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宠段燃钱希西

独家专宠段燃钱希西

作者:岁正 独家专宠段燃钱希西最新章节: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11-11 13:51:10 人气:37

独家专宠段燃钱希西简介:从小到大,钱希西的人生信条除了赚钱、赚钱、还是赚钱。段燃,钱希西心中傲娇、毒舌的代言人,以拆自己的台为乐。她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会为了段燃甘愿倾己所有。当我们还未曾意识到爱时,内心已经急于把自认为最重要的悉数为所爱拿出。换言之,在爱情面前,除了爱的那个人,其他东西都变得微不足道。

《独家专宠段燃钱希西》章节试读

  华灯初上,地铁站口人头攒动,忙碌一天的人们迎来下班的时间,同时也到了无照商贩“上班”的黄金时段。卖小吃、水果、衣裤鞋帽的小贩围堵在地铁站口,铺开摊位,各个卖力吆喝。

  “纯手工饰品!一款仅一条,比限量版还要限量版!美女姐姐、阿姨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哟!”饰品摊后方,站着一位身着高中校服的女学生,她清亮的吆喝声引来路人驻足挑选。

  女孩儿背着书包,显然刚刚放学。

  “你才几岁啊就出来摆摊,家里人同意吗?”女顾客好奇地问。

  “没人管我,我一个人生活!”女生的笑容非常甜美。

  通常听到这样的回答,十之八九以为女生孤苦伶仃,然后善良的人们开始自动补脑,此刻就连她的笑容都成了坚强的苦笑。于是乎,管它是手链还是耳钉,连价都不带砍的,纷纷掏钱献爱心。

  当然,女生并没有说谎,她确实是一人生活,只是……

  “城管来了!大伙儿快跑啊!——”某小贩高声疾呼。

  顷刻间,周遭大乱,女生今天是第一次摆摊,毫无“逃逸”经验的她,还没跑一百米,便被执法人员逮个正着。

  ……

  执法大队的大院里,各类小商品聚集成堆,仿佛走进混杂的批发市场。

  “钱希西是吧?”城管翻开她的学生证,才十六岁?

  钱希西双眼含泪,怯生生地点头,“城管叔叔,我错了,我没钱……”

  “别害怕,念你是初犯又未成年,可以不罚你的款,但是必须把你的家长叫过来,叔叔要和你的父母谈谈。”

  “我父母都不在身边,我一个人住,不信的话,您可以查我的资料。”

  城管一怔,“亲属、兄弟姐妹,有吗?如果你再说没有,叔叔只能给你的所在学校打电话,让你的班主任来接你。”

  “别别别!让学校知道会记处分!您等一下……”钱希西赶忙写下一串手机号码,犹豫片刻,把字条推到城管的面前,含糊其辞地说,“您,您给他打吧……他叫段燃,段正淳的段,燃烧的燃,他是我的……朋友。”她的声音几不可闻,心中默默祈祷,但愿段燃承认是她的朋友。

  二十分钟后,一辆奔驰停在城管大队的院门前。

  司机走下车,毕恭毕敬地拉开后车门。后车厢里坐着一位年纪约莫十八、九岁的少年。少年叠摞着修长的双腿,手中拖着一本法文原版书,他分明是一副大学生的打扮,但单从神态上看,却有着超乎同龄人的成熟与冷漠。

  “小燃,需要我去把钱小姐接出来吗?”司机谨慎地问。

  四周嘈杂不堪,尤其是不法商贩的恳求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少年黑眸微扬,狭长的眸中明显夹杂着一丝愠怒,他暗自吐口气,悠悠地合起书籍,信步走入执法部门。

  一进门,便从人群中看到身穿校服的钱希西。她抱着书包蹲在墙根底下儿,像个受气包似的,哭鼻子抹泪儿。

  城管人员正在院中维持秩序,所以很快注意到这位气质出众的少年。

  “哦,你来接钱希西?你是她的……朋友?”

