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符文学 > 短篇女频 > [HP]命运・千年后 > 24、抢婚

[HP]命运・千年后 24、抢婚

  
  布莱克老宅。
  布莱克家族的大人们客套的与其他贵族们交际着,而另一端,来到的斯莱特林的学生们正在三三两两的说着话,值得一提的是汤姆没来,现在的汤姆还没能入的了布莱克长辈的眼,自然不会请。阿布拉克萨斯也来了,却没有和同学们站在一起,而是伴随在父亲身边,这对父子即使穿的再朴素也光鲜的和布莱克家阴暗的格调不怎么相称。
  铂金少年并不交际,只是安静的站着,气定神闲的看着父亲与相熟的打招呼,和某些不那么合得来的贵族你来我往的冷嘲热讽,现在的马尔福家族更侧重于从商,虽然名为第一贵族,但实际也没有那么超然能够俯视一切,有一些利益相争者再正常不过。
  老马尔福一半的心思在许久不见的儿子身上,所以并没有过多与人纠缠:“最近怎样?”压低声音模糊的问。如今的老马尔福在如何与儿子正确相处上有点摸不着要领。
  “我很好,您真的不用担心。”阿布心里一暖。
  老马尔福沉默,谈什么都绕不过那个韦斯莱,这让他几乎无话可说。
  “马尔福先生,你怎么躲在这么个角落了。”迎面走过来个贵族,一听就是来找茬的:“这是小马尔福?”来者惊艳了一下,才接着道:“听闻身体不好,那还得好好保重。”原本准备的嘲讽生硬的转了个弯。
  阿布拉克萨斯抬起眉宇,按了下父亲的手,礼貌而疏离的道:“谢谢。”
  来人又说了几句,发现对方不再怎么接话才转身离开。
  老马尔福蹙眉,对儿子表现出来的和善宽容不满,即使是不在乎,可有些人若是稍有退让便会得寸进尺。
  “不必生气,父亲。”阿布拉克萨斯在心里叹了口气,只是观察学生他还没有这么明显的感触,这难得接触年长些的斯莱特林,才发现现在的斯莱特林这优越感来的太微妙,魔法部的一点点地位,生意上的一点点优势,甚至仅仅只是血统上自以为是的古老,都能让他们分出等级身份的高低,他突然笑了,仿佛自言自语的喃喃:“只是个小丑罢了。”
  老马尔福一愣,随即被儿子难得的笑脸也给惊艳了一下,周遭也有不少偷偷看着铂金少年的巫师连忙侧开头。
  布莱克这边,家主阿克图卢斯正纳闷怎么自己的弟弟还没来,伊尔玛也暗暗着急,时间都快到了,自己的丈夫到底在做什么。多瑞娅呆呆木木的站在母亲梅拉身后,没有丝毫笑意。旁边站着帕金森一家,面容有些苍白的男孩抬着下巴,他谈不上喜欢多瑞娅,但两家联姻的利益足够,他本人是愿意的,贵族联姻谈爱情不是很可笑吗?
  门响了,最后的布莱克成员们姗姗来迟,打头进来的博洛克斯表情十分僵硬。
  伊尔玛连忙迎上去,随即惊讶的发现来的人多了一个,站在儿子身边的女孩是?
