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不见月

长安不见月

作者:青衣呀 长安不见月最新章节:99、留醉与山翁,一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11-11 09:37:32 人气:453

长安不见月简介:长安一百零八坊,宗室、亲贵、世家、新贵……泾渭分明。 杜若,东宫六品杂官之女,落魄世家旁枝出身,妩媚鲜艳,天真骄纵,全然不知世道险恶。 她初次踏足‘十六王宅’那回,恰逢寿王成年,惠妃大张旗鼓替诸位皇子海选妾侍。 十八位成年的皇子,几百个待选的闺秀。 以及他们的王妃、嫡子、母族,和朝中或明或暗的派系。 云泥之别。 杜若仰起头,遥望勤政务本楼高高的檐角,才知道踏上的是条不归路。 两年之约,假做妾侍。 他说,银货两讫,各取所需。 他说,杜娘子二嫁,某必以五百金相赠。 他说,本王不配劳动你那十根手指吗? 他说,二娘既不是贪图富贵,难道是看本王生的比你姐夫英朗? 杜若倚在车窗上,遥望他单人匹马远去,什么也说不出口。 真心原是这世上最珍贵的东西,胜过他给予杜家的一切官职前程财富,倘若捧的出手,她自然能坦坦荡荡,骄傲的与他交换。 可惜,她不能。 她拿的出手,说的出口的,只有勇气。

《长安不见月》章节试读

  长安,延寿坊。

  暴雨如注,闪电划破长空。

  杜若甩开丫鬟海桐从牛车上跳下来,一手摁披风的帽兜,一手紧紧拢住下摆,尖叫着冲向正房找杜蘅。

  雨夹雪二十多天,阴霾重重,污水遍地,城坊的大道叫人踩烂了,就连杜家大门内,地上墙上也布满黑黢黢的泥脚印子。

  人人都在世道里打滚,独杜若穿件大红兽皮帽兜,水汽不沾身,明亮得像团小火焰。

  杜蘅从正院耳房迎出来,妥妥帖帖打把油纸伞,见状先拉她到连廊底下站着,边替她擦拭额角的水珠,边摇头问。

  “又看上什么好东西了?”

  “阿姐——”

  杜若故意把脸藏在帽兜里,甜甜地喊了一声。

  那帽兜出的好锋,毛绒绒一圈笼住杜若巴掌大的小脸,把鬓发嘴角全掩了去,只剩下一双轻灵妩媚的猫儿眼。

  “是要首饰衣裳,还是铺子里新出的好果子?”

  杜若笑嘻嘻伸手抓住杜蘅的衣裳摇了摇。

  她身量尚小,刚及阿姐耳垂,手将将够住纤腰,云纹短襦底下空落落一把。

  她便捉狭地嗳声划脸。

  “阿姐又瘦了,眼看就要相亲事了,太瘦了不好生养,婆家不喜欢呀。”

  “去你的!”

  杜蘅唾了一口,扭身道,“好个上学读书的女郎,尽学些嚼舌根子的混话。”

  杜若搭着两手拱在胸前,小耗子拜年似的晃。

  “就这一次,绝没下回了。那屏风你看了保准也喜欢,做工真精细,月亮就跟画儿上似的,又大又圆又白。”

  “咱家家底儿薄!”

  杜蘅气不打一处来,扳着手指头数落。

  “比不上你学里那些小姐妹,今日添个翡翠镯子,明日添个金宝璎珞,都不当回事儿。”

  杜若脸上挂着笑,也不反驳,眨巴眼盯着阿姐瞧。

  她极知道自己的好处,就连家里人,除了阿娘不上她当,上至打官腔的阿耶杜有邻,下至勤俭持家的阿姐杜蘅,就连幼弟思晦,都熬不过她两三下哀告恳求,糊里糊涂什么都应了。

  果然,杜蘅被她缠磨的毫无办法,只得问。

  “多少价码儿呢?”

  杜若踮起脚凑到她耳下轻 声道,“老板精得很,我跟他磨了半天,好说歹说,三十二贯肯让我。”

  杜蘅薄薄的唇角一下子抿紧了,狠狠瞪了她一眼。

  杜若忙道,“你别急嘛。我方才算过了,我的私房有十来贯,阿姐再贴我十来贯就够了。”

  “胡闹!十来贯是小数?够咱家好几个月吃用了。这不成!”杜蘅甩开被杜若拉扯皱了的衣袖。

  “阿姐呀——”

  杜若期期艾艾的长叹,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咬着下唇哼唧。

  “人家房里还没屏风呢。”

  杜蘅只做听不见,扭身便往屋里走,将她晾在当地。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长安不见月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长安不见月》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长安不见月》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长安不见月》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