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个受

放开那个受

作者:非天夜翔 放开那个受最新章节:36、氐土貉 ...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11-18 14:53:50 人气:11

放开那个受简介:江湖传言,魔教少主自小就修炼一种名唤“转阳真诀”的功法。 江湖传言,但凡男人,谁与少主双修,谁的武功进境便能一日千里,突飞猛进。 江湖传言,谁得到了游孟哲,谁就得到了天下。 某一天,十六岁的魔教少主离家出走,下山了。 于是江湖中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扫雷: 这是一本看上去很正经的…… 小白狗血雷文,一受六攻,无节操受,父子出没,过程NP,结局1v1,CP不定,换攻疯狂,主角凶残,结局坑爹

《放开那个受》章节试读

  玉衡山,定军峰。

  昨天晚上论剑阁遭了贼,魔教自建教上百年,还是头一次有贼敢上山来偷东西,定军峰上一片混乱,引发了极其严重的后果。

  “教主——!”

  “少主离家出走了!”

  “少主出走了!”

  “教主大人!少主跑了!”

  “随他去罢。”

  魔教教主游孤天以笔蘸墨,在宣纸上漫不经心地写了行字。

  “教主大人!”左右护法单膝跪地,热泪盈眶道:“这可怎么办呐!教主四代单传,就这一根独苗……”

  游孤天手中毛笔一转,一道墨迹横着飞出去,在两名忠心护法脸上留了六个点。

  “宇文弘跟着下山了么?”游孤天问道。

  “下了下了,少主走到哪,那厮就跟到哪。”右护法老泪纵横。

  游孤天道:“有宇文弘跟着,料想无事。”

  左护法道:“那影卫忠心耿耿,不如让他将少主带回山?”

  游孤天随口道:“那影卫忠心耿耿,却是孩子他娘带来的人,素来不听我吩咐,无妨,到时候孟哲自会归来。”

  右护法:“可是教主,少主他修炼的可是转阳、转阳心诀。万一落入武林正道人之手……可不就……”

  左护法附和道:“后果不堪设想呐!”

  游孤天眯起眼一笑:“转阳心诀乃是双修,并非嫁衣神功,不碍事。看孟哲的造化罢。”

  同一时间,玉衡山山腰,千年古栈道。

  “呼……呼……”

  游孟哲身穿天青色长袍,脚蹬麒麟武靴,背个包袱,一路跑一路不住回头看,终于停下来喘气片刻。终于逃出来了……逃出来了!安全了!自由了!早知道不带这许多东西。

  游孟哲找了个地方坐下,检视从魔教总舵带出来的行当——朱眼冰蚕、天绝地灭透骨穿心针、魔血剑、子午断魂鞭、九转还阳丹、魔教礼盒拼盘三十三格、金叶子……唯独忘了带吃的!

  还有一封信,信里是张画,那是生母留下来的自画像,给游孟哲的唯一纪念。

  肚子饿了,怎么办呢?先练功?练功顶饱吗?这见鬼的转阳心诀,真邪门了,总舵里旁的人修炼别家功法都有进境,怎么偏偏只有他练了这转阳功十来年就没半点用处?

  左护法的儿子小王,那家伙练了套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八方六合继往开来神威裂碑开山掌,才叫一个威风凛凛,隔山打牛都是小伎俩,随手一掌能轰垮十来丈城墙。

  怎么到游孟哲身上,这号称全魔教……神教最神秘,最有威力的转阳神功,就没什么效果呢?平时肩不能扛手不能挑,过个土墙跳半天上不去,最后还得用爬的。魔教里随便来个丫鬟,都能把他一掌轰飞出五丈开外,连只山上的野狗都跑得比他快。练了十来年,枉称自己还是任督二脉天生自通,怎就这么废?

  真是个废柴。

  游孟哲随身包袱里还带着转阳神功孤本,他小心翼翼从栈道过了一旁,寻棵大树下坐定,时值初夏,蝉鸣不绝于耳。青山葱翠,绿荫绵延,不远处便是滔滔寒江。

  外头景色真不错,还好跑出来了,老呆在定军峰上迟早被闷成只鸟。

  游孟哲埋头翻武功秘笈,翻到后面,里面是两个裸身男子的图示,下面写着“转阳功成,其真气若滔滔沧海,纳于丹田。须得寻武功高强之人以此法双修,如水相灌,彼此裨益,真气通督脉,走泥丸,入檀中气海……”

  难怪!游孟哲一拍大腿,原来要双修!老爹从来不让他看下册,每次教习完都吩咐他自去修炼。游孟哲又朝后翻了翻,发现练习转阳真诀多年,体内会自动生成一股纯阳真气,与人双修时,足可令对方武功大获进境,突飞猛进。

  作为回报,自己也能获得对方真气的一部分,只要寻到高手双修,武功就来了,相益相益,得找几个人双修去。怎么双修呢……房中术,哦,明白了,骑乘,推车都成。这样不就有点痛?罢了,为了武功,咬咬牙就过去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魔教众弟兄走刀锋,碎大石可比这惊险多了。

  身后一道灰影唰然掠过。

  游孟哲:“?”

