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暮之温沂岑利

迟暮之温沂岑利

作者:岑利 迟暮之温沂岑利最新章节:85、迟疑CP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9-01 11:10:41 人气:216

迟暮之温沂岑利简介:1. 迟暮之。 圈里难得一见的女制片人,气质冷艳高贵,人称玫瑰美人。但这美人带刺,说话狠绝,除电影工作外,不接任何采访节目,记者们纷纷感叹完全是铁壁。直到某天,这位美人突然因为两个词莫名上了娱乐花边杂志首页。2. 近日#温总锁屏#一直占据热搜榜。事件的由来是盛兴总裁温沂在某次会议后,无意间被人抓拍到了他手机的锁屏壁纸。那壁纸照片内是一位女人惊艳的侧脸。 全网炸了。娱乐记者按着照片迅速扒出了女人的身份,趁着采访的机会问温沂,“请问温总和锁屏内的女人是什么关系?”一向懒得回答的温沂难得停下脚步,侧头微微挑眉,“再问一次。” 记者顶着视线压力,清了清嗓子问,“请问迟小姐是您什么人?”温沂勾唇邪笑了一声:“我心肝。”3. 温家长子温沂是个狠人,这是圈子里的人都知道的事。 温沂也曾大方承认过自己心狠手辣,前世可能是条恶犬,别惹他。 这话所有人都信,没人敢惹。某次宴会上,迟暮之听到这话,眉梢微扬,“恶犬?” 她转身伸手扯过身旁男人的领带,冷眸一笑:“那你叫一声看看?”温沂薄唇轻启:“汪。” 冷艳高贵女制片人X桀骜不驯总裁佬—可能是个骚气不要脸的神经病碰上冰山冷酷妹子的丢心又丢身的神经病文。

《迟暮之温沂岑利》章节试读

  拍摄片场内的气氛有点糟糕。

  导演和编剧杠上了。

  初春,凛冬过后,气温依旧刺骨。

  四周的工作人员顶着寒风,屏息静听着前边的导演和编剧的争论。

  场面有些紧张,没人敢出声,默默低头拿着手机传递着现场消息。

  副导演领着人过来的时候,争论已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导演和编剧两人的脸色都不大好,带着愠怒相互干瞪眼。

  人群后,高跟鞋鞋跟落地的“嗒嗒”声,清脆响亮,围观的工作人员余光忽而瞥见一道窈窕身影,连忙弯了腰,侧身让步。

  迟暮之自人群中走来,眼神淡淡扫过前边的两位主角,“这么闲?”

  导演和编剧瞧见人,身子瞬时一僵,稍稍低头唤,“迟制片。”

  迟暮之未答,环视了一圈四周的工作人员,抬眸问:“主演们在哪儿?”

  一旁的副导演闻言,看了眼编剧和导演,低咳了一声,“在…待机室里。”

  迟暮之闻言,抬了抬下巴,声线平淡;“确实,现在也拍不了戏,导演和编剧都在这儿吵架。”

  “……”

  语气很直接,明着就是在指人,周围气氛顿时僵住。

  编剧闻言抿了下唇,先开口问:“迟制片,你怎么来了?”

  迟暮之最近很少下剧组,一般都是让片场的负责制片人过来看完,再把报告送上去给她看后期审核,最后给标准。

  但这都驳回来好几次了,编剧觉得自己这边剧本没问题,而导演也觉得自己拍摄没问题,双方各持己见,所以才造成现在这情况。

  迟暮之闻言未答,淡声开口:“两位既然没吵出所以然,那我给个结论。”

  她侧目扫了眼一旁的剧本,言简意赅敲定:“编剧这块重写,导演换下一部分拍,还有下次要吵……”

  话音稍顿,她抬眸,面色漠然道出三个字:“出去吵。”

  寡淡无情的话音落下,空气似停了一秒,迟暮之并未给多余的眼神,转身提步往后走。

  留在原地的工作人员一个个回神后,眺望着前边女人利落干练的背影,心内轻嘶了一声。

  感叹完,再侧头瞧见一旁的导演和编剧的脸色后,纷纷低头行走做出忙碌状。

  片场外,稍停等待车内驾驶座上的司机瞧见人,推开车门迎人,先一步弯腰侧身,打开后车门唤人,“迟总。”

  迟暮之点了下头,单手轻压衣摆,倾身坐进车内。

  “迟总,现在回公寓吗?”

  司机侧头透过前视镜,低声询问。

  车内不算充足的光线里,迟暮之轻靠在后座内,揉了揉酸涩的眼角,轻“嗯”了声。

  她前几天代表华宣影业制作人去海外的商谈会,联系合作商,下飞机后本来也是打算回公寓,但想起片场就折转去了一趟,没想到还真冒出了点笑话事。

  车辆启动,座椅旁的手机刚巧震动响起,迟暮之随手拿起接通,里头的助理开口汇报情况。

  “合同已经签下,负责人之后会来国内访问,具体时间地点暂定。”

  迟暮之嗯了一声,示意继续。

  助理路恩接着开口,“周四有个电影节红毯和合作商晚会,您是否准备出席?”

