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止钟情(岑利)

岂止钟情(岑利)

作者:岑利 岂止钟情(岑利)最新章节:87、欲望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9-01 10:34:24 人气:36

岂止钟情(岑利)简介:1. 当红男明星盛瑜和素有女神之称的季清晚被爆出绯闻,之后两人共同参加一个综艺节目,类似于剧情扮演逃脱。 有一期录制时两人被困在暗室里,视频画面内一片漆黑。 弹幕纷纷吐槽什么都看不清的时候,突然就听见砰的一声,视频安静了几秒后就传来了那道熟悉的声线。 男人的语气依旧漫不经心,尾音稍勾:“阿晚,我怕怕。” 弹幕:“……?” 2. 认识盛瑜的人都知道,他这人懒散的很,就没有哪次看到他有个正经样,平常拍摄的时候懒散,采访的时候也懒散,摄影的时候也懒散。 他们所有人都觉得这人可能有病。 但之后突然发现这人唯独做一件事的时候,他妈正经的不行。 就是那天晚上压着季清晚亲的时候。 * —【我野蛮生长,没能成为自己的月亮,能遇到你是银河赠送我的糖】 —财迷娇媚女演员X全才妖孽男明星 —这大概是一个妖孽男撩人的故事 —娱乐圈的故事。

《岂止钟情(岑利)》章节试读

  桌上的水壶开了。

  煮沸后壶口冒着热气,白雾腾腾,发出咕噜噜的声响。

  季清晚坐在位置上,微微闭眼仰着头让随身化妆师卸妆,耳边听着小助理喋喋不休的声音。

  “晚总,别的先不说吧,我知道您人美心善,一心想着成为社会接班人,提拔提拔后辈人才可以,但是您下次能不能——”

  “夏夏。”

  突然被她喊了一声,夏夏一脸茫然,“怎么了?”

  季清晚半搭着眼,懒洋洋地提醒一句 ,“后面水开了。”

  夏夏闻言一愣,下意识点头,“哦,好,我去。”

  她边说着边起身,屁股刚离开凳子十厘米,忽而觉得不对,立马重新坐下,皱眉看向季清晚,“不是,你别扯开话题,刚刚在台上的时候,主持人的话题明明都往你这边带了,你怎么能直接就避开给别人呢?”

  今晚录制的采访节目,在同一类栏目中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别人都巴不得能上,而季清晚凭着正红的名气上是上了,主持人也明显在给她镜头提问,可季清晚偏偏把机会让给同剧组里的新人。

  夏夏在台下看得心拔凉拔凉的,整个人都要绝望了。

  “好了。”

  身旁的化妆师卸完妆示意季清晚可以了,季清晚微微睁开眼,朝她道了声谢,化妆师笑着摆手,提着自己的箱子离开。

  房间里就剩下两个人。

  季清晚侧头看着夏夏还有些愤愤的表情,不紧不慢道:“那个问题根本就是明知故问,我如果回答了你不觉得很傻吗?”

  下午主持人明显就是在给她胡乱凑机会,提的问题不是问她主演的身份是什么,就是问她在电影的结局是什么?

  季清晚当时坐在台上差点没翻白眼,心内道你瞎的吗?没看见电影宣传片上我的死相?

  夏夏被她问得一噎,回神还要说她,季清晚侧头看了眼镜子里映照的自己,忽而皱眉轻轻“啊”了一声,“夏夏,我觉得我好像被灯光烤黑了。”

  这问题有点严重,牛奶肌肤这个称号可不能破。

  夏夏闻言立即瞪眼,凑近她白皙的脸颊,急忙问:“哪儿,哪儿变黑了?”

  季清晚看着她着急的样子,慢悠悠的抬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睑底,“这儿。”

  夏夏瞧见她所指的位置,无语了。

  “你这什么表情?”季清晚指尖点着自己的黑眼圈,挑眉道:“这可是我的辛劳付出。”

  “您是辛苦,可我也要死了。”夏夏闭眼,欲哭无泪,“我晚上肯定要被王姐骂死,怎么办。”

  王姐是季清晚的经纪人,平常就叮嘱过夏夏要盯紧季清晚,不要让她搞事情,奈何这人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季清晚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无所谓道:“王姐要骂也是骂我,你别担心。”

  话音落下,她抬手揉了揉酸涩的眼角,半眯着眼睛,“先不管这个,我快困死了,能不能先送我回家休息。”

  这几天正好在宣传新戏,连轴转的行程安排,季清晚基本上每天都只睡了几个小时,现在好不容易结束了,她还真没有想和小助理讨论这个没必要的问题。

  夏夏察觉到她的疲惫,连忙点头,“好好,晚总,咱们身体休息比较重要,我马上让司机在外面等!”