  游孟哲马上回头看,没半个人。

  该不会是总舵的人追到这里来了吧。游孟哲收起书,肚子饿得咕咕响,不安全,再走走,以免被抓回去。

  游孟哲收好东西沿着栈道继续走,玉衡山自古便有天下第一岭之称,横亘中原大地,分割南北两地,西通物产富饶的西川,东接山脚下寒江,过江后便是南境第一大城江州。

  听说江州很繁华——花花世界,锦绣江州,游孟哲打算到那里去看看。

  嗖的一声,又一道灰影从身后掠过去。

  游孟哲:“?”

  游孟哲转头,空空荡荡的栈道,他朝栈道下看,万丈悬崖下是奔腾不息的寒江,没人啊,谁能在栈道上飞来飞去?

  游孟哲从栈道上朝下张望,脚下的栈道中,木头支柱下躲着个灰衣影卫,手长脚长,把耳朵贴在桥底,专心辨认游孟哲脚步声。

  片刻后,游孟哲疑神疑鬼,继续前行。

  栈道尽头是条分岔路,左边通往西川,右边通向江州。

  花花世界!我来了!游孟哲深吸一口气,朝右边栈道走,走出这里,就离开玉衡山地界了。魔教……神教就再找不到他了!

  游孟哲听说外面的人都管他们叫魔教,爹却一直坚持自称神教,一样吧,出来不能逢人就说自己是魔教人,这点他还是明白的。

  鸟鸣莺啭,山谷内尽是清新的青木气,栈道到头,剩一条羊肠小路,游孟哲小心翼翼跃过溪流,不料一脚在石头上打滑,哗啦一声摔了进去。

  “啊啊啊——”游孟哲被水冲向下游,扑通一声掉进水潭里,跌跌滚滚,撞在一具身躯上。

  “当心!”男人的声音道。

  游孟哲呛了几口水,忙伸手求救,倏然抱住一个人的腰,心内大惊。紧接着乱摸乱抓,那男人道:“别慌张!水不深!”

  游孟哲手上摸到男人的胸肌,湿淋淋地抬起头,甚是狼狈,那男人抱着他的腰起来,脚下石潭湿不落脚,游孟哲又是一打滑。抓着那男人的手臂,这才站稳了脚跟。

  男人带着他涉水过去,示意他上岸,游孟哲道:“谢……多谢了。”

  游孟哲坐在地上直喘,看到男人健壮的裸/体。

  身材匀称,肌肉轮廓分明,没有横肉,身高八尺,游孟哲不禁屏息。

  男人转身下水去,游孟哲明白了,这人在洗澡。

  真好看啊,游孟哲舔了舔嘴唇,定军峰总舵里大部分都是丫鬟,男人只有左右护法都是老头子,几个舵主都在分舵,侍卫们不能进正殿,一年到头见不着几个男人。

  游孟哲从小修炼转阳真诀,不知为什么对女人就没多大兴趣,看到那男人还像是习武出身,腹肌十分健美,便目不转睛地看。

  男人丝毫不介意游孟哲的目光,问:“小兄弟打哪儿过来?”

  游孟哲说:“山上,玉衡山,你呢?”

  男人点了点头,又问道:“路上见着个商人打扮,与你年岁差不多的少年不曾?”

  游孟哲摇了摇头,答道:“没有,你在找人?”

  男人一哂置之,用一块石子刮手臂,潜入水中揉了揉长发。

  游孟哲全身都是水,脱了靴子,放在石上晾干。解开包袱,取出武功秘笈摊开。注意到石头上叠着一套单衣里裤,一件红色的武袍,上面压着个武冠,旁边还有把大刀。

  游孟哲拿起大刀,很重,抽出看了看。

  “你是行走江湖的人?”游孟哲问道,看这人似乎身负武艺,不,应当是武艺了得!抓来双修不错,但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要怎么抓他……骗他和自己双修呢?

