一个人,穿着一身医生的白大褂,面容温和,看着像是家庭医生。

  “对不起三少,方才小少爷陡然发病,我就给医生打电话了。”

  前面的司机赶紧回身道歉。

  陆玕并不管那些,只是赶紧凑近看陆琼的情况。

  而站在一旁的陆白也终于有时间好好打量面前这位自己的对照组陆琼。

  果然是世界主角,虽然不是顶尖的人间绝色,却格外清纯可爱。有着世界意志加持,即便是病态的苍白也只是显得弱柳扶风引人怜惜,而不是难看的满脸病容。

  再看那位医生,和陆玕的眼神一样,每每落到陆琼脸上都是满脸宠溺和不忍。

  “三少,车里这样坐着太累,小少爷得赶紧回家休养。”

  “嗯。开车,我们先走。”陆玕没有多余的话,小心翼翼的把陆琼抱在怀里,并且给他盖了一张薄毯。

  医生则是拿了杯水喂给他。

  车子缓缓开动,没有人记得陆白没有上车。除了被抱着小心喂水的陆琼。

  他似乎要开口对陆玕说话,可紧接着剧烈的咳嗽就把他的话语打断了。

  而就这么几秒,车子已经载着兄弟俩远远离开,消失在了车海之中。

  这一幕原文里也发生过,当时的原身默默地看着车子离开,眼圈发红,心里满是委屈。打车回家之后,关上门就忍不住和陆玕大闹了一场。

  “我,我才是你的亲弟弟!”

  “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随便就丢下我!”陆白性格腼腆,养父怀念养母,对这个一出生就夺走妻子生命的孩子感情复杂,从未拥抱过他。因此从小被欺负,从未得到过爱的陆白,即便伤心至极,翻来覆去也只有这两句话。

  此时陆家只有陆玕在家,而陆家二老和陆琼尚且不知陆白的身份。

  陆家老大陆瑜在发现端倪的当天就哄骗着已经退休不管理集团的父母出去全球旅游,现在二老正跟着探险队在领略南极风光,全然不知隔着大半个地球的家里,还有一个他们错失了十四年的孩子。

  至于陆琼,瞒着他当然是因为怜惜他的身体不好。娇宠了二十年的幺弟,他们三个做哥哥的怎么舍得看他哭泣绝望?

  因此,陆家三兄弟一直对外宣称陆白是陆父朋友的孩子。陆白被坑骗,以为暂且宣称是等父母回来正式认祖归宗。所以一直按照陆瑜要求的扮演客人。

  所以冲突发生,陆玕也不能做的太离谱,最终只是冷着脸听陆白抱怨完,转头等晚上陆大回来的时候,才把白天的事儿告诉了他。

  陆玕只说了一句话,“那东西,永远认不准自己的位置。”

  这一句话,就是陆白一生噩梦的开始。陆瑜对亲生弟弟下了狠手,陆白饱受折磨,最终死于非命。致死没有见过亲生父母。也没人知道他才是陆家真正的小公子。

  所以,在自己家,要自己的位置,有什么不对?陆白觉得陆玕兄弟三个一盘子叉烧,他这个亲爹亲妈虽然能生,可也白生了。

  身上还有点钱,顺手打了个车,陆白从不委屈自己,干不出系统提议走回去这种傻逼行为。

  因此,陆玕到家没多久,陆白也跟着到家了。

  刚进大门,就看见陆琼穿着毛绒绒的家居服,安静的靠在陆玕怀里给他看自己今天的画。

  “哥哥你别总说好的,要帮我找出缺点我才能进步。”陆琼习惯性的和哥哥撒娇,眼里都是幸福的笑意。

  陆玕的语气也格外温柔,他搂着陆琼哄他,“哪里有缺点?我们小琼是天才,画什么都好看。”边说,他还边亲昵的捏了捏弟弟的脸。

  两人之间的气氛极其融洽,仿佛陆白才是外人。

  陆白就在旁边看着,直到过了好一会,陆玕和陆琼才发现他回来了,同时抬头看他。意外发现今天的陆白和往日截然不同。

  没有了压抑得沉闷和自卑,不动声色的陆琼看起来格外温和。精致的五官雪白的皮肤,看起来很像是世家精心教养出来的小公子。

  尤其加上他没有开口说话,安安静静,格外难得。

  和母亲,很像。陆玕有一瞬间失神。

  【好感值提升二十】

  系统:??