  季清晚闻言起身向门边走,夏夏叮嘱完司机后,走在一旁替她打开化妆间的门。

  两人正准备往外走,不巧被外头的人挡住了去路。

  夏夏瞧见来人一愣,男人宽肩窄腰,身姿高挺,长相偏斯文型,白白净净的还有些少年感。

  苏泽扫了夏夏,视线转到季清晚身上,低头打了声招呼,“前辈好。”

  季清晚正打着哈欠,扫到前头的人影,无精打采的掀了掀眼皮,没什么情绪的看向他。

  苏泽忽而对上她那双眼睛,愣了愣。

  淡褐色瞳仁在光下犹如一颗琥珀,清澈透亮,眼尾微勾着,配上她天生带有的倦意,宛如那自带贵气的波斯猫。

  网上流传,女神季清晚有一双独特的眼眸,与她对视时会被她勾走人心。

  季清晚看清是他,倒是有些意外,“有事吗?”

  苏泽闻言回神连忙解释自己的来意,“前辈好,谢谢前辈刚才在台上的照顾。”

  他比不上季清晚的女神名气,这次参演电影的角色也只是男三,原本也就没什么存在感,他没想到下午季清晚居然把话题转给了他。

  但不管什么原因,他总要道声谢。

  季清晚闻言,挑了下眉,下午那事完全是因为她懒得回答,也没有什么特意照顾的成分在,但既然人家都误会,这也不可能自己打脸,她淡笑回了句,“不用谢,以后好好努力吧。”

  苏泽乖巧的点点头,“谢前辈,我会的。”

  季清晚顺着他的话,毫无压力的应了一声,“嗯,别辜负今日我对你的期望。”

  苏泽愣了愣,期望?

  夏夏在一旁听着自家艺人的瞎几把乱扯,没忍住出声解释,“不是,我们晚总的意思就是好好努力,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话音落下,她朝苏泽打了告别的招呼后,拉着季清晚就往外走。

  保姆车已经停在电视台外,季清晚坐进后座内,夏夏催着司机发动车子,转头又开始揪着她说刚才回话的不对。

  季清晚懒得听,索性仰头靠在椅背上闭上眼假寐,耳边听着小助理絮絮叨叨的声音一阵后,察觉到自己衣兜内的手机铃声忽而响了响。

  她伸手摸出手机,看着上头一连串的未读信息,半搭着眼翻了翻,视线忽而扫到一条,她顿了顿,开口唤了句,“夏夏。”

  还在小声嘀咕的夏夏一停,“嗯,怎么了?”

  “停车。”

  “啊?”夏夏没反应过来。

  季清晚阖上眼皮,“停车,这几天我不回公寓。”

  夏夏愣了愣,示意司机靠边停车,季清晚随手拿起帽子和口罩,拉开车门下车。

  “给你放几天假,如果有什么事给我发信息就好。”

  季清晚戴着帽子,弯腰接过夏夏递来的行李箱。

  夏夏还有些迷茫,“不是,晚总,你不回公寓,要去哪儿啊?”

  季清晚单手拉着行李杆,指尖在上头敲了敲,勾唇漫不经心的开口,“去嗨啊。”

  夏夏瞪眼:“啥?”

  季清晚也没解释,单手拦住了过路的出租车,拉开后车门坐了进去后,低头朝着司机报了地名。

  出租车冒着尾气扬长而去,夏夏在原地目送她离开,当时心里只升起了一个念头。

  完了,晚总要去蹦迪。

  -

  傍晚时分的天有些暗,远山飘荡的晚霞环绕着山顶的寺庙,映红中带着微黄。

  山道上行人已经渐渐消散,出租车缓慢行驶着往上,却上不了山路,最终停在了山脚路口处。

  “小姐,不好意思啊,这边不让车开,你只能自己上去了。”司机转头抱歉道。

  季清晚摇摇头,“没关系,谢谢。”

  她付完钱下车,单手拉着行李箱,微微仰头看着面前那段平缓的长坡山路,有些头疼。

  她站在原地叹了口气,老实的拉着箱子慢吞吞的往上走,起步时她还觉得箱子挺轻的,可走过那段长坡路后,她明显觉得脚步有些吃力。

  再坚持走了几步后季清晚放弃了,她觉得自己可能是脑子抽了才会过来。

  她呼出一口气,抖了抖有些酸涩的手,准备给庙里的人打电话,叫人出来帮她提一下行李。

  季清晚低头点亮屏幕,翻到通讯录的一刻,忽而听见很轻微的脚步声传来。

  余光瞥见身侧走来一人,她下意识抬头看去。

  男人身影修长,山边映红霞光洒在他的身后,暗色系的风衣被照的有些亮。

  而黑色鸭舌帽下压挡住了男人的面容,隐约间只能看到他的细薄唇瓣,削瘦线条透着锋利的下颚。

  季清晚站在原地捏着手机,看着这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男人,有些讶异。

  盛瑜看着面前全副武装的女人,鸭舌帽,口罩一件件的,他眉梢单挑。

  抬头看了眼前头还有一段的山路和台阶,再看这儿莫名其妙拖箱爬山的女人,他微微垂眸扫了她一眼,“要上去?”

