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古代的休闲人生

我古代的休闲人生

作者:简单贰壹 我古代的休闲人生最新章节:第71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修真穿越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11-17 09:09:34 人气:11

我古代的休闲人生简介:富二代许诺,穿越古代贫寒之家,爹娘和离各有新家,独自一人艰苦生活。 一贫如洗,许诺两眼抹黑,生存技能薄弱,好在遇到个傻大个,厚着脸皮拐回家。 从此许诺生活充满阳光。 傻大个不傻,来自异世界,隐藏财富不少,武功高强无人比,护着许诺恣意生活。 阅读提示: 一、生子 二、主角攻、受来自不同世界

《我古代的休闲人生》章节试读

  大启八年,北方云州府兴安县。

  明山镇青柳村,两面环山,一面临水,风景优美,民风淳朴,今日却发生一件令人惊悸的事情。

  一座农家小院,少年眼神茫然,面黄肌瘦,周身补丁,仰头望天喃喃自语。

  “让我回去吧!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幼儿,她们需要我。”少年虔诚祈求。

  少年许诺十七岁,来自现代二十一世纪,是个快乐的富二代。

  他生性张扬洒脱,义气豪爽能为朋友两肋插刀。

  结果,为帮助发小出柜,被发小他爸一烟灰缸砸到古代。

  在接受原主记忆之后,除了佩服发小他爸功力深厚,不费吹灰之力把他弄到古代,就只剩下深深的无奈。

  唯一欣慰的事,是家里还有两个哥哥,可以代替他孝顺父母,安慰他们失去最疼爱的老来子之痛。

  他一直仰头祈求,脖子发酸才低下头,心里知道愿望不可能实现,所以他祈祷的词语才是老母、幼儿这些,只为发泄一番。

  揉着发酸的脖子,心里哪哪都不顺,但又能怎样呢?他又不是自虐的性子,不会寻死觅活。

  他是富二代,恣意奢华、英俊潇洒,尽享人间美好。他是高中生,朝气蓬勃、率性而为,勇于面对一切。

  现在虽然魂穿古代,变成一个没人要的拖油瓶,可怜的小白菜,但他许诺是能被吓到的吗。

  他不禁又往水缸里看看,仔细端详原主相貌,争取找些优点出来,安慰下受伤的心灵。

  “嗯。”他摸着下巴点点头,自言自语道:“虽然比以前差一些,没有他英俊潇洒、健硕的飒爽英姿,但要好好养养也能长成一枚俊美少年。”

  原主才十四岁,他算白捡了三年青春,“虽然身材略微瘦弱矮小,才一米五多点的小身板,可还有成长空间倒是不用怕。”

  他在水面映出的影像,看的并不清晰,但不妨碍他找寻优点自我安慰一下。

  唯一让他满意的,就是原主与他同名同姓,姓许名诺,许诺。感慨万分:缘分啊!这就是有缘隔空来相会呀!

  经历惊悸、恐慌、茫然一系列激烈情绪,许诺终于平静下来,无奈接受现实。

  他虽然年少,但不是无头脑,当务之急是考虑如何生存。

  仔细搜索原主记忆,这个孩子真是可怜,绝望到一心求死。

  原主父母双全,他爹在成婚不到半年,在县城做工的镖局勾搭上一个镖师女儿。

  回村和离,媳妇儿已身怀六甲,还尚有一丝良知,把家里一切留给媳妇儿和肚里孩子,一去不复返另娶新妇。

  原主娘辛苦度日,独自把原主生下,抚养长大到十岁,又发生变故。

  原主娘青梅竹马,服兵役多年返乡,混了个一官半职风光无限,顾念往日情义,想要迎娶原主娘。

  原主娘把家里五亩地租出去,租子留给原主度日,也算是为他打理好一切,留下他独自生活,自此再没出现。

  至于原主为什么没了,是今天遭受爷奶逼迫,要他代父奉养,自觉生无可恋,躺在床上祈求老天让他死去。

  结果,老天善良慈爱,可怜原主成全他,再醒来的就是二十一世纪许诺。

  他暗暗琢磨,自己没做过坏事,更别提什么丧尽天良之事,怎么就换成了他来受苦?

  他虽然受尽宠爱,但是并不娇养,到叛逆时期,父母甚至把他送到偏远贫困山村,让他体验生活塑造正确三观。

  他也爱上山村宁静,喜欢那里清新气息,与淳朴村民相处极好,每年夏天都去住上一两个月。

  还资助一些孩童上学,给孤寡老人送温暖,尽心尽力帮助那些村民解决一些困难。

  他不该遭受这些,从云端重重跌下,更要面对陌生古代,甚至处于危险之境。

  让他最无语的,却是原主断粮了,怪不得求死之意坚决,竟感动上天。

  他何其无辜,来此代人受过。

  思绪烦杂,一时无结果,索性看看他这个新家。

  三间土胚茅草屋,原主住在西屋,东屋空着,中间是堂屋,几样老式家具,桌子、箱子之类。

  另配两间厢房,一间为厨房,一间为储物间,放柴火和农具。

  前后院还算宽敞,开有菜地,看情形原主也是努力生活,从各处整洁程度就能看出来。

  估计,压死原主最后的稻草,就是爷奶要求奉养一事。

  自己都是半饱度日,又没钱财来源,如何代父奉养,稚嫩的肩膀承受不住太多事,直接压垮原主求生欲。

  许诺深深鄙夷,平时对原主视而不见,没尽一点长辈职责,养个球啊!