  多瑞娅睁大眼,这……
  年长贵族们不认得那个新面孔,可是斯莱特林的学生们认识,本来还小声彼此说笑的学生们顿时安静下来,艾维斯好歹是个布莱克,就算是格兰芬多学院来这里也是应有之理,但艾薇拉・基恩?一个来自麻瓜界的格兰芬多,为什么会明晃晃的出现在这里。
  孩子们诡异般的沉默,令年长贵族们也瞧出不对劲来,更别提也有那么几个贵族曾在霍格莫德村见过艾维斯・布莱克和这个女孩亲近。
  博洛克斯快速扫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不稳定因素。
  阿克图卢斯眉毛绞在一起,几乎是质问的视线投在弟弟身上,博洛克斯尴尬了,顿时觉得进退两难。
  “午安,叔叔,”艾维斯笑的优雅又客气。
  博洛克斯连忙想拦着儿子,但下一刻,身边的女孩一步插到了前面,一路莫名兴奋的阿尔法德此时添乱去拽着父亲。
  博洛克斯一迟疑,自家大儿子已经又开口了:“诸位……”难得一次性看到这么多贵族的艾维斯得体的行了个礼:“容我向各位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未婚妻艾薇拉・基恩小姐。”干脆利落的将妻子向贵族圈做了个通告。
  这一句如同平地炸了个雷,一时间低语声四起,连带着几缕看笑话似的嘲讽。
  阿克图卢斯的脸瞬间就绿了,这是在干什么?他整个人都要爆炸,一个格兰芬多的布莱克已经够耻辱了,现在居然还带着一个泥巴种在这大放厥词,丢尽了布莱克家族的脸面:“博洛克斯,带你儿子回房间……”强压着所有的负面情绪。
  “同时,我正式向您发起挑战。”艾维斯摸出魔杖。
  原本看戏的贵族们表情都变了,孩子叛逆是一回事,演变成挑衅权威那就是另一个层次了。
  有几个和布莱克关系亲近的贵族往前走了几步,正准备开口说话,一道黑色的火焰突然跳跃着出现,将所有旁观的年长贵族们围着绕了个圈,唯一不在圈内的是老马尔福。本来在看戏的老马尔福此时震惊的看着身侧的儿子,他的儿子正扬着魔杖。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铂金少年身上。
  “这是……”有两人十分恼怒试图拿着魔杖化解火焰。
  黑色火焰马上跳跃开来,一部分幻化成小团黑气钻进了那两人的眉心,两个人一惊,然后下一刻被体内的变化吓的体无完肤:“你做了什么!”尖锐的叫喊完全丧失了斯莱特林的风度。
  铂金少年没有拿魔杖的手抬起,张开,一些细小的黑火就在手掌处飘荡,他站的笔直,侧头迎向众人的视线,冷静淡然,仿佛遗世独立:“只是封住了魔力罢了,若是不想从今往后做个麻瓜,还请……安静些。”他嘴角抹上一丝笑意:“这是布莱克的家事,旁人还是莫要插手,”说着,他看向老马尔福:“您觉得呢,父亲。”
  老马尔福那副冷傲的表情完全是硬撑着的,他知道儿子有黑魔法天赋,但他从未看过儿子使用魔法,更别说,这样完全没见过的,几乎可以算是范围类的无声黑魔法,而且,从火焰散发的气息来看,简直算得上十分恐怖。
  艾维斯其实也很吃惊,他只是想让阿布拉克萨斯压一下斯莱特林,可这样的魔法,其实不能算是魔法,而是魔力实体化,他做不到,在他的记忆中,能做到的只有萨拉查・斯莱特林,只不过当斯莱特林阁下大范围实体化魔力时就是杀人了。
  铂金少年得到父亲的默认,又看向学生们,他并没有限制他们:“诸位,不如一起看看?”
  孩子们惶恐后是压不住的兴奋,他们看过来的眼神简直在发光,凌厉起来的马尔福学长完全抽离所谓虚弱的表象,这甚至与长相无关,就是那么耀眼的举世无双。斯莱特林的学院首席也在场,面对这个学弟,他同样被震慑住,动弹不得。
  艾维斯轻咳一声,被抢了风头也没办法:“叔叔?”
  阿克图卢斯僵住,面色转而变苍白,其他的不说,他完全没想到马尔福家的继承人会这么强,能逼的在场这么多成年巫师不敢轻举妄动,这可不是普通的黑魔法,封印魔力,没有哪个斯莱特林会冒变成一个麻瓜的风险再去试探了,而现在显而易见的,这个小马尔福是来跟他的侄儿帮忙的,一直听说两人关系不错。
  儿子若是出色,那叫后继有人,可若是侄儿来夺叔叔的权,可就一点也不美好了。
  艾维斯抬步往前走:“作为布莱克家最强的巫师,总该有点特权,我要的不多,给她应有的尊重,可以吗?”他冷冷的说,这一点他不会退让。
  满腹的屈辱涌了上来,阿克图卢斯气的直抖,同时,他听出来了,侄儿要的不是家主之位,若是他低头,此事还可到此为止,若真的比出个胜负,那这个位置不让也得让。
  这时,铂金少年淡淡的出声:“尊重是自己争取的,旁人帮不了。”他投去视线:“艾薇拉小姐,你介意挑战一下这位布莱克先生吗?”