  “不,我是她的债主。”段燃睨向钱希西,钱希西对上他犀利的眼神儿,先是不自觉地缩了下肩膀,然后深低着头走到他的身旁。

  “段燃,你,你来了……城管叔叔,他,他就是段燃,我,朋友。”她心虚地说。

  “他说他是你的债主,不是你的朋友。”

  “……”钱希西蹭蹭眼角的泪珠,偷偷白了段燃一眼,又可怜巴巴对城管说,“叔叔您别理他,他就喜欢开玩笑,我,我能走了吗?”

  “别急,需要办个手续。段先生,你愿意替钱希西做担保吗?担保并监督她不再进行无照营销?”

  段燃面无多余表情,一本正经地说,“我可以帮她签担保书,但有一个客观存在的问题,她是个视财如命的女学生,只要可以让她赚到钱,她连我的肾都敢卖。”

  “啊啊拜托你不要讲这种没下限的冷笑话了好不好?!城管叔叔我保证,我保证不再乱摆摊!”钱希西的内心是崩溃的!都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说什么债主?……好吧,关于债主的问题,在某种层面上也是事实。但他又说她会为了钱知法犯法,这这这!……纵然她内心深处确实存在那么一丢丢邪恶的念头,也不能在这儿乱讲大实话啊!还想不想让她回家了?!

  虽然钱希西的态度十分真诚,但城管仍是半信半疑,颇有等待段燃确认的意思。钱希西则是悄然移到段燃的身后,偷摸用手指戳他的脊背,拜托并暗示他别胡闹!

  段燃不屑一哼,颐指气使地命她去车里等,随后跟随城管去办公室办手续。

  钱希西气哼哼地坐上车。如果不是她抠门到没有朋友,打死她也不会找段燃这个毒舌害人精来救她!

  片刻后,段燃坐上车,随手将保证书丢在她的腿上。

  钱希西抓起保证书阅读,发现有一行手写的补充条款?单从笔走龙蛇的字体来看,明显来源于段燃本人。补充条款内容为——如果钱希西继续无照经营,钱希西愿为此支付十万元罚款。

  “十万?你是不是疯了?!”

  段燃看都懒得看她一眼,诘问道:“段家供你吃穿,我爸妈塞给你的红包足够你购买日常所需,所以你给我一个摆地摊的理由?”

  钱希西知道他在生气,她没底气地嘀咕道,“我一个生活你又不是不知道,水电煤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你说,是吧?呵呵……”

  “你装什么可怜?你妈没给你寄生活费?”段燃嗤之以鼻。钱希西的母亲每个月都会从海外打钱过来,假设钱希西每月开销为两千元,那么抛开每月全部支出,她至少还能存一千元。何况她的晚餐基本在他家解决,日常生活用品也从他家拿,说白了,她根本就不用为钱发愁。综上,凭段燃对她的了解,她会偷偷跑去摆地摊,一定是想买什么贵重的东西?至于笃定的原因,她是典型的“铁公鸡”,只要存进账户的钱,绝不能再取出一分一毫。

  思及此,他从皮夹里抽出一张信用卡,扔到她的手边。

  不待钱希西反应过味儿,他指着她的鼻尖,不耐烦地说,“买完你想买的,记得把卡给我送回来。”

  他的态度盛气凌人,仿佛她在他眼中就是假扮乞丐的诈骗犯。

  钱希西咬了咬唇,抓起信用卡砍回他的胸口,“讨厌鬼!我是想买一样我舍不得买的东西,但还用不着你来救济,再说我自食其力丢谁人了?!”

  话音未落,她请司机停车,继而甩门下车!

  这样的冲突,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在他们之间。钱希西虽然爱钱,但也有自己的原则。她去段家蹭饭,会帮忙洗碗、打扫、浇花;段母给她买的衣帽服饰,她都原封不动地码放在衣柜里,从不舍得乱穿乱用;段燃偶尔也会在段父的逼迫下帮她补习功课,作为等价交换,她就任由他毒舌,任由他嘲笑她如何吝啬。不管怎样吧,她绝不做不劳而获的伸手党。

  至于钱希西与段家的关系,其实也与金钱脱不了关系,关于这件事等一下再详解……

  先说说她没日没夜制作DIY首饰,又冒着被抓的风险,摆地摊的原因。

  因为她从初一暗恋到今日的学长蒋哲洋……嘿嘿捂脸,要过生日啦!