  男人的话语随着他的动作,让季清晚看清了他帽檐下的眉眼。

  微暗的光线,在他眼窝下投着淡淡阴影,微微低垂的眼睑,眸色深黑有些平静,表情很淡。

  季清晚一愣,及时回神后默默点头。

  盛瑜见此,瞥了眼她手边有些麻烦的行李箱,声线淡淡:“需要帮忙?”

  季清晚看着他还是默默点头。

  她觉得现在这情况,还真的不能客套说自己可以。

  盛瑜见了她几次都是点头没发声,单手替她接过行李箱,下巴朝前头方向扬了扬,压着声线,“走吧。”

  季清晚看着他的动作,微微点头,抿了抿唇,“谢谢。”

  口罩盖着她的声音,有些沉闷沙哑。

  盛瑜闻言抬眼看向她,眉梢微扬,语气有些漫不经心,“还以为是哑巴。”

  “……”

  让您失望了。

  无语了一会儿,两人都没说话,只有轮子摩擦地面的轱辘声作响。

  季清晚在前头走了一段路后,还是有些担心转头,轻声问他,“会不会有点重,要不要休息一下?”

  “你这问题有点多啊。”他懒散的笑了,勾着点音问:“重和休息,你让我回答哪个?”

  季清晚一噎,不知道该说什么,但也刚巧两人已经走到了寺院台阶前。

  盛瑜站在她身侧,微微抬头看着面前不长不短的台阶。

  季清晚计算了一下,觉得这提着行李可能有点难走,想着说她和他两个人一起抬着上去。

  而男人却敲着行李杆,慢悠悠的开口,“你先上。”

  季清晚闻言瞬时止住了嘴边的话,顿了顿。

  但听他既然这么说了,她也不矫情扭捏,迈步拾级而上,时不时侧头看一眼后头的男人,见他单手提着行李,挺轻松的样子。

  她也没再多看,老老实实的提着步子。

  台阶数不多,季清晚数了,有十二个。

  她跨完最后一个,站定在平台上,盛瑜正好也提着行李上来,单手放在原地推给她。

  季清晚连忙接过,抬头朝他颔首道谢,“麻烦你了,谢谢。”

  面前女人被口罩遮住了大部分的脸,只露出了她那双浅褐色的眸子,还折着光。

  盛瑜与她对视了几眼,不在意的收回视线,单手揉了揉手腕,懒散的应了一声,“顺手而已。”

  言罢,他也没等季清晚回复什么,径自转身往寺庙内方向走。

  季清晚站在原地愣了愣,回神拉起行李杆提步跟在他身后。

  前头的人步伐不疾不徐,慢悠悠的,像是出来游玩参观,有时还听见他低叹一声,像是在做什么欣赏赞同。

  完全是一副少爷懒散自在的模样,怕也不怕什么,就只是出来游山玩水的。

  季清晚心内猜着可能是哪家的帅气宝贝儿子,但也没多想,走了几步后她熟练的转身往偏殿后的客房走。

  可能是已经得到消息,季清晚老远就看到了季家的管家。

  “大小姐。”

  管家瞧见快步上前问好。

  季清晚点头,“他们人呢?”

  “老夫人在休息,其余人在听佛经礼诵。”

  “佛经?”季清晚笑一声,指尖敲着行李,慢悠悠的开口,“拜了这么多年,我也没见过佛保佑过谁。”

  管家闻言,微微垂头没有回话。

  “我去休息,如果他们提起我,就说我还没到。”季清晚留了一句,转身随便往殿内最角落的一个房间走去。

  房门关上,季清晚没管行李,也不想铺床,直接就躺在了干净的地上,疲惫的身子瞬时得到舒展,她长叹了一声。

  她躺了一会儿,想着干脆就这样睡下去算了,可外头忽而传来了几道对话声。

  什么住宿,游玩。

  季清晚只能听见几个词汇,而声音由远及近,听着好像在接近她的房间。

  季清晚眼睑微动,睁开眼起身,感受到外头的脚步接近,她走去轻轻推开窗户,一眼就瞧见了屋外戴着鸭舌帽的男人。

  他站在桃花树下,身姿高挺,正在和寺内的僧人说话,似是察觉到什么。

  他侧头,目光略抬,看到窗边的人影,眉梢单挑,声音带着慵倦,“这是要……男女同宿?”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岂止钟情(岑利)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岂止钟情(岑利)》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岂止钟情(岑利)》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岂止钟情(岑利)》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