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灯苏他全文

盲灯苏他全文

作者:苏他 盲灯苏他全文最新章节: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9-01 10:34:04 人气:6871

盲灯苏他全文简介:  “清明节的前一天,沈诚在我嘴里塞了ABS口球,我成了他的二奶。这是故事的开始,至于故事的结束……故事没有结束。”我好像没写过治愈系的故事,那我把盲灯送给你,也送给我。祝愿每一个怀抱善良的人,都可以被苍穹和后土眷顾,被神明和鬼魅庇护。

《盲灯苏他全文》章节试读

  国庆阅兵结束后,北京广安门外大街附近一个小区的一个家庭里,刚发生过一场矛盾。

    温新元要把女儿温火的床换给儿子温冰,温火不愿意,但也没闹,只是把自己房门从内锁好。她自己不出去,也不允许别人进来。

    温新元觉得温火不懂事,在门外训斥。温冰顾自吃饭,像是有没有那张床,他都没关系。

    没多会儿,温新元骂不动了,温火从房里出来。

    温新元以为她答应了,还想着给她些别的补偿,没成想她拎着行李箱,只是要回学校。

    温火告诉他:“我什么都可以让给我哥,就是床不行。”

    温新元火冒三丈,正要收拾她一顿,电话响了,就这么放过她了。

    温火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她被判给她妈,跟着她去了加拿大几年,还入了加拿大国籍。后来她妈要结婚,她成了累赘,就又回了国,接着读高中。

    她大学是在华中科技大学上的,物理专业。后来以第一的成绩考上清华大学粒子物理与原子核物理专业方向的研究生,又回到她的出生地,北京。

    她出生在公主坟的空司,而她爸温新元才算是最正那批大院子弟。

    她还有个哥哥温冰,大她三岁,很小时候脑袋摔坏了,人有点傻,除了吃就是睡,体重差不多有一百八十斤,现在在凤凰周刊北京办事处打杂。

    就因为他傻,温新元对他是捧着,供着,自己这样还不行,温火也得这样。

    温火从小吃什么喝什么都得等温冰挑完,温冰人傻,惹了事,她还要去帮他收拾烂摊子。她有记忆以来,温冰就是抢走她同样身为人子该有的权利的人,所以跟他心很远,几乎没有感情。

    好在她聪明,道理讲一遍就懂,所以大多数时候,她都能够做到妥协,但大多数并不等于所有。

    温冰的床被他半夜心血来潮跳蹦蹦床,跳塌了。家里倒是还有一张单人床,只不过他睡来翻不了身。于是温新元就又去找温火了,可是这一次,温火没答应。

    她不喜欢别人动她房间的东西,尤其是床,非常不喜欢。

    其实温新元除了在一些生活琐事上对温冰有些偏心,对温火像是领养的以外,别的地方倒也显不出来。比如他一直都很支持温火对学术的追求。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那是他没有做完的梦。温火对物理、数学的兴趣很难说没有他的影响。

    温火的爷爷是三星的上将,当时有一辆吉姆,另外有新鲜玩意也总是先出现在他家。有成就,就有些独断,对唯一的儿子十分严苛,非得要他当兵,然后去奔自己的前程。

    他没问过温新元对于部队的前程感不感兴趣,他也不在意,他就是要他按照自己的意愿成长。

    可能是这个因,结下了温新元放手温火、随心所欲地去选择未来的果。

    但再给她自由,也不代表就可以要求她事事都妥协。

    温火出门前把自己卧室门锁了,温冰追出去,喊住她,在她手里塞了一块菠萝面包。

    面包很油,油沾了她一手,她抬头看他,他傻笑着,说:“妹妹,这个面包很好吃,给你吃。”

    温火低头看着手里的面包,最后咬了一口,冲他笑了下:“谢谢哥。”

    时间不早了,温火到学校还有很多事要做,就跟温冰匆匆告别,匆匆离开了。

    *

    温火是一个很擅于管理自己时间的人,她把每天的任务按轻重缓急分配好,然后在研究所和办公室两点一线。除了面对导师,就是面对公式。

    她最近在准备投到PRL的论文,三十页,反复删改,推算,结果换来导师一句她发现的这个东西物理意义不大。她很受打击,那几晚都没怎么睡。

    她为了证明她的发现是有一定重要性的,已经连续两个多月把大部分时间泡在研究所做测量了。

    导师带了三个研究生,只有她一个女生。她天分是最高的,但出错率也是,她的想法总是很极端。最早他们组被Science  advances推荐的一篇论文就是她一作完成的,但过程并不顺利。她是在被退稿以后重塑理论,做足准备再去投的。第二次审稿人给了她很高的评价,但也花费了很大的精力。

    这一次的论文,她同样用了百分之二百的精力去准备,心态却不如那时候这么不成功便成仁了。

    她回寝室时,室友秋明韵刚洗完澡,在擦头发,看到她还很诧异:“这么快就回来了?”