  男人道:“我姓余,乃是天子脚下京师捕快,在西川抓一个贼,那厮易容术了得,脚程又快,连着追了上千里路,在玉衡山逃了。”

  游孟哲也不懂江湖礼节,学着说:“余大哥,幸会。”心想双修的话对方也有好处,何必鬼鬼祟祟呢?待会吃饱喝足,直截了当提出来罢。

  捕快笑了起来,打量游孟哲,说:“你不像江湖人,上哪儿去?”

  游孟哲说:“我去江州,你呢?”

  那捕快赤条条地从水里走出来,游孟哲忙递过单衣,捕快当着他的面穿上,说:“愚兄名唤余长卿。小兄弟怎么称呼?”

  游孟哲通了名姓,余长卿也不多问,穿上官服,戴好帽子,系上带绦,一股英凛之气,注视游孟哲在石上翻晒东西。

  游孟哲把金叶子摊开,石头上金光灿烂的一片,捕快微微蹙眉,没多说什么。

  游孟哲:“余大哥,你在捉贼吗?东西能让我吃点不。”

  “吃罢。”余长卿解开包袱,递给游孟哲一块饼:“你多大了?及冠了不曾?”

  游孟哲开始吃饼,摇了摇头,又看着余长卿的脸。余长卿剑眉星目,眉宇间满是凛然正气,皮肤白皙,眉骨齐整俊气,脖颈上有道浅浅的疤。

  “大哥,双修吗?”游孟哲主动邀请道。

  余长卿蹙眉不解,游孟哲翻开书给他看,指到最后一页,说:“我在家修炼的这功法,喏你看……这里。来双修罢。”

  余长卿侧头端详,辨认出湿了水的书页,看明白后险些掉水里去。

  “贤弟太也豪迈。”余长卿满脸通红道:“罢了罢了。”

  游孟哲:“?”

  余长卿没说什么,抱着大刀,坐在水边石上,一脚踏着旁边石头。

  游孟哲道:“大哥,不能白吃你的干粮,来双修罢,聊表谢意。”

  余长卿摆手道:“愚兄修的是外家功法,只怕于你无用。”

  游孟哲道:“试试罢,保不准有用呢?”

  余长卿道:“你家是武林世家?怎的学这功夫?”

  游孟哲说了家世,余长卿明白了,随口道:“我听说玉衡山上确有一教派,江湖人称魔……呃,玉衡神教。你是神教中人?”

  游孟哲道:“哎,什么神教,大哥叫魔教就行了。”

  余长卿莞尔,游孟哲又说了下山过程,及至说到过栈道时,余长卿微微眯起眼,问:“有人跟着你?”

  游孟哲道:“感觉像。就那么一阵风从身后过去了。”

  余长卿道:“在何处遇上他,带我过去看看。”

  游孟哲一阵风收拾了东西,带着余长卿朝来时的路走,片刻后又有点犹豫,说:“我怕被抓回去。”

  “无妨。”余长卿道:“你躲我身后,我会护着你。”

  游孟哲指了路,二人在横江栈道上站着,余长卿反手一捞栏杆,朝下翻去,检视下头木桩的痕迹,又一荡回来,身手甚是了得。

  双修吧双修吧,轻功很好啊!游孟哲打量余长卿矫健腰身,武袍裹着的胸膛,犹如绸缎包钢铁,隐约有种大家风范。

  游孟哲虽没学旁门功法,然大约也知道不少武学,料想余长卿走的是刚猛路子。

  余长卿单膝跪地,查看周围脚印,最后起身道:“想必是沿着这里走的,多半是去江州。游贤弟,横竖无事,你我同路如何?”

  游孟哲心道太好了,嘴上说:“成啊,我第一次下山,正想学着闯荡江湖。”

  余长卿笑了笑:“闯荡江湖,走罢。”

  游孟哲道:“跟着我,是怕我被那贼偷了么?”

  余长卿环着胳膊,与游孟哲并肩朝山下走,正色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孟哲,愚兄第一句话想告诉你,就是这事。”

  游孟哲点了点头,左耳进右耳出。

  余长卿又道:“财不可露眼,你身上的金叶,方才当着为兄的面取出来翻晒,铺开,还有瓶瓶罐罐,玉匣金封,这些都容易引起人的觊觎之心。”

  游孟哲道:“懂了。”

  余长卿点了点头,又道:“为兄追捕的那厮不知姓名,来去如风,或是恰巧碰上你,生出劫财之念。”

  游孟哲问:“他武功比你还高么?”

  余长卿没有说话,片刻后道:“各有所长,此人轻功了得,否则也不会追了上千里在此处追丢了。”

  游孟哲心想这贼也不错,万一能抓来……骗来双修,自己的武功就不用愁了。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放开那个受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放开那个受》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放开那个受》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放开那个受》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