  陆白:血脉是最天然的纽带。

  可这种感情升温并不能维持几秒,陆玕怀里的陆琼动了,他像是觉得冷,自然而然的往陆玕怀里蹭了蹭。

  “怎么了?不舒服吗?”陆玕赶紧把人抱紧,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头发。两人再度回到了原本的亲密无间,而站着的陆白也的的确确是个外人。

  放到往常,陆白一定会气得掉头就走。然而这一次,他却没有,反而停在原地盯着两人看。

  陆玕瞪了陆白一眼,那意思让他别多话,赶紧回自己的房间,然后就要抱着陆琼上楼。

  结果还没站起来,就看陆白凑了过来。

  “宿主?”系统远比陆玕紧张,他总觉得陆白心里被揣好注意。

  陆白还笑着安慰他,“我就试试,别担心。”

  果不其然,就见陆白竟然直接走到沙发后,从陆琼的脖子后面伸出手来,拿走了陆琼手里的笔。

  “……”仿佛被他从后面抱住,陆琼本能的想要躲避。可陆白却握着他的手,用笔在纸上画出几个线条。

  “小阿琼,比例错了呀,这可是最基础绘画技巧。高中上艺术课的时候走神了?”

  “我……”陆琼骤然红了脸,像是害怕一样拼命往陆玕怀里躲。

  而陆玕却皱起眉,死死的盯着陆白握着陆琼的那只手。

  【攻略目标好感值下降1】

  【攻略目标好感值下降1】

  【攻略目标好感值下降1】

  陆白没有松手,陆玕的好感值就一直在持续下降,在将近到10的时候,陆白终于松开了握着陆琼的手。

  “看,人的情绪变化就是如此之快。”

  分分钟就把刷上去的好感值浪没,陆白作得让系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复。

  陆家这三兄弟眼下对陆白可以说是堪比防贼。哪怕他和陆琼呼吸同一片空气,他们都要提心吊胆。

  也可以理解,毕竟他们现在是背着父母要打压自己的亲生弟弟。想要做的完美无瑕,又能维持住陆琼的身份,也是十分辛苦了。

  大概知道了陆玕的底线,陆白直接上楼。

  这一次,没多久,陆玕也来了。

  “我进来了。”陆玕敲门然后进屋。

  陆白靠在桌前站着,手里拿着一只画笔。画笔在指尖转的飞快,仿佛那不是情感与画纸之间的链接,而是最普通不过的工具。

  陆玕顿时皱起眉。

  【好感值下降2】。

  陆玕快速走过去,一把抢过陆白手里的笔放到桌上,阴沉的质问道:“画具不是你随便玩的玩具。还有,你突然接近小琼到底想做什么?”

  “你觉得呢?”陆白抬头,和他如出一辙的眼睛亮晶晶的。陆玕突然想起陆白出现的那个晚上。

  也不知道陆白是怎么知道的真相,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他们四兄弟旅游回来的路上,拦住了他们的车。

  当时的陆白一身狼狈,可眼神就是这样专注。那一瞬间,陆玕的心脏微微疼痛了一下。

  他突然意识到面前站着的,的确是他的弟弟,即便他不喜欢。

  陆白轻声问,“爸妈什么时候回来?”

  “或许还要一阵子。”

  “那,他们知道了吗?”

  “……”陆玕沉默,最终选择说实话,“还没有。”

  “还没有。”陆白叹了口气,“我回来已经半个月了,在这个家里却还是客人。你们总叫我稍安勿躁,不要在外人面前显现出异常。我都可以答应,但也该有个期限。”

  “你是在和我抱怨?”陆玕皱眉。他最厌烦的就是陆白这种咄咄逼人的粗鄙。

  陆白摇头,“不是抱怨,是很好奇。你们真的打算让爸妈知道我的存在吗?”

