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案(1v1)

春案(1v1)

作者:乌柳 春案(1v1)最新章节: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9-27 17:21:11 人气:16658

春案(1v1)简介:世间有三恶,财、权、美人,美人生祸水,财权生黑暗,万般恶由此三者起,乱世间万物。?此书写的是伦理纲常,世态炎凉,犯罪与破案,江湖之中,庙堂之上的儿女情长,剧情为主。

《春案(1v1)》章节试读

  定和十四年,京城发生一桩大案,离京不过十里地的郊外,发现了一堆被人为切割过的人骸。

  事情还要从几天前的赶集说起,一猎户带着自家猎狗上山打猎后,提着猎物上京城贩卖,途径茶棚,停下来歇歇脚,一壶水喝完发现自家狗不知跑哪里去了,遂吹了几声口哨唤狗。

  猎狗咻的从一旁林子里窜出来,嘴里还叼着个东西,走近一看,竟是半垃人脸,眼珠子还掉在眼眶外面,被丝丝皮肉挂着,随着狗的动作轻轻摆动。

  此案由顺天府接手,官差顺着狗在林子里留下的痕迹找到了埋尸的地方,尸体明显是被人用利刃切割开的,切割得稀碎,皮肉也已经开始腐烂,不少还被狗吃了,完全无法还原其本来面貌。除了尸骨,也没有什么衣裳碎片,想来是凶手分尸的时候,故意将能辨认身份的东西都收了,就算尸骸被人发现,也难以知晓死者是男是女,是何身份。

  搬运尸体回衙门的捕快吐了一路,连仵作都吐了两次才清理完尸体,幸而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一堆腐肉里,发现了一只耳环,让此案有了点眉目。

  此事在京城闹得沸沸扬扬,这几天接连有人来顺天府认了证物,可惜还是不曾有个结果。

  丁宝儒拿着把蒲扇坐在证物房门口守着人看证物,一把扇子舞得飞快,额上的汗还是不停地流,前胸后背都湿出了汗印子。

  “大少爷,这地儿晒,你还是先回府歇歇吧,有消息我让人告诉你。”丁宝儒是顺天府大少爷,打小是在衙门里长大的,对于破案一腔热血。

  丁宝儒看看日头,“行吧,有消息你第一时间通知我。”

  “一定,一定。”胡捕头连连应是,亲自将他送到大门口。

  “到这儿就行了,你回去盯着吧。”丁宝儒没让他再送,将手中的蒲扇还给他就走了。

  刚走到街口拐弯处,额头就被什么打了一下,丁宝儒伸手摸了摸额头,摸到一颗葡萄籽。

  抬头看去,就见一张欠扁的笑脸,顿时就激动了,“老大你回来了!”

  顾瑾之扔了串葡萄给他,丁宝儒拿着葡萄就撒丫子跑了上来。

  丁宝儒打小在衙门里长大,顾瑾之也是打小在衙门里长大,只是他不在顺天府衙门里长大,而是在六扇门的衙门里长大的。

  不同于顺天府,六扇门主要接的是江湖上的大案要案,顾瑾之离京数月刚回,还没进京,就听说了这件骇人听闻的案子,家都没回,先来了顺天府。

  他身为六扇门的人虽不好插手顺天府的案子,但还是想看看能不能帮上手。

  他们两人是老相识了,兄弟俩,光屁股的时候就一起玩泥巴了。听完丁宝儒说的,顾瑾之首先判定凶手不会是过路旅人。

  杀人分尸,连头骨都切割成两瓣,所需的刀具肯定不会是一把匕首,过路旅人不会随身携带这种大型刀具,江湖上也不曾听说过用这种手段杀人的,如此推断凶手应该是这附近常住的人。

  但凶案发生这么多天,来认证物的人络绎不绝,还没确认尸体身份,要么死者是外来人员,要么死者是孤身一人。

  究竟是什么天大的仇恨,让凶手下此毒手,死后分尸?