  迟暮之撑了撑有些烫的额头,闭眼淡声道:“晚会我去,电影节让江家那位去。”

  路恩闻言顿了一下,“江少可能……”

  话未说完,迟暮之稍稍抬眸,“他怎么?”

  知道这事也瞒不了多久,路恩低声解释,“江少前天晚上喝醉酒,下车时不小心崴了脚,现在正在医院养伤。”

  迟暮之闻言垂眸,“崴脚了?”

  “助理那边回复是这样。”路恩实话实说。

  迟暮之轻皱了下眉,“你安排人送束花去医院,慰问一下。”

  “好的,我稍后预定。”

  “下班吧,最后把合同文件发给我一份。”

  迟暮之闭眼,抿了下有些干燥的唇,觉得自己手心温度有些烫人。

  路恩听见她有些沙哑的声调,察觉到什么猜测,“您的烧还没退?”

  迟暮之随口道,“快了。”

  之前在海外,可能是水土不服再加天气不好,她就一直持续着断断续续的低烧,可在工作中,她也不好去医院,所以将就着吃了点退烧药。

  但也没有什么大用处,现在明显是多日堆积起来,爆发了。

  “对不起,是我没及时察觉到,麻烦您先让司机送您去医院,我现在赶来。”路恩边说着,边起身外走。

  “不用,你下班。”迟暮之言简意赅。

  路恩闻言自然不同意,“您现在发烧,去医院之后一个人怎么回?”

  迟暮之唤了声:“路恩。”

  “在。”

  “我是发烧,不是弱智残疾。”

  “……好的。”

  最后路恩怕这个过于冷漠的女神脑子真的烧坏,很快速的把电话挂断。

  迟暮之随手放下手机,闭上眼,无力的靠在座椅上,静坐了一会儿后,最终还是抵不过身体温度的叫嚣灼烧,启唇对司机轻声道:“去一趟医院。”

  -

  下午三点,司机把人送到医院门口,迟暮之让人先下班,自己拖着没什么力气的身子去了门诊挂号。

  排到后,护士就领着她去输液室打了点滴。

  头脑有些昏沉沉,迟暮之坐在椅子上,感到护士熟练的操作,到最后一步。

  冰冷的针管扎进皮肤内,带着隐约刺痛,微凉。

  “你可以先休息一下,但还是要保持清醒,注意下点滴,有需要可以叫我们。”

  护士的嘱咐声似是隔了层蒙雾,有些飘渺沉闷。

  迟暮之撑着不适,颔首道了声谢。

  液体进入血管内,心口带着压迫性的闷感,迟暮之索性闭上眼,假寐。

  周围患者来往伴着说话声有些嘈杂,空气内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充斥着鼻腔内,不是很好闻,却也让人习惯。

  迟暮之身子轻靠着座椅,意识渐渐有些飘远,迷迷糊糊的陷入难挡的睡意。

  ……

  “恭喜两位成为夫妻,这是你们的结婚证。”

  ......

  “九块钱领一个证。”男人歪了脑袋,轻啧一声,“还挺便宜。”

  说完,他转头看她,嘴角扬起轻佻的笑,“要不要去问问办离婚证的地方在哪儿?”

  迟暮之定神看着男人有些模糊不清的脸,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场景外的一声忽而响起。

  “姑娘,醒醒,姑娘!”

  迟暮之眼睑一颤,倏地睁开眼,惨白的灯光照来,有些刺眼。

  她愣了几秒,有些迟钝的侧头循声看去。

  “姑娘,针都回血了,怎么就睡过去了,手不痛啊?”

  隔壁刚好挂完点滴的阿姨,担心的看着她的手背。

  迟暮之闻言回神,垂眸看去,透明的针管口已经染上了一小截血色,正要延长的迹象。

  阿姨见此连忙出声,“我帮你叫护士啊。”

  “不用了阿姨。”迟暮之摇摇头,“我清醒一下,自己去就好。”

  阿姨闻言又问了几句,最后也不强求,好心扶她起身。

  迟暮之撑着有些晕眩的脑袋道谢后,单手推着吊瓶架,往医护室方向走。

  因为出血,护士只能拔针重新帮她扎,迟暮之顺便也要了一杯温水,浅饮润唇。

  不适感稍稍退却,想起刚刚做的梦,居然梦见她和温沂领证时的场面,不太正常。

  她还在想这有什么寓意时,衣兜内的手机忽而响了一声。

  迟暮之摸出手机查看,是路恩发的信息。

  【迟总,花束已经送去,但江少那边希望您能亲自去慰问。】

  迟暮之扫了眼,没什么意外的打字:【哪家医院?】

  等了一会儿,路恩接着发一个医院名和房间号。

  迟暮之垂眸看着上头的信息,扯了下嘴角。

  挺顺路,就在楼上。

  -

  “他是残废了还是断腿了?”