  学长不仅风度翩翩,还弹得一手好钢琴,所以她一直在考虑送什么礼物比较合适?太寒酸拿不出手,太昂贵又买不起,为此她苦恼许久,终于选中一款名称为“乐韵悠扬”的施华洛世奇水晶钢琴摆件。摆件工艺精湛,外观瑰丽迷人,她认为很符合学长优雅的气质!

  不过,这个长度仅有6.5cm的小摆件竟然开价400块,对于一个极其抠门的普通高中生而言,真真儿的是吃她肉、喝她血!看着存款上一向只有增、不曾减的金额,她毅然决然地放弃取钱,赚!外!快!

  然而,第一天摆地摊儿就让野外BOSS打空血槽。

  钱希西仰望星空,无语凝噎……难道只能走上取钱这一条不归路吗?

  这时,身旁传来车喇叭声的呼唤。

  钱希西耷拉着一双死鱼眼,扬手轰赶缓行的奔驰车。

  段燃的耐心十分有限,他命司机停车,继而推开车门,强行将她拽上车。

  “钱希西,你要真有志气的话,日后不管遇到任何麻烦,都不要向我求救。”他的态度依旧强硬。

  钱希西早已经习惯了他的冷言冷语,她双手环胸,撇头怒哼,“我就打!有本事你别用手机呀!”

  “不可理喻。”段燃翻开厚厚的书籍,习以为常地问,“吃什么。”

  钱希西确实饥肠辘辘,她立即抛开新仇旧恨,说,“嗯……我想吃麻辣小龙虾!”

  段燃眉头紧锁,心不甘情不愿地应了声。

  “等我参加工作赚到钱,我也请你吃!”

  他翻着书页,扯起嘴角一抹冷笑,“恐怕等到七老八十也等不到你请客。”

  钱希西鼻孔朝天表示不服!

  “谁说的,等我找到一份正式的工作,拿到薪水立刻请!”

  段燃笑得不置可否,小手指却忽然被勾走?钱希西眯眼一笑,厚颜无耻地说:“你不要感到不好意思,反正距离我大学毕业至少六、七年,在这期间还要去你家蹭饭,请多多关照!”

  段燃一脸嫌弃地抽回手指,“祝你早日撑死。”

  她吐吐舌头,又用胳膊肘撞他,“喂喂,你是企业管理专业的高材生,你说像我这样的人才,应该找一份什么样的工作?”

  “哦,那可太多了。”

  “真的?快说说!”

  “各种缴费窗口。”

  “……”

  钱希西托腮冥想,如果她可以赚很多很多的钱,就可以给学长买一架“罗曼”钢琴。她在网上查了,那可是由施华洛世奇打造的真正的水晶钢琴。音色好坏她不懂,只要好看的就是适合学长的哈哈!

  ——在钱希西的人生规划里,总会自顾自将学长蒋哲洋算在其中。

  然而N年后的她,蒋哲洋,段燃。会在哪里?又在做什么?

  ………………

  六年过后。

  二十二岁的钱希西坐在整洁高档的休息室里,等待终审面试结果。

  她抿嘴偷乐,如果面试成功,那么就可以攒下更多的钱了嘿嘿。

  然而,正当面试经理准备大笔一挥批准她入职的前一秒,经理接到一通神秘的“举报”电话。

  后来……

  “非常抱歉钱小姐,根据多方考量,我公司暂时不能录用你。”经理表示遗憾。

  “为什么?!我的口才很好,销售经验也很丰富!”

  倒卖二手衣服、做中介、发传单、做传销、经营淘宝小店,她都忽悠得很好啊!

  “我公司主营中高档价位的香水与彩妆,你的肤质与容貌自然是非常符合,不过……”经理翻开她填写的入职表格,念道,“你在常用护肤品一栏写道:大宝SOD蜜;在彩妆品牌一栏填写:艾丝化妆盒彩妆套装,24色眼影、8色唇彩、4色腮红、3块粉饼,等于心动包邮价24.8;还有,在香水一栏填写,六神花露水?”