  “没有身份,没有真相,除了你和大哥二哥,就连这个家里的佣人都把我看成寄人篱下打秋风的。”

  “这是我的家,难道我回来,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何来抱怨?”

  “所以你是对我有意见?”陆玕直接被气笑了,鄙夷的话章口就来,“陆白,你得知道自己身份。”

  “身份?我不是陆家的小少爷吗?”

  “对,你是。可也得我们承认了,你才是。”陆玕毫不客气的警告陆白,“记住了,做好你的本分,不要试图接近小琼。”

  “至于你的意见……”陆玕笑了,“你想说,我也可以听听。”

  “听听,但不改变是吗?”压抑许久的怒意隐藏不住,陆白的语气也终于变得激烈起来。

  “你要听,我就告诉你。”

  “陆玕,我的确有意见,而且我是一直有意见。”

  “你们高高在上的态度我有意见,你那个傻逼管家我有意见,学校里那些风言风语我有意见,睡在客房我有意见,包括你们千娇百宠的冒牌弟弟我最有意见!”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各归各位,陆琼应该滚蛋了不是吗?”

  这一句话,彻底戳中了陆玕心里最在意的点。

  “陆白,你自己要懂得分寸。陆家给你的也不少了。零用钱,衣服饮食。你凭什么容不下小琼?小琼身体不好,你再渴望要这个位置,难不成还要逼死他吗?”

  “逼死?”陆白嗤笑,“我能活二十年,凭什么陆琼活不下去?因为他身体不好?因为他善良可爱?还是因为他优雅迷人,是你们陆家最大的骄傲?”

  “可你凭什么下定义我就比不过他?归根究底,只是你们不想认我不是吗?”

  “陆瑜偏心打的好注意,你和陆二就是帮凶。”

  “越过爸妈,直接把我的身份藏起来,然后在瞒天过海,好娇宠着你们喜欢的赝品弟弟!”

  “原来你不蠢啊!”陆玕不怒反笑,“陆白,你想叫我们认你。”陆玕决定好好让陆白认识一下他自己的差距,“你觉得你有哪点像陆家人?”

  “靠你在天光画室画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画?你会计专业科科压线过的成绩单?还是靠你粗鄙的言行举止?”

  “你说爸妈和我们,要怎么接受这样的你?”

  “你总得给我们时间对吗?”

  “接受一个根本不像陆家人的你。”

  陆玕最后的话,带着些笑意,细品都是讽刺。

  陆白却低低的笑了,脸上没有半分往日的受伤,反而坦然的说道,“你看,说实话并没有那么困难。”

  “陆玕,天天端着伪君子的假面你不恶心吗?”

  “你耍我?”陆玕火气顿时冲了上来。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管家惊慌的声音,“三少,小少爷好像不太舒服。”

  “等大哥回来。”陆玕撂下这句话几乎一秒就离开了房间。

  在争执中原本就起伏不定的好感值尘埃落定。还有五点就会挂零。

  陆白闭眼,汇总了目前试探的来的全部信息。

  陆三不能对他血缘身份视而不见,可更多的还是想要驱赶。

  就好比他会画画这件事,从一在画室时,陆白就已经暗示过陆玕。他用了彩铅,可最后交上去的却只是一副黑白的四不像。

  他来陆家的行李不多,大部分都是画具。陆玕如果仔细,就能闻出他房间里清淡的颜料味。

  可惜,陆玕的确瞎。

  至于陆琼这位冰清玉洁单纯善良的小少爷,陆白只能说,他的病,也犯得太巧了。巧到一丝给陆白敲开陆玕心灵缝隙的机会有没有。

  不论是温情,还是尖锐的冲突,每一次,都会被陆琼恰到好处的打算。

  陆白眯起眼,陡然得出一个结论,陆琼或许,不,应该说陆琼的确已经知道自己不是陆家人。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恶毒男配就要为所欲为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恶毒男配就要为所欲为》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恶毒男配就要为所欲为》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恶毒男配就要为所欲为》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