    温火坐到自己桌前,拿起梳子梳头发:“我还是想学习。”

    秋明韵笑了:“我差点就信了。”

    温火和秋明韵同属工程物理专业,但方向不一样,每天的任务也不一样,却也不妨碍两个人相处得很和谐。她们不能算是闺蜜,但说是朋友,没问题。

    秋明韵眼里的温火,看着很乖,内心反叛,身材和脸蛋根本就不适合出现在研究所这种地方。

    偏偏温火就是热爱学术,二十四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秋明韵把头发擦干,从她手里把梳子拿过来,梳着头发,问她:“你知道沈诚吗?”

    温火拿出手机点开了购物网站:“嗯。”

    秋明韵又觉得她的问法不太对:“我这是什么蠢问题。谁不知道沈诚呢?”

    温火在搜索框里输入‘双人床’。

    秋明韵把头发梳通顺,拉开椅子坐下来,说:“他在咱们隔壁有公开课,你去吗?”

    沈诚,前中科院高能所研究员,父亲是中科院院士,母亲是专拍纪录片的导演,爷爷曾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参谋长,奶奶是当时的医疗兵。

    他前几年结婚了,妻子是演艺行业的一个三线演员。第二年,他们有了一个女儿,找的代孕。

    他在婚后离开了高能所,成立了一个知识产权代理事务所,做专利代理。因为有父亲的人脉和社会地位,他的成功很轻松,刚三十多岁,头上就堆满了标签。

    当然,他最令人津津乐道的,还是他的丰神俊朗,以及他在京圈儿的地位。还有就是他跟他那位花一样的妻子的相恋始末。

    沈诚为人低调,除了几年前的婚礼在网上大规模屠版,平时几乎听不到他的名字。可在内行人眼里,他却是水最少、最值得说上一嘴的人物。说白了还是履历太过漂亮,以至于他一个非专业性质、只是跟隔壁北京大学合作而设的公开课,就引起大范围的讨论和兴趣,还是女生居多。

    秋明韵见温火没在听,把她手机抢走:“沈老师啊!火火!你就不想去吗?”

    温火根本抢不到票啊,她们知道信儿的时候应该就已经没票了:“你有什么办法可以去吗?”

    秋明韵没有,但她觉得温火可以搞到票:“沈老师也是部队大院的,跟你算是邻居吧?”

    温火给她解释:“他在海司,我在空司。而且要说关系,也是我爸那一辈勉强可以沾上一些,我们这一辈差不多都剥离出来了。”

    秋明韵没听懂,不过她知道没可能了,就不强迫温火了,把手机还给她:“好吧。”

    温火接过手机,接着看实木的双人床。两米到两米三的也就两千多块钱,温新元两千块钱都拿不出来吗?当然不是,他就是剥削温火剥削习惯了。

    秋明韵唉声叹气:“我是真的想去听沈老师的课啊。烦躁。”

    温火最后挑中两款,准备看看卖家反馈就定了。

    秋明韵见她没认真听她说话,瞥了一眼她手机屏幕:“看什么这么认真?”

    “买张床。”

    “你家床坏了?”

    “嗯。”

    秋明韵没再追问,整个人摔到床上去:“要便宜那些妹妹一睹沈老师的风采了!”她踢着腿抱怨了两句,抱怨完突然坐起来:“不过也没什么用,他都结婚了,她们没戏的。”

    这么一想,秋明韵舒服多了,换了身衣服去约会了。

    *

    温火一整个下午都泡在研究所,中途师兄来过一趟,顺便问她要不要参加晚上的学术沙龙,很多大神级别的人物会到场,他正好有两张票。她婉拒了。

    师兄走后,温火才发现天快黑了,看一眼时间,已经六点多了,收拾东西离开了研究所。

    她没回宿舍,打车去了华贸附近,进入一个小区。

    快到楼门时,她被一个漂亮女士撞到了,她双手去扶她,发现她在哭,她没多管闲事,跟她擦肩而过,进了楼门。

    等电梯的过程中,走过来一位男士,身上是一种禁忌香的香水味,她不太懂,但很好闻。没一会儿,又走过来一位大着肚子的年轻女士。

    电梯门开启,三个人一前一后的进去,然后转过身来,面向门口。

    电梯里,那位孕妇提醒温火,她的鞋带开了,温火道谢,正要蹲下来系好,书包从肩膀上滑落,吊在了胸前,阻碍了她的动作。

    那位男士见状蹲了下来,帮她把鞋带系好了。

    温火看着他给自己系鞋带,突然提了口气在胸口,高度集中的注意力让她没发现孕妇表情微妙。

    那位男士帮她系好鞋带,她道了谢。

    电梯到了,温火和那位男士一起下电梯,然后一前一后走到一扇门前。那位男士开门,温火就在他身后静静地等。

    门开了,他先一步进去,温火随后。

    门关上,他背朝着温火,做着左手解开右手袖扣的动作。仅一个背影,就比他身上的禁忌香味更叫人找不到呼吸的节奏。

    温火把书包放下,很小声音地叫他:“沈老师。”

    他把袖扣解开,松了松领带,去给自己倒了杯水,这才说话:“过来。”

    温火朝他走去,就像过去一年里的每一次。她很少拒绝他的要求,他对她的态度也一直很符合中上流人士对这个区域的定位——二奶区。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盲灯苏他全文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盲灯苏他全文》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盲灯苏他全文》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盲灯苏他全文》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