  顾瑾之又问证物。

  “那耳坠样式倒是有些别致,但上头珍珠只是一般品相,拿着到各个铺子里问过了,都不曾有结果。”

  “玉乾坤去问过吗?”

  “老大,你糊涂了吧,玉乾坤出的首饰,不说千金,百金是要的吧,若是这种货色,哪还有人买?”

  顾瑾之单手摸着下巴,砸吧嘴,“你许是不知,这些大店,会将一些做工不好的首饰,镶上成色一般的珍珠,便宜放给一些小铺子,这样才不会亏钱,还能小赚一笔。”

  “照这样说,那还真有可能,我这就让人去问。”丁宝儒说着要走,被顾瑾之拉住了,“你去问也没用,人家哪会将这毁名声的事告诉你。”

  “那该怎么办?”

  “小铺子你们都问过了?”顾瑾之再次确认。

  丁宝儒点头。

  “走乡串户的货郎可有问过?”

  丁宝儒一愣,顿时恍然大悟,货郎走乡串户,贩卖百货,首饰自然也卖,一般偏僻的乡下,大多物什都是在他们这儿买的,死者的耳环或许不是在首饰铺买的,而是在货郎那买的。

  “我这就让人问去。”丁宝儒话音未落,一溜烟又走了,顾瑾之摇摇头,随后也离开了。

  管家早在门口等着,一见他就赶紧迎了上来,“少爷,您可回来了,老夫人催人来问过几回了。”

  “我这就去。”顾瑾之赶紧过去,除了父亲,家里人都在。

  “祖母,娘。”

  “来,来,过来,给祖母仔细瞧瞧。”老太太眼神已经不太好了,拉着孙儿的手,瞧了又瞧,“黑了,也瘦了,就说不让你去吧……”

  “可不是,在外面可吃不到祖母做的好菜,我都馋死了,祖母快些招呼上菜吧。”顾瑾之生怕老太太喋喋不休说下去,赶紧岔开话题,老太太心疼孙儿,遂止了话头,赶紧让人摆菜。

  “娘,不如让瑾之先回房换过衣裳再吃饭。”顾母插话道。

  “哪有你这狠心的娘,你儿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还讲究什么,先上菜,吃了饭再换。”顾瑾之是顾家五代单传,老太太疼得跟眼珠子似的,饶是他爹娘也插不上手。

  “娘,我这回先吃饭再去换衣裳,下回一定不这么埋汰上饭桌。”顾瑾之赶紧打圆场,确实他因赶路风尘仆仆,身上都是些尘土,天气热又出汗,确实不太好就这么吃饭。

  老太太和顾母都瞧着有些不大高兴,顾母没应儿子的话,江清黎只好从中又劝道:“祖母,相公刚从外面回来,正热着,不如先切个凉瓜消消暑?”

  江清黎是顾瑾之的妻子,比他小八岁,十叁岁嫁进顾家,到如今已有叁个年头,祖母和婆婆间,她向来更亲近婆婆些。

  “传菜吧。”老太太没搭理她这句话,直接吩咐福妈妈传菜。

  祖母和娘之间的水火不容顾瑾之是从小就知道的,他祖母嫌他娘这么些年只生了他一个,经常不给他娘好脸色,又嫌他娘狐媚,勾着他爹不纳妾给顾家开枝散叶,也因此早早给他订了门亲,姑娘还没及笄就娶进门了。

  只是现在对于他这门亲,老太太后悔了,原先江家是朝中新贵,江大人颇得圣宠,前程似锦,老太太便给他定了江家的嫡出大小姐,谁知没过几年江家不小心触了皇帝的霉头,被外派到了别处,一去叁年,还不知何时能归京。

  就因不知归程,怕耽搁了两小儿的婚事,江父也就同意老太太提的日子,给两人草草地成了亲,将江清黎留在了京城,那时江清黎才满十叁岁。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春案(1v1)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春案(1v1)》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春案(1v1)》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春案(1v1)》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