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杖尔看南雪

何时杖尔看南雪

作者:生九 何时杖尔看南雪最新章节:25、二十五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9-01 10:10:33 人气:54

何时杖尔看南雪简介:平华二十四年的冬夜里,雪覆了整个京都,苍茫一片,北风刺骨的寒凉。 京台上敲响入年的钟声,天边绽起绚烂的烟火。 红墙绿瓦下,火光衬映着岁岁尚显稚嫩的脸庞,她拉着身前少年的衣角,说:“我要嫁人了。” 少年神色冰冷,轻“嗯”了一声:“祝公主与驸马琴瑟百年。” 白雪滑过岁岁光洁的脖颈,在她肩头融化成雪水,冷意穿过心头。她想,这一定是她这十五个年头来,度过的最冷的一个冬夜。   直到一年后,依旧是这般刺骨的风雪夜里,她已不是公主,而是江左名士之女。眼前的少年亦不再是书院夫子口中的纨绔,摇身一变成了邻国储君。 细密的白雪落在他肩头,少年温热的手掌遮在她的头顶,替她挡下风雪。 他一如初见时,眸中野风嚣甚:“不当公主了,来做我的皇后,如何?” 食用指南:1.假公主×真储君 HE 2.架空,谢绝考据 3.赏文愉快

《何时杖尔看南雪》章节试读

  将醒时又被梦魇着了。

  梦见自己还是个在襁褓中哇哇啼哭的婴孩,一双圆嫩嫩的小手紧紧攥着母亲的衣角,隔了许久,好像有偌大的力气把她和母亲分割开,直到母亲的面容愈来愈模糊,模糊得岁岁已经分不清,她究竟是大鄢高高在上的元暮公主,还是仅仅不过一介平民之女。

  窗外一缕日光透进来,刺目的光线直愣愣洒在眼皮子上,岁岁皱了皱眉。大抵是昨夜下人办事马虎,又忘了将窗户拉严实。

  睫毛闪了闪,她终于睁开眼,从梦中醒来,如获新生。

  额头上不知何时布满了细密的冷汗,寝衣被浸得湿漉漉的,仿佛刚从水里打捞出来。

  婢子欺春、伴雪忙过来伺候晨沐。

  梦里梦见虚幻的事,醒来后便要将它洗去。

  宫墙之下,必出清醒之人,岁岁算一个。

  今大鄢天子膝下诞有皇子八名,帝姬则独独岁岁一位。

  天子盼得一帝姬盼了不少年岁,直到十四年前,纯妃产下一女。天子大悦,特赐名“岁岁”,封号“元暮”。是以天下人谓元暮公主乃大鄢最金贵的女子。

  但岁岁知道自己不是,纯妃为搏君上盛宠,唱了这一出狸猫换太子的戏,而她不过是戏中那一只狸猫罢。

  晨沐过后,殿外正刮着呼啸的北风,入冬了。

  似想起什么,岁岁问道:“怎不见阿娘?”

  欺春躬了躬身,答:“回殿下,昨夜起了大风,绕福园里的树儿被吹得东倒西歪,娘娘一早便往绕福园去了。”

  绕福园是岁岁出生时,皇帝下令为其母女二人建的园子,园名取自“山中绕古枝,腊梅渡福平”,故而皇帝亲手在园中栽下一颗梅树,祈求纯妃与岁岁安能福泽绕身。

  披上伴雪取来的雪绒貂裘,岁岁提步往绕福园的方向走去。

  行至园中,但见原本缠在梅树枝头的红绸子散的满地都是,许是今早又落了雨,湿巴巴的泥土溅在精致鲜艳的红绸子上,一片狼藉。就像人攀上枝头风光一时,不知何夕又碾落在尘土中。

  纯妃正躬身拾起地上的红绸子,手里捏着雪白的帕子,心疼地擦拭净红绸上的泥渍,微踮脚 尖,将红绸挂回枝头。

  踮脚时却不慎闪了腰子,纯妃吃痛地“哎哟”一声,岁岁忙上前搀扶住,取过她手里的红绸子:“阿娘,我来吧。”

  纯妃扶着腰肢,无奈长叹一声:“岁月催人老啊。”

  岁岁回过头,伸手覆上纯妃的手掌,眨着一双乖巧的杏眼:“阿娘才不老,阿娘是这天底下最美的人。”

  纯妃看着确实不老,宫中妃嫔多有娘家撑腰,纯妃出身卑微,仅凭着这张魅惑众生的脸被皇帝钦点入宫为妃。

  皇帝最喜欢的便是她那双眼睛,一对桃花眼里似酿了酒,双目含情,似笑非笑,能把人看醉了去,是天生的媚态,宫中多少妃嫔效仿,却是学不来的。

笛符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何时杖尔看南雪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何时杖尔看南雪》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何时杖尔看南雪》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何时杖尔看南雪》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