  五脏庙闹腾,吃什么饱腹当务之急,“怎么办,怎么办!”许诺急得来回踱步。

  “许诺,许诺,快开门,看我给你带什么了。”外面有人叫门喊原主。

  他不禁慌乱,心“砰砰砰”乱跳,脑海自主闪现一个名字,程二蛋。

  原主好朋友,与原主同岁,从小一起长大的村里小伙伴,如同现代发小。只是名字比较有意思,叫程二蛋,估计家里还有大蛋和三四五六蛋。

  他深吸一口气,一定要稳住,连老实本分的程二蛋都糊弄不过去,不用等露馅直接一头撞死得了。

  “许诺,许诺。”程二蛋进来,把手里东西给他看,一个馒头,“刘管家刚才让我跑趟腿,给个大白馒头,我们一人一半。”

  他掰开馒头,许诺眼看着一大一小两块儿,程二蛋把大块儿的给他,“快吃,你一定饿坏了。”

  他跟原主关系这么好,当然知道断粮的事,但也无能为力,只能弄到点吃的,就给原主送点,这些天原主都是他接济。

  许诺从记忆里搜寻程二蛋资料,心里慢慢有了底气,他只要与原主往常一样沉默寡言,就不怕被程二蛋发现。

  至于村里其他人,原主接触的少,从小就是个安静懂事的孩子,从不调皮捣蛋。

  自从他娘走了,除了必要时候,他都是躲着村里人走,怕人说起他爹娘。

  家里一些亲戚长辈,也没人搭理他,照这么看来,他还算安全,不会有人发现换了芯子。

  许诺与程二蛋一样,狼吞虎咽几口吃下那块儿馒头,还是感觉饥饿难耐。

  这样不行,再这么下去,估计就得饿死,他得想办法,怎么也要活下去。

  如果有人能保证他现在饿死了,可以回到现代再当那个风光无限、恣意潇洒的富二代,一定猜想他会毫不犹豫的躺下等着回去。

  但若真有那么一个人,许诺倒是会毫不犹豫“呸”他一脸。自己都这么倒霉了,还能无脑的期盼奇迹发生。

  “许诺,你想什么呢?”程二蛋见他脸色不定,有些为好友担心。

  “你爷奶的事,你到底怎么想的?”程二蛋问。

  “有什么可想的,我自己都自身难保,马上就要饿死,拿什么养他们?”

  许诺烦躁,“让他们找自己儿子去,又不是离太远找不到。”

  “早就去找过,连镖局都没进去,就被撵回来了,说是没这么个人。”

  “报官啊,这样不应该找官府吗,找我有什么用,又不是不知道我活成什么样?”

  程二蛋模样算上英俊,比许诺高上半头,有父母家人一起生活,自然是不一样。

  “唉。”二蛋满眼同情之色,“我听我娘说,他们是想要你手里的地,估计你躲不过去。”

  许诺:“…………”

  这真是个大事,古代以孝为天,现在这种情况,绝对是躲不过去。

  “许诺。”二蛋说:“其实,也不能完全怪你爷奶。”

  他吞吞吐吐的说:“我听村里人说,去年旱灾家家缺粮,你叔伯们早有意见,你爷奶能挺到现在才上门也不容易,村里人都说应该奉养,当初分家时你爹一点没少拿,奉养天经地义。”

  “是,分家时分了一亩水田,两亩旱田。”许诺查探脑海记忆,“后来又买了一亩水田,开荒一亩旱田,这些倒是与他们无关。”

  许诺心里叹气,虽然这些亲戚从没帮过,但也从没找过麻烦,包括当初原主娘和离改嫁,他们都没阻拦,同意她拿和离书嫁人。

  躲不过去就不躲,他自己也认为,身为子女理应孝顺,不是作天作地的糊涂老人,就该履行奉养之责。

  二蛋还在一边担心,“要是把地都要走,以后你可怎么活?”

  许诺觉得可笑,“现在都活不下去了,还管什么以后,先管眼前吧!”

  他让程二蛋等一下,肚子还在“咕咕”叫。闹粮荒,解决粮食问题刻不容缓。

  他再次从屋里出来,二蛋顿时张大嘴巴,“许诺,你,你这是要干什么?”他指着许诺身上衣服,一脸震惊不解。

  许诺原先穿的那套衣服,虽是补丁摞补丁,但相对来说还算齐整。

  而现在换的这一套衣服,则是露胳膊露腿,间或身上某个地方裂开一道口子。

  一看就是穿的头几年衣服,四处不够大小很多,坏口子的地方也没缝补。

  他没穿时就检查过,关键部位完好,不会太暴、露出丑,这样刚刚好。

  “我们去村长家一趟,商量一下奉养事宜。”许诺说。

  许诺家住在村尾,村长家住在村中间,看着附近一座座土胚房茅草顶,就知道这个村子不富裕。

  远处高山险峻,郁郁葱葱。附近河流清澈见底,空气清新,碧空如洗,倒是一处好地方。

  他们还没走到村中,就被一群人挡住去路。几个妇人围着一个青年,眼含同情怜惜之色,叽叽喳喳说着什么。

  许诺年少好奇,随口嘟囔一句,“她们围着那个青年干什么?出什么事了?”

  “那是我大伯家大堂哥。”程二蛋随即对许诺讲解一番,唾液横飞同情又激愤。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我古代的休闲人生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我古代的休闲人生》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我古代的休闲人生》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我古代的休闲人生》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