  听罢,钱希西打个冷颤,脱口而出道:“见鬼了,虽然这是事实,但是我并没写在您给我的表格上啊。”

  明明从网上抄写各大奢侈品品牌包装自己,怎么就暴露了?

  不等经理回应,一道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顺门边飘过。

  “不用跟她解释,说不用就不用。”

  “是,段总监。”经理起身俯首。

  钱希西惊见“举报人”扬长而去,她匆匆追到门外,一把揪住段燃的西服衣角,拖拖拖,拖到犄角旮旯。

  她压低声音质问:“昨天去你家吃饭的时候不是说好了嘛?!”

  “没人请你来我家吃饭,是你为了省饭钱,宁可坐半小时公交车来我家蹭饭。”

  “好,我们先不讨论这问题,面试这事是段叔提议的总没错吧?!”

  段燃面无表情地俯瞰她,悠悠地倚在墙边,双手环胸,不冷不热地说,“我爸如今是挂名董事长,雇佣谁我说了算。”

  “你当时也没反对啊!”

  “我不能当场驳老人家的面子。”

  钱希西抖抖唇,“你们公司钱多员工多,不差我一个……”

  “如果雇佣你,我想不出一个月,你家就能开小卖部了。”段燃的态度十分明确,因为经过六年的相处,让他明白钱希西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公司免费向员工提供的手纸、餐巾纸、纸杯、茶包、袋装咖啡等,他肯定以及断定,这些东西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为钱希西生活用品中的一部分。

  其实也不怕她拿,但问题是真丢不起那人。

  钱希西鼓着嘴,“反正你不给我找工作我就天天去你家蹭饭吃!”

  段燃不予理会,朝保全人员勾勾手指,示意“请”走这只铁公鸡。

  “把工作给我好不好,我要赚钱啊……”

  钱希西声嘶力竭的呐喊声消失在电梯门前,走过路过的员工不由闻声回眸,段燃则随着大多数人的视线看向位于身后的保洁员,一副“那是你朋友?”的神态。

  保洁员握着墩布傻乎乎眨眼,被段总监陷害了都不知道。

  ——在段燃眼中,钱希西是一个荒废学业、喜欢投机倒把的臭财迷。

  ——在钱希西眼中,段燃是一个各方面都优秀,但是极度缺乏爱心的冷血大款。

  他们之间的渊源?

  那一年,她十六岁,他十九岁,某女为了骗钱,真敢戴上花白的假发套以及老式黑框眼镜,拿着她母亲的教授职称证书复印件与教课书,跑来他家当语言教师!

  当然,如此蹩脚的把戏不到一分钟便被段燃揭穿,但无奈于,段燃的父亲与钱希西的母亲曾是关系较好的校友,所以笑笑就过去了。

  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要追溯到三日前。当时,段父通过邮件向钱希西的母亲发出邀请,希望身为法学教授的老同学可以帮段燃辅导语言。然而,段父并不知老同学已经把邮箱转给女儿使用。钱希西的一双眼睛盯在每小时八百元的补课费前,放光,释放出万丈金光!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细描述了,她的小算盘必然落空,就在段燃准备将她丢出别墅之际,宅心仁厚的段父出面“主持公道”——小小年纪独自在国内生活也不容易,今天的补习费照给,日后常来家里吃饭。

  于是,不客气的钱希西竟然在段家蹭饭长达六年之久。并且在段父的提议下,段燃还要抽出时间给她补习功课?

  其实她来段家吃饭也不过是加双筷子的事儿,但令段燃不爽的是,她仅凭嘴甜便可以轻易赢走二老的宠爱,而他不管为家族企业付出多少努力,都像亲爹从外面雇来的赚钱工具?

  这三观扭曲的世界,心累。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独家专宠段燃钱希西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独家专宠段燃钱希西》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独家专宠段燃钱希西》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独家专宠段燃钱希西》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