  艾维斯转头,他们可没预谋这出,毕竟在这样的场合,布莱克挑战布莱克是一回事,艾薇拉出手……
  “血统带来的优越感……再怎样也比不过实际的力量。”阿布没有紧逼,只是接着道:“格兰芬多学院也并非没有强者,”他又看向斯莱特林的学院首席:“想挑战吗?她不会让你失望的。”
  莫名其妙膝盖挨了一箭的学院首席沉默以对,他不傻,不管他抱有什么态度和情绪,这都不是他该冒出来的时候。
  “不必了。”博洛克斯找回声音,再惶恐也不能再继续看着,他和兄长的关系虽然曾因艾维斯产生隔阂,但到底不坏,而且小马尔福说的话越来越危险,这么一想,他看向被关注的女孩:“艾薇拉,这位是艾维斯的母亲伊尔玛。”
  神经紧绷的伊尔玛有些恍惚的低头看过来。
  艾薇拉会过意来,优雅的行了个礼,然后顺从的走到伊尔玛身后站着。
  看着这一幕,贵族们明白过来,起码博洛克斯・布莱克正式承认了这个未来的儿媳。艾维斯看着父亲递上的台阶,心里叹口气,回头也走到母亲身后,算了。阿克图卢斯没有蠢到反驳,他后知后觉的发现弟弟家不仅后继有人,而且那个疑似泥巴种同样半分不弱。布莱克家这次丢了人也没丢,或许会有嘲笑,但不会有人敢轻视。没有斯莱特林会轻视强者。
  所有人的视线犹豫着,转向铂金少年,然后又看向老马尔福。热闹看完了,订婚宴继续?这黑色火焰能不能撤了?
  看了场大戏的多瑞娅震惊之余思绪回到自己身上,自己的事怎么办?艾维斯怎么不说话了,她忙冲艾维斯挤挤眼,她相信如果堂哥建议这场订婚仪式暂时取消,她的父亲此刻不会拒绝。
  艾维斯还是没有出声,只是对多瑞娅递上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即使打定主意搅了订婚宴,他也只是把自己的事顶上去,多瑞娅的事,他不该直接发言,艾维斯行事有他的准则,而这不符合他的规矩。
  收了一波恭敬眼神的老马尔福一时竟反应不过来,就算那几个略有矛盾的贵族递过来的态度都很谦卑,他突然想起儿子方才的低语,小丑而已,金钱和权势所比拟不了的是绝对的力量。这是他儿子的力量,还是从那个韦斯莱身上得来的?由不得老马尔福这么思索,儿子还太年轻,这样的魔力不现实,若是那个婚姻契约能分享魔力……那个韦斯莱到底有多强?
  “再等等……”阿布拉克萨斯看向多瑞娅:“等个人。”
  谁?不知怎的,每个人都想问,却没人出声。
  “法国有点远,他应该会来吧。”铂金少年算着时间差不多了,杰尔森负责去带查莱斯过来,只要查莱斯愿意来。查莱斯或许能力不足,他们可以弥补这个不足,但作为当事人,他得来。他若不争取,又何必相帮。
  仿佛踩着点,本就是虚掩着的门被大力推开,一个青年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带着一身的焦躁和激动,青年喘着气的同时在人群中张望。
  除了知情人,一屋子人都是一副见鬼的表情,这又是什么神转折。
  “查莱斯!”多瑞娅不管不顾,直接扑进了青年的怀里。
  布莱克家的大小姐爱上的是波特家的大少爷。
  查莱斯松口气,要不是杰尔森来通知他,他根本就不知道小女友订婚的事。他搂紧多瑞娅,再看向众人时终于意识到尴尬,一屋子斯莱特林目光炯炯的盯着他此生头一次。
  “您怎么看?”艾维斯直接问阿克图卢斯。
  “……我不同意。”咽下了骂人的句子,阿克图卢斯咬牙切齿,布莱克绝不跟波特联姻。
  “多瑞娅,你的决定是?”艾维斯转而问堂妹。
  “我要跟查莱斯在一起,我喜欢他。”多瑞娅找回自己的勇气和决断。
  “我会照顾好她。”查莱斯跟着表态。
  “不可能就是不可能。”阿克图卢斯斩钉截铁。
  “既然如此就各自冷静一下,”铂金少年走上去,冲查莱斯点头:“查莱斯,想来你的父母还不知道这件事,不如带多瑞娅回去过圣诞节?”说完,他跟着魔杖一挥,所有的火焰瞬间消失,那两缕黑气也从那两贵族的身体弹出,消散。
  查莱斯一愣,没有搞清楚情况,不被接受他能理解,但这么容易就能带走多瑞娅?
  铂金少年不想再呆了,他转身:“父亲,回去?”
  老马尔福木然的跟着儿子走,维持着面瘫一样的高冷,都能和韦斯莱有一腿了,结识个出格的波特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查莱斯见没人拦着他,一把拉着多瑞娅跟着出去。