  男人单手插兜,慢悠悠迈步走进医院大厅内,侧头问一旁的秘书。

  查和熟练的回复:“是踝关节韧带损伤。”

  温沂闻言挑了下眉,“查和。”

  “在。”查和颔首。

  温沂慢悠悠抬眸问,“我是不是和你讲过要你说人话?”

  “……”

  查和面色自然的改口:“是崴脚了。”

  温沂似是满意,往前头的电梯口走了几步,又问:“几楼?”

  悠悠懒调伴着疑惑的声线响起,在门前纷杂的人群声里确实有些醒目。

  站在角落内的迟暮之闻言,往右看了一眼。

  等一号电梯的人不多,有四五个身着便服,时不时会抬头看电梯变换的数字。

  而等待的最外圈站着一人,身影瘦削高挑,穿着显眼直挺修身的黑西装革履,一旁的助理人似是在对他说话。

  男人却一副完全没在听的样子,半垂着头,模样隐于人群之中。

  “叮——”

  两间电梯同时应声打开,等候的人开始移动,迟暮之平静的收回视线,迈步跟进离自己稍近的二号电梯内。

  病房在三楼。

  迟暮之站在角落,看了眼自己手背已经凝血的针孔,三秒后电梯数字跳转开门。

  她迈步走出,避免走错先去了护士站询问病房分布,然后按着她薄弱的方向感绕了一圈,才找到房间。

  江啸是个少爷,住的病房自然也不会差,VIP几个字符就摆在门上。

  迟暮之抬手敲门,等了几秒后,房门被里头的人打开。

  迟暮之抬眸看清开门人,眉心微不可见的皱了下。

  而门后的查和看着面前的女人,愣了几秒。

  迟暮之看了他一眼,视线移动往他身后探,忽而落入一人的浅眸中。

  窗边的光影薄弱,前一刻刚见到的男人,此时正懒散的坐在病床桌旁的沙发上,他眼睑稍抬,背对着光,单手搭在沙发侧,修长的手指夹着根烟,未燃。

  光影交错间,方才未看见的模样,现在一清二楚。

  男人的神情寡淡,五官轮廓立体分明,鼻梁很高,薄唇,桃花眼。

  内勾外翘,瞳色也比常人浅,影影绰绰的折光带着点勾人的意味。

  两人对视了几秒,迟暮之面色平静的先开口,“我找江啸。”

  温沂看着这突然冒出来的女人,盯着她略显苍白的面容,隐约觉得有点眼熟,可再听她的话后,自然的想歪了。

  他挑了挑眉,慢条斯理的把玩着指间的烟,神情懒散,下巴朝房内的某个方向扬了扬,给出两个字,“那儿。”

  迟暮之闻言顺着他的所指看去,视线落在厕所门口。

  “……”

  温沂见此嘴角弯起,拖腔带调说了声,“理解一下,人总有三急不是?”

  这人不着调纨绔世子的名声远扬在外,迟暮之见他没认出自己,没什么意外的。

  毕竟两人就见过三次面,两次两家相见,一次民政局领证,再之后各过各的。

  迟暮之没准备和他多说,声线平淡,“麻烦转告,华宣制片拜访。”

  说完,她朝他点了下头,算是道过谢。

  转身准备离开时,迟暮之目光掠过他指间的烟,淡淡出声提醒,“医院禁止吸烟。”

  听到这话,男人指间动作一顿,看着女人的纤细背影已经离去,眉梢微挑。

  下一秒,厕所门被人拉开,已经换下病人服的江啸转过头看了眼还没关上门,疑惑问:“我刚刚听到说话声,是不是有人来找我?”

  “嗯。”

  温沂应了一声,随手把烟扔进垃圾桶内,余光瞥见了病人床边的花束。

  他鬼使神差的弯腰拿起,一眼就瞧见了那张署名卡片上头应着的三个大字。

  ——【迟暮之】

  “谁来找我了?人呢?”

  江啸看了一圈,没看见其他人,转头要问,就见沙发上的人拿着那束花,“沂哥,你看什么呢?”

  盯着这名字看了半晌,温沂似是想到了什么,眼里闪过一丝荒谬。

  随后,他把花放在一旁,慢悠悠的回复,“人走了。”

  “走了?”

  江啸眨了下眼,“是谁?你认识?”

  温沂兴致莫名上来了,点了点头,“嗯,认识。”

  江啸完全想不着,疑惑问:“谁?”

  温沂好看的桃花眼微扬,薄薄的唇勾出一个轻佻又薄凉的笑,“我老婆。”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迟暮之温沂岑利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迟暮之温沂岑利》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迟暮之温沂岑利》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迟暮之温沂岑利》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