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修清道的侯府公子后

渣了修清道的侯府公子后

作者:梨衣不急 渣了修清道的侯府公子后最新章节:84、第84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9-01 10:27:05 人气:28

渣了修清道的侯府公子后简介: 【尤酌版】 尤酌常喝的酒里被人放了药。 为求保命,情急之下她耍计拗了一个年轻俊美的道士..... 药散酒醒,尤酌虚抬着手儿,写下了一个独家酿酒的方子留给对方作为补偿。 而后周转躲到平津侯府当起了小婢女。 — 公子年及弱冠,夫人要给他选一个婢女作为通房丫头。 众婢女为此献媚讨好,各种花招层出不穷,惟独尤酌不争不抢,叫夫人频频满意。 — 某小娘皮扶着桌沿不知所措,强撑着不自觉打颤的腿/步步后退,眼泪汪汪声音也慌,“公子..莫..急,奴婢...” 俊颜皮笑肉不笑,修长的手绕着腰带转圈玩,“嫌公子磨叽?哦?知晓了...” * 再后来 可以卷铺盖走人的尤酌,摸着隆起的肚皮犯起愁来。 【郁肆版】 郁肆清修多年,回家之前去江南游玩一遭,不料在那里被人玩儿了。 众家贵公子得知平津侯府大公子归来,纷纷上门携礼庆贺。 郁肆懒于应酬心不在焉。 一双长眸无意落到一旁的低眉顺眼的倒酒少女。 巡她周身八道,怎么越看这小婢女越发像江南一梦对他始乱终弃,看不清样貌的小娘皮.......

《渣了修清道的侯府公子后》章节试读

  梦中来回晃荡的幔帐看起来迷糊极了,原本很浅的橘色生生被尤酌眼中微微的春水晕漾成了正橘。

  药性慢慢解了,涣散的意识渐渐回笼。

  尤酌想跑。

  奈何对方身强体壮尤如一座倒塌的高大山岳,将她锢压在山底。

  退不得,动不了。

  前半场的混乱几乎抽干了尤酌的力气,她如今连半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只能睁着一双泪汪汪迷茫不能视物的眼儿,看着悬在半空的珠幕。

  被迫承受一波又一波越发大力,越发痉挛的浪潮。

  两边的发鬓全都被汗水打湿,对方身体传来炙热的温度。

  吹拂在颈旁处的灼人的热气。以及耳边传来的不正常的息气声。

  尤酌紧咬着嘴,但仍然抵挡不住,随波逐流,就波而去,应波而接。

  还是会不断溢出几个单字音节。

  微微娇息.........

  尤酌捏拳的力气都没有,她负气一用力便在他的铁/臂上,留下了一副美好的手笔。

  一个深入骨肉的贝齿印,殷红渗出的血就是最好的墨。

  香丽的场景越来越多,画面越来越不堪入目,这个梦像是永远做不完似的。

  “尤酌......尤酌......尤酌......醒醒......醒醒......你怎么了?...尤酌......”

  直至被人推攘摇晃外加不停的叫唤,陷入绝丽香艳梦魇的尤酌才惊恐地睁开眼睛,她大口喘着气,挨着旁边人的帮衬支手撑着床榻慢慢坐起来。

  “鸢溪姐姐,我没事儿。”

  她又做梦了,连续了半个月,那个男人不肯放过她,就像是一个讨债鬼,日日来夜夜来,闹得她的生活不得安生,她是女子,算起来还算是她亏了好吗。

  再说了谁不是第一回呢,她迫他开了荤,他还不是开了她的苞,谁占谁便宜谁说得清呢,要不是怕他报复,她至于背井离乡跑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谋生计?

  现在还躺在酒坊里面过着恣意悠哉的生活。

  谁知道赔了夫人又折兵,把自己前半生的努力都给搭赔进去了。

  尤酌由衷地叹了一口气。

  要是被她知道是哪个王八羔子在她的酒水里下了药,看她不拔了他的皮做成靴子穿去茅坑踩屎,叫他遗臭万年!

  想想当 下的绝境也就罢了,尤酌抚额累绝倒地,这样的日子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啊,何时才是个头。

  前来叫她的婢女是平日里素来与她交好的鸢溪。

  鸢溪年及十七,和平津候府里的大多婢女的年岁差不多,尤酌比她小上两个年头,再加上她性子娇弱,样貌生得巧极,但不向有些婢女仗着几分姿色就自觉高人一些,她和人说话也是温言细语,鸢溪对她也就看顾一些。

  “尤酌你又梦魇了?看你这小脸苍白的,又出了一身汗,要不然我去请示夫人,求她命府医给你瞧瞧吧,再不济事,开些安神助眠的药方子熬了喝喝也好,你自来的这半个月起每日都这般梦魇,看你眼底的乌青都快黑上眼皮子了,你许久没休息好,食寝不安的闹腾,我看着也怪心疼的,你性子踏实乖怜,夫人也夸过你,请府医一事,只要向夫人开口求,她定会准许。”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渣了修清道的侯府公子后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渣了修清道的侯府公子后》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渣了修清道的侯府公子后》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渣了修清道的侯府公子后》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